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4,2009 13:51

夢田

夢田
親愛的若蘭以及各位高瞻夥伴:

在高瞻的會議或實驗教學中,
每每驚艷於從若蘭口中閃出的吉光片羽;
但當我努力將它們記錄成文字時,
卻看起來是那麼的沒有生命。

即便是逐字抄錄還是一樣。

原因自己明白:我專注於一件事情上的時間太少。
想的事情很多,做的事情很多,太多了,卻分不出輕重。

很高興高瞻的戛然而止並沒有中斷若蘭思維中的粹煉,
我甚至相信若非我們不再必須週復一週趕計畫進度,
若蘭 (以及更多的各位) 恐怕不會有機會深深沉澱。

我曾相濡以沫的各位!從這個角度想,可以說吾願足矣。

在開始教書的頭一年,在三峽山邊,
我遇到了一批此生永不會忘懷的同事。
大家資歷都不深,在教學帶班上青澀可期,
但我們見面談的不是異鄉工作的辛苦寂聊,
而是對教育的理想,對下一代的期望。
那是形塑我教育人格極重要的一年。

綠園11年,我找到了得以充份發揮的沃土,
最後這兩年在高瞻,更彷彿回到了教書頭一年。
我有各位,志同道合的夥伴,真是教育生涯奢侈的二度幸福。

若蘭說:
「當嘗過改革的滋味後,我已經難以安於往日的教學模式。」
我明白高瞻播下的種子已然生根萌芽,假以時日必能開枝散葉。
也許不是國科會想看到的收成,當然不會走在他們的時間表中,
但到頭來時間自己必會證明一切。

我期待著各位,也期許自己能在新的土地上耕耘一畦良田。

每個人心裡一畝 一畝田
每個人心裡一個 一個夢
一顆啊 一顆種子
是我心裡的一畝田

~於若蘭的網誌回應

  • 您可能有興趣:

    心愛的綠園 終於還是離開妳了
    astroduck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點滴在心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721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9055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