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5,2013

「知識分子與權力」米歇爾‧傅柯與吉爾‧德勒茲對談,1972年3月4日

出處 : Texte 106 "Les intellectuels et le pouvoir", Michel Foucault Dits Ecrits II
網頁 : http://1libertaire.free.fr/MFoucault110.html
翻譯:瓦礫


傅柯:
一個毛派曾和我說:「說到沙特,我可以了解為什麼他與我們站在一起,為什麼他參與政治,他想要做些什麼;你,嚴格說起來,我懂一點,你一直質疑監禁的問題。可是德勒茲,說真的,我不了解。」這個問題讓我出奇地驚訝,因為對我來說那非常清晰。

...繼續閱讀

ancorena發表於 樂多04:55回應(0)引用(0)打雜

March 23,2013

穿越邊界的憂鬱

掉落的石碑


「歷史的偉大與我們無關,只有旅途上的體驗才真實」

儘管作者這麼說了,但不可否認地,全書的軸線「邊界」一事,對台灣社會而言卻可能是一個不得不偉大的歷史課題。我們的這個國度,身處亞洲大陸邊緣外的島鏈/與澳洲間廣闊的南島系統/環太平洋政經文化體制之一端,界外有與海峽或大洋彼方的地緣關係,界內則有大小島嶼可能離哪個他者更近的識別緊張。儘管對每個住民而言,國界都是一片沉靜的海;指出邊界的那條線,仍然無時無刻不在人們的心中閃現,隨時變換著顏色。

跨越這條界線的旅行,因此成為最能激動島嶼住民們開展視野的行為。至今在台灣仍然存在同一個迷思的各種變形,認為出過國的人們總是對世界的各個方面理解更深;同時,援引海外的知識、經驗或語言則比純粹島內觀點更有意義。這並非毫無根據,但仍然成為一個迷思,因為很少人告訴我們或甚至認真想過「為什麼」。本書作者阿潑(下文簡稱為阿潑)試圖告訴我們的,就是她如何累積這十餘年來激動的軌跡。在我看來,也就是一個開始述說「為什麼」的開端。
...繼續閱讀

ancorena發表於 樂多06:25回應(1)引用(0)評論

January 11,2013

Les Marquis de Ladurée:末日後的巧克力新生


穿著俐落制服的店員結帳時,我問她這家印象中從未見過的店是什麼時候開的。

「一個多星期」,她說。我很快就想到那個差不多在同時悄悄離去不留痕跡的世界末日。這樣說來,為了自己與世界的新生,一口氣買兩只泡芙應該也是很合理的。
...繼續閱讀

ancorena發表於 樂多01:04回應(0)引用(0)

January 8,2013

在台灣,向餅乾巨獸開戰!

【亞洲訊】作者Brice Pedroletti,2012年12月28日刊於世界報網站。

這是那種能驚動新興民主體制的運動之一:幾次請願,一兩次遊行,才過不多時,好啦國內所有年輕人都火大了:新一代的台灣學生找到了「他們的」戰鬥,對抗媒體壟斷。在九月與十一月的幾次行動,以及一個由散居世界各地的本島學生們連結發起的臉書活動後,全台灣的學生們相約在十二月三十一日下午,在台北自由廣場的蔣介石紀念堂前集合。

他們憤怒的目標指向蔡衍明,五十五歲的旺旺餅乾集團老闆,今日的島嶼首富(根據《富比士》,資產達到80億美元)。他自二零零八年起吞噬媒體、毫不矯飾地在民主對話上強加個人觀點的行徑終於在最後激起同業憤慨:在收購中時集團後,蔡先生於今年夏天插手國內第二大有線電視商,激起第一波的抗議遊行。

接著他在秋天成為壹集團的三個台灣收購者之一,該集團原為香港人黎智英所有,發行蘋果日報。這個從成衣品牌(佐丹奴)起家的鉅子,曾為福爾摩沙媒體引進了反向的革命:帶來重劑量的蠻橫與小報效應,但也帶來他偏好民主的堅定信念──並反對北京政權。儘管獲得成功,黎先生仍無法取得中時集團的電視頻道,也一直無法在網路之外播放他自己的壹電視,這帶來沈重的損失。

黎智英的退出是一個象徵:「在我們九月的兩次遊行之後,我們突然發現收購壹傳媒的居然是旺旺!這真是夠了。我們從來也沒想到蔡衍明會插手黎智英的報紙!」一位參與「反壟斷運動」的台北學生向我們解釋。有了中國時報,加上蘋果日報與相關報紙,這位米果之王將掌控國家將近百分之五十的媒體景觀。

之所以引起警戒,是因為巨獸蔡衍明──學生們針對旺旺品牌發明一個新的標語如此嘲弄他:「你好大,我不怕!」──觸動了福爾摩沙的敏感神經,也就是與中國的關係。在中國擁有餅乾帝國的蔡衍明,如何能夠抵抗北京的壓力?這位米果王是個「台商(taishang)」,是依靠大陸市場獲取大部分財富的大亨們之一。一九九二年他開拓大陸市場,而今旺旺(發音為Wang Wang)已是當地孩童最熟悉的品牌之一。

在巴黎高等師範學院攻讀哲學的台灣學生孫有蓉,將一系列解釋反壟斷運動的文字放上網路:她擇要寫道,在台灣沒有左派也沒有右派,所有對話都在台灣與中國的政治、經濟、文化關係周圍集結。台灣,實質獨立但受北京「覬覦」,在曾為中國共產黨敵人,但又打出與北京靠攏的經濟牌等國民黨立場(由二零一二年初連任的總統馬英九為代表),以及將島嶼引往主權國家目標的獨立主義團體之間擺盪。

必須指出,蔡衍明曾在二零一二年初的一篇華盛頓郵報訪問中惡劣地淡化了天安門屠殺,將自己變成中國宣傳體制的發言人。他也對反對者下重手:中時集團在他指示之下對一位被指控「付錢」讓學生遊行的教授發起了攻擊行動。結果:許多報紙主管辭職,許多記者開始抗爭。Want China Times,,中國時報的英文網站,報導了大多數引起部落格世界注意並受中國大陸媒體封鎖的報導。這個網站也在中國被禁,然而它卻很詭異地特別把台灣與中國的新聞併在同樣標題下不做區別。澳洲台灣專家Mark Harrison指出,它的編輯方針「在意旨上肯定中國共產黨的黨國體制,以及國家經濟發展的修辭。它也透過並列國民黨與大陸的政策來支持其施政」。

然而孫有蓉解釋說,「台灣人民自認在經濟上再也無法拒絕中國的要求」(文句已由作者稍作潤飾)。但這種增長的倚賴引人憂慮:「(旺旺)對中國的過度友善與它在當地的經營發展使台灣人憂心。我們害怕失去自己的獨立、自主與民主。」在臉書上,反壟斷活動如此運作:每個人在世界各地拿著牌子自拍,上面寫著:「讓我們反對媒體壟斷,拒絕中國黑手,保衛台灣新聞自由」(譯者註:依原文字面翻譯)。


(本文因意外搜尋到世界報網站付費網頁的免費版本而翻譯)

ancorena發表於 樂多06:51回應(0)引用(0)

August 13,2012

正義的刻度

2012年8月3日,在巴黎市區北方的Barbès地區爆發一場警民衝突。一隊警察正在盤問兩名疑似扒竊手機的嫌犯並準備逮捕時,突然出現十餘名民眾向警方丟擲桌椅瓶罐等物件,三名員警受傷,嫌犯逃逸,衝突持續擴大成數百民眾攻擊並驅逐警察的事件。

我們可以聯想起近年幾件類似的大規模衝突。法國警察緊追年輕嫌犯導致對方車禍喪生引發暴動、英國郊區以黑莓革命為名的集體動亂、希臘政府片面實施撙節方案引發的長期動蕩、埃及要求強人退位的大規模占領示威,以及中國西北由於族群仇視點燃的漢維民族對抗等等。這些行動的共同點是,基於不見容於體制的社會觀點、其中對社會壓迫的詮釋迅速擴散至大批群眾產生一致行動、行動人數到達不得不受重視的程度,以及行動之中爆發的許多無組織性並顯然也不受體制允許的暴力現象。

儘管這些行動的導火線和其中許多事件都屬於違法、反體制或甚至造成傷亡;一般採用的批判態度,仍然傾向於先詮釋行動者所遭受的普遍結構壓迫,再將這個論點用來解釋集體處境的觀點視為最初因素,架構出對於事件的認知,而非純粹以法律規條、體制穩定性乃至於暴力事件作為出發點。傳統上,我們習慣要求正式組織,如法人或國家,以規章作為共性,行為上不可踰矩,思考方式則較少要求;相對地,對於非正式組織或無組織的集體,則較會以行動所針對的壓迫詮釋論點作為共性,而對踰越行為的寬容度則較大。我們在指責某種勢力的踰越行為時,通常會將其詮釋為組織性的勢力或陰謀;而在希望某勢力內部能夠容下彼此矛盾的規範論述時,則更願意提出這完全是一種集體自發的弱組織性行為。這類分辨本身沒什麼意義,卻似乎是當代制度與批判論述都樂於採用的某種倫理。

而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這次旺中案裡各方勢力的作為,其中一些詭異之處似乎就變得比較容易理解。
...繼續閱讀

ancorena發表於 樂多17:01回應(8)引用(0)評論

May 22,2012

活茄生醃


故事要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總之在露天市集上,老闆似乎把我誤認為熟客,導致原本一歐元一公斤的茄子突然變成五根,於是我就決定把茄子給醃了。
...繼續閱讀

ancorena發表於 樂多04:19回應(9)引用(0)雜寫

April 16,2012

都更、當代權力與知識的幾點提要

我們其實不知道自己該站在什麼樣的立場。而沈默仍然充滿藉口。都市更新在舊時常代表權力者的自我實踐。無論是不知從何而來的道德分區或炫耀威望的思維,抑或是切割民團力量並以軍旅和監看眼光穿透城市等等,與貿易與個人地權為中心的「自由領地」相較而言,後者似乎總是比較充滿活力與機會,是種比較可欲的狀態。

然而在私人資本體制與國家統治形態緊密結合之後,我們很快陷入了資本股份制下不知誰才是資本家的慌張。資本家成為一種角色而非足以全面分化的階級,某些時候我們甚至必須用一個人表現出來的思考方式來決定這個角色的存在與否。物質決定論已經很難真的決定什麼,頂多成為一種許多時候還算有效的解釋框架。

簡而言之,如果我們面對一個當代的既成現象,卻還是使用簡單的符號決定論來觀看,使盡全力尋找自己能辨識的痕跡,而把它當作現象的全貌,除非意在把自己安穩地埋入歷史灰燼,否則我們能做的不會比舊時代更多。

而舊時代的,我們的先輩們,面對城市,其實幾乎什麼也沒做。

...繼續閱讀

ancorena發表於 樂多16:33回應(0)引用(0)評論

April 3,2012

公立學校的菁英形象是醜聞而非美名

關於免試入學的政策推動,以及更長遠的教育改革議題,彷彿總是淪為不同團體之間意識型態競合的戰場;缺乏任何清楚理念的推行方向,結果便是瑣碎問題遮蔽視野導致一事無成。忝為台北市建國中學校友,也是在媒體上一直有著菁英分級捍衛者形象的群體一份子,我認為應該對問題的幾個綱領表達意見。

 

 

對菁英化問題必須警醒,不可縱容

 

台北市立建國高級中學,作為公立普通高中教育體系的一份子,而成為社會公認的菁英學校,本身就是個必須被一再檢討的事實。普遍教育的對象當然應該是一般群眾,在入學時區分優秀與否,不過是一種偽善。當下的討論意見中有表示應把明星中學改制成為資優教育學校,基於特殊教育的精神與理論基礎,對於身心具備特殊困難的學生給予特殊教育,我認為並無不可;然而這不能當做維持現狀的藉口,而必須成立明確的分類,在此基礎上出發,降低體制的偽善性質,在實用方面也可以達成適性教育的效果。

 

公立教育不同於私立學校系統,必須對國家體制的平等原則負責。而在普遍教育體系裡,直接承認菁英教育或明星學校的存在,並依此採取差異化的制度措施,毫無疑問是種歧視性的政策。以建國中學為例,無論是教師認真自許與否、學風自由與否,這些令校友們津津樂道的優越處,都無法改變公立學校理應向行政區內所有民眾開放,特質應使所有民眾共享,以及必須避免差異化對待造成歧視等等基本原則;而建中具有的教育教材與設施等與其他中學無異,證明這所明星學校的形成完全基於考試排名,而並非任何學生的特殊性。以當下台灣制度而言,免試入學的比例提昇已然過遲,而國中畢業後的學力考試仍然採取級分排名措施,更遠遠偏離了普遍教育的價值。在國家教育體制內部建立起明確的排名系統,這從根本上就是不可思議的現象。在普遍教育裡建立差異,不同於資優學生特殊教育的概念,是在體制內生產階層化效果。這常會成為權貴階級以出身和家庭資本投注為基礎的自我複製手段,與學生的天生素質如肢體障礙、學習遲緩或異常智能等等基本無關。就算社會不願反省階級分化作用,私校體制想要鞏固社會階級外人也無緣置喙,但國家卻不應繼續餵養此一價值。教育造成向上流動的策略,並非只是把出身寒微的學生塞進充滿菁英的環境,而應該是對所有學生盡可能提供水準一致的教育。如同在學費議題上要求撤除高費用造成的經濟壁壘,在制度上同樣應該撤除將學校階層化的進入障礙。

 

 

需要更多不同價值的並立,而不是一條鞭式的優劣排序

 

另一個最常談及的問題是考試成績壓倒一切的思維,這種現象似乎被當成是社會共識,無論贊成或反對者都認為難以撼動。也因此在每次談及改革時,考試至上論總是可以輕騎過關,看不見更進一步的願景。

 

事實上,綜合性的多科考試總成績不能作為適性教育的分辨基礎,頂多可在去掉排名手續後,作為測定學生是否具備基本知識標準的手段,也不應作為是否可進入某間學校的基準。另一方面,普通高中教育無論從哪方面來看都只是一種類別,卻被擴大詮釋成為「正常」生涯發展的必備基礎。在這樣的狀況底下,以單一會試作為個人能力總指標的態度自然永遠不會消失。或許各科目的基礎測驗不應完全被否定,然而更重要的是多元面向的建立。普通高中作為知識發展的先修班,其本質不同於作為職業訓練的高職教育,也不同於如今被當作成立A段班藉口的國樂、管樂、體育…等等特殊班級。普通高中教育應「降格」為高級學校多元教育中的一元並予以適度緊縮,僅供未來將投入知識界或性向仍未定的學生就讀,不應視為多數人「正常」的必經之路。制度上的多元原則必須確立,由普通高中壟斷的教育現象必須被打破,解決考試迷思的途徑才得以浮現。

 

 

社會菁英與社會責任

 

免試入學並非原則,只是手段。多元入學也跟教育多元化無關,只是個因為多元而順耳的詞彙。然而輿論卻始終把這些末節當成最重要的事,原則性的立場成為攻防間拿來說嘴的藉口;從媒體上看來,若非永無止盡地圍繞菁英或明星等等詞彙攻防,就是赤裸裸地展現出對於國家實行普遍教育的憂心。站在體制權力位置上的官員不對制度作基本的檢視,作為發言者的個人不拿出有效的原則來要求政府,這如何能稱為教育改革?頂多是下一階段沈痾養成的開端。綜觀各界發言,無論是支持在普遍教育裡區分階層、維護普通高中獨大的體制、盲於高中階段多元教育的無法落實,勤於抗拒一切更動現實的措施…這些話從社會裡中上階層的嘴裡說出來,雖然不至於讓人意外,但難道更廣大的群眾不應該對此有所警惕,而中上階層裡還有一點良心的人,也不該對此感到該負一點責任嗎?

 

(本文投稿中時論壇未果)


ancorena發表於 樂多03:23回應(2)引用(0)

March 11,2012

KONY 2012、拯救達佛,以及美國的世界地位


(KONY 2012中文字幕版本)

(本文譯自共筆部落格vistaar,原文連結

看KONY 2012影片時我回憶起2006年中的某個夜晚,某位研究所同儕邀我與她一起參加一部在全美國掀起風潮的紀錄片映演。由於我在系上素有運動者的名聲又在非洲進行工作,我相信便是我受邀的原因。這部紀錄片,「看不見的孩子(Invisible Children)」取景於北烏干達的Gulu鎮,此處幾位美國大男孩撞見數百名的境內流民(Internally Displaced People, IDPs),更深受幾位害怕被徵入血腥戰爭的年輕男女所震撼。那是烏干達政府與聖主反抗軍(Lord's Resistance Army ,LRA)的衝突,後者曾採用將娃娃兵派至前線的戰術。這個課題相當嚴肅,但我認為紀錄片本身卻非如此。它──就像許多這類作品──企圖與當前議題產生關聯,而實際上卻是關於三個白人男孩在戰爭肆虐的「黑暗之心」裡的「自我追尋」。結束之後,志工在問答時段中倡議武裝行動;計畫在數日/數周內針對全國民選代表進行有組織的遊說,而觀眾則被要求參與連署。
...繼續閱讀

ancorena發表於 樂多11:57回應(0)引用(0)

December 6,2011

冬季不認真及其辣炒年糕

DSC_0123


今年巴黎的冬天並不太冷,不時又回到攝氏十二或十五度之類不打緊的氣溫。或許是因為東邊的高地進入解凍模式,賽納河的水位高了,西來的暖風卻沒法上山,無奈,只能在聖母院上空盤旋。

既然冬天自己也不認真,不由得讓人想要吃點任性的食物。在各種食物裡,韓式辣炒年糕就是一種無論如何外掛都不會出問題的美妙菜底。
...繼續閱讀

ancorena發表於 樂多09:05回應(1)引用(0)雜寫

October 13,2011

1961十月十七日屠殺:薩科奇不願看見的阿爾及利亞亡者

Robert Zaretsky
休士頓大學歷史教授

譯註:本篇文章譯自網路媒體Rue89的文章Massacre du 17 octobre 1961 : les morts algériens que Sarkozy ne veut pas voir

五十年前,三百名阿爾及利亞人於【巴黎戰役】中,在警察局長帕彭(Papon)手下被殺。而總統預備忽視這場屠殺的紀念日。 ...繼續閱讀

ancorena發表於 樂多01:38回應(4)引用(0)

August 11,2011

遺忘災難的烏托邦

在一段釜石港市旁拍下的影片裡,拍片者與鄉鄰們早已移至山坡上。儘管山下警告海嘯來臨的公共廣播聲清晰可辨,街道上仍然有熙來嚷往的車輛與行人,人們的談笑聲也一派輕鬆。與其說拍攝者上山避難,不如說是找個好的觀景點與鄰人共賞難得的絕景。海嘯入港時大家哄叫著說來了來了,彷彿迎接即將來臨的盛會。然而當海潮開始逐漸漲滿港灣逼向堤防,氣氛也慢慢變得詭異。直到黑水迅速越過高牆湧入市街,捲走較不穩固的房舍,眾人開始惶急地呼叫山腳人車走避。當然這一切都為時已晚。 

...繼續閱讀

ancorena發表於 樂多06:25回應(4)引用(1)評論

March 3,2011

海地需要世界的支持


一張十一月選舉使用的空白選票,這是在投票所內散落的幾千張之一。只有23%的選民參與了選舉。攝影:Ramon Espinosa/美聯社

(註:原圖文載於英國3月2日《衛報》網站,文中連結與原文同)

往後幾年間,大部分的海地將會重建而經濟也會重振。由於去年的地震,投入了一筆有史以來最多的重建款項。比以往更加重要地,海地應由一個反應其人民真正願望與利益的執政者來統治,而非外國政府與財團。

在2004年,美國、法國與加拿大,聯合海地商業社群成員和退役的海地軍人推翻了最後一個享有真正多數人民支持的政府:Fanmi Lavalas,該政府的執政黨,憑七成五左右的選票當選。去年11月,這些權力者在海地強加並資助了一個不合法的選舉程序,阻擋了Fanmi Lavalas的參與。只有23%的海地選民參與選舉,約只是上一次總統選舉選票的三分之一。

這幾個星期以來,美國集其白手套們無恥地介入了這次總統選舉第一輪結果的詮釋。有瑕疵的十一月選舉不只是未完結並缺乏代表性,其結果也是非法的。如果這些選舉的第二輪依計畫在3月20日舉行,它必然會在這場違憲的選舉中,產生一個距離贊助並操控選舉的權力者們比本應參與選舉的人民更接近的總統。

在此同時,主宰海地的權力讓前獨裁者Jean-Claude Duvalie順利歸國並阻撓兩次當選的總統(與Fanmi Lavalas領袖)Jean-Bertrand Aristide的歸途。這些權力者,與他們在海地商業社群的盟友們,一起清楚地宣告將拖延Aristide的回程直到3月20日。他們只願意讓Aristide在一個適當地軟弱的政府掌權後才能回國,以負責將來的重建進程。

在此連署的我們呼籲海地政府完成安全措施讓Aristide能夠立刻回國,並呼籲國際社會支持而非破壞這些努力。我們呼籲海地政府取消預定在3月20日舉行的第二輪選舉並盡可能在近期內舉辦全新回合的,沒有排斥或介入的選舉。

(連署者請見原文網站

ancorena發表於 樂多05:34回應(0)引用(0)打雜

January 31,2011

如何看待北非起義:一張海報


這是一張我在巴黎十九區美麗城電話亭上看到的海報,張貼在地鐵Belleville站出口的十字路口處。該路口往東北是華人(其中以溫州人為眾)聚居的商業中心,往西南是各北非民族與近東人的居住區,往東南是伊斯蘭各國移民的地帶,往西北則逐漸由華人區淡出至白人區,路底圓環附近是法國共產黨總部。這一塊區域常會看到各種左派政治立場的海報,從社會主義黨、左派陣線、共產黨到近年成立的反資本主義新黨都有。這張海報並未署名的動機則因此不明。

 

我並未搜尋究竟是什麼團體發送這個訊息,但若以標題搜尋則可見到許多相關訊息,或許可以找到答案,只是對我而言,既為匿名,誰發送的便不是特別重要。以下為這張海報的中文翻譯:

...繼續閱讀

ancorena發表於 樂多07:02回應(1)引用(0)打雜

October 21,2010

中國崛起的戲局與成就壓迫的謀略

二元對立的問題一直是語言裡高度難解的現象。理論上,語言的發展必得要從二元分化與辨別開始,然而當人類逐漸成長形成複雜的社會體系之後,對於社會現象的詮釋以及爭議的討論,卻又必須時時刻刻反省自己語言中二元對立造成的化約問題,否則難以展開任何有意義的對話。這點在當今的語言政治裡產生出極為尖銳的對立,亦即,我們對於與自己立場相近的化約性論述仍有難以制約與阻礙反身性思考的親近性,然而這類化約性的論述在其操作的最成功之處,卻是人類歷史上所有有意義的時刻,以及亙古恆新的錦句名言等等現象在轉譯後的歷史性之中所持有的全部資產。 ...繼續閱讀

ancorena發表於 樂多09:30回應(0)引用(0)評論

June 27,2010

任性的夏日,不完美的味噌雞肉煮

DSC_0055.jpg

夏天到了,陽光從各種不可能的縫隙大舉進犯,到處充滿黃色的陽光和黏滯的空氣。這時候最好就是來碗濃濃的味噌沾麵。但是我忘記把水拿去冰,麵條也用完了。看看手邊還是有些材料,於是開始一場不完美的味噌之旅。
...繼續閱讀

ancorena發表於 樂多03:40回應(2)引用(1)雜寫

June 7,2010

「中國模式」豔陽下

上網查詢「中國模式」,我們會看到大量彼此矛盾的訊息。從所謂「現代民本主義的民主理念」到「集權國家」或「世界血汗工廠」,我們藉由西方傳統論述展開的所有光譜,彷彿都能在「中國模式」的大旗下找到某種方式伸展開來。如果仔細檢視這些論述,我相信我們會發現,所有關於「中國模式」的說法,無非就是為「一切在中國發生的事」找出一個解釋而已。若然,「中國模式」幾乎完全無關於某種獨特性,而僅是反映出不同立場下對於這些事情的揀選與再詮釋的手段而已。這些詮釋仍然由大大小小的語言碎片拼湊而成。因而我們在考察「中國模式」論述時最需要注意的,無非是關於這些詮釋賴以拼湊的手段以及使用了哪些碎片等等問題。

從低價代工產業、威權政府體制、城鄉間大規模流動和集權政黨內部政權更替等等視角而言,中國的政治經濟現狀充滿了複製的影子。而值此許多經濟體大幅衰退的時刻,與其研究中國模式如何成功,不如將這些興趣視為對於個狀態為何不失敗的好奇。而倘若我們認為在統治穩定和經濟成長這兩方面中國都尚未失敗,我們更應該看到,那些足以認定中國失敗的標準,譬如統治手段、貧富差距、人權維護、言論自由等等,卻正是作為國家主旋律的中國模式企圖以西方為名而拒之於外的價值。 ...繼續閱讀

ancorena發表於 樂多02:05回應(6)引用(0)評論

May 25,2010

面紗下的法國


(圖片引用自此處,該文作者觀點與本文不同。)

這件事應該從哪裡談起呢?是用西方為發展主體的普世人權、用東方民族或宗教內部的自省與他省觀點、看似同情殖民地的後殖民理論、用世界各國都多少有人熟知的女性主義、或民主程序至上的論調來作為倫理基礎,還是視為全球規模宗教戰爭的一環?

由於能力所及,我只能進行幾個簡單浮面的探索。 ...繼續閱讀

ancorena發表於 樂多00:41回應(3)引用(0)媒介超真實

April 18,2010

上海.世博路口

DSC_0073

計程車

「你看美國,最近也是因為土地的問題搞得經濟一團糟啊!」「美國是個有歷史的國家,人家建國建了兩百多年,中國不過幾十年,基礎比不上人家。」這位非常關心社會議題的司機不停說著,收音機裡一則又一則地都是世博會的相關消息。我已經忘記是為了什麼問題引發這場議論,諾諾地回應著想引出更多話來。聊到跨了一個區之後,結論才終於在轉出匝道時出現:「共產黨過了這一二十次的關都不倒」他深皺著眉頭,「可是這房價的事,再不大力整頓,終究要出大問題啊」 ...繼續閱讀

ancorena發表於 樂多20:36回應(0)引用(0)旅者記述

March 16,2010

如何建造一座理想的難民營?

【短札】慈善的邊緣

嚴格說起來,在一個以口號或刺激物作為思考單位的當代社會裡,要求人民對口號與品牌進行反省,無論如何必須是一項不自然的工作。

以團體外的立場尚且困難,就不用說以團體中個人的角色進行反省的內外阻力會有多大。時常觀察公共論述,特別是網路上大眾化論述的人應該都會認識到許多為維護立場而產生的阻擋性用語。例如:「這樣有什麼不對?」、「別人還不是一樣」、「我是弱勢被強權民粹打壓」、「我只是...」,或丟帽子、或打稻草人等等,不一而足。 ...繼續閱讀

ancorena發表於 樂多07:55回應(3)引用(0)評論

November 16,2009

近日斷文集錦

與其寫文章,不如用一堆寫不成的文章來假裝有寫文章。 ...繼續閱讀

ancorena發表於 樂多20:16回應(4)引用(0)雜寫

October 3,2009

甄試的弊病即是教師的弊病

在許多大學教授為文指出甄試獨厚高社經地位子弟的問題之後,貴報日前進一步刊登台大農經系羅竹平助理教授的投書,聲稱台大或將因甄試制度而成為貴族大學,然而在我看來,這是非常不可思議的現象。 ...繼續閱讀

ancorena發表於 樂多09:27回應(13)引用(0)評論

June 30,2009

集權國家第二階段(續):我們與我們之外


儘管在同一個集體之內,我們仍然不停地進行從語言創始之初便持續迄今的分類行為。而一旦脫離了個人的直接聯絡範圍以外,語言政治的效果與操作場域便徹底地架構在以訊息構成的基礎之上。 ...繼續閱讀

ancorena發表於 樂多06:12回應(0)引用(0)評論

June 21,2009

綠壩、識正書簡,以及集權國家的第二階段

時間進入2009年,資本主義全面獲勝的歡慶、以及社會主義的呻吟聲都弱了下來。極權政治的警醒氣味消散在民族國家紀念軍民一體共度世界大戰的典禮中,大屠殺的受害者成為另一個民族的惡夢。這個社會不久前才曾經過的,集權統治的恐怖時代,也行將褪色成文人解癮尋癖的史料沈累。此時正是全新國家體制誕生的時機。而我們之中的多數人,似乎選擇了一個遙遠體制的進階版本,以台灣海峽兩岸的現象視之,或可名為集權國家的第二階段。

我們可以從兩個言論戰場的開展來探詢關於這個階段的線索:一是中國政府要求所有電腦預裝綠壩軟體,一是馬英九在會見僑界人士時表示台灣政府正推動識正書簡的語言政策。這兩個戰場由於相對簡單,各方定見也多可預期,由此出發,可以更清楚地理解其背後更進一步凝聚的文化統治效果。
...繼續閱讀

ancorena發表於 樂多00:09回應(3)引用(0)評論

April 15,2009

社會主義失敗了。而今資本主義也破產。下一位?

艾瑞克.霍布斯邦
Eric Hobsbawm

原載於衛報(The Guardian),2009年4月10日星期五
原標題為 Socialism has failed. Now capitalism is bankrupt. So what comes next?


二十世紀已離我們遠去,但我們尚未知曉如何活在二十一世紀,或至少用一種適合它的方式思考。那應該不像看起來這麼難,因為在上世紀主宰經濟與政治的基本理念,早已清楚地從歷史的水道排出。這便是用以思考現代工業經濟或任何一種經濟時,兩個彼此互斥的用語:資本主義或社會主義。 ...繼續閱讀

ancorena發表於 樂多23:33回應(4)引用(0)

March 2,2009

範例

翻譯自:Giorgio Agamben, "Example" in The Coming Comunity, tr. by Michael Hardt.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 1993 ...繼續閱讀

ancorena發表於 樂多17:23回應(1)引用(0)打雜

March 1,2009

You commie, homo-loving sons-of-guns

penn

西恩潘(Sean Penn)藉【自由大道】(Milk)中的演出獲得2009奧斯卡最佳男主角。以下為他的得獎感言全文翻譯。 ...繼續閱讀

ancorena發表於 樂多00:07回應(0)引用(0)打雜

February 28,2009

草食吃山空

最近又有一個新名詞出現了,我猜這個名詞應該不會在台灣造成流行,頂多大家私下傳述直到某一天某位專欄作家炒成風潮否則乖乖沈沒,但終究還是覺得裡面有點趣味。 ...繼續閱讀

ancorena發表於 樂多06:08回應(2)引用(0)雜寫

February 7,2009

國王的餅

DSC_0002
在窗邊靜靜地望向遠方,思索即將到來的命運
...繼續閱讀

ancorena發表於 樂多16:36回應(3)引用(0)雜寫

February 6,2009

杜爾罷工記 La grève à Tours


這是遊行的路線示意圖。一月二十九號星期四早上,窗外傳來熱鬧的人聲和音樂聲,像是要開演唱會。我知道今天是法國全國大罷工的日子,沒想到本市遊行出發的集結點就在住處旁的廣場。後來才知道這首歌是遊行時常唱的指定曲,內容重複頗多,說著有事發生了,大家上街吧,坐在辦公室裡改變不了什麼,大家上街吧。相當輕快的一首歌,在各大塗得紅紅的左手邊網站都有試聽帶。


Dans lq rue - 瓦礫 ...繼續閱讀

ancorena發表於 樂多00:00回應(5)引用(0)媒介超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