May 15,2012 18:53

No.301-臺灣是顆巨大的速賜康 ──濁水溪公社《肛門樂慾期作品輯》(二) [林勝韋]

「墮落」的行動藝術家

        濁水溪公社的音樂,不管是專輯還是演唱會,罵髒話總是罵得很爽快,足以發洩平日說不出的怒氣,讓人感到說不出快樂。他們是「墮落」的行動藝術家,將社會上最低賤的事物都攬到身上來,展給大家看:「你看,我們就是這麼卑賤,我們是社會的縮影!」這點確實迫使人反思與反省,但讓人更有「感覺」的,絕對是「墮落」的快樂。
        沒錯,墮落使人快樂,因為人本來就是一種活在墮落裡的動物,但我們卻常常裝得很陽光、充滿希望地在世界上活著,騙自己相信未來還有希望,那是多麼無聊而痛苦的事啊!不如就夜夜狂歡,吸食安非他命!──你要墮落而快樂地活著,還是假陽光而虛偽地活著?

        濁水溪的音樂是對虛偽的人類、社會的反動,他們相當誠實地面對自己的慾望、挫折、失落、憤怒、和任何一丁點的猥褻。你問,他們「追求」這些東西嗎?不是嘛,因為這些本就是人所有的東西啊,我們只是誠實地拿出來給大家看而已。要說人和動物有什麼不一樣,不就是人打手槍的時候會怕給人看到嗎?你有聽說過哪種動物在幹炮的時候會害羞的嗎?濁水溪不這樣,他們說你既然是人,就好好地打手槍給大家看,最好大家一起打手槍,台上台下一起打手槍,這樣子最爽了不是嗎?你說他們是墮落的象徵,沒錯啊,我們就是要墮落給你們看,墮落到你們覺得羞恥的地步!

公開聲援酒井法子

        濁水溪在專輯和演唱會中,都公開支持毒品,還是「全世界唯一一個公開聲援酒井法子」的團體,說「小學生的營養午餐要吃速賜康和安非他命」,這當然是相當離譜的事情,但他們這樣做,是要讓我們思考:到底為什麼我們要禁止這些東西,禁止這些東西又代表什麼意義?

        你說毒品當然不好啊,會上癮又傷身體,但你一定沒有想過,既然如此,為什麼人還要吸食毒品,怎樣禁也禁不了?我想吸食毒品的經驗,一定是很多人生命的高峰,讓人解脫人世的一切痛苦,感到天堂般的快活。

        但這個社會禁止快樂,你說哪有,不然你在路上大聲唱歌,或很開心地對路人笑,看看大家會用什麼眼光看你?他們會偷偷地想:「這個人腦袋是不是有問題啊。還是離他遠一點比較好。」但就只是很快樂地大笑或唱歌,為什麼不行呢?

        不僅如此,台灣的社會環境瀰漫著一種普遍的不快樂,物價不停飆漲,失業率節節攀升,政府不知道在搞什麼鬼;工業文明與物質生活並沒有讓台灣人民的快樂,而是帶來更多痛苦,這才是吸食毒品尋求解脫的原因,濁水溪公開支持毒品,其背後意涵也是如此。這是個「問題社會」,生活在其中的人根本就得不到快樂,那我偏偏就要支持毒品,從不正當的管道得取「快樂」,以此來嘲諷這個不健全的社會,說:「我會這樣子,都是你害的!」

        從另一個角度而言,毒品有混亂瘋狂的含意。這是個瘋狂世界,每個人都像從瘋人院逃出來,或吃了超量的毒品,人性的種種黑暗面皆顯露無遺,且絲毫不以為意。所以他們要極盡所能地瘋狂,用唱歌來表達,他們活在這個問題社會被逼出來的「快樂」,因為台灣,就是顆最大的速賜康!

問題社會

        歌詞看起來很不爽,其實沒有,他們相當融入這個「問題社會」之中,因為他們就是這個問題社會所培養出的「問題少年」啊!所以他們大聲唱出這個社會的狀況,不是為了改變,而是為了歌頌,這個社會讓他們擁有了扭曲的心靈。

        你說他們是在反串,但不管是他們還是聽歌的我們,都活在台灣這個「問題社會」之中啊,又有誰可以自稱是獨立於台灣的清流呢?我們不也存活在這個煩躁的社會之中,也是「問題少年」的一份子嗎?又有誰可以拯救我們扭曲的靈魂呢?只有在看新聞的時候,才會想起社會亂象,順便罵罵「妓者」也是社會亂源之一,其他的時候,雖然有所怨嘆,但又有誰想過問題到底出在哪呢?算了,不如就跟著濁水溪一起大聲地唱:「我是一個問題少年!」

        不是將自己的問題全部歸罪於環境與社會,而是要喚醒自己的警覺心:沒錯,我們就是生在這樣的一個社會,心靈受到扭曲而不自知,改變的第一步,就是用力地自覺,我們真的活在一個問題社會之中!
我是一個問題少年
阮爸在賣臭豆腐
阮母在給人洗衣褲
阮兄做賊給人抓
阮妹在做落翅仔
        這樣的家庭,在台灣所在多有,難道還是一個幻想的環境嗎?提出這些問題,不是讓人繼續墮落,而是讓人正視自己生存生長的環境──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今嘛的社會

        接續「問題社會」,「今嘛的社會」繼續對這問題窮追猛打,只是換了另一個角度來思考:社會到底需要什麼?
今嘛的社會 進步沒幾年就OK
社會的建設 親像火燒厝燒不完
雖然看來真繁華 槍子不管你是什麼人
朋友鬥陣都要錢 口袋仔若空空就翻臉
        政府說不要吸食毒品,結果呢?卻拼命餵食台灣最大的毒品,那就是「速賜康」。一方面說台灣需要進步,一方面卻只做做表面,所有的作法與建設還是舊有的思維,跟人民說這就是你們所希望的社會。「進步沒幾年就OK」,好像已經夠了,專輯裡所說的是1995年的狀況,經過了十多年,你能說有什麼改善嗎?

        政府餵給台灣的,正是「速賜康」,可以「快速地賜給人民快樂安康」,卻只是短暫的快樂,所負擔的副作用卻不在計算之內。十年前的經濟泡沫破滅,到現在人民還在體嚐其副作用,政府什麼事都不會做,只會繼續花大錢灌更多「速賜康」──花博、台塑六輕、中科四期、美麗灣……想請問一下,有哪個建設或活動,讓人民真正受益了?還是花了更多納稅人的錢,飽了政客與財團的口袋,卻沒有從本質上改善人民生活?

        人民吸食了過多政府公然提倡的經濟「速賜康」,使台灣由純樸的農業社會,轉變成一切都向錢看的文化,濁水溪也唱出了許多台灣社會混亂的現象:
安非他命當飯吃 無聊手槍拿來打蚊子
老母抱子去跳海 人和蟑螂來拼性命
        大量吸食速賜康之後,台灣社會到底呈現了什麼樣的現象呢?現在的台灣,不就像是一個躺在地上口吐白沫,還開心地唱著歌的醉漢嗎?

(作者為學中文所研究生)

音樂連結:
濁水溪公社 - 問題社會 live
問題社會 歌詞
濁水溪公社 – 今嘛的社會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極光樂評 >> 林勝韋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音樂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778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9468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