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8,2014 22:34

我在葡萄園的日子-1

抬頭是蓋了帆布的葡萄樹,風大的時候會被吹的沙沙作響,像是置身在海邊,你幻想你眼前是一片湛藍色的海浪吹打

我在葡萄園的日子    

 

那是過去了,因為過去了所以才可以更珍惜的去敘述

 

 

1

回到熟悉的環境,竟是如此令人害怕與期待。

那是我第三次移動,坐上熟悉的巴士,漫長的旅行,陸上的景致是千編一律,沙漠、草原、久久出現的休息站

 

巴士內是疲倦的味道,乘客有男人、女人、小孩,有一家人也有像我這種旅行者,戴上全部的東西再一次的移動,那時我還沒習慣,但卻也覺得不就是如此嗎?

抵達時是黑夜,來到熟悉的地方,與陌生的人打招呼,與熟悉的人打招呼,過一夜後,開始聯繫之後的工作。

 

不是第一次到葡萄園工作,但卻是第一次開始剪葡萄,所有的東西都是陌生的,從工頭手上接過沒看過的剪刀,是紅色的橡膠手把,像鉗子一樣,看工頭俐落的從葡萄樹上剪下一串紫黑色的葡萄串,俐落的修剪,將不同顏色的葡萄一顆顆剪下,並告訴我該如何使用我眼前的推車,推車是鐵銀色的,檯面上有一個磅秤,上方有個鐵製的巨大箱子,將眼前的保麗龍箱放在旁邊,修剪好的葡萄一串串的擺滿鐵箱,當到達他說的重量後再把套了白色塑膠袋的保利龍箱蓋上,像是變魔術般反過鐵箱,一箱美麗的葡萄就裝好了。之後就說你剪這一排葡萄樹。

 


這就像是孤獨的工作者,獨自一個人站在一望無際的葡萄樹裡,在樹裡翻找適合可以剪下的葡萄,在手中開始修剪,經過的路上有明顯被修剪掉的葡萄一顆顆堆滿在紅土上,抬頭是蓋了帆布的葡萄樹,風大的時候會被吹的沙沙作響,像是置身在海邊,你幻想你眼前是一片湛藍色的海浪吹打,你站在岸邊,陽光猛烈的曝曬在肌膚上。但睜開眼卻是一望無際的葡萄樹園與沙漠,衣服因為悶熱開始鼓譟,裝葡萄的推車變得滾燙,腳下踩踏的是沙,有時自己與推車還會陷在沙中,要用全身的力量去推它,四周也逐漸聽不到人的聲音,聲音像是被沙子吸入,只有自己待著,也像是小王子的星球,自己一個人。

 


我喜歡下班回到居住的地方,穿著厚重的工作靴,鞋底是泥巴與沙子,踏進只有陽光照射的走廊,有時其他人的房間半開,你可以看到裡面的人半躺著休息。

走過走廊拐灣後會經過廚房跟戶外飯廳,陽光照在木製的桌子上覺得像是要被烤乾了,但還是有零星的人坐在那曬著太陽,他們會抬頭看看是誰經過,你拖著骯髒的衣服與疲憊的自己走回房間,洗過澡後我喜歡坐在房間陽台,我住的房間是唯一有陽台的,那是兩房共用一個大陽台,有互通的門,住的地方是五人一間房,大家彼此生活再一起。

我喜歡洗去一身髒污後,坐在陽台椅子上,將腳趾放在陽光下,讓陽光去照著自己,感受溫暖從腳底竄上,雖然疲憊了一天還餓著肚子,但我很享受那樣清爽的自己。

 

在葡萄園的第一周,我有了雙腳的瘀青與骯髒的自己

 

 

很多人問我在農場辛苦嗎?

我說:辛苦。但很美好


  • 您可能有興趣:

    anna_sky 發表於樂多旅行。我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