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8,2012 18:45

No.300-臺灣是顆巨大的速賜康 ──濁水溪公社《肛門樂慾期作品輯》(一) [林勝韋]

專輯/歌手簡介: 濁水溪公社,簡稱「LTK」或「LTKC」,是成立於1989年的台灣樂團,至今仍活躍於台灣的獨立樂界,歌詞主要描寫社會的亂象、失業和職場的困境、社會運動的感懷以及抒發性的挫折和衝動等,音樂則結合了硬蕊、龐克、噪音、草根、民謠、那卡西等元素,他們稱呼自己走的音樂路線為台客。(摘自維基百科)

臺灣真正的問題在哪裡?那還不如問:臺灣真正的速賜康在哪裡?
瘋狂的靜觀者

        濁水溪公社的音樂,聽起來混亂又爽快,或者該說是老在「起痟」,寫的是臺灣社會的一些破落、亂七八糟的景況,但自己又在其中玩得不亦樂乎,好像臺灣就是一間巨大的精神病院。對於精神病,我一直有個巨大的疑惑:如果全世界的人都得了精神病,只有我是「正常人」,那我會不會被他們當作世界唯一的「精神病患」,並強迫我接受「治療」呢?

        在這個瘋狂世界裡面,要如何當個冷靜的旁觀者?我想最好的方法,莫過於混入瘋狂人群之中,成為最瘋狂的那個人,激起所有人潛在的瘋狂基因,並在狂亂地口號背後默默偷笑與擦淚──意識到世界的瘋狂,進一步成為瘋狂世界的頂點,這不就是真正的超脫與喜悅嗎?

        不管怎樣,他們是快樂的,回復肛門期嬰兒所能享受到的那種快樂:不再壓抑「屁眼」所能帶來的喜悅,將肉體的慾望與精神的滿足緊緊結合。有人會說他們是裝瘋賣傻,但到底誰又是「清醒」的呢?我只知道,有一天當我被全世界的精神病認作精神病的時候,只有濁水溪的音樂可以讓我感到形而下的快樂。

肛門樂慾期

        在肛門期時,嬰兒發現了糞便通過肛門所產生的快感。他遲疑,他抑制,他好爽,他產生了形而下的思考──到底要不要禁絕低級的慾望所帶來的快感?這張專輯裡面的歌,就是為此所做的掙扎過程,所以聽起來才會肉慾橫陳、情緒表達斷裂,但又有那麼一點照鏡子看自己下體的猥褻感。

        這是濁水溪公社的第一張專輯,但跟許多「地下樂團」的處女作一樣,不僅成為傳奇之作,而且還難買得要命,好不容易找到賣家,價錢卻又高得嚇人。到底這張專輯有什麼特別之處呢?第一張專輯,往往表達出歌手或樂團的最初衝動與夢想,似乎所有年輕的青澀都凝結於一首首吶喊或憂鬱的歌之中,這些東西必然會隨著時間而轉化,有些人就此鳥掉出了十張爛作品,有些人後出轉精成就大師風範,但都回不到最初的「肛門期」了。

        濁水溪的肛門期,有對現實社會的失望與嘲諷,有進行曲般壯烈的改革夢想,也有在瘋人院開演唱會不小心洩漏出來的顛言浪語,雜揉成九五年臺灣社會的特殊風景。他們不再克制自己排泄的慾望,誓言恢復肛門的獨立自主權,打開肛門看世界!

卡通手槍

        〈卡通手槍〉是這張專輯中的名曲,在成長的過程中,少年發現,個人與社會之間有巨大的落差,猶似一道越裂越深的鴻溝,讓處在一頭的他相當痛苦。他對「大人世界」的唯一了解,還擺盪在卡通片中「打擊犯罪」、「保衛地球」的夢想,與「老師說要用功讀書,校長說要復興民族」的現實處境之間。他越來越清楚所謂「大人世界」到底是什麼,也知道原來卡通裡的世界是「騙人的」。他的無謂抵抗,就是「我只能躲在角落裡打手槍」。

小飛俠 努力打敗惡魔黨
我的愛人 妳為何忍心將我放
小甜甜 從小生在孤兒院
這世界 到處都是傷心人
鐵金剛 眼睛發出紅外光
什麼時候 成功才會輪到我的身上
小叮噹 口袋有一支火箭
去雜貨店 買份報紙來打手槍


        這些都是六年級生所熟悉的卡通,勾起人無限的回憶。卡通中的世界總是比較簡單好應付,就連「保衛地球」也成為等閒事,每個角色都努力在卡通中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擁有明確的定位,而且相當「帥氣」。模仿與崇拜卡通偶像,是每個人童年的一段重要回憶,也以此形塑對成長的想望與未來憧憬。我們是否都忘記了,就在突然「長大」的那一天,我們不再把「打擊犯罪」當做自己的夢想,只把「卡通」當做「卡通」,是虛偽不實的東西,與現實人生有一大差距;對很多人來說,與此相同的另一轉捩點,就是不再相信耶誕老人真實存在的那一天,卡通偶像與耶誕老人,都被棄置在記憶深處的角落,就像一箱被棄置暗處的玩具,但,它們曾是我們的重要玩伴,不是嗎?

        少年在成長的過程中,於夢想與現實之間展開拉扯。「打擊惡魔黨」這麼崇高而帶自主意識的理想,在現實之中,竟挫敗於「我的愛人,妳為何忍心將我放」,一瞬之間從英雄變成落魄男子,拱手讓出夢想的主控權;他想起了「從小生在孤兒院」的小甜甜,這是大家都相當熟知的歌詞,被轉化成「這世界到處都是傷心人」,他對世界的理解,還是以卡通加以對照,發現原來現實生活中,也有身不由己的時候。眼睛發出紅外光的鐵金剛,什麼不變偏偏變出一支火箭的小叮噹,帶有攻擊性的武器,預示著不滿即將轉為砲轟,因為他不知道「什麼時候,成功才會輪到我的身上」,畢竟,這與卡通中的世界觀有重大的差距。

        但他只去雜貨店買了份報紙,「打手槍一個人在夜裡」。打手槍成了他唯一抵抗世界的手段;打手槍是一種防衛,是現實與卡通之間的調和,可能也是很多人的青春期中,唯一秘密而快樂的事;但也由於買報紙看著圖片打手槍這「卑賤」的動作,使得唯一抵抗世界的方法顯得相當低廉,並透著無奈。

        打手槍,是性慾與性格殘渣的排泄,也是少年邁向大人世界的「第二性癥」。歌曲的最後,用音樂與人聲,模仿了一段「打手槍」的聲音,聽來令人發噱,但我們聽到的不是猥褻,而是快樂。在無力的世界中,能握住點什麼東西,讓我們重回「卡通年代」的光榮,就算是短暫的快樂,那又怎麼樣呢?

        雖然歌詞是這樣卑猥與無力,但音樂表現卻一貫爽快明落,可以想見現場演唱的景況,應該會比較像一場反諷成人世界,回歸少年夢想的「集體打手槍」吧!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中文所研究生)

音樂連結:
玩具手槍
黑貓仔堅
我怎麼哭了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極光樂評 >> 林勝韋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音樂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093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9425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