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4,2012 16:56

No.298-當台灣成為一種思念的泉源─戰後西川滿作品中的台灣意象[張瑜庭]

        在台灣文學史的討論當中,西川滿(にしかわ・みつる)被定義為日治時期的日人作家,對於西川滿的評價,多著眼於西川所創辦的雜誌《台灣風土記》、《華麗島》、《文藝臺灣》,將之與張文環所創辦的《臺灣文學》並提,進行日本人與台灣人的觀點比較。我們也常常將西川滿視為推動皇民化不遺餘力的日本作家,或是聚焦於西川滿的作品中西方爛漫唯美的氛圍,將其文學作品視為以異國風情的視角與筆觸描寫臺灣之作,藉以窺視帝國延伸的文字痕跡。但是,上述一切對於西川滿其人其文的論述,都僅只於戰前。
做為題材的台灣意象

        在台灣文學史中,我們對西川滿的認識停筆於戰前與戰時,但是對於一位作家的生命歷程而言,並不會因為戰爭的結束、戰後紀元開啟就停止寫作。因此,我們無法在台灣文學史的脈絡下,對於戰後歸國的西川滿所發表的作品有所了解。在台灣文學史的認識論當中,西川滿被定義為浪漫、耽美、浪漫至上的日人作家。其浪漫的根源是被日本帝國形塑為南方想像的臺灣,然而值得追問的是:歸國之後的西川滿失去培養其浪漫根源的創作源頭時,仍然會繼續創作有關於台灣的作品嗎?

        戰後遣返回日本的西川滿,並沒有因為生活困頓而停止創作,甚至在1948年之際入選夏目漱石賞的佳作,由此可以看出西川對於文學的熱愛。其實從西川滿在戰後所出版的書籍與詩集中,處處可見對台灣的想像與著墨。不難看出西川滿對台灣深厚的感情,無論他對台灣的感情是建築在自己從閱讀中所拼湊出的台灣想像,或是藉由實際的建物而自我解讀出的台灣意象,都可以發現台灣在西川作品中是美麗且浪漫的。

        西川滿在戰後的日本遙想遠方台灣所創作的詩中,我們可以感覺到西川滿對於台灣的感情依舊。縱使我們可以感覺到,他對台灣的異地情感不同於台灣人對台灣的本土情感,但是西川對於這塊土地的熱度仍然不能被抹滅。從西川滿戰後的生活境況可以知道,他也遭受戰後清算的威脅,以及遣返回日本之後的委靡生活,然而這一切都不能打倒他想創作的決心,隨著遣返船回到日本之後,他的文字仍有在台灣生活的痕跡,依舊書寫台灣的民情風光,不輟地書寫台灣的一切。

身分的牽絆

        西川滿總是在華麗的文字中,又縫上一兩件在地的情感,究竟日人作家是否意識到作品所肩負的政治意涵?日人作家在戰爭結束後回到日本,雖然他們沒有遭遇到如台灣作家在語言、政治、認同上的轉換,但是在戰後日本卻也瀰漫著一股反省的風氣,歷史學上稱為自虐史觀,即是否定戰前日本在殖民地、占領地、管理地所經營的事物,在日本也將這些至今仍遺留的建築文物稱為「負的遺產」。

        戰後日本人作家書寫有關於台灣意象的作品時,我們應該如何看待、定義?是否可以視之為鄉愁?如果戰後所書寫的作品與戰前的台灣意象並沒有太大的差別,我們是否可以替在台日人作家平反皇民化運動的汙名?畢竟皇民化運動與民族主義的界線模糊,再加上當時日本國內也推行所謂的地方主義,即是作家必須體驗當地、書寫當地,在台的日本人作家在台灣實踐地方主義的理論,也相當程度投射了對於這塊土地的情感,但無法拔除的是其生長背景或是與隸屬國家之間的牽絆。

        所以,當我們討論戰爭期的日本人作家作品中所附帶的政治意味時,除了就當時的文化政策面探究作品的生成過程與其影響,更必須由作家的生命史來探討其作品的深層意義。如同藤井省三在《台湾文学この百年》中提出了最深刻的反省,「西川滿對於『現實』的不見,或許不是刻意不見,而是他身為日本人的身分使他對現實視而不見。」

(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台文系碩士生)

參考資料:
藤井省三,《台湾文学この百年》,東京:東方書店,1998
朱惠足,《現代的移植與翻譯:日治時期台灣小說的後殖民思考 》,台北:麥田出版社,2009.8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民主論壇 >> 台灣文學ing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183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9363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