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6,2006 01:37

[強姦] 女大學生湖堤受辱

047.jpg
九月下旬的一個週末的夜晚,「砰」地一聲,北師大女生宿舍429房間的門被撞開了,一位臉色蒼白的年青女大學生步履有些跌跌撞撞地走了進來,仔細看去,女孩兒身上的衣服有些不整,散亂的披肩長髮上沾著露水似的東西和草葉,真絲短袖衫的兩個扣子都系錯了,隱約看去,女孩兒的領口處還斑斑駁駁地有些濕粘的斑痕。

「周韻,你不是說去參加什麼『培訓班』了嗎?回來得這麼早啊?」宿舍裡正在嘰嘰喳喳聊流行服裝的三個女大學生見狀都向進來的女孩兒發問道。

「沒,沒什麼。。。」那位叫「周韻」的少女用手下意識地遮掩著面頰喃喃地回答,然後慌慌張張地走向自己的床鋪,拿起幾件洗漱用具和衣物塞進臉盆,接著又轉身快步走出了房間。

「嘿,她怎麼回事兒?慌慌張張的?」房間裡的一個女生低聲問道。

「是有些奇怪呀!她平時不是挺傲的嗎,走起路來仰著頭,今天怎麼垂頭喪氣的樣子啊?」另一個黑瘦的女生也發問道。

「哼!這騷貨可能沒幹什麼好事!你們沒瞧見她的屁股蛋子上還蹭著一塊泥嗎?渾身還有一股騷味呢!肯定是跟野小子鑽樹林去了!哈哈!」其中那個胖胖的肥妞兒悻悻地說道。

「嘻嘻~哈哈~」幾個女生都嘻笑起來。

那個黑瘦的女生又問道:「不過沒聽說周韻搞對象了,這傢伙平時不是聲稱沒有一個北師大的男生夠她的尺子嗎?連藝術團的那個籃球王子不是都沒有追成她嗎?」

「她的『尺子』『大』啊?」那個胖丫兒十分不屑地一撇嘴,接著說,「沒準兒,這騷貨剛被男的強姦了!你們沒聽說南湖邊發生強姦案的事兒啊,看她平時那個騷勁,說不準就讓哪個小流氓給騎上了,看以後誰還要她!哈哈!」

「嘻嘻,大姐你說話真夠損的啊。」那個女生細細地說道,「不過,看周韻的臉色真是不好啊,頭髮上也髒髒的,不知道是怎麼搞的。」

「。。。。。。」幾個女生嘁嘁喳喳地把話題轉到了那個叫「周韻」的女生身上。

女生樓黑黑的水房裡,一個身材修長的少女正在角落裡發瘋了似的洗漱著,少女身上的衣服已經脫光,揉成一團扔在牆角,白皙滑膩的裸體在暗暗的水房裡泛著亮亮的白光,只見她不停地端起臉盆「嘩嘩」地從頭到腳地沖洗著冷水,中間又不停地在牙刷上擠滿牙膏使勁地在嘴裡刷著!少女身邊的水花四濺,令水房裡也在洗漱的其他幾個女生都不滿地側目而視,嘟囔著抗議道:「你有病啊!要沖涼去澡堂子衝去!」有的還低低地罵著:「真是發騷也不看看地方!」

那個少女此時根本理會不到這些,在「嘩嘩」的水幕下,少女的淚水也不停地傾瀉下來。這位裸體沖洗的女大學生就是「周韻」,她究竟發生了什麼不尋常的事情呢?

(2)南湖邊,「系花」遭遇地痞流氓

原來,這個週末周韻是去參加校外一個「禮儀形體訓練班」的,為就要到來的北師大第五屆「禮儀小姐決賽」做準備。她今年剛剛19歲,作為舞蹈系二年級的學生,周韻有著十分出眾的身材和容貌,她的身段高挑,大腿頎長,有著1.72米/50公斤的標準模特身材,圓潤柔和的臉型,挺直而小巧的鼻樑,淡淡地斜挑在一縷蓬蓬鬆鬆的劉海下的眉毛;一對在潔白的牙齒襯托下更顯嬌艷誘人的紅唇,一雙清澈透明讓人幾乎不敢正視的眸子,還有那一頭流光閃動的鋦成流行的「Highlight」栗色的披肩發,加上她那發育完美的裊娜的豐臀,以及高聳飽滿的乳峰,周韻的渾身上下都閃動著誘人的美麗,讓人情不自禁的產生出一種九天仙子染足凡塵的感覺;那種超凡出世的驚艷足以讓任何一個正常的男人在一瞬間顛倒迷醉,更使得同齡的女孩子們個個羨慕嫉妒不已。

來自杭州的周韻平時性格確實比較高傲,秀美的臉上總是帶著淡淡的微笑,令男人感到一種不容親近的意味,很多條件優秀的男生甚至留校男教師向她發起過進攻,但是周韻都對之惋拒。作為19歲正值妙齡的美貌少女,周韻不屑於這麼早地墮入戀愛的漩渦,媽媽從女兒姿色初綻的時候起就曾告誡她要好好地保持自己的身價,周韻現在已經是很有經驗的了,這也是她由於自己的美麗而產生出的信心,天生麗質的妙齡女孩兒們有哪一個不曾高傲呢?更何況她從一年前剛剛入學時起就一直被師大的男生們評為「系花」,而且在剛剛舉行的北師大第五屆「禮儀小姐」選拔賽中又一舉進入前十名入圍!她吸引了校內眾多追求者的心,但是這個如公主般高傲的女孩卻眼界極高,誰都看不上眼,這更使得那些同齡女生們十分地嫉妒甚至怨恨,就像前頭那幾個議論她的室友們,所以,周韻的女同學關係並不行融洽,她大多數時間裡都是獨來獨往的。

然而,在這個週末的夜晚,不幸降臨到了周韻的頭上 -- 剛才同寢室的那個胖丫兒猜的沒錯,年青貌美的女大學生周韻被人「強姦」了!!就在今晚她從「禮儀形體訓練班」上返校歸來的路上,在「南湖」邊時,三個號稱「校園騎馬幫」流氓團伙的地痞圍上了她。

周韻今天是提早離開那個培訓班的,原因是那個所謂「舞蹈教練」今天對她加大了「動作」。以前那個精瘦的傢伙的手腳就不老實,不是借教練之機摸索周韻的美臀,就是用胳膊觸碰女孩兒的酥胸,非常討厭。周韻每次都及時地躲開身子,避免他的性騷擾,但是今晚這傢伙竟然慾火升騰,把身穿緊身練功服的女大學生周韻安排在後排練舞,然後幾次對她性騷擾,有一次這傢伙假借糾正動作時機,摸到在周韻的背後,竟然把小腹緊貼在了女大學生的臀後,胯下那根直直挺硬的陽具就硬撐撐地觸進了周韻的臀溝裡!

「這不是耍流氓嘛!」高傲美麗的周韻實在無法忍受了,她回手給了那傢伙一個耳光,然後簡單收拾好自己的物品,跑出了訓練班的大門。

周韻下了班車走進北師大的校門時,天色已經暗淡下來,皎潔的月亮在天邊垂掛,清爽的晚風拂面而來,一下子令女孩兒的煩惱減輕了不少,她深深地呼吸了幾下帶有青草芳香空氣,然後放慢腳步向前走去。

北師大的南牆外,是一處不小的人工湖泊,楊柳垂堤,片片蛙鳴,風景甚佳,是戀人們談情說愛的好去處。到湖邊從校門出去要繞個極大的彎子,學生們便在公園這處圍牆上開了一個大口子,這樣穿出去便是湖畔,很是方便,所以北師大甚至還有臨校的大學生們,都成雙成對地跑到這裡來卿卿我我。只是後來,湖邊不時傳來有女學生被強姦的消息,甚至有兩人被奸後在湖裡溺死,亦不知是被殺還是自殺,校方便將這洞堵上。然而這湖泊對學生小情侶們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沒多久,便又被人給開出一個洞來。直到前不久又傳來有女生被強姦的消息,最近才沒人再敢晚間跑去「談戀愛」了。

此時,女大學生周韻正走向湖畔,女孩兒貪婪地呼吸著濕潤的空氣,心意自由地漫步在通向湖畔的林間小徑。「呀,今天湖邊的人怎麼這麼少啊?」周韻正在納悶,忽然身後「嘩啦」一聲響,被人從後緊緊抱住,心中一驚,叫道:「誰……」剛說出一字,被摀住了嘴。女大學生的腦海裡一下子閃過湖邊不時傳出的強姦事件來,不禁大驚失色,便欲掙扎,身後那人猛地身子向下一壓,少女的腿一軟,「撲通」一聲與身後的那人一起倒在地上。周韻剛一倒地,身後那人的身子便一下子翻上來,死死地壓在她身上,讓她動彈不得,同時一隻蠻力的粗手緊緊扣在了她的嘴上。

  周韻此時已看清,身上壓著這人是個小個子的年青男子,剃著個平頭,臉被著月光,看不清容貌怎樣。那人一邊身子四肢頂住周韻手腳,一邊淫笑道:「嘿嘿嘿,小美人,別動了,再動也跑不出我手掌心!」周韻又驚又怕,拚命掙扎著,幾次差點便脫出那人的掌握,但終究捱不過那人力大,被牢牢的壓制住。那人道:「嘿嘿,瞧不出小馬子還挺烈,老子就愛玩兒這樣的馬子,夠味,動啊?動啊?等會兒看哥幾個不玩死你,嘿嘿……」周韻大驚,心想:怎麼還有幾個?驚嚇之下,憤起餘力,掙得愈加凶了。

  兩人正糾纏著,不遠處傳來一人話聲:「喂,老三,逮著靚馬子了?」那叫老三的一邊壓制周韻,一邊氣喘吁吁的道:「他媽的這小妞挺難弄,老子一人不行,看什麼熱鬧!還不來幫忙!」那人道:「呵呵,你平時不是總吹自己能力超強麼?怎麼這當兒不行了?男人可不能說不行啊!」老三罵道:「老二,他媽的誰不行了?等會看你小子先不行還是老子先不行!他媽的,還動!再動惹惱了老子做了你!」後一句卻是惱羞成怒之下對周韻嚷的。只是在這緊要關頭,周韻哪還聽得著他叫些什麼,腦子裡早已是嚇得一片空白,只是本能憤力掙扎著。

  那老二從一樹後轉了出來,走到老三身後,一探頭,道:「我肏!這小馬子夠靚啊,夠勁!哈哈,等會有得樂了,干的時候也這樣有勁才好!」老三罵道:「他媽的你小子到是幫忙啊,你他媽的再看戲,老子和你急!」那老二嘿嘿笑道:「喲,老三你別急啊,就來就來,一會讓你放第一炮還不行嗎?」說著,蹲下身來,將周韻壓住,拿出一卷繩,丟給老三,道:「老三,你逮住的,你來捆!」說罷,又拿出一塊不知什麼布團,塞在女大學生周韻的嘴裡,並將女孩兒硬翻過來,雙手背在了背後。那老三騰出手來,把女大學生的雙手捆得死死的。

  老三站起身來,氣喘吁吁的道:「他媽的這麼難弄的小妞到是第一次碰到!一會兒得多弄起下補回來才行!」罵罵咧咧的和那老二架起無助的女大學生往黑暗處走去。

  兩人將周韻硬架著拖到一四面灌木緊緊圍起處,往地上一丟,那裡還有一個高個子流氓嘴裡叼著煙卷等著。平日裡高傲得很的女大學生此時已經高傲不得了,她的雙手都被反捆住,嘴裡也被塞著一個布團,只能不時地發出「唔唔」的聲音。「完了!」女大學生一下子明白自己已經落入了流氓們的手中,眼中淚水嘩嘩的狂湧了出來。聰明的女孩兒知道如果沒人來救,自己無論如何也難逃三個流氓的手心,必遭侮辱,心裡又悔又怕,就掙扎著努力站起身子,欲奪路而逃。

  周韻剛邁出一步,便被流氓從身後抱住,推倒在地。老三道:「小美人,想跑嗎,等哥幾個爽完了,讓你跑,也跑不動了!來,先親一個!」說著一張臭哄哄的嘴便往周韻嘴上吻來。周韻秀首狂擺,極力躲避流氓的臭嘴,但還是無法掙脫地被那個流氓啃上了俏麗的臉蛋兒和濕潤的嘴唇。

老二伸手拉住老三,笑道:「老三,別猴急猴急的,忘了規矩了,我們逮著的靚馬子都得老大先騎的!」「可是~,她是我逮著的。。。」老三剛一嘟囔,就「啪」地挨了一個嘴巴!眼見靚麗出眾的美女大學生,那站在一旁的高瘦的老大早就看得血液上湧直欲噴鼻而出,哪兒能不先下手呢!「滾一邊去!」老大沖老三吼了一嗓子,然後,急哄哄地便撲向哭泣著的女大學生。

  周韻拚命扭動著,不讓那老大靠上自己的身體。「決不能讓流氓侮辱自己!」周韻不知哪兒湧起一股力量,掙得更加凶了。心裡盼望著有人能往這邊來,聽到撕打聲,趕跑這幾個流氓,救了自己。女大學生雖知這十分渺茫,但她不想放棄最後一絲努力,能多撐一刻是一刻,哪怕是不能倖免於難,她也要拼完最後一點力量。

  兩人在地上翻滾著,糾纏中那老大忽然「啊」的叫了起來。原來周韻在撕打中膝蓋在他胸口重重的頂了一下,疼得他幾乎喘不過氣來。望風的老二和老三,聽到動靜,都捂著嘴巴偷笑起來。

那老大聽到同夥的笑聲,惱羞成怒,揚手「啪啪啪」連打周韻幾個耳光,罵道:「臭婊子!再掙老子宰了你!一會捅爛你個騷屄!」年青的女大學生被打得頭「嗡嗡」的響,昏昏沉沉,幾欲暈去。那老大邊罵邊「嘶」的一聲,將周韻的領口扯了開來。而女大學生的目光有些遲滯了,暫時停止了掙扎,顯然是被打得人迷糊了起來。那老大騎在女孩兒的身上,看著眼前的勝景,拍了拍女大學生漂亮的臉蛋兒,獰笑道:「掙啊,再掙啊!你這臊屄他媽的就是賤!非得老子打你才爽!」接著雙手扯住周韻胸罩肩帶一下子扯開了女孩兒的襯衫,女大學生的上衣一下子被扒掉在腰際,頓時那兩隻驕傲挺立的乳房就像兩隻小兔子一樣跳動而出,緊接著就被老大的兩隻黑手一把揪住使勁地揉捏起來!

「老大,兄弟也來幫你!」眼見老大胯下的絕色美女開始春光外洩,老二和老三終於忍耐不住性慾的刺激,麻利地奔向被老大騎住的女大學生,一人抓住女孩兒的一條大腿,猴急地脫掉她的絲襪和皮涼鞋,然後撕開她腰間的褲帶,「唰」地扒掉了周韻的牛仔褲!美女大學生被老大牢牢地騎在胯下,上身動彈不得,下身又被流氓扒掉了褲子,兩條修長滑膩的大腿頓時向空中亂蹬亂踢起來,試圖阻止幾個流氓進一步的行動,被堵住的嘴裡發出的「唔唔」的痛苦的呻吟聲。 R

「啪啪!肏你個臊屄的,又來臊勁了不是?!找打啊!」周韻的臉上又被老大揍了兩個大耳光,「你她媽屄的不扒光你的衣服怎麼肏你臊屄啊!哈哈!」在流氓們的淫笑聲中,老二和老三已經麻利地捉住了周韻的兩隻精美的小腳丫兒,將她的大腿分開死死地按在草地上,兩隻骯髒的黑手同時抓向了女大學生隱秘的小腹部,就聽「嘶啦」一聲,周韻腰際那薄薄的三角褲衩已經被撕碎,還未經人事的處女聖潔的下體暴露無遺,一下子裸現在皎潔的月光下!!

「我肏!騷!騷!」面對女大學生那春光乍現的勾魂兒「寶貝」,老二和老三四隻賊眼頓時冒出了綠光,四隻髒手急切地摸上了周韻光滑的下腹部,無情地薅住了女孩兒那兩瓣兒隆起的大陰唇和那一片絨絨的黑色的草叢!!


騎在周韻腹部正在玩弄女孩兒兩隻乳房的老大感覺不對勁了,這麼靚的嫩馬子的屄不能讓他們先上手啊!他一蹁腿從「嗚嗚」哭啼著的女大學生的身上下來,然後伸手薅住了女孩兒的披肩發,將下身已經一絲不掛的女孩兒從草地上拖起來掩在身後,對老二老三罵道:「肏,你們急什麼!?大哥還沒騎她的大屁股呢!你倆給我等著!」

這三個流氓都是流氓成性的傢伙,他們已經在南湖這裡輪姦猥褻了十來個妙齡女大學生,那兩個被姦殺的女大學生也是他們幾個干的。他們逮著的女孩兒姿色都是容貌不錯的年輕姑娘,每次都是由老大首先騎上女大學生的美臀就地姦污後,才輪到老二老三他們「揮槍上馬」,發洩獸慾。然而,今晚不幸被他們逮住的女大學生周韻所具有的美貌,確實不是一般的青春女孩兒所能比擬的,也是這幾個流氓從來沒有「品嚐」過的,光是周韻那1米72的模特身材,搖曳生姿的性感美臀,就已經是幾個傢伙平日裡可望不可及的了!今天老天讓他們艷福無邊,竟然逮到了多少男人夢寐以求的絕色美女,而且這美女還已經被他們扒光了衣褲,幾乎一絲不掛地站在那裡,他們每一個人還怎麼能等待得了呢?!

老三不滿地開始嘟囔了:「大哥,每次騎馬子都是你優先,今天要不是我,我們誰也騎不上這麼靚的屄不是?大哥今天您就先別吃獨食了,讓兄弟們也嘗嘗鮮好不?」那個老二也跟著嚷嚷起來:「是啊,大哥,這馬子這麼靚,今天我們三兄弟就別分先後不成?」

(3) 三個流氓同時「上馬」,「系花」玉體分「三寶」

眼見兩個兄弟要急眼,那個老大右手薅著被捆綁著的女大學生的頭髮,心裡也不自在起來,以前一起輪姦學生妹,不管誰逮住的,還真是每次都是他第一個騎上那些馬子的大屁股「開苞」,兩個兄弟放風的。可是這次老三逮的這個屄真是太靚了,自己要是不先騎上,那一輩子可能都沒有機會再逮著同樣的了!可怎麼辦呢?老大真是心裡犯難,他使勁扯住女大學生的長髮,把嗚咽著的周韻拖到中間,對兩個兄弟說道:「你們小子就不能等等啊,這馬子就一個大屁股,你說我們怎麼一起騎?!」說完,一腳踹在女孩兒的膝窩裡,把女大學生踢跪在地。

「大哥,你別急。讓我想想。。。」那個老二色迷迷地圍著跪在草地上的女大學生轉了一圈,他捏了捏周韻那被破布塞住嘴的面頰,然後他走到女大學生的背後,兩隻髒手在周韻那白嫩光滑的脊背上摸索著,接著就見那小子伸手繞過周韻的背後,一下子揪住了少女胸前那兩隻高聳的奶子,一上一下地揪扯起來!

「我肏,你小子耍大哥啊!」老大見狀就要去拉開那正在過手癮的老二。

「大哥,您別急,我們先查查這逼是不是個雛兒!」老二急忙縮回手,對老大訕笑起來。

接著,這小子一腳「啪」踢在了女大學生那勾魂兒的光上,把女孩踢得一下子上身俯臥在了草地上,這樣周韻那驕傲迷人的豐臀就一下子蹶了起來!還沒容女大學生掙扎,那老二就揚起右手,照定女大學生那雪白雪白的屁股蛋子上「啪啪啪」地就是幾個大「光」,這刺激的肉體拍擊聲在小樹林裡分外清脆!

周韻長到十九歲這麼大,還從來沒有被男人這麼狠狠地抽「光」,白嫩的兩瓣兒臀肉上頓時顯現出清晰的男人掌印,柔弱的女孩兒不禁扭動著衣衫衣衫襤褸的上身,嘴裡嗚嗚咽咽的聲音更大起來。老二又「」的一拳砸在了周韻纖細可人的腰身上:「肏!你他媽的把臭屁股給老子打開!」在流氓狠狠的毆打下,高傲的女大學生終於認識到了什麼叫做男人「鐵拳」,她下意識地按照流氓的要求分開了大腿根。「再把臭屁股蹶高點!」老二蹲在周韻的屁股後頭,雙手使勁地往草地上按壓女孩兒的腰肢。終於,猶如孔雀開屏一樣,北師大「禮儀小姐」、、號稱「系花」的絕色女大學生周韻頭觸地跪在地上,織腰沉地,椒乳垂挺,她那勾動無數男學生夢牽魂繞的美臀終於高高地向空中蹶起,臀溝間那銷魂索魄的完美陰戶終於徹底無遺漏地為幾個流氓展現出來!

「我肏!我肏!我肏!!」幾個小流氓個個血脈賁張,胯下的「機關炮」炮口高昂!

老二摸出一個手電筒,「唰」地照亮了了周韻的臀溝裡:「大哥!您動手查查她的臭逼了?」老大早已是按捺不住獸慾,伸出兩手就探進了女大學生幽幽的臀溝,毫不客氣地扒開了女孩兒那柔嫩的大小陰唇,「檢查」起周韻的細膩溫熱的外生殖器來。

「操,有膜兒!有膜兒!」那老大把食指剛剛摳入周韻的陰道,就立刻興奮異常地叫了起來!周韻還是個玉潔冰清的處女,當然有處女膜了。幾個流氓都哈哈地淫笑起來,同時胯下的陽具翹得更高。「我說這馬子身上的寶貝夠咱哥們兒分的嘛!是不是,老大?」他淫笑著把髒手伸進女大學生的臀溝裡,薅住女孩兒的陰毛得意地對兩個流氓說道說,「『大寶貝』就是她胯襠裡的這個『大屁眼兒』!當然是要大哥先開苞了!不過,這小馬子不只是在下身有一個『大屁眼兒』,她腦袋上還有一個『大屁眼兒』呢,哈哈!」說著,老二抽出摳女孩兒陰戶的手,放在了周韻圓潤迷人的豐臀上使勁地揉捏,「她還有這個大光坨兒,胸脯子上還有兩隻大奶子,這三樣東西都是好玩的『寶貝』啊,她爹媽養出她這三個『寶貝』來,正好是分給夠我們三個兄弟一起玩的啊!哈哈!」

「你小子腦瓜夠快的!」老大、老三都明白了那小子的壞主意,他是要三個人一個玩弄周韻粉嫩的小嘴,進行「口交」,一個玩弄周韻誘人的兩隻乳房,剩下那個猥褻周韻那性感的美臀!這樣,他們就可以同時姦污這可憐的美貌女大學生了。「好啊,那就開始干吧,我要玩她的大屁股!」那個老三說著已經脫光了下體,挺動著胯下的「機關炮」衝向了跪蹶在草地上的赤條條的周韻!「我就先開開她上面的『大屁眼兒』,哈哈!」老大也麻利地褪下衣褲,露出了醜陋的陽具!

「老大,老三,先別急!」老二一邊脫褲子一邊說,「我們得先把這靚馬子馴服了,要不然待會兒她大嚷大叫的,給我們哥們惹麻煩不是!」「行行行,你他媽的就別囉嗦了!交給老子就是了!」老大說話間已經衝到了女大學生的面前,一看老三已經貼在女大學生的臀後騎上了周韻的屁股,那小子胯骨急急地挺動著,試圖將勃起的雞巴捅進女大學生那未經人事的陰道!老大一看急了眼,他雙手薅住周韻的頭髮,猛地把女孩兒向前拉動,使得女孩的高蹶的美臀一下子脫離了老三的胯下!「肏!不行!老三這小子想肏屄!不行!說好了現在誰都不肏屄的!我要搞這靚馬子的大屁股!」

「告訴你們都別急了嘛!」老二此時下體已經是赤條條的,一根粗黑的陰莖挺立在胯間,他急切地對兩個同夥叫道,「老三,你先別著急騎她的屁股!一會兒有的是機會讓你騎個夠的!老大,你也別急著肏她屄嘴,我不是說了嘛,要先把她馴服了,擺好姿勢再上她才舒服!」說著,他上前分開了正在爭執的兩個同夥。「肏,你說怎麼辦吧!」老大拉著老三光著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看我的吧!」老二奔到了草地上等女大學生身畔。

此時周韻初遭老三生殖器的侵犯,未經人事的小女孩兒早已嚇得魂飛魄散,幾乎暈了過去,她被老大狠命地薅住頭髮往前拽,屁股一脫離老三的下體,女孩兒整個身體就被拉趴在地,「呼呼」地喘息著,她的兩隻手被反綁在背後,兩隻白嫩嫩的奶子變形地貼在濕涼的草地上,顯得十分異樣的性感,而她那更加性感的光溜溜的臀部更是突現在月光下,微張得臀溝間女孩兒那隱秘的外生殖器更是散發著神秘的性感氣息!

這時,老二惡狠狠地薅起了女大學生的秀髮,強迫她跪在草地上,老三那小子見狀馬上貼身在她身後,兩手猥褻地摳摸著周韻光滑的大腿和臀溝。老二兇惡地對周韻說:「聽著,小臊屄!今天你撞到了我們哥們兒的槍口上,算你倒霉!一會兒你要是敢不老實,看我不把你給宰了喂南湖的王八!」說著,他摸索出一把長長的有稜角的軍刺,明晃晃地橫在了女大學生兩隻乳房的下面!十九歲的年青女大學生周韻哪裡見過這陣勢,兩隻乳房下傳來的冷冰冰的殺氣,把小女孩兒嚇得魂飛魄散,秀髮披散的頭不住地顫動著,也不知道她是在不住地搖頭還是點頭,此時如果嘴不是被東西堵著,一定可以聽到她的上下牙齒的打顫聲!老二得意地「嘿嘿」淫笑起來,他知道眼下這如花似玉的女大學生已經百分之七八十被嚇住了,一會兒手頭再給她加點碼兒,這女孩兒的大屁股就可以任他們恣意忘為地馳騁了!他伸出手扯掉了堵周韻嘴的東西,哇塞,誰知竟然是一條不知道是哪裡弄來的臭三角褲衩,上面除了女大學生的口水外,還有著粘糊糊的血污!

終於可以長出一口氣了,周韻的小嘴已經被塞了好久,上下顎生疼,女大學生嘴裡失去了束縛,眼淚流淌,羞辱地「哇哇」哭出聲來!「我肏你媽的!敢哭!啪啪!」那老二辣手摧花,哪有什麼憐香惜玉的念頭,照定周韻的臉蛋兒就是兩個大嘴巴子,硬生生地把女孩子的哭聲打了回去!他左手攥住周韻右邊的那只乳房,右手拿起軍刺就觸在了上面!「再哭我他媽的就讓你像被我們扔進南湖的那兩個臊屄一樣!先把你的這個小奶子拉下來!!」說著左手一使勁,把女大學生嬌嫩的乳房捏得變了形!

一絲不掛的女大學生痛苦地嘶叫了一聲,精神上的恐懼和肉體上的痛苦,使得少女不敢再大聲哭啼,只是豐滿的胸脯不住地起伏著,喉嚨裡發出嗚咽的悲鳴,連小便也失禁了!「哈哈,你們瞧,這馬子被嚇出尿來了!」那老三一直在玩弄周韻的下體,正在褻玩女孩大陰唇的手被一股暖暖的尿液淋過!「哈哈哈哈」三個流氓都發出一陣淫笑!「老三,把這馬子的手解開吧!」那老二鬆開周韻的乳房,端起女大學生嬌美的臉頰,淫笑著發問道:「告訴大哥,搞過對像沒有?」周韻不敢再動,驚恐地搖了搖頭。老大伸手扯住了女大學生的秀髮:「哈哈,像你這麼騷屄的馬子還沒有被爺們騎過,那可太可惜了!待會兒大爺騎上你的大屁股就知道了!要是敢騙大爺!肏,我先劃爛你的臉蛋兒!」
老三已經解開了繩子,周韻急忙把被勒出血印的雙手擋在裸露的胸前,哭嘰嘰地哀求道:「別別,幾位大哥,求求你們放過我吧,我包裡有call機,還有幾百塊錢,你們都拿去好了,千萬別傷害我啊!」「哈哈,」老大嘲弄地笑道,「你個傻屄!call機、錢,我們都要,你身上的幾個『寶貝』也跑不掉!一會兒你要是給我們侍候舒服了,哈哈,」他猥褻地揮手拍擊著女大學生高聳的兩隻乳房,抽了兩個「奶光」,「那我們爺們就放了你!要不然,你就等著南湖餵魚吧!」「老大!這靚馬子是杭州的,剛十九歲!」老三此時已經從女大學生的皮包裡翻出了學生證,興奮地嚷嚷著。「哈哈,原來是杭州美女啊,怪不得大屁股這麼騷!我們哥們兒真有艷福啊!」幾個流氓淫穢「啪啪」拍打著周韻的屁股蛋子,淫笑起來。

4) 在南湖堤岸,「系花」被流氓實施「非正常」輪姦

「行了,老大,我們找個寬敞的地兒一起上她吧!」說著,幾個流氓提著褲子,薅頭髮的薅頭髮,拍屁股的拍屁股,推推搡搡地把周韻拖到了不遠處湖邊的一垛殘舊的堤岸處。女大學生被幾個流氓脅迫著,身上幾乎一絲不掛,白皙的裸體在明亮的月光下十分性感,而三個流氓則是個個赤裸著下體,胯下「長槍」聳立,整個情景絕像是林間野蠻的原始人在褻玩著嬌艷的白雪公主!!

「老大,你坐台階上,還是開這馬子上面的『大屁眼兒』,」老二安排著,「放心,這回讓這屄跪直了伺候我們,老三個兒矮,就讓他站著玩兒馬子的大屁股好了,他的雞巴再長也插不進那臊屄裡的啊!哈哈!」「您放心,老大,我這次決不肏她臊屄,頂多捅捅她的臭屁眼!」老三歡快地把驚恐的女大學生扯到了矮垛子下,然後一腳踹在女孩的膝窩裡,把她踹跪在地上,老三順勢棲身到女孩兒的背後,半蹲半站地不顧女孩兒的掙扎,緊緊地摟住了她的腰臀,「倏」地一下,這傢伙胯下勃起的陰莖已經牢牢地觸進了女孩兒的臀溝裡,整個形成了一個「臀後」性交的姿勢!這小子的個子只有1米65,正適合與有著高挑模特身材的周韻進行「臀交」。老大也坐在了土垛上,兩手薅住女大學生的秀髮,將粗黑的陰莖觸在了女孩兒嬌美的臉蛋兒上,惡狠狠地命令道:「媽個屄的,張開『大屁眼兒』!」可憐的女大學生周韻知道流氓動真格的了,她除了幾次在公交車上和舞蹈班上被男人騷擾過外,從來沒有真正被男性侵犯過,現在屁股後頭被老三的雞巴觸頂著,面前又正對著流氓腥臭的陽具,心中害怕極了,雖然嘴裡不敢大聲哭叫,但是還是倔強地緊閉著誘人的雙唇。

「我肏!你他媽的還不老實啊!大爺叫你張開屄嘴,吞進我的雞巴!!」老大憤怒地吼叫著。周韻性感的裸體戰慄著,老三已經在她的屁股後頭開始了抽插,流氓粗硬的陽具不停抽插著女孩兒溫熱滑膩的臀溝和大腿根,熱辣辣的龜頭不時地觸進女大學生的陰唇處撞擊!這種非人的淫辱簡直令平日裡高昂的女大學生痛不欲生,難道自己青春純潔的身子就這樣羞恥地被幾個流氓佔有了嗎,我的白馬王子到底在哪兒啊,快來救救我啊?!「不!」周韻的心中不禁發出了一陣悲鳴,她似乎聽不到了那流氓老大的吼叫,兩隻光滑的手臂開始抵擋男人那試圖插入她嘴裡的陽具,同時豐腴的美臀開始使勁地甩動,極力要把插入自己臀溝的老三的雞巴甩脫。「老二!快把這屄的胳膊擰住,這馬子的騷勁又上來了!」周韻的手臂無法動彈了,因為已經被老二使勁扭住,那傢伙力氣使得很大,幾乎把嬌嫩的女大學生扭脫臼,而自己徒勞地甩動屁股卻不知正好助長了老三的「臀交」,這小子呼哧帶喘地貼在周韻的屁股後頭,忘情地在女孩兒滑嫩的臀溝中抽動著陽具,已經有一百來下了!更可怕的是,周韻感到自己的纖腰別人不斷地壓低,而流氓的陰莖觸擊自己外生殖器的次數則越來越多,那熱熱的龜頭撞入自己陰唇的深度也隨著自己屁股的甩動越來越深,難道,,,馬上,,啊?!」女大學生的心中一陣驚懼,「難道,流氓的生殖器馬上就要真正插入自己的。。。性交。。。了?!」想到這裡,周韻恐慌萬分,一下子停住了臀部的甩動,身體僵直地跪在地上不敢動作了!

還沒等女大學生緩過神來,面前被惹得暴怒的老大已經開始發威了!就見這傢伙左手大把地薅起周韻的長髮,右手高揚,照定女孩兒的臉蛋兒上,「啪啪啪」地一陣大耳光子降臨了。美麗的女大學生那長長的秀髮飛散著,「啪啪啪」、「啪啪啪」,老大嘴裡不停地罵著女大學生「狗屄!賤屄!臭屄!臊屄!」,一氣足足抽了可憐的女大學生十個大耳光,!!周韻被打得頭「嗡嗡」作響,嬌艷的臉蛋兒上已經現出幾道掌印,嘴角都滲出了血絲。女大學生被流氓打得昏沉沉的,大腿根一緊,死死地夾住了她屁股後頭流氓老三正欲肏屄的雞巴,同時一股尿又流了出來,熱熱地澆在了老三那已經亢奮到極點的龜頭上!「啊!啊!不行了!」老三在周韻的臀後已經抽插了二百來下了,美貌如花的女大學生的勾魂兒美臀已經使他達到了性高潮,這一股暖尿正好觸發了他的最後關頭,--- 他的雞巴插在了周韻的臀溝中射精了!億萬個精子「突突突」地激射在女大學生的屁股溝裡,菊花門口,以及溫熱的大小陰唇上。。。。。。

流氓灼熱的精液噴射了近30秒才結束,而此時的女大學生也已經被老大打得上身後仰,女孩兒的胯襠一鬆,退出了老三軟蹋下來的雞巴。「大哥,不,大爺,別打我了,別打我了,我服了!我服了!!嗚嗚」被流氓臀後射精,同時又被老大一頓大嘴巴子,女大學生平日裡心中的傲氣這次真的被流氓打到九霄雲外去了,驕傲的公主女孩兒終於明白了男人的力量和此時自己的地位,---「這世界真的只是男人的世界!」, 周韻開始不住地向流氓求饒了,高傲的心已經被流氓的大耳光所征服,她終於認可了這樣的事實,眼前這三個流氓雖然形象猥瑣,但他們現在就是她的「上帝」,「上帝」的命令就得不折不扣地被執行!

「好了,老大,這小馬子已經服軟了,你坐地上肏她屄嘴吧!」那老二此時已經接替過已經射精完畢的老三的位置,他一把把女大學生的頭按進老大的胯襠裡,然後跪在女大學生光溜溜的屁股後頭,猥褻地伸手使勁地扒開女孩兒幽幽的臀溝,徹底打開了周韻那隱秘勾魂兒的陰部!老三粘稠的精液還粘掛在女大學生的屁股溝裡和粉嫩的陰唇上!他打開周韻的陰部,挺動下體,把粗長勃起的生殖器慢慢地插進了女孩兒的臀溝裡!

女大學生周韻有著標準的模特身材,圓潤的美臀是翹翹的樣子,這種翹翹的屁股本來就利於男人把陽具從臀後插入,尤其是女孩兒的屁股溝裡現在已經滿是流氓老三射出的精液,滑滑的,所以老二的生殖器穿過女孩兒的滑滑的臀溝,粗紫的龜頭就實實在在地觸進了周韻那溫緊細膩的大小陰唇裡!他小腹貼在女大學生光潔的屁股蛋子上,扭動腰身,用雞巴蹭動著女孩兒的外生殖器,然後他猥褻地兩手伸進女孩兒的胯襠,左右扒開了女孩兒的兩瓣大陰唇,讓那兩瓣溫緊的陰唇緊緊地包裹住了他的陽具!他得意地把小腹緊緊地鉚定女孩的光,那團刺人的陰毛全數紮在了女孩粉嫩的屁股蛋兒上!隨後,他抽出手臂,結結實實地壓低了女大學生纖細的腰肢。好了,老二騎在周韻誘人的豐臀上,與女大學生開始了新一輪的「臀交」!

此時的老大也已經成功地令美貌的女大學生開始「口交」,在老大的威逼下,周韻終於張開了她那被多少男生傾倒的雙唇,深深地吞進了流氓那根腥臭的雞巴,男人亂哄哄的雞巴毛刺得她的面頰生疼,可是她再也不敢有什麼反抗了,只得按照流氓的要求,用自己溫熱濕潤的雙唇和嫩舌不斷地吞吐著老大的雞巴,兩隻白嫩的素手也得不停地套擼流氓的雞巴根部。。。「真他媽的美死了!」老大俯視著正在為自己口交的有如此美貌出眾的美女大學生,看著自己的生殖器不斷地在女大學生的粉唇裡進出著......

龜頭直觸少女溫潤的口腔和嫩舌,「肏!這神仙般的快感比他媽的肏屄還特殊舒服啊!」老大開始扯動女大學生的頭髮,迫使周韻更快地吞吐口交,同時命令女大學生加快為他手淫的頻率,一百五十多下口交後,老大開始進入了高潮階段!

正在跟女大學生進行「臀交」的老二這時也快是「強弩之末」了,他的龜頭穿過周韻滑膩的臀溝已經更深地肏入了女孩兒的陰道,他感覺到了女孩兒陰道澀粒和深處的那層處女膜,一百多次的抽插,也迫使胯下那發育完全的女大學生的性器產生了生理性的潤滑,加上原有老三的精液,這使得老二的臀交愈加興奮起來!有幾次他都想一下子肏進周韻的處女陰道射精算了!但是老大的「拳威」使他不得不考慮射精後的後果。。。。。有了,只見這傢伙放慢了「臀交」的頻率,下身騎住女大學生的屁股蛋子慢慢地抽插上下挑動,緊握著女大學生那兩隻奶子的雙手,悄悄地移到了周韻的美臀上來,狠狠地揉捏著女孩的臀肉,然後再次掰開周韻的臀峰,充分打開她那幽幽的臀溝。流氓老二嗅了嗅女大學生的臀溝,然後淫笑著用手指戳進去,在女大學生的陰道口和大腿根處蘸了些流溢的滑液,然後向周韻的肛門塗抹著 ---- 這傢伙竟然要使胯下美麗的女大學生「後庭開花」,進行無恥下流的「肛交」!!

無知可憐的女大學生還不清楚自己臀後的流氓要幹什麼,她現在不得不把注意力集中在面前這凶神惡煞般的流氓老大身上,具體地說,是集中到老大那根腥臭粗硬的生殖器上來,因為,周韻明顯地感到了這根「肉棒子」在自己的口腔中發生了變化,先是她感覺到嘴裡有了一種淡淡的腥臭的味道,似乎從流氓的龜頭處流出了一點東西,隨後,流氓老大開始薅扯自己的頭髮,並且突然加大了口交的幅度、深深地將雞巴插進周韻的小嘴裡,幾乎每次都觸及女大學生的喉嚨,刺人的雞巴毛和碩大的陽具,以及越來越快的口交頻率,幾乎令女大學生產生了窒息!就在這時,周韻忽然間察覺到一直在自己臀溝裡快速「臀交」的那根「肉棒子」「唆」地整根抽了出去!同時一雙大手大力掰開了自己的臀肉,一根肉棍硬硬地觸上了自己的肛門口!「啊?!他們要幹什麼?!,,,啊!他們莫非要,,,,肛交?!!」這個令少女感到十分羞愧的生理名詞突然出現在了女大學生的腦海裡,她忘記在什麼地方見到過了這個「骯髒」的詞彙,但是此時流氓的生殖器正直直地觸在自己柔嫩的肛門上,這種強烈的性刺激不禁令少女渾身驚懼地戰慄起來!……「不要啊!!不行!……」周韻驚慌的叫聲通過喉管再到那被老大塞滿陰莖的口腔,傳動外面時已經弱化成了小狗般「嗚咽」的悲鳴,還沒等她再次驚叫和「防禦」,老二的龜頭已經突然到訪,生硬地突破了肛門環的保護,鑽進了周韻的身體,尖銳的裂痛鑽心地疼,進入的力度驚人,到拚命地收縮括約肌想把來犯的異物擠出體外的時候,女大學生的直腸肉壁已經是緊緊地握住了陰莖,疼!還有酸麻!

老二這回真的滿意了,這靚馬子真是一個好屁股啊!!抓緊陰莖的感覺真厲害!他雙手緊緊摟住女大學生的圓臀,強力控制住了少女那瘋狂扭動的身體,「啊,爽!!」老二忍不住叫出聲來!原來讓女人痛苦是這麼好玩!當然還有被強烈抓握的陰莖帶來的絕頂的快感,甚至有點酸痛了,不過不要緊,會更痛快的!這比以前輪姦其他女大學生們的快感更加強烈!老二開始挺動身體,毫不留情地加快了同女大學生「肛交」的頻率!這時那女大學生已經陷入了極度痛苦的深淵,肛門裡傳來的那種撕心裂肺的疼痛令女孩大大的張開了嘴,就像一條乾涸的魚一樣!慘遭姦污的女大學生哪裡知道,此時正在與她進行口交的流氓老大已經接近了性交的頂點,就在她大大張開雙唇的一剎那,流氓老大「突」地胯下一挺,同時兩手薅住周韻的頭髮猛力一拽,哇塞,老大的大龜頭就這樣硬硬地捅進了女大學生的喉管裡!周韻的嗓子眼一緊,一股胃酸猛地返上來,淋在那碩大的龜頭上,,,這種前所未有的強烈刺激,終於使得流氓老大登上了性交的高峰!!「我肏!這靚馬子的屄嘴真的跟她下面的『豎嘴』一樣他媽的爽啊!!」老大的生殖器在女大學生幾近窒息的喉嚨裡猛烈射精了!污濁的精液噴射進女孩子的喉嚨裡,口腔裡!並且滿溢出那櫻桃小嘴來!

「咳咳咳」周韻真的要被窒息了,她秀首亂顫、兩手拚命地掙開了流氓老大的束縛,「咳咳咳」地吐出了老大正在射精的生殖器,就見老大那剩餘的精液一股股的「哧哧」地噴射在女大學生那如花似玉的臉蛋兒上,以及飄散的披肩發上,這完全口交成功的整個情景真是十分的刺激香艷!!甚至是十分異樣的性感!!

老大終於射精完畢了,他又把已經疲軟的生殖器捅進周韻那滿溢著濃精的嘴裡,抽送了一陣,然後又用女大學生的披肩發把雞巴擦淨,這才滿意地伸手「啪啪」拍打了幾下跪在地上一邊還在接受老二「肛交」,一邊繼續「咳咳咳」咳嗽的女大學生的臉蛋兒,淫穢的臉上滿是獸慾得逞後的淫笑:「哈哈,不錯,沒想到你這小馬子上面的『大屁眼兒』也他媽的夠騷啊!哈哈!害得老子都他媽的『跑馬』了!口活不錯不錯!」

而女大學生周韻這時早已顧不得流氓老大的嘲弄了,她被老二騎在胯下無恥地進行「肛交」已經有四五十下了,「後庭開花」的疼痛似乎已經有點麻木,女孩在慘叫、哀求、掙扎都沒有效果後,終於放棄了抵抗,她似乎已經有點知道抵抗和哀求都是激發獸性的因素,眼下只有痛苦地忍耐。。。。。。「我肏,老二,你他媽的開她屄苞了!?」 老大已經從射精完畢的快感中恢復過來,看見流氓老二正硬生生地騎著女大學生的光蛋子,瘋狂地肏屄,不禁急眼了,上前就要拉他「下馬」!那個老三也猴急地衝過來。

「大哥,大哥,」老二見狀呼哧帶喘地求道,同時把生殖器連根沒入女大學生的肛門停住「肛交」的動作,「您看清楚,看清楚,,,」他把上身稍稍離開胯下女孩兒的光,指了指自己那根深深沒入女孩肛門中的雞巴,淫笑著說:「兄弟開的是小馬子的臭屁眼兒,她那個『大屁眼兒』我留著給您開苞呢!!哈哈」老大、老三湊前一看都「嘻嘻哈哈」地淫笑起來。那個老二此時則更是「不管風吹浪打,更是閒庭信步」,這小子重新抱定女大學生那圓潤的美臀,然後「啪啪啪」地大力拍擊女大學生的屁股蛋子,「駕駕---喔吁!!」,他竟然下流地把胯下的女大學生當成了馴服的「母馬」馳騁起來!!一下,二下,三下,。。。。。。,流氓老二不顧女大學生「嗷嗷」慘叫,重新快速抽插了五十多下,這時周韻已經被蹂躪得接近昏迷狀態了,她把頭深深地麥在地上,嘴裡不住地發出痛苦的呻吟,白嫩豐滿的酥胸也低沉到了地面,隨著流氓的肛交動作的衝擊而前後晃動著,這種反常下流的「肛交」秀在明亮的月光下充滿了異樣的性感刺激!!

忽然,老二伸手薅住女大學生凌亂的的披肩發,把女孩兒的腦袋揪起,然後這傢伙伸長手臂,兩手牢牢地扳住了女大學生的兩個纖弱滑嫩的肩頭,猛地把女大學生的上身扳離地面。就見老二兩手和腰胯同時動作,已經是「強弩之末」的陽具「嗖嗖嗖」地急肏起女孩的肛門來!嘴裡發出「啊啊啊---」那種臨近射精的叫聲來!而那女大學生則被流氓騎在胯下,就像一隻無助待宰的赤裸羔羊!!「啊啊啊---啊!」老二終於撒歡兒地在美女大學生的屁眼兒裡射精了!女大學生的光隨著流氓射精動作而戰慄著,嘴裡發出痛苦的呻吟。。。20秒後,老二盡興地地射精完畢,「噗」地一聲從女大學生的肛門裡拔出了雞巴,頓時一股股污濁的精液和體液,夾雜著些許血絲溢出了女孩的屁眼兒,順著肛門、臀溝和女孩兒那被打開的陰唇,「汩汩」地流到了地上。。。

夜,仍然是寂靜的夜,皎潔的明月下,映照著南湖提畔這幕無恥下流的輪姦場面。。。。。。。

「肏,真他媽的爽啊!」剛剛滿意地在靚麗的女大學生身上發洩完獸慾的流氓老二,一腳踹在那女孩兒仍然高蹶的屁股上,不屑地把女大學生踹翻在地,「哈哈」淫笑著,「就是他媽的臭屁眼兒沒他媽的洗乾淨」。

「這靚馬子身上的幾件『寶貝』還真他媽的夠騷啊!肏起來夠爽!!」三個流氓光著屁股圍坐在赤身裸體的女大學生身旁,得意地抽煙,翻看周韻皮包裡的東西。慘遭變態姦污的女大學生此時已經從肉體和精神上的痛苦中稍稍清醒過來,女孩兒從地上爬坐起來,用兩手抱住膝蓋蜷曲著裸體,極力遮掩住自己的羞處,」無助地「哽咽」起來

  • yam_scup1205_1 發表於樂多回應(7)引用(0)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2 │累計人次:4459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522624

    回應文章
    ∩耍
    博彩网 http://www.zzbcjyw.com
    | 檢舉 | Posted by 博彩网 at May 13,2014 21:30
    这是一场困难的比赛,球员在技战术和体能方面付出了很多。0比1落后时,我们打了几次立柱,还有一次点球罚失,但队员没有放弃。获胜后的卡马乔一脸平静,他简单总结了比赛。谈到下半场换人的原因,他说:换上于大宝是因为我们在禁区内需要一个更能突破的队员。而郑智上场时新加坡队很累了,我们正好利用了这个机会。
    | 檢舉 | Posted by 中福在线怎么玩 at June 11,2014 22:04
    一旦两队不能分出胜负,从中渔利的就会是广东日之泉。因为日之泉就能在联赛仅剩三轮时将积分甩开,球队也可以在压力减轻的情况下去东北进行客场之旅。
    | 檢舉 | Posted by 娱乐网送体验金 at June 11,2014 22:05
    | 檢舉 | Posted by www.zhaoyujx.com/yeb at June 25,2014 13:21
    开始对猛犸象男生感兴趣了
    世界杯初始盘 http://www.shibaocctv.cn/ttb
    | 檢舉 | Posted by 世界杯初始盘 at June 25,2014 13:21
    就已经展示过两面性的演技
    尼日利亚VS波黑下注 http://www.qzhcwk.com/ltt
    | 檢舉 | Posted by 尼日利亚VS波黑下注 at June 26,2014 14:08
    《三人关系》中李凡秀搭档金在中
    www.jskanghui.net/yft http://www.jskanghui.net/yft
    | 檢舉 | Posted by www.jskanghui.net/yft at June 26,2014 1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