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5,2013 10:41

你。喜歡攝影嗎?

在紅光攏罩的暗房裡,逐漸顯影出來,那感動其實滲透進毛孔,久久無法散去


我會喜歡攝影要源自於我的母親買了一台相機給我,在朦朧懂懂的國中,連相機是甚麼東西都搞不懂的我,竟然拿了一台單眼底片相機。


這也開啟了我關於相機,關於攝影這部分。那時因為羞澀,常是一早跑去拍公園,一邊散步一邊拍攝,後來逐漸變成出去玩會隨身帶相機。是的,直到現在我依然是出去玩會帶著我的單眼底片機。


求學時有學過一小段攝影,在暗房沖洗底片的觸感依然存在,可能是當年在洗底片時,那藥水裡添加了甚麼關於底片魂這東西吧!

當一張照片在紅光攏罩的暗房裡,逐漸顯影出來,那感動其實滲透進毛孔,久久無法散去,一次又一次的浸泡,懸掛在繩子上的照片,是附著濃郁刺鼻藥水味跟停滯在照片上的時間,那是無法割捨的。

雖然現在沒有暗房,但我還是忘不掉去期待那一捲36張底片,沖洗出來的驚喜、沮喪與懊惱。


會碰到黑白底片是因為那年,老師要求拍一捲彩色與一捲黑白底片交作業,那年底片是可以在附近沖洗店買到,雖然數量不多。

因為搞不懂彩色與黑白的差異,所以一古腦的胡亂拍,也因為不在意,所以當要洗底片時,我大膽的拿黑白底片去手洗

(沖洗底片要先捲片,將底片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暗房中拉出,捲在螺旋狀的鐵架上,這必須要小心一片片的捲上去並卡好,有時會捲不好使底片黏在一起,那幾張照片就毀了,甚至整捲,捲好後再放入裝藥水的容器,浸泡一段時間使底片顯影出來)

在有可能會整捲全毀的風險下(第一次捲片)我沖洗我的黑白底片,那時第一次看到自己拍的黑白底片,驚艷的黑與白,彷彿看到光線照射下的塵埃,每個人的表情深刻與顯著,我想就是那時我愛上黑白的感覺。


到現在雖然底片的市場逐漸凋零,猶如秋季的落葉般,岌岌可危。但我還是割捨不掉拍黑白底片的觸感,快門的喀喳轉動聲,鏡頭遠近轉動的捲軸聲,當底片按下最後一張時捲底片的聲響,都再再的提醒自己攝影其實是充滿驚喜與期待。


其實應該很多人有過,坐在車內,托者下巴看着窗外,不知該說甚麼
就只是靜靜看窗外掠過的景緻


我很喜歡這張,對焦失敗,沒有主題,但是卻很有感觸




  • 您可能有興趣:

    anna_sky 發表於樂多我想很多很多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攝影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