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8,2011 18:37

中國共產黨九十年(1921-2011) [阮銘]

        中國共產黨的歷史,可以截為三段:第一段革國民黨的命,第二段革民主派的命,第三段革老百姓的命。

        前兩段屬於毛澤東。毛澤東革國民黨的命,用的是「新民主主義」。反對蔣介石的「一個領袖、一個黨、一個主義」,反對國民黨迫害自由民主人士的法西斯白色恐怖,主張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和羅斯福的四大自由(言論、信仰、免於恐懼 、免於匱乏)。因此獲得民眾和知識分子的支持,打敗了國民黨。
        等到把國民黨打敗,同美國打平(韓戰),毛澤東要做「馬克思加秦始皇」了。於是丟掉自由民主旗幟,開始革自由民主派的命。先批判劉少奇的「鞏固新民主主義秩序」,自我否定「七大」報告,接著反右派、反右傾、文化大革命,把自由民主派打成「黨的同路人」。

        什麼叫「黨的同路人」?就是說,革國民黨的命時,自由民主派與共產黨走的是同一條路,即反對國民黨專制獨裁,走自由民主之路。那時共產黨需要自由民主派,目的是團結學生、團結知識分子、團結民眾,打敗國民黨。

        目的達到了,你還想走自由民主之路嗎?對不起!我要做皇帝了!於是分道揚鑣,不但不再「同路」 ,還要批判你過得了民主革命那一關,過不了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這一關!

        然而自由民主派太多,所以要發動一波接一波的運動去打擊、改造、「吃掉」他們。毛澤東稱之為「剝筍」政策,他說:「筍殼要一層一層去剝,這次剝掉一層,下次再剝一層。」直到文化大革命還沒有剝完,所以毛生怕死後「右派翻天」。

        毛帝國覆滅,鄧小平起來,中國革命進入第三段,革老百姓的命,革工農大眾、平民知識分子的命。那屬於鄧小平的創造:「兩個基本點」。

        一個基本點是反自由、反民主、反人權。鄧小平自稱「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堅持四項基本原則」,也就是接著剝毛澤東沒有剝完的筍殼自由民主派。在這個基本點上,鄧小平和陳云是一致的,聯手剝掉胡耀邦和周揚,剝掉陸定一和李昌,剝掉任仲夷和項南,剝掉朱厚澤和趙紫陽。一直剝到「六四」,動用坦克機槍,把自由民主派一網打盡。在這方面,鄧小平「完整、準確」地繼承了毛澤東的「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青出於藍。

        另一個基本點是向全球市場敞開大門,引進資本、資源、資訊、技術、管理、人才 ,分享中國這塊「大肥肉」。鄧小平這個對外開放基本點,與毛澤東正相反。毛澤東帝國是封閉的共產奴役制度,兩彈一星上了天,老百姓沒褲子穿。鄧小平帝國是開放的共產奴役制度,發展是硬道理,發財是總路線。九十歲的中國共產黨,成了全球大暴發戶、資本主義世界的大股東和大債主。

有人說,「中國改革是一足向前(指經濟),一足向後(指政治),走下去會跌倒,應補政治改革的課。」

        馬英九今年紀念「六四」時也說,「中國亮麗的經濟,超越日本,全球第二;人權有反差,六四未平反,是中國成為國際社會新興領導者的主要障礙。」

        都錯!中國「亮麗經濟」和黑暗政治是一體兩面,不可分割,沒有「反差」,都屬於鄧小平的「兩手硬」:開放一手硬,專政一手也硬!這兩手在中國發展中緊密相依。專政對內,用於鎮壓被奴役人民的反抗。開放對外,引進國外資本。大企業、大地産商來了,看中哪裡,中國政府就把那塊地圈給他。農民若為保衛土地起來反抗,政府就用專政手段「平亂」。

        余英時說得好:「天安門屠殺作為一個已完成的歷史事實,它的意義當下即已確實無疑:這是中國共產黨政權犯了殘害人類的滔天罪行。」

        歷史已經作了結論的「反人類滔天罪行」的受害者,難道需要施害者來「平反」?不!而所謂「亮麗經濟」,也是「殘害人類」的鮮血灌溉出來的黑暗經濟!

        掠奪農民土地,拆遷居民房屋,殘酷壓榨工人,破壞礦產資源,污染自然環境,以及由此爆發的人民反抗和政府鎮壓,難道不是每天在中國發生的事實嗎?這就是中國共產黨在革中國老百姓的命。所有這一切,正是中國「崛起」並博得全球喝彩的秘密。

        今日的「全球化」,是中國黑暗經濟和全球資本的國際聯盟,是自由國家政府與奴役國家政府的國際聯盟(G2),是智慧產業與奴工產業的國際聯盟(蘋果和富士康,Jobs和郭台銘),是最無人性的軍事化中國工廠組裝最有人性的美國智慧產品的國際聯盟(iPadiPhone)。這就是貪婪的跨國權力聯盟統治下的偽「全球化」!

        伴隨著自由產品的「全球化」,是不自由的人的「全球化」(從中國農民工到美國失業勞工和「非法」打工)。伴隨著物的「全球化」,是人的物化和商品化(喪失人的價值,只剩下不斷下跌的人的市場價格)。伴隨著貪欲和權勢欲的「全球化」,是人的智慧和和創造力因被物的統治而消蹤。

        什麼「世界是平的」?世界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不平!豪門巨富、金融大鰐、知識權貴、跨國公司老闆、房地產大亨、華爾街肥貓,他們自由自在飛來飛去,在全球攫取財富,他們的世界是「平」的!

        普通公民必須賣身蛇頭,飄洋過海去求生,一天十幾小時出賣勞力,賺取微薄薪資,還是「非法打工」!夜裡睡幾個小時,提心吊膽、躲躲藏藏,生怕警察來抓。在這樣的「全球化」環境中,人的智慧和創造力能夠實現嗎?

        全球化可以有兩種方向:一種是自由的全球化。蘇聯-東歐共產奴役制度瓦解之後,本來存在這樣的歷史可能性,把自由擴展到全球和一切人,讓每個人的智慧和創造力都有實現的機會。

        另一種是奴役的全球化。鄧小平的反自由化戰略,原先只是對內。天安門屠殺之後建立起來的中、美特殊經濟聯盟,使中國奴役制度的黑暗經濟跨越國界,輻射全球。當中國的黑暗經濟支配全球之後,自由國家的自由人也會喪失自由,異化和物化為價格低廉的商品人,向下同中國農民工拉平。

        如何定義這種奴役大國與自由大國的特殊聯盟?似乎還不確定。有時是「戰略夥伴關係」(柯林頓),有時是「全面合作關係」(小布希)。我覺得還是佐立克(Robert Zoellick,小布希的副國務卿)發明的「Responsible Stakeholder」最傳神,畢竟他出身華爾街高盛公司,對中國「大股東」瞭若指掌。

        開放的中國共產奴役制度因為有全球資本合作,比史達林、毛澤東封閉的共產奴役制度更有生命力和擴張力。封閉的共產奴役制度一旦開放,自由空氣進入,它就瓦解了。開放的共產奴役制度內部有「反自由化」壁壘,阻止自由空氣進入;又大量從外部引進資本、技術、管理、人才,強化國家軍事暴力機器,鞏固內部專制統治。季辛吉發明這種「權力均衡(Balance of Power)的國際聯盟」,事實上並不「均衡」,是Balance of Power Favors Serfdom,是有利於中國奴役制度內部鞏固和對外擴張的假「均衡」。

        像「蘋果」公司這樣一個實現人的智慧和創造力非常成功的美國企業,今天也已離不開對中國奴役制度的依賴。它的智慧產品是在中國的奴隸工廠組裝,窒息了幾十萬青春少女少男們的智慧和創造力。

        這些天真、淳樸,來自中國農村的少女少男們,正值智慧和創造力萌發的青春年華,離開了擁抱大自然的家鄉,走進組裝智慧產品的軍營,從此告別陽光和自由,成為侍候迅速旋轉的機器的奴隸。讓我們聽聽從茫茫人海中傳來的悲歌吧:

為什麼,這個世界上,
青春和生命力,
要被僵死的機器支配?

為什麼,這個世界上,
智慧和創造力,
要被貪慾和權勢慾支配?

難道,
青春和生命力,離開了僵死的機器;
智慧和創造力,離開了貪慾和權勢慾;
無法在這個世界生存?


        深圳「十三跳」時,郭台銘說,「我可以捨棄工人,用無人工廠代替他們!無人工廠不用開燈費電,更省錢!」看他得意洋洋,使我想起昔日奴隸市場上的故事:一個奴隸主說:「奴隸這麼貴,不如買頭驢」!那時,把奴隸當作「會說話的動物」。今天,把人當作機器的奴隸,機器不說話,人也不准說話!

然而郭台銘精打細算下來,比起省燈省電的機器,還是中國農民工的市場價格更低廉。所以他又貼出招工廣告,招募「十六歲以上」的少女少男,在成都開設新軍營。結果為了趕工,車間粉塵迷漫,成都新軍營開工幾天就發生大爆炸。

        人的價值由人的本質決定。人的價格由市場決定。中國市場上人的價格,由貪慾和權勢慾決定,遠遠背離人的價值。

        自由與奴役,智慧和創造力與貪慾和權勢慾,在「全球化」中已相互滲透 ,成為「負責任的合夥人」(Responsible Stakeholders)。為什麼這種狀況無法改變?因為投資中國的利潤高。在金錢的巨大誘惑下,全球大老闆紛紛來到中國,共同壓榨「價廉物美」的現代機器奴隸-中國農民工。

        中國政府正是利用反自由反人權的經濟開放戰略,誘惑全球資本幫它榨取中國少女少男們的血和淚。而中國政府又把自己榨取來的一份,在貪瀆腐敗之餘,用於購買外國債券,投資外國產業。於是全球貧窮大國的政府,居然成了全球富裕大國的大股東和大債主。

        智慧和創造力是人的本質,需要自由的空氣和環境。貪慾和權勢慾是一部分人的社會習性,需要犧牲多數人的自由以滿足自己的貪慾和權勢慾。這是無分西方東方的普世現象。所以鄧小平的「反自由化」戰略,只要同滿足西方資本貪慾和權勢慾的開放戰略相配合,全世界大老闆都有興趣來嚐嚐中國這塊「大肥肉」,而置自由人權於不顧。

        中國共產黨政府為什麼害怕艾未未?因為艾未未關注的,正是中國黑暗經濟對人類的殘害,尋找出一個個被殘害兒童的名字,發出血淚的控訴:這就是中國四川黑暗經濟下的慘無人道!

        關懷艾未未,就要關懷艾未未所關懷的人,關懷被中國黑暗經濟吞噬的孩子的生命,關懷被中國黑暗經濟剝奪的少女少男們的青春和智慧,關懷被中國黑暗經濟淹沒的全國農民工的創造力和平等權利,關懷郭台銘的軍事化人海工廠怎樣把「十六歲以上」天真可愛的小生命變成機器的奴隸、把人變成非人?艾未未和維權律師們正因為關心這一切而受迫害!

        怎麼改變黑暗中國的現狀?侈談「亮麗經濟」和「人權反差」是自欺欺人。重要的是揭穿貪慾和權勢慾支配下反人權、反人類、反普世價值的中國黑暗經濟的「吃人」秘密,聯合一切尋找自由的人都來關懷一切被剝奪了自由的人,終結一切反自由的國際聯盟,這個愈來愈不平的世界才能變為自由的世界,這個被奴役的中國才能變為自由的中國。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阮銘專欄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358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5945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