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1,2012 15:16

「蔡英文最後一哩路」系列檢討之二: 「公平正義」與蔡英文的最後一哩路 [阮銘]

一、「公平正義」是自由價值的核心

        蔡英文提出「公平正義,改變台灣」,選後被人指為「煽動階級鬥爭」和「仇富心態」!罪及小英就讀的倫敦政經學院,說那是培育「左派社會主義者」的學校!

        這種指責並不新鮮,與1930年代美國極右派對羅斯福「新政」的攻擊如出一轍。羅斯福是美國人心目中在華盛頓、林肯之後的第三位「偉大總統」。他開創了「公平正義,改變美國」的「新政」,把傳統的自由價值從思想政治擴展剄社會經濟領域。
        羅斯福說:「如果美國公民不能維持可以接受的生活標準,一個民主制度的自由將不會是安全的。大公司的新專制主義,是對經濟自由的主要威脅。」當時美國商會指控羅斯福「企圖妨礙企業自由,將美國蘇維埃化」!

        1936羅斯福的競選演說,對「經濟保皇派」予以痛擊。他說:「經濟保皇派形成了新的王朝,它建築在財富集中控制之上,企圖對普通人實行新的暴政,普通人代表國家的情感和靈魂。經濟權利是自由的先決條件,貧者無自由。自由需要一個謀生的机會,一種符合時代標準的生活,還要能夠爭取更好的生活,這是為民主生存而進行的戰爭。」

        1941年1月6日,羅斯福在年度國情咨文中提出「四項根本人類自由」:「言論、信仰、免於匱乏、免於恐懼四大自由,體現了世界上每一種信仰、每一個種族和在任何地方生活的人都應擁有的權利,清楚地展現了我們與我們面對的敵人之間所存在的關鍵區別。」

        蔡英文的「公平正義」,就是羅斯福的「免於匱乏」。照羅斯福的說法,「這是與普通公民的經濟目標相聯繫的,包括一份工資公平合理的工作,足夠的食品、衣物、住房和醫療保障的權利。它將給普通人帶來真正的自由。」羅斯福強調,「真正的自由,不可能在沒有經濟安全和獨立的情况下存在。」

        從美國歷史中看到,自由之路漫長曲折,必須不斷跨越前進中的障礙,擴展自由的新領域。

        18世紀華盛頓領導獨立戰爭,結束了英國殖民統治,使美國成為人類歷史上第一個自由國家。然而那時多數美國人,包括印第安人、黑人、窮人、女人,都未能獲得自由權利。華盛頓本人就擁有超過300名奴隸。

        19世紀林肯領導「南北戰爭」,消滅了奴隸制,使不分種族的美國人開始獲得法律上平等的公民和政治權利。然而仍有大量美國人因種族歧視、性別歧視和貧窮,沒有「真正的自由」。

        20世紀羅斯福的「四大自由」,第一次把自由價值從思想政治擴展到社會經濟領域,並且通過反法西斯戰爭的勝利傳佈到全球。1966年聯合國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和「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是羅斯福「四大自由」在「國際法」的體現。

二、「九二共識」空城計嚇退「公平正義」

        同羅斯福一樣,歷史將證明,蔡英文在2012年選戰中提出「公平正義,改變台灣」,方向不容置疑,而且獲得選民的熱情支持,「三隻小豬」的震撼就是明證。然而為什麼羅斯福成功了,蔡英文失敗了?

        轉折點就在「小豬凱旋」之後,選戰形勢發生怪異變化。蔡英文、馬英九、宋楚瑜三人競賽的台灣總統大選,忽然變成接受虛擬的「九二共識」與否的台美中「三國演義」。

        在中國共產黨指揮棒下,台灣的馬英九和中國國民黨,美國政府內外的親中政客和商人,中國國台辦和投資中國的台灣大亨郭台銘們,「三國」演員緊鑼密鼓,合演了一齣「九二共識」空城計。

        選後有人誇獎金小刀武藝高超,其實真正的操盤手是胡錦濤。這次台灣大選最輸不起的是胡,馬若落敗,關係胡下台的「歷史評價」。於是胡拿出2005年公佈「反分裂國家法」時,他和連戰用來包裝「一國兩制」的「九二共識」,調動台美中三國啦啦隊表演了這齣「空城計」。

        民進黨和蔡英文對此掉以輕心,就像「三國演義」裡的司馬懿,避開了「九二共識」啦啦隊的「空城」,轉而推出「大聯合政府」等不當議題,戰術失誤掩蓋了戰略方向。

        「九二共識」空城計之妙,美國啦啦隊演員包道格那句唱詞最為傳神,他唱道:「九二共識」妙在「虛擬」而「有用」。「虛擬」,是城裡並無一兵一卒;「有用」,是讓你想像城裡藏著百萬大軍。南方朔說馬英九是「恐懼販子」,表明他已識破「九二共識」是嚇唬選民的空城計,然而司馬懿們沒有識破。

        對付「空城計」,不能只指著「空城」說,「裡面是空的」,而要帶大家走進城,看清城裡有沒有「百萬大軍」?

        因為你說沒有「九二共識」,只是說明1992年的一個歷史事實。然而今天三個國家的啦啦隊都說有,還恐嚇說:「挺九二共識就是挺和平!蔡英文否認九二共識,台灣連和平都沒有了,還有什麼公平正義?」

        「空城計」一直唱到投票日,郭台銘、王雪紅等「經濟保皇派」一個個登台催票帶恐嚇,把「藍營選民含淚含恨含血催進了投票處,把挺「公平正義」但怕喪失「和平」的部分「綠營」和「中間」選民嚇退在投票處外。

        所以馬英九的勝利,確是「恐懼販子」戰略的勝利。但這「恐懼販子」獎,不該只歸金、馬,北京、華盛頓和郭台銘等「九二共識」空城計演員們都有一份。

三、台灣有推進「公平正義」的空間嗎?

        選後三國啦啦隊共慶「九二共識」勝利,馬英九迅速敲定金融家掛帥的「經濟保皇」內閣,台灣「公平正義」之路從此斷絕了嗎?台灣真的沒有「蔡英文最後一哩路」,只有「走向統一的一哩路」了嗎?

        恐怕未必。「空城計」能嚇退司馬懿於一時,不能挽救漢王朝於覆滅。今天台灣和世界,都面臨羅斯福當年一樣的問題:普通人的「經濟自由」被「經濟保皇派」剝奪,生產力和社會總財富增長與貧富間差距同時並進。

        1979至2007,美國最富的1%所得成長275%,最窮的20%僅成長18%!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史迪格里茲指出:「一般民眾收入停滯不漲,所得分配不均,對總需求造成負面影響;高所得者收入大幅增加,持續尋找高收益投資標的,吹起資產泡沫,是金融危機一大來源。」

        這次美國「九二共識」啦啦隊跑來幫馬英九打敗「公平正義」,有其經濟與歷史根源。早在上世紀90年代,華爾街高盛公司就介入中國經濟,同時把手伸進華盛頓,副國務卿佐立克和財政部長鮑爾森,都出自高盛公司。把美中闗係定義為「負責任的合夥人」,就是佐立克的發明。

        所謂「合夥」,是把美國實體經濟轉移中國,同中國政府聯手壓榨中國農民工,產品出口美國,以一部分貿易順差購買美國債券和股票;華爾街則專事炒作虛擬經濟,製造肥貓。這是貧富差距懸殊和金融風暴的根源,也是從「茉莉花革命」到「佔領華爾街」運動的起因。

        這幾天看到郭台銘們喜氣洋洋,這個要馬英九的「黃金十年」學胡錦濤的「十二•五規劃」,那個勸馬英九修憲把總統任期延長到八年。

        歷史的腳步,不會隨著台美中「九二共識」演員們起舞。時代潮流正在轉變。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今年的主題是「大轉型:塑造新模式」,關注重點已轉向「公平正義,縮小貧富差距」。美國總統歐巴馬的年度國情咨文,強調稅賦改革、促進經濟公平和製造業留在國內創造就業機會。

        更值得注意的是,郭台銘「百萬動物工廠」的反人權勞動條件,已成為美媒討論焦點。「紐約時報」指出「在中國,人權成本內建在iPad之中」。公共廣播電台報道愛用蘋果產品的作家戴西,親赴中國調查郭台銘的工廠,採訪到13歲的童工。蘋果公司執行長庫克已承諾改變。

        台灣的問題,是把製造業全面轉移和鎖進中國,重代工輕自主創新,靠壓低勞工成本大量生產榨取薄利,犧牲了公平正義和國家競爭力,遲早將自食惡果。這方面的問題涉及「發展戰略」,將另列專題檢討。

        日前蔡英文在屏東謝票時說:「接下黨主席的這四年,我沒有後悔過,這是我人生中最精彩的一部分。」

        我們可以期待,蔡英文更精彩的人生還在前面,攻頂前的最後一哩路和攻頂後把台灣建設成為公平正義、每一個普通人都享有「四大自由」的幸福國家,那才是蔡英文和台灣人民最精彩的歷史篇章!

蔡英文,加油!台灣人民,加油!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阮銘專欄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651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8980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