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6,2014 12:10

歲月的守望

  壹年365天,掐著指頭算,挺長,可每每到了年終,回首壹望,總會生出感慨:壹年過得真快啊!想當初,新年伊始,哪個不是內心充滿憧景,做好了規劃,希望新的壹年有新的氣象?孩子希望學習進步,老人希望身體健康,女人希望年輕靚麗,男人希望升高,發材……,在守望中,壹年又過去了印刷公司
  回頭再想細數日子,還真是很困難,似乎大部分都淡去了。有些確實是模糊了,流年似水,被沖刷得幾乎不留痕跡,有些是明明清晰著,卻不願去憶起,值得回味的往往是甜蜜的,溫暖的。可這洋的記憶少得可憐。人就是這洋漸漸麻木,空虛,無聊的。
  年來牽動我心的有好些,雖然大多是想來心裏有點酸澀,像我這等俗人,喜怒哀樂說出來是不會有什麼震撼效果的,但趁著這年的尾巴還沒有完全溜走,我且理壹理,至少說明我活著,我在思考著。
  女兒進入高二後,成績有下降趨勢,幾次考試完,心情都是沈沈的。守望了十幾年,身體上,心理上,學習上,希望她能順順利利,競爭是殘酷的,在這節骨眼上,我如何去安撫她?如何把握這個度?孩子,安慰鼓勵的話,媽媽可以說是千萬句,可妳不是小小孩了,心態的調整,學習效率的提高還要靠妳自己,我們會繼續守望著妳,守望者妳的成功。
  暑假裏,父親走路感覺沈重,腳面浮腫,說話顛三倒四,我帶他到醫院檢查,是腦萎縮,腦梗塞引起的。醫生開了些藥,回家靜養。到九月份,情形有點加重,到醫院住了十來天。幾個月下來,明顯感覺父親整個狀態顯衰頹之勢。父親老了,我第壹次發現他身體真的不濟了,原先那麼逞強的父親不得不屈服於歲月的消磨。打牌康泰,可以打到昏天黑地,喝酒,可以喝到爛醉如泥,現在他不得不沈寂下來,這幾個月沒有上過牌桌,整天幾乎就那麼坐著,說話也沒了原先的底氣和爽朗。六十多歲,還不算老,做兒女的守望著妳的健康。
  堂哥的兒子至今在底下躺了整整兩個月了,二十來歲,痛哉!從進醫院到停止呼吸,短短幾個小時,死因不明,據推測,有可能是心肌梗塞,有可能是腦溢血,死時時淩晨三點,堂哥哭著到處找醫生,可沒找著,任何搶救的措施也沒有,就這麼匆匆走了。其實早幾天侄兒就感覺胸悶氣短乏力,可仗著自己年輕,強撐著打理自己的小飯店,感覺情勢不對才往醫院趕。人啊,辛苦打拼就是奔著幸福去的,結果留給親人永遠的痛。
  姐去年和姐夫勞燕分飛,幾個月前在網上認識壹男的,河北的,見個壹次面後,感覺對她是真心的,就把這邊的工作辭了,又去了河北,這回才發現前壹次看到的都是假象,那男的露出了猙獰的面目,幾次借酒發瘋打人,還扣押了姐的身份證,打電話威脅這邊寄錢去。前些日子費盡周折才把人接回來,受這壹劫,整個人都顯得精神恍惚,我們對此只能是又氣又憐康泰領隊
  ……
  又是壹年了,我們仍舊在守望著,守望著幸福,安康。願天下善良的人們能在新的壹年裏收獲滿滿的幸福。

  • 您可能有興趣:

    amandalili 發表於樂多青春記事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6 │累計人次: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