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30,2013 08:31

車窗外

那鑽進衣領的風令我深刻,像是要記住墨爾本的氣候般,不願讓旅人喘息。

這城市小的驚人,或該說一個小鎮。

陽光刺眼並溫和,不像墨爾本的冷風襲來,那鑽進衣領的風令我深刻,像是要記住墨爾本的氣候般,不願讓旅人喘息。

一下是溫馴的春,吹拂在肌膚上是微醺的紅酒,一點暖意,但轉瞬間又猶如狂暴的女人,紮實的巴掌襲來,友人說,墨爾本像是情緒不穩的女人,時而溫時而狂,不禁令我贊同。離開墨爾本這失控的女人,坐了2小時的火車,窗外是一站一站不同的城鎮,直至荒涼,越來越見不著房子,一片草原、一片樹林、羊群、牛隻、枯枝、荒野。



小得驚人的車站,原以為就是如此,但旅途還沒結束,轉坐上巴士,又是一段不一樣的旅程,窗外的風景從一開始驚呼的平原藍天,到已逐漸習慣了。


6小時的車程,其實更久,千遍一律的藍天與地接合的平原綠意,乳藍色的天,不願施捨一絲雲朵,一片雲也尋找不到,路是直達邊境也看不清的,孤獨的巴士在路上奔馳,走了也不知多少路。車上的人來來去去,我疲憊的坐在不太能躺下的椅子上,靠在窗邊看者陽光輕灑在車中,我想這就是旅行嗎?

笨重的行李,疲憊的自己,看者遠方想著這世界究竟有多巨大,難以入眠的車上,大多的人都陷入熟睡,我卻清醒異常。



經常在這種長途旅行時我很少入睡,十多小時的飛機上時常逼自己多少睡一點,但卻一直無法,雖然已如此疲憊,四周的人都陷入熟睡,我卻像是頑劣期待遊玩的孩子,睜大雙眼瞧者四周。


到達這城鎮後,像是陷入了5.60年代的鄉下,老舊的店,總是只有一點新鮮食材的超市,整條街陷入一種沉睡,早早打烊休息,感覺甚麼都有,但卻也甚麼都沒有。一間郵局、一間消防局、一間警察局、一間超市、一間雜貨超市、一間理髮院、一間洗衣店與無數看不清的家庭式餐廳,甚麼都有卻也似乎甚麼都沒有,我。城市的孩子像是闖入一個不知所云的地方吧!

一點迷惘一點不知如何是好。



  • 您可能有興趣:

    anna_sky 發表於樂多旅行。我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4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