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13日 10:43

天作不合

從不知道小孩子眼中看大人的世界是怎樣的?
這兩天一直在看侯文詠的“天作不合”,忽然發現:原來世間不是只有大人難為,有時候連小朋友也很難為。



對於侯文詠的書,我的印象是詼諧、幽默,在“天作不合”裡,有個顧家、賺錢,凡事都退居幕後,只有提到孔方兄才會被大家推到幕前來的男人,他沒啥大特色,卻是個溫柔又大男人主義的傢伙,偶爾還得對太座忍讓七八分。另外,還有個隨時都要搶著主持家中大局,卻又不明講老喜歡拐彎抹角要人凡事以她為尊的女人!家中大小之事一律都要過問,無事則矣遇事總不忘拖老公孩子下水,還偶爾會耍耍女人特有小架子,卻又時時流露出為人妻、母特有的愛家愛子溫柔婉約的女主人!侯文詠透過次子“小潘”的眼睛來審視大人的世界,用有點揶揄、有點譏諷的筆調來解析像孩子般的大人行徑。同時也以同輩的心情去了解與自己有些年齡差距的兄長、小妹;我()可以在小小的故事裡,看到許多熟悉的情景,它是我們本身或週遭之人常發生的家庭趣事、糗事,每每讓我在字裡行間偋出串串笑聲!   

本書故事由一句“天作不合”拉開序幕!關於“天作不合”始因於課堂上的成語(天作之合)解釋(形容夫妻恩愛的意思),卻因為孩子(小潘)對於師長的「解釋」抱以懷疑態度,於是說:「老師,用『天作之合』形容我爸爸和媽媽好像不太對喔」「難道老師說錯了嗎?」……「昨天晚上我聽見他們在吵架。」……「如果只是偶爾吵架,那沒有關係。老師偶爾也會對你們發脾氣啊,會不會影響老師在你們心目中慈祥和和藹可親的形象?」……「不會。」「可見『偶爾』是沒有關係的,潘哲敏的爸爸和媽媽雖然『偶爾』吵架,但仍然可以算是『天作之合』。」……「他們昨天吵架,前天也吵架。」才說完我就看到老師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綠的。坐我旁邊的莊討厭竟不知死活地拍手叫好,並且火上添油地說:「哈,天作不合!」 
……一下課,老師就叫我到辦公室去找她報到。回到教室之後……莊討厭神秘兮兮地問我:「你知道老師為什麼不高興嗎?」「不知道。」……「你說實話,偏偏又和老師相反,這樣她當然沒面子。你知道嗎?大人最愛面子了。」 

原來在孩子們看來是這個樣子的呀!
^_<(有趣) 
讓我印象深刻倒不是“天作不合”,而是“雞兔同籠”。對話如下:
 
……媽媽說:「籠子裡有雞和兔子,一共有6個頭、20隻腳,請問籠子裡各有幾隻兔子幾隻雞?答案怎麼會變成3隻兔子3隻雞?」「沒有錯啊。」「怎麼會沒錯?」媽媽問:「你算算看,一隻兔子4隻腳,一隻雞2隻腳,3隻兔子加上3隻雞一共有幾隻腳呢?」……還沒說完,媽媽又大驚小怪地聲張起來了……「籠子裡雞和兔子共有7個頭,其中一隻兔子只有3隻腳,籠子裡一共有23隻腳,問有幾隻兔子幾隻雞……」老實說,這裡有2隻腳,那裡3隻腳,又是4隻腳的,我真的被搞得有點頭昏腦脹了。「我看這類的題目你根完全不會嘛。」「我那裡不會?」我拿起筆,看著題目,愈想愈光火,老大不情願地說:「這什麼低級的題目嘛,哪有兔子3隻腳的?」「為什麼兔子不能有3隻腳?」「至少我就沒看過。」我高抬下巴,用挑釁的眼光看著媽媽。「好,我現在就讓你看。」媽媽不甘示弱地指著桌子說:「假設這裡有1隻兔子,幾隻腳?」「4隻腳。」我說。「接著,我拿出一把刀,用力一剁,」她把子弄出“碰”的一聲巨響,兇狠地說:「剁掉1隻腳,現在,兔子還剩幾隻腳?」剁掉1隻腳,這算什麼?「幾隻腳?」媽媽又問。「3隻腳。」心不甘情不願地說。「就是這隻兔子3隻腳,」媽媽逼視著我,「關在籠子裡。」 

後來媽媽被小潘氣得直嚷著投降,把小潘丟給爸爸去教─────
 

「好吧,」爸爸問我:「你到底哪裡有問題?」我指出剛剛算錯的題目。「嗯雞兔同籠,」爸爸撫著下巴看數學題目,他說:「這麼簡單的東西,怎麼會有問題呢
……」他開始在計算紙上面寫著:X+Y=84X+2Y=22XY 
「這麼簡單的二元一次聯立方程式,」爸爸說:「有什麼問題?」二元一次聯立方程式?看著那些XY什麼的,我全傻眼了。「我問XY是什麼意思?」「X是兔子,Y是雞。」「兔子不是Rabbit嗎?怎麼會是X,然後雞」「我假設的啊。」「為什麼要假設呢?」爸爸顯然有點失去耐性了。幸好哥哥及時說:「爸,小潘他們要到國中才教代數。」「那你怎麼算的?」咦?不是應該你教我才對嗎?我說:「其實要靠一點靈感……」「靈感?」「對。」我把雙手按在太陽穴,先想像一個籠子,然後認真冥想裡面的動物……爸爸一臉懷疑的神色,他又指了指有3腳兔子的那一題說:「那這一題呢?」仍然還是依樣畫葫蘆。……爸爸有點不耐煩了……一邊聽爸爸把那套什麼兔子換雞的鬼把戲重講了一次……「試試看,」爸爸說:「只要掌握了我剛說的原則,很簡單的。」我看了一眼題目。籠子裡面一共關了10隻怪獸。怪獸甲有1個頭,2個尾巴,13隻腳。怪獸乙有1個頭,3個尾巴,17隻腳。甲怪獸和乙怪獸一共有142隻腳。請問:怪獸一共有少尾巴?看完題目我差點沒昏倒。怪獸同籠?這下麻煩可大了。我得先想像一體育館那麼大的籠子。想像育館還算小case,更麻煩的是,我一點也想像不出來1個頭、2個尾巴、13隻腳的怪獸甲應該是成什麼模樣?(牠的腳應該怎麼排列呢?一邊還是兩邊?每邊有幾隻?)更不用說有17隻腳、3個尾巴,更複雜的怪獸乙了。過了一會兒,爸爸開始不耐煩了……「這有什麼好難的呢?你先假設十隻怪獸統統是怪獸甲,這樣就有130隻腳。」爸爸步步逼進。「我討厭怪獸。」……「你用怪獸乙換掉怪獸甲,每換1隻就多4隻腳…………「我討厭13隻腳的怪獸,我討厭17隻腳的怪獸,我討厭所有的怪獸……」爸爸提高了音量,魔咒似地唸著:「142隻怪獸的腳減掉130隻怪獸的腳,是12隻腳,換句話說,只要用3隻怪獸乙換掉3隻怪哭甲……「剁掉、剁掉,」我嚷著:「沒有腳了,所有的腳統統被我剁掉了。」「算出來7隻怪哭甲,3隻怪獸乙之後,再計算牠們的尾巴。每一隻怪獸甲有兩個尾巴,怪獸乙3個尾巴……」不等爸爸說完,我用更大的聲音嚷著:「尾巴也統統被我剁掉了。」 

有意思吧?
^_^我覺得小潘對雞兔同籠的反應跟我當年在上數學課的反應一樣!真的是老師說得口沫橫飛,我則是有聽沒懂……真的不是故意跟教的人唱反調,是真的很難懂(即便是現在我還是有聽沒懂~~~~真的拿這類數沒輒),所以,我對小潘的這段經歷真的是感同身受!>///<
(不知道這是不是所有的小學生的夢魘呢?哈哈。)


同一件事情,大人跟孩子的看法就是會有落差,呵呵~~你覺得呢? 
你會解怪獸同籠嗎?




  • annie99 發表於樂多引用(0)每日小讀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閱讀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495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566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