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9,2005 22:24

世俗與反叛──〈枕中記〉之讀後心得

一顆神奇的枕頭讓人領悟到人生無所謂成功與失敗,單看一時的成敗,而忽略成敗背後所帶來的是福是禍,因而引出不必拘泥功名的結論,然而現實生活,果真如此簡單嗎?

人永遠無法滿足於現狀,以為別人的遭遇總是順遂,自己總是坎坷,〈枕中記〉便是基於「安慰」失意者所產生的小說。

盧生耕田,感嘆自己的遭遇不好,只能苟且偷生,以為士大夫皆應該考取功名才是所謂的有成就,然而,世俗觀點的成就究竟為何?順著大潮流便是成就,逆著潮流便是不得志,卻甚少反思:所謂大成就者,難道沒有反其道而行的人嗎?古代陶淵明之歸隱,不正反而成就他的田園文學?當今導演李安,當時選擇電影界為目標,可又曾獲得支持?然而,他們卻都是我們肯定的對象。安於所求,為何不問所求為何,卻總是問所達者為何,倘若一個人能以粗茶淡飯自居,終身沉浸學術如錢賓四先生,又何苦強求淌入官場汙濁之渾水?不順著世俗的期待便是沒出息,盧生之想法缺少看破的智慧,因此沈既濟安排了一個讓盧生看破,也讓讀者看破的結局。

人的想法總是矛盾的,當一切功名利祿遙不可及,便汲汲營營、夙夜匪懈,終於達到夢寐以求的目標時,卻又因樹大招風而惹來一身禍,終至進退兩難之困境。偏偏永遠重複上演:年輕時,勇往直前,年老時,悔不當初。樹大招風自古皆如此,忌妒是人的「天性」,無關乎風度問題,而是現實利益爭奪的生存問題,難免有人性惡的一面跑出來干擾。試想:辛辛苦苦爬坡爬到山頂,卻被人狠狠踹一腳,一路跌到山谷,何不一開始就駐足於山腳,至少不至於跌落山谷,這便是作者設計給讀者的反世俗觀點。許多人縱使知道這樣的「知足常樂」,卻仍免不了為世俗的洪流所左右,樹大招風是一條界線,在這之前,人們羨慕;在這之後,人們覺悟。

追尋時,渴望盡速獲得;求得時,卻希望盡速拋棄。也許都忽略了仔細評估這之間的代價有多少,獲得又有多少,而這樣的獲得與失去,是否為我所能接受,甚至為我所希望的。總是在失去之後,才回想當時的好,盧生求官職的代價與他過著一介平民農耕生活所付出的代價,他只一味看到當官的優點,卻不見其背後的心酸,也一味的看到農耕的辛苦,卻忽略了平淡的幸福,他並未仔細衡量評估,只是一直以為當官就是天堂,就是出人頭地,卻沒有問問自己:「什麼才最適合我?什麼是我絕對無法接受的、絕對堅持的原則?」,也就是他尚未認識自己,尚未依自己的特性適才適用,便草率讓大眾洪流決定了他的取向,一方面希望滿足虛榮與現實經濟考量,一方面卻又疲於官場生活、甚至被陷害,其中的得失衡量,盧生應該早有心理準備的。

總言之,「浮生若夢」,一切都是虛幻的,就像一場夢,夢醒了,有人覺悟了,有人卻執迷不悟。作者巧妙運用這樣「夢」的特徵,一切都是一場空,無論你多麼不捨、多麼風光、多麼輝煌、多麼受重視,抑或多麼卑微、多麼不堪,終歸於死亡,繞了一大圈,又回到原點,人生似乎也就無所爭無所求了,死亡結束了一切的公平與不公平,更悲涼的說法是:人世間一切都是不公平的,只有死亡才是公平的,因此作者安排最後的結局,夢醒時,也就是相當於夢境死後的回歸現實,一切回復原來的面貌。

每個人有每個人的際遇,小說中的主人翁盧生幸運地遇到了道士呂翁,然而現實中的我們豈可能都有貴人點醒?何況,人是健忘的,總需要不斷被提醒,不斷被強化信心,當我們明白仕途其實不那麼重要,並非唯一,我們難道真能放下嗎?當看到別人功名利祿,享受所謂的「幸福生活」,我們真能不動心、不羨慕、不忌妒?這種需要反覆催眠式的一再告訴,難道真的是種真誠接受了嗎?抑或只是一種自我安慰、自我催眠?當盧生看到榜單,想到自己曾經努力過,卻始終沒結果,那油然心生的一種沉鬱,不就是他還在意自己生活的不順遂嗎?如果真要以仕途並非一路順暢來安慰自己的落榜,那算不算是另一種酸葡萄心理,拿一些藉口說服自己:「他以後未必過得很好」,甚至必須藉著詛咒人家的不順遂,來撫平自己內心的不舒服,盧生難道真是覺悟?需要一再被提醒的清醒,不算清醒。

其實,每條路都有它的順遂與不順遂,仕宦之途如此,耕田者亦如此。仕宦可能升遷,也可能貶謫;耕田可能豐收,也可能歉收,任何事情都有其利弊得失,小說中只是以社會地位來區分,士農工商當中,希望能讓不得志的人開心一點,其實,仔細一看,還是有說不通的地方,豈有可能只有做官有逆境,其他就沒有逆境?頂多只能解釋成:當官薪俸高,故風險大,甚至危及性命;務農薪水少,故風險低,較安穩一些。世上並不存在完美這東西,完美僅供參考,僅僅是支持人們活下去的動力與提供追求的目標。

〈枕中記〉的安排,幾乎全篇都存在夢中,然而,既然已存在夢中,盧生還是遇到仕宦的不順遂,可見連在夢中都不完美,何況是現實生活,心中的美夢連在夢中都粉碎了,更不可能在現實生活中實現了。

小說中也看出盧生的貪生怕死、好逸惡勞,遇難時對妻子說的後悔的話句句肺腑,後來有權有勢,卻又變成奢蕩逸樂的公子爺,真可說人性本賤啊!可見有時禍福並非飛來之橫禍,而是咎由自取之活該。人真是奇妙的動物,總是失去了才懂得珍惜,擁有了便又揮霍,這真是人之所以為人之處啊!

「早知道」這是最常聽見的懊悔,盧生也用了:「吳家山東,有良田五頃,足以禦寒餒,何苦求祿?而今及此」,究竟要多早知道才叫早知道呢?人性不可避免的,就是會碰觸那些明知故犯,從盧生身上,一一可見人性之不可靠性與易後悔的特質。

盧生遇到道士呂翁,盧生受教了;張良遇到圯上老人,張良受教了,那麼,現今的我們呢?貴人難遇,況且受教者少,更何況搞不好連聽懂的人都少,貴人在身邊卻不知貴人的出現。

小說通篇以人生如夢為主,那些不必過度計較的,也就不需花太多心力去追逐,失去了、未曾擁有,也不必惋惜,既然人生不一定走哪一條路比較好,也許試著順著自己的力量走,不特別非走哪一條路不可,也許能找到適合自己的一片天空,不需要誰當貴人,唯有自己才能時時提醒自己,時時察覺自己,真誠面對自己。中國自有科舉以來,便以科舉為主,考試、金榜題名,些許的分數之差便是天堂與地獄之別,有人從此消遙,有人從此鬱鬱寡歡,其實,太多無謂的、卻一直加諸在我們身上的枷鎖,不就是這些分數的些許之差嗎?自在的心靈卻被那些我們無法掌控的、無意義的分數所左右,殘害多少人!〈枕中記〉正寫出了文人的辛苦與希望,也藉此得到一些慰藉,對那些汲汲功名,卻遲遲毫無任何考運可言的讀書人,也許這是一種想像解脫的方式,倘若能擺脫現實的桎梏,也許〈枕中記〉便不會寫成,甚至流傳至今了。時至今日,我們不也還是爲了分數斤斤計較嗎?為了零點幾分的落榜而搥胸頓足,也許此時〈枕中記〉能暫時讓我們平緩一下內心激盪的情緒,告訴自己人生如夢,沒什麼大不了!

  •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鯨魚為己祈禱文
    yam_appreciatemove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隨筆記載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2 │累計人次:1630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929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