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28日 09:30

我們仨




我們仨
是楊絳(錢鍾書之妻)以92歲高齡寫下這本回憶錄,用心靈向彼岸的親人無聲地傾訴。
作為老派知識分子,她的文字含蓄節制,字裏行間彌漫難以言表的親情和憂傷,令人動容。
此書從1935年開始追記楊絳與錢鍾書成婚同赴英國牛津求學、女兒錢瑗於英國出生;以及1938年回國以及後來的各種經歷,一路寫到文革乃至於現在,縮影了近半個多世紀以來中國知識份子的生活與精神。 
個人還蠻喜歡楊絳的筆調,不浮華、平易近人。文中雖顯平凡,但平凡裡卻有著令人稱羨的成份!
我尤其羨慕!羨慕三人間不斷流露出來密不可分的親情、對彼此的依戀、依偎。

有段時間,鍾書和我各隨代表團出國訪問過幾次。鍾書每和我分離,必詳盡地記下所見所聞和思念之情。阿瑗回家後,我曾出國而他和阿瑗同在家,他也詳盡地記下家中瑣碎還加上阿瑗的評語附識。這種瑣瑣碎碎的事,我們稱為「石子」,比作潮退潮落滯留海灘上的石子。我們偶然出門一天半天,或阿瑗出差十天八天,回家必帶回大把小把的「石子」,相聚時搬出來觀賞玩弄。
可以想見這一家子的感情有多濃密了吧!?也叫人著實打心底羨慕。
人家說: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像錢鍾書跟楊絳這樣的緣份又是修得幾生幾世的呢?看到感情好成這樣的一家人,真是難得之至,鍾家三口的感情像已到了難分難捨 -- 即便女兒錢瑗出嫁了也未見減少分毫 -- 之地步。
這一家子非旦父慈、子孝、妻賢,而且三人還很懂得生活情趣呢!

我們仨,卻不止三人。每個人搖身一變,可變成好幾個人。......阿瑗長大了,會照顧我,像姐姐;會陪我,像妹妹;會管我,像媽媽。阿瑗常說:「我和爸爸最『哥們』,我們是媽媽的兩個頑童,爸爸還不配做我的哥哥,只配做弟弟。」我又變為最大的。鍾書是我們的老師。我和阿瑗都是好學生,雖然近在咫尺,我們如有問題,問一聲就能解決,可是我們決不打擾他,我們都勤查字典,到無法自己解決才發問。他可高大了。但是他穿衣吃飯,都需我們母女把他當孩子般照顧,他又很弱小。
他們兩個會聯成一幫向我造反,例如我出國期間,他們連床都不,鋪預知我將回來,趕忙整理。我回家後,阿瑗輕聲嘀咕:「狗窠真舒服。」有時他們引經據典的淘氣話,我一時拐不過彎,他們得意說:「媽媽有點笨哦!」我的確是最笨的一個。我和女兒也會聯成一幫,笑爸爸是色盲,只識得紅、綠、黑、白四種顏色。其實鍾書的審美感遠比我強,但他不會正確地說出什麼顏色。我們會取笑鍾書的種種笨拙。也有時我們夫婦聯成一幫,說女兒是學究,是笨蛋,是傻瓜。

看似沒大沒小的相處方式,卻是最、最、最好的相處模式!
鍾家三人彼此情牽、彼此互繫,在生活上各人的角色都隨著彼此的需要而做著適時調度,不是刻意地指派,而是自然而然的轉換,有時是父女、母女,有時是哥們、姐妹,只要彼此有需要就隨時為對方候著......那種情感與靈犀著實讓我覺得
(說來好像很迷信)
:肯定是百年、千年修來的,只為今生在此一聚......
看這本〝我們仨〞是種享受,享受平凡愛情
(不單指男女)裡的靈犀溫柔。




我們仨之介紹 



 


  • annie99 發表於樂多引用(0)悅讀。分享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閱讀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4 │累計人次:1050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780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