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30日

『牽阮的手』11/18(五)上映哦!

 
今天下午去『牽阮的手』試片會的感想。
 
 
見過田媽媽一、二次,印象中的田媽媽就像她自己說的一樣,講話很大聲,笑很大聲,是一個非常活潑開朗,也很容易哭,不管去到哪裡,都很引人注目的人。
 
我是一個哭點極高的人,這部紀錄片,總共140分鐘,掉淚的時間絕對超過一半。
 
田朝明醫師和田媽媽的愛情故事,見證了台灣的血淚民主史,白色恐怖、美麗島、林義雄、鄭南榕、詹益樺......
 
 
影片結束後的座談會,導演說,有媒體朋友問他:『(拍這部片)你怎麼那麼勇敢?』。導演又說,『如果我拍的是眷村的紀錄片,大概就沒人會這樣問了。』。就好像為什麼異性戀就是理所當然,而同性戀就是異於常人?

沒 有 人 知 道 什 麼 時 候 這 種 莫 名 其 妙 的 想 法 入 侵 我 們 的 思 想 而 且 還 變 得 理 所 當 然 。
 
 
有個參與試片會的先生首先發言,他提到兩件事:片中提到很多台灣獨立的片段,台灣獨立代表的是什麼?似乎只有單一方面的角度,沒有平衡;另外原本看到片名以為是愛情故事,但他感覺不到他們之間有多深刻的愛情。
 
片中其實除了台灣獨立的資料片段外,有反攻大陸解救同胞的片段,有退出聯合國,也有蔣中正是人類的救星的片段,依照著台灣的歷史順序。不過就像另一位老師說的,當他在課堂上說台灣歷史的時候,會有學生說,老師我們不要談政治。
 
歷史就是歷史,歷史是實際發生過的事,歷史是政治嗎?不是政治嗎?
 
這樣說吧,認為台灣國是政治議題的人,會認為中華民國也是政治議題嗎?講到白色恐怖的時候是政治議題,那麼霧社事件是政治議題嗎?
 
當不同意某段歷史或觀點不客觀的時候,才會牽拖成是政治的說法。
 
 
如果說拍這部紀錄片的導演可能會判死刑,寫這篇文章可能會被關十幾年,你可能會覺得哪可能太誇張了吧!那如果說,在二十幾年前就是這樣的呢?這是一段不被同意不被提起的歷史,但並不遙遠。

如果情況反過來了,不是台獨而是發表反攻大陸的人可能會被抓起來甚至判死刑,那麼這種言論不自由,是歷史還是政治?
 
觀點不同,很難說誰對誰錯,民主的社會不就是要尊重不同的觀點?
 
 
 
不太會寫文章,只能說真的很好看,最重要的是,提醒想去看的人,記得要帶衛生紙進場哦!
 


alienmixed發表於 樂多18:02回應(0)引用(0)阿土看世界。

2010年12月11日

2009年11月14日

《賽德克巴萊開鏡紀念版限量套票》

01010001167386.gif













 

幾年前,哥哥很興奮地要我看一個短片,那時候傻傻的我只是覺得很漂亮,風景很漂亮,畫面很漂亮,音樂也很漂亮。
 
然後出現了『海角七號』,我沒辦法像其他人一樣分析這部電影,我只是單純的喜歡這部片,因為它的淳樸,它的平意近人。導演也因為這部片紅了,我才知道
原來幾年前看到很漂亮的那個短片,其實是為了籌措資金拍的。
 
魏導真的是很特別的人,也娶了一個很特別的老婆。
 
當初他將要不要借錢去拍攝『塞德克巴萊』試片的決定權交給老婆,他老婆說:『我是一個沒有夢想的人,但是你有,但是有夢想的人很多,願意去執行的人很少,偏偏你又是那幾個願意去執行的人,那你想要做什麼就去做,不要老了以後才跟我講說,當初我要是怎麼樣就好了。』。
  
看完海角七號,聽完魏導的夢想,我想,魏導也是一個真正的『塞德克巴萊』(塞德克巴萊是台灣原住民塞德克族語『真正的人』的意思)。
  
我已經買好了預售票,因為我希望魏導能夠繼續告訴我們很多很多台灣的故事,因為我相信,不可能的事遇到魏導都會成真。
  
   
以下是魏導的公開信....

 
我是賽德克巴萊的導演魏德聖, 
 
1997年開始,經歷10個年頭完成賽德克巴萊劇本,中間修改不下10次…
2003年,為了證明拍攝的決心,貸款200萬拍了5分鐘的試拍片…
 
過了4年,那5分鐘的証明並沒有為賽德克巴萊帶來機會。
 
於是…有了海角7號…
 
終於,海角7號為賽德克巴萊帶來入場卷,
捧著海角7號的營收,我買下了那張門票,走向12年來最大的夢想。
 
賽德克巴萊從今年三月正式籌備至今,歷經七個月的時光,
一開始,只是幾個人窩在小辦公室裡不斷討論這部電影要如何拍攝,
慢慢地,已經有近百人各自投入不同專業進入實際執行。
當我們從紙上談兵的想像走到正式執行的每個環節,面對重重困難我們一一解決,
我們做得到的,盡力做到完美,超出我們經驗的,我們努力學到會。
 
這段日子,因著許多朋友的鼓勵,即使當中曾經遭遇超乎我們想像的難題,
咬著牙,我們都撐過去了。
只是,七個月的籌備下來,難以處理的特效逐漸有了共識,
超乎想像的服裝道具需求拼死趕上進度,重要的部落和街道場景,有了雛形。
一群我們滿山遍野找來的素人,也開始進入備戰狀態。
 
眼見夢想漸漸堆砌,資金卻沒有隨著我們的努力與執著到位,
萬事皆備,我們的東風卻不知何時才到。
 
原本滿溢的信心到距離開鏡的最後3個月漸漸瓦解…
ㄧ場風災過後,身邊的人終於按耐不住
朋友…同業…甚至伙伴開始試圖勸退我。
 
謝謝!我很好…
雖然放棄比較容易,但我選擇堅持下去…
這是一個值得被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共同記憶的故事,
是我非說不可的故事。
 
感謝您在一開始就願意支持這部電影,
感謝您願意一路陪著這部電影歷經這段創作地艱辛
 
懇請您,支持購買這次的紀念套票,為賽德克巴萊,投入第一筆資金,
讓這個為台灣英雄作傳的夢,可以走下去。
 
兩年後,我們相約電影院,您手中的票是您現在對我們的祝福,
當您兩年後看到電影,您會見到這個祝福產生多大的力量,
您會知道,您為台灣電影史,共同寫下這重要的一頁。

 
 
連結至塞德克巴萊的官方部落格
直接到博客來買預售票

alienmixed發表於 樂多10:16回應(0)引用(0)阿土說一起來吧。

2009年10月1日

《愛的十個條件》

  
"When is your people important than your family?"
(什麼時候你的同胞比你的家人重要?)


 
影片在剛開始沒多久,出現了這句話。
 
對熱比婭卡爾德來說,或許是無時無刻,也是椎心刺骨。
 
她年輕的時候推廣維吾爾族服飾,曾經成為中國前幾名的富豪,因此接觸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核心,也在世界婦女大會上發表過演講,甚至擔任過政協委員,但她也因為爭取維吾爾族人自決並抗議其遭受的不平等待遇而被關進黑牢五年。
 
即使坐了五年牢,被迫害,甚至連孩子都被毆打被逮捕被關進牢裡,還是走遍全世界為維吾爾族發聲,曾經兩次備諾貝爾和平獎提名。
 
她曾在廣播節目上激動地說:『中國以為這樣就可以讓一個母親傷心,以為我會因無法承受孩子被捕而崩潰,他們太看輕我了,現在的我,已經不是為自己而活,而是為那二十萬人的悲泣而存在,我和我的族人一起悲傷,直到一息尚存,我都會奮戰到底。』,但也在節目結束之後,忍不住掩面痛哭。
 
她愛族人,也愛她的家人,擁有這兩者是多麼理所當然的事,但卻被中國逼迫得兩者只能擇其一,她說:『我的快樂會變成我族人的血』,所以她選擇了族人。
 
 
看完影片,心情有點沉重。
 
白天上班對著許多十點一到就準時收看中國國慶,還有人說:『好感動!』的病人及家屬,我產生了一種錯亂的感覺,我究竟是身在哪個國家?是台灣?是中國?而晚上,就看到中國殘害維吾爾族人的惡行。
 
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我是不是能夠像熱比婭一樣,在只能選擇族人和子女時,選擇族人?如果,熱比婭是我,面對這些連自己國家都不愛的人,她是不是還能夠無私的將自己奉獻給族人?
  
 


alienmixed發表於 樂多20:56回應(0)引用(0)阿土看世界。

2009年9月12日

台灣的911

我沒有研究過扁案,我只是單純的認為,阿扁的確為台灣做了很多事,有人說了很多他不該沒做的事,應該改什麼名字,應該禁止哪個電視台,但我認為當改朝換代的時候,就一定都會復辟,因為這都是有形的,花一些錢就可以改回來的。

我覺得阿扁做了最重要的事,就是提升台灣各族群的自信心與驕傲。

台灣歧視講台語的人越來越少,以前被洗腦成好像講台語就是講髒話、低下、沒水準,但現在被說"台"甚至會被當成一種稱讚;以前對客家人的刻板印象就是"摳",甚至我認識很多客家人不敢承認自己是客家人,客語也只剩下一小撮人會用的語言,但現在客家的元素一直被應用在設計上,也走入國際;原住民更是一直被打壓,也被污染成酗酒、沒有用的族群,但其實他們才是最最聰明,最懂得生活,也擁有非常美麗文化的族群。

現在的資訊不像以前那麼封閉,人民也沒那麼容易被洗腦,阿扁執政那8年,這些重建起來的民族自信及傳統文化,是無形的,是不會被倒退的,是不會消逝的。

這不是說如果阿扁貪污,就可以以功抵罪,但也不是因為他貪污,就可以抹滅的政績。

功與過,對與錯,在現今的社會,是不存在的,現在剩下的,只有西瓜偎大邊。

扁案的審裡過程嚴重違反人權違反憲法,審判結果也幾乎是抄家滅族,而且判的最重的竟然是與馬英九的特別費有異曲同工之妙的國務機要費,這就是在告訴台灣人,阿扁有罪,但他的罪不是在洗錢,而是罪在他是台灣人,罪在他竟然總統選舉贏過國民黨簡直就是竊國。

毫不掩飾殺雞儆猴的意圖。

我想就算耶穌站在他們面前說:「你們當中如果自認沒有罪的就可以拿石頭丟他。」,這些人絕對會毫不遲疑拿起石頭丟阿扁。


alienmixed發表於 樂多09:31回應(0)引用(0)阿土看世界。
 
-
贊助商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