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31,2009 18:03

是談談另一條導火線的時候了

Big Bang
9月寫手札時,預見未來的半年必因老太太爭取連任而憑添許多風雨,為免誅連無辜者,所以有些事不能提。現在大勢底定,是談談催促我離開綠園另一條導火線的時候了。再不談,我自已都會忘了來龍去脈。
國科會專案補助高中進行科學教育研究的「高瞻計畫」,在我在綠園最後的兩年時光中,佔據了我大部分的工作時間和精力。過程雖然辛苦,但也成為兼任行政工作的我很重要的精神支柱,可以在行政人事紛擾的環境中有個寄託。
 
事情就是發生在這個計畫中,又衝擊到我的行政職務,對我真是致命的雙重打擊。
 
就在我斷腿請假快要收假回綠園時,和我主持的子計畫平行的另一個子計畫主持人,利用中午在校外召開了研究會議。之所以要選在校外召開,是因為想要討論事關計畫存亡的大事-研究進行兩年已有初步成果,但是遇到了一些難以克服的問題,計畫是不是到了要叫停的地步?
 
因為原本打算只是研究成員彼此初步交換看法,他們並不想在八字都還沒一撇的時候驚動學校,尤其是因為老太太生性多疑又很容易輕舉妄動。所以地點選在校外,而且出發前特意不預告要去哪裡,從頭到尾未知會老太太。
 
就在會中討論到這件大事時,代表老太太的兩位主任不請自來地出現在現場向大家致意,夠驚奇了吧!好像是 FBI 一樣。這給在場的研究成員很不好的觀感,於是他們當場決定:那就叫停吧。
 
離譜的事發生在之後。研究成員中有一個老師兼任行政工作,他的主任既見他在場,後來就去警告他:你未經事先報備是不可以去校外開會的,讓那個老師備感困擾,不知如何是好。
 
這件事我是收假之後才聽聞的。這和我有什麼關係?有。其一,高瞻計畫可以說是我們這些主持人的心血結晶,主任怎麼可以繞過計畫主持人去騷擾研究成員,用的還是似是而非的理由!研究計畫會議也是學校的會議,又在中午休息時間召開,主任既非計畫成員,為什麼非事先向他報備不可?
 
其二,那個主任是我的直屬長官。
 
我知道了這事,先是難過了兩天,覺得自己在家養傷不知誤了多少事。若那天我在場,之後的發展很可能會有不同。
 
第三天,我才驚覺到事情的本質。這次出手的人,不再是老太太本人!而且他就天天坐在我的對面!總是對我笑容可掬的,和跑去警告另一個部屬的,是同一個人。
 
至今我都未向主任查證此事,這沒什麼必要。不管主任是奉老太太之命,還是自作主張,我倒不是對他個人有什麼意見;但嚴重的是,這代表今後我要費心應付的不只是老太太一個人,而是一票人。不管那是一大票或是一小票,重要的是他們在我的辦公室,天天坐在我的對面。
 
和老太太相處很不容易,一直到我離開綠園都沒被她修理過的原因,自己心裡明白。一是我對外擺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架勢,惡人只怕更惡的人;還有就是我又總是設法盡量避著她,盡量不和她真的起衝突。不然,我們的研究計畫也別玩了。
 
可是,現在我將避往何處?我突然覺得連一分鐘都難以待在辦公室中。我一定要離開,愈快愈好、愈遠愈好。
 
別笑我。腿傷初癒的我真是衝動啊!可是到現在我從未後悔過離開的決定。
 
雖然老太太曾斷言,我一定會後悔的。

  • 您可能有興趣:

    心愛的綠園 終於還是離開妳了
    astroduck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點滴在心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298 │標籤:綠園風雨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9118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