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4,2006 20:44

我對女兒的挑逗

 雖然說父親是不能對女兒有任何想法的但是我的女兒太漂亮了,讓我這個雄
性十足的男人不能不有想法。

  我的女兒有著白玉似的肌膚細嫩紅潤,豐滿的嬌軀,纖細的柳腰,一頭又直
又長的秀髮,顯得格外的飄逸動人,鼓鼓的美臀迷人的性感小嘴,再加上那銀玲
般的聲音。

  特別是她那一流身材,至今為止除了我女兒我就沒見過這么好的身材苗條卻
又不失豐滿,腿很長,腰又細,特別是她穿一條緊身的白色長褲時更顯的亭亭玉
立。最醒目的就是她的雙乳,的確比較大,沒想到這么苗條的人也有如此豐滿的
乳房。讓人看了兩手就想摸,下面就想操她。

  一次偶然的機會,我終於可以一親女兒的芳澤。而且從此打開了我們父女倆
亂性的閘門. 我是一家公司的經理,平常少不了出差在外,那時今年的夏天,我
的女兒正好放暑假,在家閒的很無聊。

  在這是正好要出差到上海,她非要跟我去不行,說要去看外灘,由於平常對
女兒就比較溺愛,再加上這次是我自己,老婆在一邊唧唧歪歪勸說我帶上她,實
際上是讓女兒監視我,不要在外面沾花惹草。

  沒想到老婆這次是大大的失算了,把這么漂亮的女兒放在我身邊我能不用嗎?
長這么漂亮不用能對得起她嗎?

  我們坐飛機很快到了上海,女兒高興的活像一隻剛出籠的小燕子,清純活潑
又可愛。

  她說想去購物,我一直就想和她能有更進一步的關係,就借口說從來沒有很
好地逛過上海,想先將上海遊覽一圈。本來公司允許出差可報出租車,但我說坐
公車方便,於是在下班高峰期間我們在徐家匯地鐵口隨便擠上了一輛公車。

  車上人很多,她就站在我的前面,側對著我。因為太擠,她的右手拽著我的
右臂,左手扶著座位扶手,所以我的右手肘便輕輕地貼著她的胸部。隨著車子的
搖晃,我的手臂便故意一下一下地在她的高高隆起的胸脯上磨噌著。這時我的下
體變的炙熱和堅硬,緊頂著她的右半邊屁股,她的臉開始變得潮紅,呼吸也不太
均勻了。

  一個輕微的剎車,我卻誇張地使勁地朝她壓去,並隨機轉過些許,面對面地
與她站著,下面的隆起部頂在了她的兩腿間,她抬頭看了我一下,眼睛又慌亂地
移向車窗外。

  於是我故意湊進她的耳邊說︰' 寶貝,人太擠了。' 她聽懂了我的意思,臉
更紅了。

  我見她沒有拒絕的樣子,又更緊地靠了過去,左手亦輕輕地搭在了她的臀部
上,緩緩地上下移動著。

  她無法忍受這種挑逗,額頭輕輕地抵在了我的下巴上,我的嘴唇也就隨機輕
輕地觸吻著她的上額. 她抬起頭,從她的眼中,我知道這次的出差將會帶給我們
什麼樣的開始┅┅女兒的眼中充滿者一種渴望、需求但又害羞、矛盾的游離目光,
畢竟,她還是一個剛滿十八歲的少女。

  正在此時,公車突然急剎了一下,女兒由於只是抓著我的手,因此身體朝後
倒去,我乘機用左手摟住她的腰部,將她緊緊地拉向自己,同時卻再一次將自己
的下邊頂壓在她的身上。

  因為一直貼著她,又不停地幻想著,我的小弟弟已經變得又硬又熱,為了更
刺激女兒並挑起她的慾望,我故意使勁翹了翹小弟弟,並將' 他' 插在女兒的兩
腿間往上頂起。

  ' 哦!' 女兒輕輕地低聲呻吟了一聲,感覺到她的身體也突然顫抖了一下,
然後面色潮紅的她又垂下頭,眼睛微閉著,不再看我的眼睛。

  可從她的表情卻可以看出,此時的她正在體味和感覺著小弟弟的堅硬和炙熱
傳給她的快感和舒服。

  看著她陶醉享受的樣子,我就慢慢地貼近她的耳邊,用舌頭撩開她的長髮,
緩緩地含住她的耳垂,用牙齒輕輕地咬著。

  女兒的身體再一次地哆嗦了兩下,然後將雙腿夾住我的右腿,緊緊地夾著,
身體隨著車子的晃動,飽滿的胸部用力地蹭著我胸部,我甚至可以感覺的到她兩
腿間輻射出來的熱度。

  擁著她的左手感覺到她的身體突然地一挺,然後馬上變得彷彿沒有骨頭般癱
軟了,我知道她應該是達到了一次高潮。這種想法剛一掠過我的頭腦,幾乎覺得
自己都要射了出來┅┅原以為可以多享受一下這種感覺,沒想到車停到一個站後,
下了許多人,陡然變得空了很多,我們也無法再緊摟著,只好分開站。只是她變
換了一種姿勢,用左手抓住車的豎桿,胸部依舊緊貼著我的右手臂。

  又過了兩站,我們看到附近有個大的商場,於是我們手牽著手下了車。外人
看來我們就是活脫脫的一對情侶,根本沒人認為我們會是父女。

  我們雖然手拉著手,但間隔卻很近,我有意無意地碰著她的胸部,而有幾次,
也感覺到她的手有意無意地擦過我的依然沒有消退下去的下部。

  進到商場,兩人的慾望稍稍得以平息一點,她開始注意貨架上掛著的時裝,
而我則依然用眼睛打量著她的窈窕身材,回味著剛剛在車上的情景,有點兒走神
了。

  ' 在胡思亂想什麼?' 她調皮地在我耳邊問道,手裡拿著一件淡米黃色的吊
帶裙。

  望著她湊近的白晰的臉和潮紅的嘴,我再一次有了想吻她的慾望,便挑逗地
說︰「在想剛才呀!」

  「爸,你好色呀!」她嬌聲地說,舉起手中的裙子,說道︰「我穿好看嗎?
性感嗎?」

  ' 那得看什麼人穿了。' 我回答說︰「很多女孩穿上後,給人感覺像雞,但
我寶貝女兒穿上卻是淑女。」

  ' 那你覺得我穿上後是好看還是不好看嗎?' 她接著問。

  我故意挑剔地望望她的身體,又望望裙子︰' 嗯┅┅我覺得你穿上這種裙子
嘛┅┅嗯,不是很好。' ' 為什麼?' 她沒有想到我會否定掉,於是很詫異地問
道。

  ' 我說了你可不准生氣。' 我一本正經地對她說. 也許是我嚴肅的表情讓她
有點著急了,她一定要我說,並答應不生氣。

  我貼近她的耳邊說︰' 你真的不生氣?' 她點點頭,' 你知道嗎,如果你穿
上的話┅┅唉,算了,我還是不惹你生氣了。' 我欲言又止地逗著女兒。

  此刻的她似乎太想知道她在別人眼中的形象,不住地懇求我︰' 說嘛,你說
嘛!' 我再一次貼近女兒的耳邊說道︰「你知道如果你穿上後,我會想什麼嗎?」

  「想什麼?」女兒雖然有性方面的需求,但還是沒有反應過來,傻傻地追問
道。

  ' 我會想要你,使勁地要你。' 以一種特別挑逗卻堅決的口氣說完後,我將
身體靠到女兒的身側,讓她的手碰觸到我的那一根又硬了起來的小弟弟。

  女兒沒有想到她的父親會說出來的是這麼露骨的話,彷彿被電擊中了般,她
臉一下緋紅. 「爸,你怎麼這麼色,我可是你女兒啊!」

  說歸說人還是無法控制般地仰靠在我的肩上,雙腿下意識地悄悄磨擦了一下。

  我側過頭,對著她的耳朵輕聲問︰' 願意給我嗎?' 聽到我的問話,女兒似
乎突然清醒過來,她趕緊站直身體,左手卻輕輕地抬起,朝著我的隆起部位敲了
一下,嬌羞地罵了聲︰' 壞蛋!色狼!' 眼睛卻又情不自禁地朝她打的部位瞄了
一眼。

  我用手摸著她的細腰,告訴她,旁邊的售貨員正盯著我們看,她' 啊' 了一
聲,將裙子迅速掛回原處,拉著我的手,逃一般地走開了。我順勢牽著她的手,
出了商場並招停下一輛的士,讓司機回酒店。

  在車上,我拉過她的右手,壓在小弟弟上,左手摟著她的光滑的肩膀,讓她
躺在我的懷中,輕輕問她︰' 誰是壞蛋?我還是' 他' ?' 女兒羞紅了臉,借口
說出租司機在看我們,想起來。我堅持讓她說出來才會讓她起來,她用手悄悄抓
了抓我褲子下面硬硬地挺著的小弟弟,窩在我的懷裡嬌嗲地說︰' 你壞,他更壞!
' 然後一用勁便坐了起來。

  我看到出租司機在不停地從後視鏡中朝我們瞟,也就沒有再鬧了。

  一路上兩人都一言未發,也沒有看對方,就連手也沒拉過,但都可以感到對
方的身上有一股火焰在向自己撲來。

  回到飯店,一進房間,我就抱住了女兒,狂熱地吻著,邊吻邊脫女兒的衣服
眼看著在門廳裡我就要進入自己了,女兒雖然也慾火焚身,但卻推卻著「別┅┅
別┅┅爸┅┅不┅┅不行┅┅我┅┅是你┅┅女兒啊,這是┅┅亂倫┅┅」

  「好女兒┅┅乖┅┅爸爸┅┅好想要┅┅要你┅┅難道┅┅你┅┅不想┅┅
嗎??」

  「不行┅┅爸┅┅我┅┅我們┅┅不能到床┅┅上┅┅去,好不┅┅好」女
兒已經語無倫次,開始胡言亂語了┅┅衣物被拋灑在大門到臥室的地上┅┅我迫
不及待解開女兒上衣的所有扣兒,最後把大紅肚兜也解開來,露出兩座高聳的乳
峰,白嫩無比,加上兩粒鮮紅的肉珠,真是美極了。

  我輕輕握著玉乳,覺得內中有個肉塊,稍微用點力女兒就一陣顫抖。

  「喔┅┅」

  「並不很大呀!」我握著乳房不很滿意地說. 「人家還小嘛!」女兒白了他
一眼。

  我揉了又揉,最後低頭一口咬住吮吸起來。他左手握著一隻奶子,口裡吮著
另一隻,右手漸漸向下滑落。

  女兒有些昏昏然,細腰不停扭動。不久我的右手就掀起她的裙子,扯下那遮
羞的褲衩,很快探到三角洲中的小溝,頓覺溫暖滑膩,夾谷中已經淫漿橫溢,大
有氾濫之勢。

  我捨去吸吮工作,低頭俯看女兒的玉戶,微微外翹的兩片紅紅的肉唇內,竟
夾著一粒比奶頭還要大的肉蒂,細嫩粉紅賽過晶瑩的玉珠,並且還在輕微的顫動。

  我突然將女兒推倒在地上仰臥著,將頭伸到她胯間. 女兒先是一驚,忙問道
:「你這是幹什麼┅┅」

  女兒還沒說完,我的嘴已經對準了她的小肉穴,舌尖頂住她那穴溝中的肉粒
兒。

  女兒一陣陣顫抖,口中不停地呻吟,很快她全身都痙攣起來,玉臀扭動得更
厲害了,身子一挺一挺的,雙手用力緊握自己的雙乳揉搓,看樣子恨不得把它們
揉爛似的,頭左右擺動。

  她全身無力又癢又爽,已達忘我境界。突然這種感覺由重到輕,由輕到微,
只見兩片肉唇在微顫,在張合┅┅我停止吸舔,用衣袖拭淨嘴角的淫水。

  女兒閉著眼睛,良久才微睜星眸說:「阿爸,我飄呀飄的,美極了┅┅」

  我說:「但是我卻難受死了。」

  「那怎麼樣才好?」

  「我有個兩全其美的辦法能使你更快活,更好受!」我又補充一句:「但是
開始你會有點痛的。」

  女兒忙說:「那你為什麼不早說呢?我不在乎痛,只要舒服就好。」

  「其實說來也不太痛,」我道:「就是剛開始一會兒,過去一陣後不但不痛,
而且比你剛才的快活要好上不知多少倍,並且我們兩個都舒服得不得了。」

  女兒說:「那你快來吧!」

  我把她的衣物全脫光了,自己跪在她兩腿之間,提起那雪白細嫩的大腿抬得
高高的,再左右大大地分開,使兩隻穿繡花鞋的三寸金蓮朝上了天,襯托著粉白
透紅如玉柱般的兩條大腿。

  又見那溢滿蜜液的桃源洞外,光禿禿的沒半根毛,紅白分明分外鮮艷. 此時
我胯下的肉棍猶如鋼棒,全身血液急速奔流,實在忍受不了衝動了。

  我一手撐著身體,一手托起肉棒,對準肉洞湊了上去。

  先在入口外的四週一陣磨擦之後,挺槍躍馬直闖硬衝,朝淫液湧流之處挺了
幾挺,雖然少有所進,但女兒已經皺眉苦臉不是味了。

  繼續用力猛的一頂,只聽「噗!」的一聲,肉棍挺進了大半,女兒已痛得叫
了起來:「┅┅哎呀!┅┅媽喲!┅┅痛死我了┅┅爹地┅┅你慢┅┅一點┅┅
呀!」

  我聽後雖停止攻擊,但雞巴已插進大半,要拔出來也是很不情願的。

  女兒適才只想舒服沒有料到這點,現在想閉關防守已來不及了,只能要求:
「爸!┅┅你輕點┅┅好嘛?怎麼這麼痛┅┅你還說不┅┅會痛呢!可讓你害苦
了┅┅慢點!」

  「乖乖┅┅很快就不痛了┅┅,好女兒,你再┅┅忍一下┅┅好嗎┅┅?」

  「好吧!為了能快活,只要我能忍住,痛苦點我也是情願的。」

  我聽了這活,幹勁更足了,雙手抬起那豐滿滑膩的大臀輕輕地將那鋼茅從洞
內往外抽,輕輕的微微的,並息一面後退一面問女兒:「我的小寶貝,這樣痛不
痛?」

  「這樣太妙了!可是這樣退完之後,又怎麼辦呢?」

  「我並不是全退完呀!」我說著,又持茅前進起來,慢慢的輕輕的,像火車
在爬那「阿里山」似的,前進!前進!進!口中一面低聲問女兒道:「這樣痛嗎?
親親. 」

  「這樣是微妙的痛,快活的一一痛。」

  女兒活音剛落那我猛一用力,女兒又是一聲慘叫:「哎喲┅┅!痛┅┅!」
就這樣我使用起退兩步進三步的秧歌舞步伐來了。

  我輕進慢退,進進退退,有板有眼地進行著。不幾次就全部插了進去。

  「到底嗎?」他擁住女兒問:「好不好,我的小心肝?」

  「我┅┅嗯,漲得痛┅┅痛得舒服,飄飄然我美┅┅」說著吻上了我的面頰
. 「好受的日子還在後面呢!」我說著便抽動起來。

  女兒的感覺也一陣比一陣舒服、自在,後來竟漸漸進入妙境,那小巧玲瓏的
玉臀兒,不自主的輕輕幌動,上下左右動個不停,有時竟抬高高的轉上幾個圓圈
兒。

  我摟緊了她的玉項問道:「現在如何,不痛了吧?我沒騙你吧?怎樣?美不
美?快活不快活?」

  「哼!美極了!!我的心肝哥哥!」女兒嬌喘著,淫蕩地說:「我們兩人今
後一同快活、一同美妙,你說好不好?我的親哥哥!」

  「好!我的好乖乖!」

  我們兩人說著動著均有點飄飄然,我輕輕抽那鋼茅,那茅頭剛到那桃園洞口
猛一挫腰挺胸,臀部用力前移帶著那力量十足的鋼棒直刺那洞底,這一頂女兒猛
地打了個寒噤,「喔!」一聲後,緊跟著是一陣顫抖。

  「痛嗎?」我關心地問。

  「痛┅┅快!」女兒聲音顫抖著繼續說:「嗯┅┅哥哥┅┅再來!」

  我一聽,頓時心中猛一放鬆,力量也隨之而足,便放僵躍馬、揚茅直刺,橫
衝直闖起來。猛插快抽,進進出出,比那當年的趙四爺兇猛多了。

  左手兒抓住左乳─用力的握、捏、揉,咀含著左乳吮、吸、揉,同時躬臀挫
腰,鋼捧在那洞穴內頂、磨、擺動、揉動,死頂活闖. 「噢┅┅我要┅┅升天┅
┅了┅┅哼喲┅┅啊┅┅」女兒不停地呻吟著,頭不停地左右擺動,腰不停地扭
動,而那玉臀卻不停地上下顫動。

  這呻吟聲是只原始的美妙的歌,聽得我一陣興奮,一陣衝動,一陣妙感。

  兩人都筋軟骨酥,魂飛魄蕩,好像這世界中只有他們兩個,又好像只有自己。

  胯下一陣發酸,女兒經過這一陣上下交歡,手抓口咬下面頂,臉兒遲純,閉
目張口,微搖香肩,玉臀肉一陣聳動,兩股一陣扭擺,我也感到鋼捧被一夾一鬆,
實在舒服死人,使又用足勁把鋼捧向裡猛推了幾下。

  突然我感到一陣天搖地轉,魂神升天,飄呀飄的,同時一陣痙摩,由重而輕,
由輕到微,漸漸靜止,我們人上人地疊在一起,一動不動了。

  暴風驟雨雖然停止,那桃源洞口,卻湧了像錢塘江一樣的怒潮,一樣的一股
熱流,又如火山爆發後的溶漿,順著那山脈之間的山谷,向外洶湧地狂流著、飛
奔著。

  經過很久的時間,女兒才輕呼道:「爸爸┅┅哦┅┅┅我死┅┅我完了!」

  「寶貝┅┅我也一樣。」

  柔嫩的屁股一次又一次地撞擊著我的小腹,玉莖一次又一次地被抱緊┅┅許
久許久┅┅我的攻擊在猛地一震後停止了。伏在女兒赤裸的脊背上,兩隻手仍在
輕輕地撫愛女兒的乳房。

  在下面,他的玉莖仍然留在女兒的小穴裡,極慢極慢地動著,享受著女兒年
輕的屁股與他的小腹摩擦所帶來的溫柔的快意。女兒的呻吟聲也越來越小┅┅靠
終於,女兒跪趴著的身子倒下了。我軟縮的玉莖也無力地脫出女兒的小穴女兒慵
懶地轉過身,我們兩人緊緊地相擁著,四腿相交,陰部緊貼,酥胸緊四避交纏,
在一陣混亂的相吻與細語聲中我們兩人沉沉睡去┅┅第二天,女兒陪我一塊出席
了合同酒會,在酒會上,全場的男人都被我女兒的美貌驚呆了,我想他們肯定和
我一樣除了我女兒就沒見過這麼靚的女孩。

  由於昨晚得到了我的愛液的滋潤,今天的她更始楚楚動人,引的全場男人的
目光。

  和我簽合同的經理、懂事長們不時地一邊色迷迷地看著女兒,一邊說:「老
張你真有福氣,養了這麼個漂亮女兒。」

  這時的女兒只是挽著我的胳膊,羞澀地低著頭. 我心理美滋滋的,你們只看
到我養了個漂亮女兒,卻不知道我晚上卻可以得到她,可以操她。

  由於女兒的協助我圓滿地完成了上海之行的任務,踏上了回家的列車,在回
家的路上女兒對我約法三章:為了我們家的安定團結,以後我們在家只能保持父
女關係,不能做出任何超出倫理的事,特別是她母親在家的時候,更要遵守。

  我一聽她說:「特別是她母親在家的時候,更要遵守。」這句話時不由的心
中竊喜,原來她也需要我,只是害羞罷了。再說在火車上我們仍然像一對情侶,
我可以親吻她、摟抱她、撫摩她。這一點是我更加堅信我以後仍然可以擁有她。

  回家後我一改以前那種在外面沾花惹草的習慣,專心在家作一個好父親,但
是由於老婆在邊下,是我只能是守著這麼一個漂亮妮子干眼饞。

  一天我終於有機會了,哪天晚上老婆在單位加班,家裡就剩下我和女兒了,
這對我簡直就是天賜良機,我是不會錯過這次好機會的。

  我穿著睡衣就跑到女兒的臥室裡,我上去就把女兒給抱住了。

  「寶貝,你想我嗎?你知道嗎,這兩天你可把我給想壞了,你知道嗎,我再
得不到你的身體我就會死的,你知道嗎?」

  「爸,我們不是說好了,為了我們家的安定,我們只能保持父女關係嗎?

  「不,女兒,你再逼我,我就和你媽媽離婚,你看著辦吧。」由於我已是慾
火中燒,已顧不了那麼多了,只要女兒能和我作愛,我什麼都敢說,什麼都敢做。

  「不……不……爸爸,我們不是說好了嗎?不行……」

  我見幼不過她,就說:「那我可以吻你嗎?」

  「只能吻,不能幹別的」

  我一聽抱著她雙唇便貼了上去,雖然說只能接吻,但我的雙手也沒閒著,一
隻手摟著她那柔軟的柳腰,一隻手便伸向她的大乳房,來回在她的乳房上揉搓著。

  慢慢地女兒美麗的臉頰染成妖艷的粉紅色,呼吸也很急促,她從鼻子發出甜
美的啜泣聲,很顯然她跟我一樣,陶醉在性感裡,。

  緊身的牛仔褲深深地陷在陰戶裡,兩條肥美的大腿之間,淫水開始氾濫,浸
透了薄薄的緊身牛仔褲。

  女兒牛仔褲陰部處已濕了手掌大的一塊……

  " 乖乖……我的……好女兒……" " 爹地……你要幹什麼……? "女兒的嘴
巴離開了我的嘴,露出朦朧的眼光,但一隻手卻不由自主地向我的陰部摸去。

  " 我可以摸你的乳房嗎? "趁著接吻的時候,我提出了要求,其實我的手早
已在她的兩個大奶子上了。

  女兒不由一顫,受驚似地猛烈搖頭,已經夾在自己兩腿中間的手縮回來,同
時急忙地把敞開的領口拉在一起。

  " 說好的,只能接吻! " "求求你,只要一次就好,我想摸你的乳房。" "
不要提這樣無禮的要求!……我……我是你的……女兒啊…… "女兒皺起眉頭把
臉轉開,這樣一來,她頸部美麗曲線充份顯現出來……

  我非常衝動,不顧一切地拉開女兒的雙手。

  " 啊……我……不能啊……" 女兒的雙手慢慢地被拉開……

  " 啊……不要……" 可是她的反抗很軟弱。如果猛烈給我一個耳光,我也許
會畏縮. 可是,她沒有這樣對待我,而且,她牛仔褲的褲襠已經濕了,緊緊地繃
在屁股上摩擦著肉縫,那感覺就像是被我強姦一樣,舒服極了。

  她的睡衣領口已被我向左右地分開了……

  " 啊……我……求求你……不要看……" 她那哀求的聲音,是那麼地動人,
是那麼地悅耳,這只能是使我的慾火更猛烈……

  在我眼前,出現雪白的乳房……

  " 太美了……簡直不相信會這麼美……" 有重量感的雙乳,一點也沒有垂下
去,反而漂亮地向上挺高……

  " 啊……多麼美啊! "我壓著女兒的雙手,看得發呆。

  " 不可以……我們不可以做這種事……" " 女兒啊……我好愛你……我愛你
……我好喜歡你……" 我像夢囈似的說著,低下頭把嘴壓在乳房上。他立刻在乳
溝聞到性感的芳香,還微微有奶味。我張開嘴舔著乳房,然後把乳頭含在嘴裡吮
吸……我像嬰兒一樣吸吮女兒,立刻感覺出乳頭很快在膨脹……

  " 原來是這樣! "我心中暗思肘: "為了使嬰兒容易吃奶,女人的乳頭會變
大……" " 啊……" 非常敏感的乳頭,被我吸吮和撫摸,女兒坐在椅子上忍不住
身體向後仰……

  " 爸……你不能這樣……我是……你的女兒……啊……不要這是……亂倫…
…啊…… "我的愛撫像嬰兒一樣幼稚,可是產生和其它的男人完全不同的快感。
這種感覺使女兒困惑,只要我的舌頭舔到,手指摸到,就會從那裡產生強烈的刺
激,傳遍全身。

  剛才接吻也是這樣,單單是和她接吻,就使她的內褲濕淋淋的,就連我自己
都感到難為情。如果這樣下去,會變成什麼樣的情況?想到這裡我感到了恐懼。

  被牛仔褲緊緊包著的褲襠開始癢得難受……

  " 決不能答應更進一步,無論我如何要求,也決不能超越父女之間應有之距
離."我一面和快要崩潰的理智作戰,一面不斷這樣告誡自己。

  但現實中的我根本不理會我心裡的想法,在女兒的乳房上盡情地吸吮,不斷
地親吻,貪婪地享受甜美的嘴唇,這時候也沒有忘記將一隻手插入女兒的褲襠裡,
並隔著牛仔褲用力按捏女兒的陰部。這樣享受到溫香的肉體時,不禁產生莫名的
快感。

  " 啊……我……不要了……不要了……" 女兒的聲音已經變成妖媚的哼聲,
更刺激我的淫慾. 睡衣的腰帶顯然是留在腰上,但睡衣的前擺已經完全分開,在
我面前顯露出只有一件米黃色內褲的裸體. " 女兒……我受不了……" 看到女兒
緊繃繃的牛仔褲裡滲出淫水,我忍不住吞下口水,這時候他只想和女兒性交,想
得快要死了。

  隔著薄薄的牛仔褲,我的手指微微地顫抖著向陰戶猛搗……

  " 啊……啊……" 女兒沉悶的哼聲更大了。

  突然,女兒身子微微一震,緊嘉著的兩腿張開,淡黃色的淫液透過牛仔褲滴
了出來,因為兩腿之間全濕透了,緊繃的牛仔褲勾劃出陰部的形狀,形成淫靡的
景象。

  " 這就是女兒的褲襠! "牛仔褲濕漉漉的特殊感覺使我想入非非……

  " 不知道女兒會不會讓我撕破那裡? "就在這時候,女兒壓住了他的手。

  " 爸……不可以的……我是你的女兒啊……! " "我……我……想要,你…
…是……明白的。" " 不……不……行……不能……那樣…… " "寶貝……我已
經……忍不住了…… " "我,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 "當然知道,能和女兒連
在一起,就是要我現在馬上死去,我也願意。" 我的呼吸急迫,想要壓在女兒的
身上。

  " 我想……我想抱你……!想和你……做愛……" " 不能! "女兒終於忍不
住一掌打在我的臉上!

  " 我,你不該這樣。" 我呆呆地站在那裡,眼淚慢慢地流了出來,自從她母
親去世後我就從沒打罵過她,沒想到今天她竟然會打我" 嗚……" 我流出眼淚,
女兒從來沒對我這樣過. " 這是做人絕對不可原諒的事,如果只是接吻還可以原
諒。可是爸……我們是父女啊……絕對不能作那種事,你為什麼還不明白? " "
唔……可是除了女兒以外,我不會喜歡其它的女人。" " 那是因為你身邊的女人
太少,不認識女人的關係,以後你一定會遇到非常適合你的女人。" 我低下頭開
始啜泣。其實他是假裝作出這種反省的樣子,然後尋找反攻的機會,我的肉棒還
是那樣勃起,現在至少要想方法解決淫慾的強烈需求。

  " 女兒說,以後會出現適合你的人……" 我從女兒的話中找到反攻的借口。

  " 女兒,我怎樣才能找到其它女人? "女兒無話可說. 我知道不該用這種卑
鄙的方法,但還是繼續攻擊女兒的最大弱點. " 你知道嗎?自從你媽去世後我連
一個女人都沒有碰過……" 女兒開始輕輕嗚咽,同時搖著頭,好像要我不要再說
下去,我的臉上出現虐待狂的光澤。

  " 這將帶給我最大的遺憾。" " 不要說了……不要折磨我了……" " 對不起,
我不說了。" 我又重新把臉靠在女兒的臉上輕輕摩擦,這時候不知為何肉棒好像
更增加了熱度。一隻手又摸向女兒被低腰緊身牛仔褲裹著的屁股……

  " 女兒,我們不要吵架了。" " 嗯,對不起,我打痛你了嗎? " "只是……
一點點." "爸……是女兒我……不好……" 女兒抬起含著淚的臉,露出微笑,然
後抱緊我的上身。

  " 可是……怎麼辦呢?我那裡一直都在勃起,這樣是沒辦法睡覺的。" 我在
女兒的感情比較平靜時,這樣狡猾的提出問題. 他想今晚或許不該性交,何況這
是他的第一次,過分堅持要求也不應該,但想用其它的方法射出來。

  " 我也沒辦法……我也是……" 女兒的臉更紅潤,女兒的這種樣子更刺激我。

  " 女兒,你是要我自己弄嗎? " "我……不知道……" " 女兒只要不那個就
可以了吧?所以,求求你用手給我弄吧!這樣總算可以吧! "其實我一直沒有放
棄同女兒插穴的企圖,因為肉棒插入陰穴裡的感覺是無法想像的,這打算是以退
為進. " 嗯……好吧!我試試看。" 女兒為了要補償剛才的舉動,而且她想,現
在是安全期,讓它進去一回應該不會有事;剛才我把她逗得陰戶內肯定有如有千
萬隻螞蟻在爬,牛仔褲濕漉漉地直接嵌在陰戶裡,緊繃繃的肯定很難受,基於生
理的需要,要有一根肉棒來止癢. 於是,女兒把我的睡衣脫掉,我的肉棒昂然豎
立,女兒用雙手握住卻還露出個大龜頭,接著她伸出舌頭,把龜頭先舔一遍,然
後就把肉棒含入嘴裡,雖然女兒已經盡力納入,龜頭已深抵喉嚨,卻還有三分之
一長度留在嘴外。於是她把嘴唇包緊雞巴,開始輕輕的吸吮起來。

  " 啊……啊……" 我發出舒服的聲音。趁著女兒沉醉於吸吮肉棒的同時,我
偷偷地解開女兒睡衣的腰帶,也就是在必要的時候向下一剝,女兒就變成一個只
穿牛仔褲的半裸美人兒。我在為稍後的行動作準備。

  女兒不但前前後後地套弄陽具,而且用舌尖刺激著龜頭冠,使得我的肉棒變
得更粗更硬。此時我也沒閒著,他一手撥弄著女兒的臉頰與秀髮,一手向下揉捏
著她的乳房和乳頭,另一手又開始隔著濕濕的牛仔褲揉搓女兒的陰戶。

  我的雞巴不曾如此的舒服,一陣吸吮之後,已到了爆發的臨界點,女兒也感
覺到我快要射精了,於是把肉棒吐出來,就在同一時間,白色的精液激射而出,
一些噴到女兒的嫩臉及脖子,大部分射在她的乳溝向下順流。

  " 啊!讓我幫你舔乾淨……" 我把她的身體放平,女兒還不知道因為睡衣已
被偷偷解開,美妙的身體已昭然暴露於我的眼光下。

  我開始用舌頭對女兒的胴體愛撫。臉及頸部是用吸吻的方式,接著從胸部開
始仔細地舔著,直到如丘陵隆起的陰阜,一隻手猛插牛仔褲裹著的濕褲襠,此時
女兒有如置身夢幻境界。

  女兒的牛仔褲,與其說是褲,還不如說是一條淫具,緊緊地繃在大腿上,由
於沒有穿內褲,陰部及大腿根部全都是粘稠的淫水,薄牛仔褲的褲襠和肥美的屁
股幾乎全濕了,半透明地繃在高高隆起的陰戶上。

  女兒分開雙腿,地頭去看自己的陰部,只見透過濕漉漉的緊繃繃的牛仔褲可
以看見兩片肥厚的大陰唇,中見出現一道深溝,使女人那最美妙之處暴露無疑。

  我飛快地脫掉她的睡袍。一隻手狠命向女兒薄牛仔褲緊包著的陰戶戳進去,
" 撲 "的一聲,薄薄的牛仔褲終於在陰戶出被我撕開了一個小口。

  女兒突然全身癱軟,大量淫水從性感的牛仔褲洞口噴了出來。我一隻手插入
女兒的陰戶,另一隻手隔著濕透了的牛仔褲挖著女兒的屁眼。

  我只覺得她以陰道為中心開始攣痙並迅速擴散到全身,口中還不住浪叫著:
" 啊……我忍不住了……要丟了……親哥哥……快……狠狠地干……好癢……要
……丟了……快干……啊……丟了……" ,漸漸地,我感到女兒精神越來越緊張
了,全身的血脈已經沸騰了似的,慾火升到極點,身體也像快要爆炸了似的。牛
仔褲雖然被捅出了一個小洞,仍然緊緊地繃在屁股上,身體不由自主地扭來扭去,
就像被牛仔褲強姦一樣。

  " 啊……" 隨著一聲慘叫,女兒象遭到電擊似的全身一挺,一股熱辣辣的淫
精,一種像牛奶般潔白無暇的乳狀液體,如連珠炮似的從陰道深處直射出來,這
樣她窒息了,她癱瘓了,靈魂輕飄飄地隨風飛揚……

  而與此同時,女兒的陰部也正好對著我的臉,於是我一把抱住女兒的大腿,
開始隔著牛仔褲吸女兒的淫水。

  那淡黃色透明的,滑滑的體液透過女兒那緊繃繃的牛仔褲,被我大口大口地
吸進嘴裡……

  不久,女兒就被吸得慾火中燒,淫蕩地叫道: "我……我那陰道裡……好癢
……好癢喔……" 很快,女兒的舌頭在口腔中顫抖了起來,她的陰道已經癢得非
常厲害,淡黃色透明粘稠的淫水有如泉水般地湧出。

  " 快……快……我……我癢……死了……嗯……" 女兒的媚眼已經細瞇得項
一條細縫,細腰扭得更加急。

  " 我……我不行了……要丟……丟……好美……好舒服……啊……啊……親
親……你……你好棒……我……我快活死了……我要洩了……尿……尿出來了!
哼……嗚……啊啊啊……屎屎……也出來了……牛仔褲……陷進去了……屁眼裡
是牛仔褲……屎出來了……" 女兒全身一陣劇烈抽搐,雙腿猛蹬幾下,乳白色的
淫掖自陰道中再次噴射而出,透過牛仔褲,全被我吞入口中。

  濕透的牛仔褲緊緊嵌進屁股溝裡,那裡的屎也被擠了出來,白漿和黃屎不斷
從牛仔褲襠裡滲出……

  " 晤……啊……親哥哥……這樣不能……能解癢……我……下面癢得厲害…
…" 女兒不停浪叫,一隻手拚命地透過牛仔褲翻插著自己的小穴,另一隻手連同
被淫液浸透了的牛仔褲查入自己的屁眼,兩腿抽搐不停。

  如預期地看到陰唇微張,淫水潺潺的陰戶,我他那尚未軟化的肉棒,有一股
插入陰道的衝動。

  " 女兒,我要干你! "堅決的語氣表達他的需要與不可妥協. " 不行……不
可以……" 但是她卻沒有任何的反抗動作。相反,不由自主地張大雙腿,露出肥
美的陰唇……

  我把她的大腿掰開,雙手伏在她的胸旁,屁股往前挺進,只見龜頭和陰唇的
肉搏戰,卻沒有插入陰道,原來他還是插穴的門外漢. 女兒被我搞得受不了,我
要教教她陰陽交合之道。於是我引導她的手握住我的肉棒把它帶到陰道口,我稍
一用力,就鑿開了這塊禁地,肉洞給他的感覺是滑緊暖,和手淫大不相同。

  我開始用大雞巴摩擦陰道璧,有淫水的幫助,抽插不算太困難,因為女兒也
不是原封貨。不過因為姿勢的原故,無法盡根插入。

  " 女兒,你的肉穴好緊好舒服喔,我想要永遠幹著你,永不分開……" " 傻
瓜,女兒現在教你一個能插得最深的姿勢,要是遇到陰道較淺的,就插進子宮裡
了。待會兒把女兒的雙腿曲起,然後再插進來,想要再干進去一點,可以稍微把
我的臀部捧高。好,現在看你對性交的領悟力有多高了! "於是我照著女兒所說
的,一招接著一招,持續地向女兒的嫩穴進攻。

  由於我剛才已經過一次,暫時不會射精,倒是女兒已經了好幾次,她那少經
人事的嫩穴已經有些紅腫,最後在女兒運用內力的吸功施展下,我終於把第二次
的精液,射進陰道深處。

  我已經食髓知味,我天天幫女兒量基礎體溫,只要不是排卵期,我就把陰莖
幹入女兒的嫩穴裡,吸收她少女寶貴的女性荷爾蒙,同時射出精液給女兒保管。

  我倆常一邊看A片,一邊實習以學習新的技巧,我們父女倆真可說是互蒙其
利。

  經過大約一年的性交享受,我們父女兩人都有些許的變化。時常吸收女性荷
爾蒙的我,變更俊秀英挺,雞巴也更粗壯。

  而女兒因吸收男性荷爾蒙,身材更加標緻,陰毛叢生,全身散發令人難以抗
拒的魅力。

  我已是人生中年的後期,時常射精並不影響我的身體,反而使他精子的製造
能力旺盛。

  這些是女兒我離開之前的情況,因為她考上大學. 臨別我送給女兒一支人工
陽具,讓她能稍解慾望。

  • yam_scup1205_1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3 │累計人次:8556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518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