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8,2017 22:29

三生緣 - 07

第三世(下)
新幹線車站。

四人一起來到了小綾的故鄉渡假,四人剛到小綾家就由管家帶領四處參觀著,聽小綾說他們家世代都居住在這,一間佔地非常廣大的日式別墅豪宅,據說這棟房子已經歷經千年,一直以來除了房子維護之外幾乎沒有經過什麼大改建。

管家說著,宇都宮家在千年前是這裡的大戶大地主,掌管著附近許多的村落,但是,宇都宮本家的祖先一開始並不是姓宇都宮,宇都宮這個姓氏是之後繼承原本的本家後所改得,因為本家當時的正統繼承人相繼過世而且都沒有留後,最後經過當時過世的本家主人的遺命,集合所有親族投票,才選了遠方外族的宇都宮一家來繼續繼承。


三人認真聽著官家訴說著宇都宮家的千年故事,一邊帶領著小綾跟三人參觀了整個本家。管家帶領四人來到了一處獨立出本家的庭院,庭院中聳立著一間日式建築小房。

管家說,這個獨立庭院其實非常少人會過來,也幾乎被禁止本家的人不准靠近。根據紀錄,這個獨立庭院在千年前居住的正是本家的其中一個繼承人,宇都宮本家的祖先姓氏叫『神野』,這裡住的就是當時年輕病逝的一位祖先『神野澤雨』。

現在這棟獨立庭院,除了例行的打掃之外,幾乎沒有人來了。裡面的擺設完全沒有變動過,這個規定是千年前在神野澤雨祖先病逝後,由他的妹妹神野露露佳所定下的規定,為的是紀念這位受人景仰卻又早逝的主人。

小綾說,因為麻衣、麗子、冬羽三人不是本家人,以參觀為由的話還是可以進去。四人跟著管家進去後,裡頭的擺設跟物品就如同千年前一樣,甚至是保存良好,沒有什麼東西損壞。

吸引小綾之外三人目光的是,擺在內房正中間的擺飾,內房正中央的地方擺著一把銀色短劍,沒有華麗的裝飾卻透漏著一股高貴不平凡的氣息,銀色短劍歷經千年後,外觀幾乎沒有了銀亮的光芒卻不失它的高貴。

管家說,那是神野澤雨祖先的配劍,據傳是神野祖先一直帶在身上不離身的,本來是跟著神野祖先一起埋葬了。但是在百年前,神野祖先埋葬的地方崩塌,銀色短劍就這麼露出來了。

宇都宮祖先們為了緬懷,只好把銀色短劍請回,放入了神野祖先的這間房中,一直保護著流傳著。就像是映證著神野家與宇都宮家兩個家族的融合。

管家還說,這把短劍有很神奇的地方,那就是自從百年前銀色短劍重新出現後,至今沒人把短劍拔出來過,不知道為什麼每個人都試過,宇都宮家祖先甚至下了獎勵請了各方有力人士來把短劍拔出,可惜的是,到如今,還沒有一個人拔出過。

麗子好奇心大增,問著小綾自己能不能試試看,結果一樣拔不出來。短劍交到麻衣手上,接下的一幕讓其他人驚呆了。管家甚至嚇得跌坐下來。麻衣輕鬆的拔出銀色短劍,輕輕鬆鬆,不費力氣。還很疑惑的說明明就很好拔,之後把短劍又收回劍鞘交給了冬羽。

接下來更是嚇壞管家跟小綾,連冬羽也輕鬆拔出短劍在收回劍鞘,來來回回幾次,冬羽跟麻衣兩人,輕鬆的使用著這把流傳千年的古董。銀色短劍甚至在被麻衣跟冬羽接觸之後,刀鋒鋒芒漸漸明亮,外觀的劍鞘也開始發出亮眼的銀色光芒,彷彿變得跟新品一樣亮澤。


管家、小綾、麗子三人看著麻衣跟冬羽如此輕鬆的樣子還有短劍的變化,都直呼不可思議。管家帶著四人離開了庭院回到大廳,這時小綾的父親正好也回來了,當宇都宮伯父看到麻衣、麗子、冬羽三人時,臉上的臉色像是看到鬼一樣的瞬間刷白,管家把剛才在庭院內的情形詳細的跟小綾的父親說明了一次,只見宇都宮伯父聽完後臉色更是凝重。


三人跟著小綾,四人正經的坐在大廳內,宇都宮伯父死命的一直在麻衣跟冬羽之間看來看去,看到小綾實在忍不住開口要自己的父親不要這樣盯著看,很沒禮貌,才把宇都宮伯父拉回自己位置上。

「咳!抱歉,請原諒敝人剛才失禮的舉動,只是真的被兩人拔劍的行為嚇到了。」
「那個...我們是不是動了不該動的東西,很抱歉,我們這麼亂來。」先開口的是麗子。
「不...不是,那裡本就會例行清掃,也沒什麼不能動的。敝人訝異的是拔出劍的這個舉動。」
「很輕鬆啊,不像小綾說得根本拔不出來。對吧~冬羽~」
「嗯...非常容易。」
「爸爸,這到底有什麼原因嗎?」
「...敝人失禮的請荒川同學跟澤生同學兩位,伸出你們的雙手好嗎?」

四人全都帶著疑問的看著宇都宮伯父,但是麻衣跟冬羽互看後還是乖乖聽話的伸出雙手讓宇都宮伯父看,宇都宮伯父拉起麻衣跟冬羽的雙手在兩人之間交替的看著許久。

「兩位手腕上的胎痕...是從出生就有的嗎?」

四人聽到這句話都藏不住訝異,麗子知道冬羽的左手腕內側有著淡淡地繩子線狀胎記,不靠近仔細看的話不會發現。當然,自從麗子跟麻衣、小綾三人成為團體成員後,親近的接觸,也都知道在麻衣的右手腕內側也有一條繩子狀的淡形胎記,一樣不靠近仔細看也看不出來,所以這個可以說是三人的秘密。

平常工作時麻衣的手腕都會戴著飾品,所以歌迷從不知道、連親近的工作人員跟經紀人也沒有發現。麗子當初知道麻衣居然有跟冬羽相似的胎記時也嚇到了,想著居然這麼巧合,還一度胡思亂想的以為兩人有血緣關係。

「「是。」」麻衣跟冬羽異口同聲回答。

宇都宮伯父聽到這答案後,臉色凝重,還大口大口的嘆氣著。這讓四人更增加了內心的疑惑,此時管家以很嚴肅很慎重的表情跟其他僕人把剛才的銀色短劍搬到了大廳,身後還跟著許多看起來有些輩份的長輩們。

小綾看著本家一些重量級的成員突然出現感到奇怪,頻頻轉頭問著自己父親到底是怎麼回事?只見宇都宮伯父像是沒有聽到小綾問話一樣,又對著麻衣跟冬羽說話。

「兩位剛才在拔出短劍時有沒有什麼奇怪的感覺?」

「像另一個自己的靈魂被困在裡面。」冬羽說出這句後,麻衣也回答同意了這句話。

而宇都宮伯父像是聽到了滿意的答案一樣,很嚴肅的點著頭,似乎也完全認可冬羽剛才說得那句話。

此時管家打開一幅畫軸,管家說,畫軸中的人物描繪,正是銀色短劍的主人,宇都宮本家的祖先,神野澤雨。宇都宮伯父請大家靠近仔細看看神野祖先的右手腕。

眾人驚見,神野澤雨祖先的右手腕內側,居然有著跟麻衣還有冬羽相同的繩子線狀胎記。只是神野祖先的胎記跟麻衣還有冬羽比起來較為明顯。

宇都宮伯父開始說起了,宇都宮本家,神野家族祖先的故事們,神野澤雨年僅20歲病逝,病逝後葬在了當時還是神野家領地的後山的一棵千年神木樹下,以及在神野澤雨病逝後接下神野家主人職位的神野露露佳女主人一生得故事還有忠心侍奉在神野露露佳身旁的武士。

以及,最傳說得部份也只有當時身為神野家主人的露露佳以及身邊最親近的黑田武士跟手下幾個親兵還有當時的總管流傳下的故事。


傳說,澤雨祖先在病逝後被一位雪女帶走,發現神野澤雨祖先的屍體時,他跟身旁的雪女,兩人的手是綁在一起的,而雪女正是用了這把銀色短劍刺穿自己的心臟倒在澤雨祖先的身邊。

最傳說得部份是當時的露露佳祖先自己親手紀錄下來的,並且在死前將那本手冊保存在黑田武士已經提前替她鑄造好得石碑裡面。幾百年前,後山的神木因為暴風雨崩塌,銀色短劍才從神木中出現。

之後沒多久,露露佳祖先的石碑也無故裂開,藏在裡面的手冊被封存的很好,手冊裡面由露露佳祖先紀錄下的文字因為封存完整沒有受到絲毫損壞。

就這樣,澤雨祖先的銀色短劍跟露露佳祖先的親筆手冊,才讓之後的宇都宮本家明白了,為何會定下那間獨立的庭院不得煽動的原因,完全就只是為了紀念這一段傳說得歷史故事。


四人在聽完了完整的故事之後,都紛紛留下了眼淚。宇都宮伯父看著四個孩子一個一個的在哭泣,繼續說著更不可思議的部份,管家又打開了另外三幅畫軸,雖說是千年前留下的,但是因為放在澤雨祖先的房內保存良好,只有稍微退色。

那三幅便是當時的神野露露佳祖先、最忠心的護衛黑田奈也武士、還有澤雨祖先親手繪畫的那位白衣雪女的畫像。宇都宮伯父說著,小綾的臉蛋就跟露露佳祖先一模一樣、麗子的眼神跟輪廓則是跟黑田奈也武士完全相同、而麻衣的外貌跟手腕上衣一樣擁有的線型胎記,就像是畫中的白衣雪女宇都宮從畫中走出來、而冬羽的神態跟氣息就彷彿就像是澤雨祖先穿越時空到現代坐在這裡一樣。

宇都宮伯父還說,其實那把銀色短劍是從國外流傳來的,是澤雨祖先在小時候的父母親從一個外國商人手上買回來送給澤雨祖先的,那把銀色短劍據傳說,是歐洲一個歷史上曾經很有名的貴族鐵匠親手打造,並且送給了鐵匠所保護的公主的禮物。


因為小綾像神野家的祖先,所以才會從小備受所有人疼愛。麗子訝異看著自己居然跟畫中武士的眼神幾乎一樣。而且在宇都宮伯父說明後才發現麻衣跟冬羽,的確也跟畫軸中的人物幾乎相似,在神態跟氣息這方面還有麻衣的外貌。

四人各自盯著畫軸看著許久,彷彿像是跟畫軸中的人物有所感應似的看著看著又繼續流出了眼淚。尤其是麻衣跟冬羽,被兩人碰觸過後的銀色短劍,發出了耀眼的銀色光芒,猶如新品。

宇都宮伯父解釋著,只有麻衣跟冬羽兩人能夠輕易拔出的短劍,也許是這把銀色短劍終於找到了它的主人吧。短劍的主人,曾經的神野澤雨祖先跟雪女小雪。

當天夜晚,四人懷著各自的心事入睡,四人都夢見了,曾經非常遙遠的過去、遙遠的回憶,如夢似幻卻又真實的像置身在其中般的,既真實又深刻彷彿回到了過去重新體驗。

清早,四人臉上都露著一股不知所措的表情,彷彿自己好像走錯了時代,卻又深刻感受到自己是真實的活著,真實的活在當下。四人藏著各自的夢,開始了渡假之旅。

由宇都宮伯父請的司機,帶著四人逛便了附近的名勝跟古蹟,附近的民眾們甚至認出了在當地本就是望族的小綾,然後更進一步的認出了現在最紅最受歡迎的偶像團體就在這裡渡假,難掩興奮。


第二晚,回到房間後,沒有人先開口說話。那把銀色短劍經過昨天之後,已經直接被宇都宮伯父以歸還主人的理由直接送給了冬羽跟麻衣,只是到底誰該擁有,卻還沒決定好。

「那把短劍讓麻衣帶走吧。」冬羽突然開口。
「為什麼?」麗子的回答。
「因為那本來就是屬於麻衣的。」
「不是神野祖先的嗎?」小綾一直認為是神野澤雨祖先的配劍。
「不...是更早之前...短劍的第一任主人是麻衣。」
「蛤?冬羽你再說什麼啊?」麗子一頭霧水。
「我也覺得...是我的。」麻衣終於開口。
「欸!?」同時感到疑惑的麗子跟小綾。

「我昨晚做了一個夢,夢見一個鐵匠打造了這把短劍送給一位叫依莉莎公主的夢。」冬羽望著麻衣說著
「...我也做了這個夢。」麻衣也看著冬羽說話。
「...我也做了一個在夢中,我是一個王國的公主,然後有一位鐵匠朋友跟一位護衛。」小綾則是看著麗子說話。
「我也夢到了我有一個鐵匠朋友跟守衛一個公主。」麗子也看回小綾視線的方向。

「「鐵匠跟公主最後拿著短劍跳入了熔爐。」」冬羽跟麻衣同時這麼說著。
「「公主跟護衛最後逃離王國隱居過世。」」麗子跟小綾同時說出這句話。

四人面面相覷,互相看著彼此,然後突然大笑了起來,沒想到四人昨晚做的夢居然是一樣的內容。難怪冬羽跟麻衣會知道短劍的主人是誰。

宇都宮伯父昨天就說過了,短劍的第一代主人是『歐洲一個歷史上曾經很有名的鐵匠親手打造,並且送給了鐵匠所保護的公主的禮物。』原來那個曾經很有名的鐵匠跟所保護的公主,是這個意思。


輪到麗子跟小綾去洗澡而留在房間的麻衣跟冬羽,兩人一直盯著短劍跟自己手腕上的痕跡,接著看著彼此笑了。

「冬羽果然很遵守約定呢,一直都陪著麻衣。」
「是啊,沒想到陪了這麼長久,幾千年嗎?」
「那...冬羽還要繼續陪著麻衣幾千年嗎?」
「我覺得我已經繼續在執行這個任務了。」
「那就一直執行下去吧。我的鐵匠、我的澤雨、我的冬羽~」
「欸...還真長啊。我的公主、我的小雪、我的麻衣。」
「怎麼,嫌棄?」麻衣裝出一臉生氣得樣子。
「不會,從來都不會。」
「所以我們要在一起嗎?」
「不是一直都在一起嗎?」冬羽淡然的說出口。
「說的也是,不差那句話。」
「哪句?」冬羽疑惑的表情看過來。
「每個在一起的戀人都會說得那句。」
「麻衣想聽?」
「還好啦~」口是心非。
「是嗎~那就不說了。」
「欸!」麻衣跑調的聲音。
「睡覺吧!」


四人在小綾的故鄉愉快輕鬆的渡過了假期,然後踏上了回家的路。回去後等著Ta.Ka.Mi.三人的是大量的工作邀約,還有一如既往的家人。

四人帶回了許多的名產跟伴手禮送給大家,只顧有酒喝的大人們、只顧有禮物拿得大學生們、只顧有吃得就好得小春。這是麗子跟冬羽的家,收留了她們這些被基因實驗改造的異類,給了她們溫暖快樂跟平安的家人。

小綾跟麻衣唯一不知道的秘密,對她們手腕上的數字刺青存著疑問的秘密。小綾跟麻衣很想問,但總是不知道該用什麼身份去問去明白。

而冬羽跟麻衣的關係,在她們眼中也早以經習慣。暑假中,難得提早結束工作的Ta.Ka.Mi.三人回到麗子家休息,客廳裡的大人們正在玩遊戲機發洩工作上的壓力情緒。

大學生們平常不是各各跑出去玩就是打工,只剩下未成年的還留在家裡納涼。麻衣一看見冬羽在家就整個人黏上去了,被麗子跟小綾白眼吐嘈,大熱天的不要讓人更熱。

冬羽知道麻衣遲早有一天一定會問他們手上的數字刺青得來源,所以從小綾的故鄉回來後,冬羽曾經跟大家討論過這個問題,其實大家都沒意見讓冬羽告訴麻衣這個秘密,因為她們覺得麻衣跟小綾是值得相信的人。

從上次的旅行回來後,小綾跟麗子的關係也有微妙的變化,所以既然麻衣跟小綾以後也會成為她們家的一份子的話,那告訴她們也無彷,畢竟已經事隔多年,那個研究所跟那些過往也已經不存在了,剩下的就只有活下去。

她們這些接受了基因實驗改變的人,能活多久是個未知數,身體以後會有什麼變化也不清楚,所以只有好好的每天過日子活下去而已。

冬羽拉著麻衣回到房間時跟大家使了跟眼色,當然也有麗子。大家都明白,冬羽是想告訴麻衣真相了。麗子接受到冬羽的眼神後也拉著小綾回房間去。


房間內,冬羽直接告訴了麻衣,她們手腕上數字刺青的來源,還有十多年前東京郊區深山內的大火的原因、還有那間研究所、那些基因實驗、那些不再紀錄中沒被大眾所知的倖存留下的人,以及那些倖存留下的人身體上的變化跟壽命的未知數。

冬羽仔細的一件一件說明讓麻衣清楚,而麻衣從一開始驚訝的表情慢慢聽到表情變得沉著認真,麻衣是真得很仔細的聽著冬羽說得每一件事情,而另一邊麗子的房間內也是如此。

終於說明完的冬羽,深深地嘆了氣,像是整個人放鬆了一樣,倒向地板躺著。麻衣見狀,也跟著躺在了冬羽身邊休息。

「麻衣會害怕嗎?」
「害怕什麼?」
「我們的基因變化,還有我們不知道能活多久。」
「能活一天就是一天,只要活著一天,麻衣就一直都會在冬羽身邊。」
「說不定明天就突然死了呢?」
「才不會!冬羽跟大家一定都能活很久很久的!」麻衣激動的爬起來說著。
「知道為什麼要告訴繪里這些事情嗎?」
「為什麼?」
「那是因為,麻衣已經是一家人了。」冬羽的笑容在臉上浮現。
「嘿~所以我現在也是這個家的一份子嗎?」
「是喔~大家都很喜歡麻衣也很喜歡小綾。」
「那...冬羽什麼時候要跟我回去見爸爸啊~」
「欸?呃...」
「放心吧~有麻衣在~而且爸爸也很喜歡冬羽呢~」
「是這樣啊... 雙方家長要見面這樣嗎?」
「不用啊~當初處理雜誌的事情時大家都見過面了嘛~」
「啊啊...說的也是。」

冬羽想起當初雜誌的風波,麻衣的父親一方面在經濟方面給予雜誌社壓力、裕里這方面則是動用了黑社會跟暴走族去解決更私底下的衝突。

樓下傳來了大人的呼喚聲,是桐吉他們回來了,還順便帶了點心回來,呼喚著要樓上的孩子們快點下去吃。誰說沒有血緣關係就不能成為家人呢,他們用深刻的牽絆跟感情成為了一家人。

「麻衣,我們下去吃點心吧。」
「好啊~」

正準備打開門的麻衣被冬羽叫住。

「冬羽怎麼了?」
「...我愛你。荒川麻衣。」

在房內相擁的兩人,忘記樓下的點心等著她們。




這一世相見、這一世相愛、這一世幸福。

  • eritk4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平行世界 >> 三生緣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448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