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9,2013 21:22

這不就是人生嗎?

我們總會在某一階段遇見人,那些人卻不是永遠的,是如漆黑夜空中的煙花,瞬間的綻放,即刻熄滅。稍縱即逝。


看完了村上春樹的-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


近半個月,2個城市,2個不同的地方閱讀,大半部是在墨爾本西北方的小鎮,映著陽光,在沒有冷氣的房間,微涼的風吹拂,光是自床旁窗戶透進。大多的時間是悶熱而難熬的午後。


這書是我一直在等待的書,當準備要飛離台灣的前三天,看到陳列在書店一堆疊白色簡單的封面,右邊寫上黑體字(村上春樹)的名子,書背上則是單調的白色,書名、作著、翻譯。


這書是被一種濃郁而無法清洗的悲傷所團團圍繞,總想村上啊!村上啊!

你為何對於死亡與悲痛總是如此的了解!


記得第一次看村上挪威的森林時,描述關於愛情關於死亡所深深打動,那時因為書中劇情而流下淚來!對死亡有一種原來這是如此沉重至深陷泥沼中的感覺,無法動彈,泥濘沾滿雙腳至胸口,淹到咽喉處。只剩下一口氣而無法用力吐出,必須小口小口並珍惜的吸吐,那是用淚水而無法形容,想著就這樣將自己掩埋吧,我想這是關於死亡的解釋所帶來的衝擊。



而這本是自如此久的時間村上春樹終於,終於又再次寫了故事型小說,關於友情關於死亡,雖然留下很多很多不能理解的地方,但這不就是人生嗎?

在人生的路上我們總是擦肩而過許多人,我們總在人生道路上,遇到那些在短暫時間陪伴我們的人,而之後呢?

就像煙霧般消逝,各自過著自己的生活過著自己的路,無法干涉無法得知,看到這時感觸良多,書上的一段話一直在腦中排回


我或許終究,命運注定要孤獨一個人。作不得不這麼想。人們都來到他的身邊,然後終於又離開。他們雖然在作的心中尋找什麼,但似乎沒有順利找到,或找到了但不中意,於是放棄(或失望、生氣)而離開了。他們有一天,突然就消失無蹤。既沒有說明,也沒有好好告別。就像把還留著溫暖的血,還靜靜打著脈搏的情義,用尖銳無聲的大斧截然砍斷那樣。  P.116-賴明珠譯


我們總會在某一階段遇見人,那些人卻不是永遠的,是如漆黑夜空中的煙花,瞬間的綻放,即刻熄滅。稍縱即逝。


我在陌生的城市中思考這些文字的價值,在沒有自己立足之地的國家,想著那些許久未見的朋友,那些承載我生命記憶的人,他們在哪?雖然有些人已到了我無法聯繫的地方,雖然他們永遠的遠離我,但我依然在思考那些過往記憶。


也許不會再見到藍仔了!一邊等候十字路口的紅綠燈變色作一邊想。三十分的時間,對於分開十六年後重逢的兩個老朋友來說確實可能很短。當場應該還有很多事情沒說到的。但同時對作來說,似乎也感覺到兩個人之間該談的重要事情幾乎都談過了!  P.166-賴明珠譯


這是我很喜歡的另一段,也許有人會想,應該有很多是可說啊!但確實如此,該說甚麼呢?該聊甚麼呢?所有的生活已經像是分水嶺一樣,走向不同的道路,那已是不同的人了!該有甚麼好說的呢?該有甚麼好聊呢?


有嗎?有如此的人嗎?像突然斷了聯繫,像是蒸發般,消失在這城市這土地。

有的。因為我就是那蒸發的人,只是單純的消逝,也許是我沒有找到我應該要找的東西,或放棄。而回過頭來想到那些我選擇離去的人,卻一點都不想見面,沒有吵架沒有憤怒,只是單純的想讓記憶存留在最完美的一段吧,我們已站在不同的山嶺眺望遠處,看到的感受到的景色已截然不同,說再多也是無意義,那不如就此留住吧!我想我應該是比主角還要膽怯的人,無法去承受及負荷太多過往記憶雲散無蹤的人。


我們在人生的過程中逐漸一點一點地發現真正的自己。然後越發現卻越喪失自己。P.193賴明珠譯


以此句作結尾,因為這不就是每個人都疑惑及都會去理解的事嗎?


感覺是書後心得或是自己喜歡的句子分享,我不太喜歡詳細訴說書籍或是影片內容,因為每個人的解讀及表達都截然不同,每個人看事情的思考也與眾不同,所以不如先看過再回過頭來讀我的心的分享吧!


關於死亡的話題總是太多描述也不夠,但村上的死亡總是如此劇烈,像是午後雷雨砰然作響,在耳中迴盪,但又是如此自然的帶過,這不就是人生嗎?


  • 您可能有興趣:

    anna_sky 發表於樂多我想很多很多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1 │累計人次: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