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7,2011 18:35

「九二共識」是國共併吞台灣的工具 [阮銘]

        所謂「九二共識」,是2000年國民黨敗選後,配合中國的「一個中國、聯合反獨」綱領,由蘇起教授首創的一個虛擬概念。我當時寫過一篇「九二無共識,一中是絞索」,指出那是安徒生童話裡的「國王新衣」。

        當年主其事者:「辜汪會」主角辜振甫、總統李登輝,加上美國在台協會處長薄瑞光(Raymond F. Burghardt),均否認「九二共識」之存在,或出了書(辜振甫),或登了報(李登輝、薄瑞光),這椿公案已「蓋棺論定」。
        想不到十一年後,面臨連任危機的馬英九,又從空氣中抓出這件「國王新衣」穿上,以為沒有一個小孩會喊「總統光著屁股」。

一、1992年沒有「一中各表」共識

        馬英九謊言1:有了1992年香港會談的「一中各表」為基礎,才有1993年新加坡「辜汪會」?

        錯!1993年新加坡「辜汪會」,決定於1992年6月15-16日的蘇志誠、汪道涵秘會,早在海基、海協兩會香港會談之前。

        在蘇、汪秘會中,汪向蘇提出「國共兩黨談判」,蘇告以行不通,因為台灣有反對黨。蘇提議海基、海協董事長辜振甫、汪道涵會面,汪認為是好主意。

        汪問蘇:「我與辜先生談什麼呢?」蘇説:「不談政治問題,廣泛交換意見,建立官方授權的高層對話機制,彼此溝通觀念。」

        汪又問:「地點在哪裡好?」在台灣、香港、中國,均有不便之處。最後確定:「辜汪會」在新加坡,雙方進行事務性會談。

        如果要說新加坡「辜汪會」有什麼「基礎」?就是這場蘇、汪秘會,既無「一中」,亦無「各表」!

        後來的香港會談,是準備「辜汪會」的「事務性議題」,如文件驗證之類。會談時中國企圖夾帶「一中原則」的政治內容,雙方交換過十幾種書面文字,均無「共識」。但新加坡「辜汪會」勢在必行,香港會談的「一中」 爭議只得束之高閣。

        馬英九當時在陸委會,卻不顧歷史事實瞎說一氣,還不如美國人薄瑞光在美僑商會演講說得清淸楚楚:「沒有九二共識,只有在事務性商談中擱置一中爭議。」

二、「九二共識」的要害是「聯共反獨」

        1992年既無「九二共識」,當今吵得熙熙攘攘的「九二共識」從何而來?

        台灣出現「九二共識」之前,確有「一中各表」之說,但只是國民黨的「單邊主義」,未獲中國「共識」。中國只識「一中」,不識「各表」。江澤民說:承認「各表」,不就「表」成「兩國論」了!

        「九二共識」出現在2000年國民黨失去政權之後。我認識一位國民黨元老梁肅戎,原來他是反共統派,2000年失去信心。他說,「靠國民黨統一沒指望」,於是到中國去找共產黨,汪道涵向他提出「一個中國,聯合反獨」八字綱領。

        汪道涵同梁肅戎談話之後,在上海開了個「閉門會議」,闡釋「一個中國,聯合反獨」是今後對台工作的「戰鬥綱領」。閉門會議的記錄傳到台灣,裡面有汪道涵批評蘇起的一句話,說「蘇起是政客」。汪道涵不滿蘇起在李登輝提出「兩國論」時,說過一句「一個中國將成為歷史名詞」。

        蘇起感到委屈,創造出一個虛擬概念「九二共識」。他想,既然「一中各表」中國不接受,那就避開「各表」。所以蘇起的「九二共識」,是「一中不表」。

        中國認同蘇起虛擬的「九二共識」,是胡錦濤簽署「反分裂國家法」的2005年。那時「反分裂國家法」遭國際反對,連戰雪中送炭,帶去「九二共識」,作為給胡錦濤的見面禮。連戰還在北大演說,公開表明「聯共反台獨」!

        2007年馬英九競選總統,承諾當選後將遵循「連胡會」的「九二共識」,也就是遵循「一個中國,聯合反獨」。

        前不久王毅批評蔡英文「十年政綱」時,重申「堅持九二共識,就是堅持反對台獨」,點明了「九二共識」的要害。

三、馬英九欺騙台灣人民的「迷魂陣」

        馬英九為掩蓋「九二共識」聯共反獨的要害,故設迷魂陣,製造出更多謊言。

        馬英九謊言2:「九二共識」是「一中各表」?

        蘇起自承他提出「九二共識」,就為「模糊」掉中國反對的「各表」,馬英九還要這麼講,豈非自欺欺人!

         馬英九謊言3:「一個中國就是中華民國」?

        馬英九的「中華民國」在哪裡?是包括今日中國和蒙古在內的歷史上「中華民國」嗎?那麼台灣是什麼?是一省?還是特區?

        如果馬英九的「中華民國」只覆蓋台澎金馬;那胡錦濤統治的中國又是什麼?莫非是馬英九任命胡錦濤去當「中華民國大陸地區」的「特首」了?

        馬英九謊言4:「不統不獨不武」?

        2005年以來國共聯盟的「九二共識」,即「一個中國,聯合反獨」,沒有「不統不武」。中國堅持「一國兩制,和平統一,不承諾放棄用武」,從未改變,馬英九有本事應讓中國講「不統不武」。現在中國又統又武,馬英九卻要台灣不獨不武,豈不是繳械投降當亡國奴?

        馬英九謊言5:「九二共識」存在是事實,不是「國王新衣」?

        歷史不容混淆。「九二無共識」,指1992年的歷史事實。今天國共兩黨的「九二共識」,是2005年「連胡會」製造的「兩黨共識」,是因應「反分裂國家法」炮製出來併吞台灣的工具。這是關係台灣生死存亡、前途命運的大是大非問題,不容再「創造性模糊」下去!

四、圖窮匕現:馬連任簽「和平協議」

        金小刀在美拋出「和平協議」,輿論嘩然,迫使馬英九曖昧撇清,有人譏評「小混混」失言。我看是馬,金有意傳給中、美兩位主子的信號。

         維基揭密早就揭出中國要錢復傳話:中國給了馬這麼多,馬也該回報點什麼了吧?

        馬當然知道中國要什麼?就是連任後簽訂「和平協議」,把台灣套進「一中」絞索。所以金小刀不是「失言」,是「圖窮匕現」。

        「和平協議」的始作俑者,也是汪道涵。1998年他找美國親中學者在上海開「閉門會議」,提出「和平協議」構想。先由美國人李侃如(Kenneth Lieberthal)向台灣試探,那時叫 Interim Agreement(中程協議)。

        照汪道涵的說法,這是走向統一的第一步,是「現在進行式」。協議簽訂之日,如同進入中英簽署1984年「聯合聲明」後的香港;差別在「過渡期」更長,香港13年,台灣30年。我當時指出,這在中國古代叫「絞監候」:判處絞刑,關進監牢,在監中等候執刑。

        這個方案,汪道涵本來是給連戰2000年當選準備的。結果連戰敗選下野,汪道涵只得另提「一個中國,聯合反獨」八字綱領。

        陳水扁時代,曾有當了官的「綠色學者」自作聰明,把李侃如請到台灣,重新炒作「和平協議」。柯林頓看不下去,專門提醒陳水扁不要上當,李侃如的東西代表中國不代表美國。

        「和平協議」從來不和平。自由國家與自由國家之間,和平毋需協議。與專制霸權國家簽「和平協議」,恰恰是被併吞或戰爭的前奏,從慕尼黑到雅爾達,無一例外。

        這回金小刀在美國叫賣「和平協議」,不但叫給中國聽,也叫給對中國越來越軟弱的歐巴馬政府聽。一旦二馬連任,中國必施壓馬英九簽「和平協議」,並施壓歐巴馬「停售」(對台軍售)「廢法」(台灣關係法)促統,則台灣將面對被併吞或為自由而戰的兩難選擇。

五、「台灣共識」VS.「九二共識」

        金小刀在美國說,蔡英文的「台灣共識」是「預售屋」。不錯,民進黨尚未執政,「台灣共識」和「十年政綱」都是未來式,為台灣的未來尋找一條避免被中國併吞的自由之路。

         馬英九、金小刀的「和平協議」也是未來式,是把台灣套進「一個中國」絞索的死亡之路。

        兩條道路,兩種未來,台灣人民究竟選擇哪一條道路?哪一種未來?

        選擇馬、金的「九二共識」、「和平協議」,非降必戰。國之不存,還有什麼「黃金十年」?

        為避免奴役,只有摒棄國共兩黨的「九二共識」,凝聚「台灣共識」,走維護台灣自由自主之路。

        「台灣共識」是什麼?不問蒼天問自己,問你問我問他問她問2300萬台灣民。「台灣共識」既是未來式,又是現在式。

        現在式的「台灣共識」,在你我他她每個台灣人心裡。有人說,「一個台灣,各自表述」;既然事實只有一個,只要承認事實,拒絕自欺欺人,對同一事實的表述自然會有共識。

        未來式的「台灣共識」,要等馬英九敗選,台灣被套進「九二共識」、「一中絞索」的威脅消失;台灣人民才能在自由民主普世價值基礎上,形成對未來發展的「台灣共識」。

        宋楚瑜參選總統,有助於把競選主軸拉回政策辯論,馬英九的欺騙和恐嚇效應頓減,蔡英文勝選機率大增。中國對此十分恐慌,已擺出1996年飛彈威脅和2000年朱鎔基黑手黨式的架勢,赤裸裸插手台灣選舉,揚言對蔡英文不接受「九二共識」已準備好「劇本」對付。

        台灣人民必須記取歷史經驗,勇敢作出自己的自由選擇,贏得2012大選的勝利。只有每個人心中的「台灣共識」戰勝國共聯盟強加於人的「九二共識」,台灣人民才有和平幸福的未來。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阮銘專欄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594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7016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