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8,2011 18:21

宋楚瑜是國共聯盟反自由反民主的照妖鏡 [阮銘]

        當宋楚瑜在「新聞面對面」節目宣佈投入2012年台灣總統大選時,我想,無論結果如何,他參選能刺破馬英九的假面,讓選民見識到國共聯盟仇恨自由民主、又操控自由民主的醜惡嘴臉!很可能打翻馬英九「吃人夠夠」的如意算盤,對台灣民主有益。
        那時好多人說宋玩假的。有一回在「Trio Café」遇見「新頭殼」總編莊豐嘉,他也不信宋玩真的。我說,宋要玩假的,國民黨必把上次吃剩的親民黨連宋一起吞進肚裡,然後在共產黨卵翼下吃定台灣,這對台灣好嗎?宋今天醒過來了,要算國民黨的賬,你們不要「逢宋必反」!

        後來,小朋友瑤瑤找我,說她的好友黃珊珊要她幫忙50份連署書,問我願不願連署?我說好啊,那晚打開谷懷萱的「新聞面對面」,一位國民黨名嘴正在破口大罵:「民進黨在幫宋楚瑜連署」!

        我覺得太可笑了,黃珊珊我不認得,該是親民黨市議員吧?瑤瑤和我,都認同「台灣是我們的國家,我們是國家的主人」,討厭國民黨煽動藍綠惡鬥分裂台灣人民!

        隨著宋楚瑜參選愈來愈明朗,原來不信的也信起來時,馬英九的前鋒大將金小刀還在充好漢,說他對宋參選「感受度是零,無需回應」!可是馬英九和他的後台國共聯盟已亂了陣腳。

        馬英九拋出「和平協議」,那是2005年連戰迎合中國「反分裂國家法」,與胡錦濤「瀛台夜會」生出的怪胎,叫「一個中國,聯合反獨」。馬英九當選總統後低調承認,前些時讓金小刀在美國試探又縮了回來,這回親自大張旗鼓拋出,是為轉移內政、民生議題,把戰線拉向藍綠統獨漩渦,邊緣化宋楚瑜。

        「拍馬冠軍」聯合報「黑白集」不打自招:「在選季最後七十日,各參選人應皆回到九二共識,勿再規避閃躲;否則,這場大選就完全失焦了。」

        哈哈,「完全失焦」?這「焦」誰設定的?不正是中國共產黨總書記胡錦濤、中國國台辦主任王毅嗎?說那件國王新衣「九二共識」是「大廈基礎」,哪個小孩嚷一聲「國王光著身子」 ,大廈立刻傾倒!

        這「最後七十日」,「各參選人」都得奉命「聚焦」在國王的光屁股上!誰要談國家大政、民生主題,誰就是「規避閃躲」,「完全失焦」!選舉要服從外國指揮,這還像民主國家嗎?

        國共聯盟的「九二共識」大騙局,我已有專文「九二共識是國共併吞台灣的工具」剖析。今天要剖析的,是國共聯盟氣急敗壞、匪夷所思地動用一切手段,逼迫、封殺、恐嚇、勸說、懇求、哀求宋楚瑜、張瑞雄這對候選人棄選,究竟是為什麼?

這幾天打開電視,郝柏村、王曉波成了超級明星,不斷重複出現他們的煽情表演。

        郝伯村說:宋楚瑜「攪局」、「搗蛋」,唯一目的是「拉下馬」!還說:「白色恐怖是必要措施,那時到處都是共產黨潛伏分子,為消滅共黨難免出現冤案;沒有戒嚴,哪有今天的自由民主?」

        王曉波說:我是「黨外」,台大哲學系事件受國民黨白色恐怖迫害,今天我不計前怨,與國民黨同聲要求宋楚瑜、懇求宋楚瑜、衰求宋楚瑜,不要再鬧下去了!

        他們似乎也沒看好馬英九這個人,不然為什麼要選民「含淚、含血、含恨」去「投馬」呢?

        那意思好像是,過去白色恐怖製造冤案,是為「消滅共產黨」;共產黨在中國抓不到,所以在台灣抓假共產黨是「必要措施」;今天含淚含血含恨也得違心去投馬,是為「服從共產黨」;共產黨愛馬不愛宋,所以「棄宋保馬」是「必要措施」!

        在海峽對面盯著台灣選舉的中國共產黨,更是動作不斷,先是明示、暗示,連勸帶嚇要宋「顧大局」別選了;勸不通、嚇不退,就斷宋金脈,據媒體報道,張榮發、王文洋、曹興誠、徐旭東等人,均直接、間接受到「關切」。

        所以宋楚瑜是一面照妖鏡。馬英九不是侈談以台灣自由民主經驗影響中國嗎?中國不是也表示不干預台灣民主選舉嗎?宋楚瑜這面大鏡子一照,國共聯盟反自由反民主、中國干預台灣自由民主的「廬山真面目」,不是畢露無遺了嗎?

        我在「新聞面對面」中觀察了宋楚瑜、林瑞雄兩位,有人說宋是「老奸巨滑的大內高手」、林是「誤入叢林的老白兔」。我看是淺薄政客的皮相之見。從民主政治高度衡量政治人物的首要標準,看他是奉民為主,還是隨外國指揮棒轉?看他是以維護人民的生命、自由、幸福為最高使命,還是只為一己一黨之私?

        以此標準看宋林兩位,在各自的省長和公共衛生崗位上,其用心與業績,都比馬符合標準。這三年半,馬的用心全在討好中國、遠超過關切台灣民生,其業績也僅來自中國「讓利」,使台灣政治、經濟、文化愈來愈喪失自主性。這對一個自由民主國家來說,是嚴重警訊。

        國共聯盟不是在運作「棄宋保馬」嗎?泛藍選民注意喔,萬不可上當!現在厭棄藍綠纏鬥的自主選民愈來愈多,棄宋怎麼棄得盡?所以郝柏村說「宋楚瑜的唯一作用是拉下馬」,確是從他偏窄的「保馬」心態說出的真實:無論含淚含血含恨,都保不住馬!

        那麼泛藍選民就沒有別的選擇了嗎?不然,只要把「含淚含血含恨」改為「含笑」,就能打開思路,找到新的選擇。

        那新的選擇就是「棄馬保宋」,不信「黑白集」顛倒黑白那一套,唾棄「九二共識」、「和平協議」那些假議題,把「最後七十日」拉回自由民主國家選舉的正常軌道,聚焦國家大政和人民生活的主題。

        蔡英文的「十年政綱」也好,宋楚瑜的「二次寧靜革命」也好,都拿出來讓選民評判,看誰能讓台灣人民更有信心走出困境、向上提昇?

        不用去看海峽對岸的臉色,過去文攻武嚇都未能阻擋台灣人民在自由民主大道上前進的腳步,今天又能怎樣?

        泛藍只有跳出海峽對岸設置的危險陷阱,自主選擇議題,含笑「棄馬保宋」,才有與真正對手蔡英文一搏勝負的機會。

        在本文最後,我願表明自己的立場,連署宋林,票投英嘉,動機完全一致,為了保衛台灣的自由民主,讓英嘉配有一組可敬的對手,棄掉連台灣是自己的國家都不敢承認,只敢說是「家園」的膽小鬼可憐蟲,讓台灣選民不必含淚含血含恨,高高興興到選舉日含笑投下「台灣之主」的神聖一票。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1)引用(0)阮銘專欄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644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7858347

    回應文章

    I have learned a lot from all your writings.
    Yes, vote for Tasi, after endosed Song.
    | 檢舉 | Posted by ming tung at November 8,2011 2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