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19,2011 19:18

【附錄】 帝國制度滅亡以後[阮銘]

        東歐的變化,標誌人類前進到了一個歷史的轉折點:暴力的失效與帝國專制制度的末日。

        帝國制度的基礎是暴力。暴力的失效,導致帝國制度基礎的崩潰。這是二十世紀八○年代發生的意義重大的歷史事變。

        歷史上帝國制度賴以生存的條件,就是獨裁者可以倚仗暴力,實現對土地、資源、市場、勞動力的掠奪、支配和奴役,使之變成自己的財富和權力。
        但這個法則今天已經失效。由於人類智慧和科學技術的進步,土地、礦產、能源等自然物質資源的佔有和廉價勞動力的驅使,不再是國力強大和財富增長的主要源泉,這些因素在國際競爭中愈來愈不起主導作用。而人的智慧和創造力的發展,愈來愈成為在財富增長和國力競爭中起決定作用的因素。

        這就是說,實現一個國家生存於現代世界的天賦權利,不需要靠暴力去掠奪外部空間,只需要向人自身開發天賦的智慧與創造力,在智慧與創造力的昻爭中去爭取優勢。

        用暴力對付人民(無論對本國的或異國的),只能像對囚犯和奴隸那樣,榨取人的體力。而對人的智慧和創造力的充分開發,必須實現人的自由。當代世界暴力機器的膨脹,已成為對社會財富、自然資源、人類智慧的無意義的浪費,是一種非理性的反生產力。

        美蘇兩國軍隊不得不從越南和阿富汗撤退,不能僅僅解釋為超級大國擺脫暫時困難的戰略轉變,而是那個靠戰爭和暴力實現擴張目標的帝國時代終結的歷史標誌。這方面美國先行一步,使美國在全球戰略中處於主動地位。勃列日涅夫誤以為美國示弱,一九七九年出兵阿富汗。這個錯誤抉擇正是蘇聯東歐帝國走向崩潰的開端。

        人類正在跨進一個新的歷史時代:一個暴力既不能有效處理對外關係,也不能有效處理內政的時代。蘇紹智先生把羅馬尼亞事變歸結為暴力革命型是不準確的。羅馬尼亞人民進行的是和平示威。齊奧塞斯厙照搬鄧小平的辦法,一九八九年十二月十六日用暴力鎮壓了Timi soara人民的和平示威,但沒有解決問題,激起了十二月二十二日布加勒斯特更大規模的示威。當暴君使用暴力進行更大規模鎮壓時,暴力失效了,軍隊拒絕向徒手的人民開槍。帝國及其暴君滅亡於自己失效的暴力機器,這才是羅馬尼亞事變的真正教訓。

        帝國專制制度的結束與向自由民主制度的和平過渡,這是現代文明社會發展的唯一方向。這種過渡在資本主義世界比在社會主義世界進行得早些。從二次大戰後的西德、日本,到不久前的菲律賓、南韓、台灣,都已經或者開始這種過渡。這就是資本主義世界在今天的國際政治、經濟、科技、文化競爭中比社會主義世界更為主動的歷史根源。

        應當承認,現代資本主義制度的確有許多值得改革中的社會主義國家取法的長處,包括它的經歷長期歷史發展的現代民主政治制度和現代市場經濟制度。但它同樣面臨新的歷史挑戰,同樣需要進一步改革和完善自己。

        為了使整個人類社會和平地實現自由、民主、進步與繁榮,東方與西方應當超越陳舊的制度和意識形態界限,在走向未來的道路上共同解決後帝國時代世界面臨的重大課題。

        笫一,政治方面。向自由民主制度的過渡,應當採取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法律程序,結束一人或一黨專政的極權統治,實現還政於民。不能鼓勵麥卡錫式的反共主義或崇拜暴力的新法西斯主義等新專制力量取代舊專制力量。也不能讓主張「開明專制」和「精英政治」的新權威主義力量壟斷政治權力。對於舊專制政權中犯有屠殺人民、侵吞社會財富等嚴重罪行的罪犯,應以法律程序進行審判。對政治異己力量不得採取法律以外的迫害、清洗、解僱等報復手段。

        第二,經濟方面。向自由市場的過渡應當從原有經濟基礎出發,實現個人所有與社會共有的統一。個人資本聯合起來的社會資本,就是個人所有與社會共有的統一。史達林式的「國有制」,不是社會所有制,而是國家官僚壟斷制或國家奴隸制。必須結束這部份腐朽的經濟壟斷權力,歸還給社會,使之向社會資本轉化。

        第三,文化方面。結束意識形態的獨斷統治,實現思想文化的自由化。用法律形式保障言論、出版、新聞、學術、文藝等一切文化領域的自由。不得以思想言論治罪。一切摧殘人類思想文化花朵的政治運動或政治暴力,無論是毛澤東—鄧小平式的「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或希特勒—麥卡錫式的反共主義,在自由民主社會都是非法的。

        第四,軍事方面。暴力的失效使軍隊與軍備真正成為社會的贅瘤。實現全球範圍普遍裁軍和銷毀武器的時刻已經來臨,任何範圍和形式的軍事對抗或武力威脅都應成為歷史。世界每年毫無意義地浪費於軍事開支的一萬億美元,應當用於建設一個和平、繁榮的新世界。軍事工業,軍事科學技術擁有的大量資源應有效地轉向民用工業和民用科技,特別是加強全球範圍的交通、通訊、環境保護、援助落後地區,以及智力開發等與全球共同利益相關的發展項目。

        第五,國際關係方面。僅僅結束冷戰遠遠不足以適應時代的變化,應使整個國際關係格局從全球軍事力量對峙與軍備競賽轉向全球的經濟、政治、文化合作。東方和西方都應拆除經濟、貿易、政治、文化、科技、教育、旅遊等各方面的人為壁壘,使各國人民及其智慧所創造的物質和精神財富都能夠自由地、便利地來往。這是促進世界和平繁榮發展與人類自由幸福的重要條件。

        許多大國政治家似乎沒有認識到自己面臨的世界歷史事變的意義。他們對全球戰略的考慮,跳不出從梅特湼、俾斯麥到〈雅爾達協定〉那樣一套保持實力均勢平衡的陳舊戰略。每時每刻都在將大量人類財富投入失效的軍事機器中去。

        民主運動中也有人主張暴力,鼓吹「槍桿子裡出政權」、「你不打他就不倒」等毛公式。這種「民主暴力主義」,不但無助於實現民主目標,而且適足以延長專制暴力主義的垂死掙扎。

        因此,對於世界各國當政的政治家以及當前民主運動的指導者們,都有一個新啟蒙的任務,就是學會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民主鬥爭形式,在地球上掃除一切帝國專制制度和專制暴力的殘餘。代表愚昧的專制主義與代表仇恨的暴力主義,在人類蒙昧時期是不可避免的歷史現象。現代民主運動應當依靠人類的智慧力量來改變舊制度,創造新制度。

        希臘神話裡有兩位女神:一位是Aphrodite,the goddess of love and beauty;一位是Athena,,the goddess of wisdom and art。在人類社會早期,這兩位女神往往各自支持對立的雙方中的一方向另一方作戰,使人類飽嚐戰爭與暴力的痛苦。這個智慧與愛分裂的歷史時代已經走到了終點。現代的自由女神應當是Athena與Aphrodite融為一體的智慧與愛的女神。她將把傳播愚昧和仇恨的專制制度和暴力機器驅逐出人類的自由樂園。每一個走向自由的國家可以創造各自不同的制度和文化,但在這個共同目標上是一致的。

在「走向民主的東歐與中國國際論壇」的演說辭
一九九○年四月十八日. 柏林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阮銘專欄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409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6108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