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11,2011 18:41

「佔領華爾街」與「溫家寶猜想」 [阮銘]

        「佔領華爾街」(Occupy Wall Street) 運動在紐約已進入第四週,正擴大規模向全國擴散。美國青年認識到他們失業、貧困的根源,不是自己「懶惰」、「啃老」,而是華爾街肥貓群肆無忌憚的貪婪,讓他們失去實現自己的生命力與創造力的機會;而華盛頓的政策,不敢觸動華爾街的利益。他們必須直搗災難之源。
        葛林斯潘早就知道華爾街的秘密,他那本「我們的新世界」,在台灣曾風行一時。裡面有一章講美國的「非理性繁榮」。他說,美國的實體經濟日益萎縮,虛擬經濟迅速增長,超過實體經濟幾十倍,這是非理性的繁榮。但他又說,中國發展製造業、美國發展金融業的「國際分工」,在「全球化」時代可以持續繁榮下去。

        然而他的書出版不久,「新世界」就爆發了金融危機。當歐巴馬指出必須強化實體經濟、才有充分就業時,華爾街卻迫使政府優先搶救他們的虛擬經濟。於是華爾街利用政府投入的納稅人錢,很快度過自己製造的災難,卻使實體經濟的復興與充分就業遙遙無期。

        「中國生產,美國消費」的「國際分工」,使中國積累了巨大貿易順差,外匯存底達三兆多美元,成為「中國崛起」的標誌。這些外匯存底從哪裡來?那是億萬農民工的生命與血淚,土地住房被強佔強拆,國家資源被破壞,生態環境被污染,付出的代價和造成的隱患,恐怕永遠無法彌補。

        中國總理溫家寶,難道把他知道的這一切永埋心底,「我走後那怕洪水滔天」嗎?這一年來,他罕見地打破沉默,發岀與胡錦濤與中央政治局集體不同的聲音。這種現象自1989年「六四」以來絕無僅有,美國時代雜誌因此選他為封面人物。他究竟要做什麼?「溫家寳猜想」,已成為國際輿論的熱門話題。

        溫家寶的言行,原來就同一般共產黨官僚不一樣。有一回英國「泰唔士報」記者問他愛讀何書?他答以「紅樓夢」和亞當•斯密的「道德情操論」。還背了他喜愛的兩句格言:「長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艱」(屈原);「有兩樣東西,我思考愈深,愈喚起心靈之敬畏,即頭上的星空與心中的道德律令」(康德)。

        行動方面,春節下鄉,訪貧問苦。哪裡發生天災人禍,他親臨第一線救難。當時的輿論,多譏諷他「愛作秀」,余杰還寫了一本「影帝溫家寶」。

        去秋以來,溫家寶開始觸及禁區,九、十月間講了七次政改。接受CNN專訪時,批評「阻礙政改違背人民意志,死路一條」,表白他「決心推動改革,風雨無阻,至死方休」!

        當時輿論界看法分歧:有人堅持「影帝作秀論」,稱溫家寶「玩假的」;有人認為是中國即將政改的信號;也有人說溫家寶「孤鳥獨唱」,擔心他的總理位置不保。

        接著是今春大圍剿。人大委員長吳邦國在三月全國人大喊出「五不搞」:「不搞多黨輪流執政,不搞指導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權鼎立和兩院制,不搞聯邦制,不搞私有化。」於是出現了中國政壇罕見現象:一邊黨國媒體配合吳邦國,痛批溫家寶的「普世價值」論;一邊溫家寶不退縮,「你批你的,我講我的」。

        溫家寳訪問馬來西亞時,大談自由價值。他說:「中國必須推動政治、經濟、司法制度的全面改革,保障每一個人都有尊嚴的生活,實現人民的自由與全面發展;在十三億人口的大國,如果每一個人都能獨立思考、發揮創造精神,這個國家是任何力量打不敗的!」

        中央政治局九常委中,反對溫家寳的是吳邦國、賈慶林、李長春、周永康「四人幫」;習近平、李克强、賀國強中立;胡錦濤雖然與吳邦國的「五不搞」立場一致,卻未敢站過去把自己變成「五人幫」。這齣戲還沒有唱完。

        形勢對溫家寶有利。鄧小平的「發展是硬道理」、「穩定壓倒一切」,今天已走到歷史盡頭。片面追求GDP和反自由化,導致全國農田、山林、草原、江河、湖泊、海洋大規模破壞。農民失地,工人失工,政府劫貧濟富、劫民濟官,官逼民反的「群體事件」直線上升,全國武警與網警窮於對付。溫家寶在政治局常委中是孤鳥,在普天之下不是孤鳥。

        然而溫家寶真能「推動政改」嗎?總理職責是大管家,從周恩來到朱鎔基,沒有一個總理敢於在政治上挑戰總書記和政治局常委集體,更不用說挑戰成功了。這次溫家寶能打破歷史記錄嗎?溫家寶的任期只剩一年,看來在政改領域動真的已時不我予。溫家寶「獨唱」政改曲的余音,將繞過十八大傳向未來。

        毛澤東的封閉式一黨專政,去世時已維持不下去,華國鋒鄧小平胡耀邦趙紫陽改變了它。鄧小平的開放式一黨專政,去世後靠他指定的兩代接班人江澤民和胡錦濤,維持了十五年。今天這個反自由化專制帝國再不政改,確如溫家寶所言:「違背人民意志」、「死路一條」!

        胡溫的接班人習近平、李克強,只要有點政治眼光,該不會逆歷史潮流與人民意志而動。等那一個春天到來,溫家寶孤鳥獨唱的政改曲,恐將演變成「茉莉花」和「佔領華爾街」的協奏曲了。

        昨天我和憶秋、靜慧等友人,在宜蘭觀賞了林義雄的慈林教育基金會和蔣渭水文化基金會主辦的音樂欣賞講座「破曉」。這是年輕作曲家石青如創作的一首鋼琴、小提琴雙協奏曲,飽含深沉的愛與憂傷、交織著絕望與希望的淒美曲調,象徵我們苦難的祖國台灣,經歷漫漫長夜跋涉到破曉的心路歷程。

        最後奏出旭日初升般輝煌的A大調進行曲,彷彿是在問:台灣是不是到了破曉時刻?這一年,從北非中東的「茉莉花」,到美國的「佔領華爾街」與中國的「溫家寶猜想」,都可以看到「破曉」的光芒,已經在劃破籠罩全球的暗夜,台灣還在等待什麼?

        還剩一百天的2012年大選,是決定台灣命運之戰,是選擇告別暗夜,勇敢迎向「破曉」,從此走上光明與自由之路;還是選擇繼續沉睡,沉淪,沉向更黑更暗的深淵。

        期待這一曲「破曉」之歌,響徹我們的祖國台灣,驚醒每一位「台灣之主」,在這「破曉」時刻,勇敢履行主人的權利和責任,絕不放棄!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阮銘專欄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706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7339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