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3,2007

回歸原始的味蕾大冒險

話說自從燧人氏發明鑽木取火,人類從原始時代的生吞活剝,大大向前跨進了一步,了解了魚肉食物烤熟了吃,不僅僅是衛生安全許多,更可增添其美味,可以說是文明上的一大進程。


然而進入到了現代,反倒有許多人,為了各種原因,寧願選擇生食而不煮熟,活得比原始人還要更原始。西方的生菜沙拉、荷蘭的生吞鲱魚、法國海鮮盤的生蠔、和日式料理中的沙西米就是最好的例子。

...繼續閱讀

aj2004發表於 樂多03:13回應(27)引用(0)工作在歐洲

April 17,2007

Pizza 進行曲

來到義大利,您當然絕不能錯過義大利三大國寶之一的經典美食披薩。

...繼續閱讀

aj2004發表於 樂多03:09回應(3)引用(0)工作在歐洲

February 9,2007

聽見天使在唱歌

講到義大利的甜蜜美食,最為人所熟知的,應當就屬提拉米蘇Tiramisu了。這道甜點有個感人的小典故:據說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有位士兵上戰場之前,他的妻子將家裡剩餘的餅乾、蛋糕、甜酒浸製之後打包在盒子裡,讓他帶在路上充飢,每當這名士兵吃起這道點心,就會懷念起故鄉的妻子和親人。姑且不論這個由來是否為真,但這道最經典的美食已經成功征服全世界人的心,成為最具知名度的義大利甜食榜第一名,也這這道意思為"帶我走"的糕點,帶走了大家的胃和心。

...繼續閱讀

aj2004發表於 樂多20:31回應(5)引用(0)工作在歐洲

January 11,2007

漫步黃金角

位在伊斯坦堡舊城區的加拉塔橋Galata Bridge,串聯了Karaköy(加拉塔塔側)和Eminönü(新清真寺和埃及市集側)兩個繁忙的商業區,同時也是從新城區塔克新廣場Taksim到舊城區蘇丹阿梅Sultanahmet的必經之路。

來到伊斯坦堡的遊客,有時會把橫越在黃金角上的加拉塔橋,和博斯普魯斯大橋的地理位置搞混,誤以為伊斯坦堡的每一條橋都跨歐亞兩洲。其實,仔細查看地圖,就不難發現黃金角是從博斯普魯斯海峽延伸出來的一條狹長水道,其實這個區完全是位在伊斯坦堡的歐洲區。往東遙望,隔著湛藍廣闊海水之後的陸地才是亞洲區的Üsküdar。

至於土耳其名為Haliç的黃金角,為何會有Golden Horn這樣的英文名呢?大概已不可考。我曾聽過幾種說法,有一說是因為此地在15世紀遭受鄂圖曼土耳其人猛烈攻擊時,東羅馬帝國的人將一桶桶的黃金藏往海底;另一說是因為在陽光的照射下,海色閃耀波光瀲灩有如黃金閃出的光澤。我個人認為第一說非常之不可靠,否則站在橋上的土耳其人就不會只是釣魚而已。

...繼續閱讀


December 7,2006

重回樂多

最近,我的運勢走到本年度最低潮,不順之事一籮筐,滿到幾乎要溢出來。說沒影響心情絕對是騙人的,此時的我只能不斷的鼓勵自己,"危機就是轉機"、"上帝在這關了你一扇窗,必在那給你開另一道門"...

經過了這段時間的紛紛擾擾,蕃薯藤和天空總算完成合併,隨之而來的,卻是用戶們的諸多抱怨,我也已經很久很久無法登入自己的部落格。雖說是免費服務哪敢多奢求,但總有被人從背後暗算一刀之感。本來打算讓長滿荒煙漫草漸漸荒廢的部落格被自然的淹沒遺忘,現在看來也是不得不了。

但連我想把自己曾經的努力備個份也沒辦法?!!!

後來總算在太妃糖的憂鬱狂歡節找到答案。當初我是從樂多被合併到蕃薯藤,現在蕃薯藤琵琶別抱和天空交好(應該說是私通吧!真是他X的...),所以樂多和蕃薯藤正式結束合作關係,再見一鞠躬。

說了半天,意思就是,我又用回當初樂多的帳號了。

現在在樂多登入,所po的新文章,不知道會不會發生像合併以前曾經讓我親身體驗的"天空留言之乾坤大挪移"一般,那樣令人驚駭又錯愕的鬼搬家事件。如果不,表示那些仍不死心,三不五時會回我蕃薯藤老家查看我死了沒的老朋友們,肯定是無緣再見了。

不過總而言之,我是被迫要放棄蕃薯藤的家,重回樂多的懷抱了。

未來,也許不會有太多時間經營這哩,也許會突然福至心靈收山退隱山林,但是,我把回憶放在這哩,有時還是會回來看看。

希望這個空間不要像明日報一樣,悶不吭聲消失無蹤,再一次令我失望!


September 1,2006

山雨欲來

去年5月我生完妹妹回土耳其,第一件要事就是回公婆家,讓大家看看好久不見的熊哥哥和初次見面的熊妹妹。中途經過大姑家,大姑的大兒子Burak正準備要入伍,不過我們停留時間不長,陰錯陽差沒有見到他。

Burak服役的地方,是個位在土耳其的東南部,距離敘利亞邊界不遠的小鎮,不光是外在環境差,重點是那裡是庫德族地區,情勢相當吃緊。自從知道Burak的服役地點,大姑經常擔心落淚。這小子平常無所事事不事生產,雖不算壞但也絕對稱不上是個好孩子,不過對大姑而言,畢竟是自己生養的,那份情感還是始終割捨不去。那時候,我們都安慰大姑不要擔心,這樣的歷練對於一個依賴父母不肯獨立的大男孩而言,未嘗不是件好事,她總是在我們面前強作微笑,私底下還是偷偷哭泣。

 熊寶寶那陣子在電視上,常聽到一首叫"O şimdi asker"(他現在是阿兵哥)的流行歌曲,因為旋律輕快發音簡單,很快就被copycat熊寶寶學起來。多半人聽見小小孩唱流行歌曲,都會不免好笑,這更激起他的表演慾,每每在眾人面前現寶,但唯獨在大姑面前我儘量避免,以免又勾起她的傷心處。

...繼續閱讀

July 16,2006

【自由新聞網】東方特快車到不了的地方

東方特快車到不了的地方

文/蕭秀琴

……有些聲音;在每個城市都有不同的聲音。

在西方,地下鐵或捷運是非常特別的聲音,它會停留在你的腦海深處。在電影裡出現這些聲響,冷不防這個城市的記憶就會在你腦海裡甦醒。

 在伊斯坦堡,它是「vvvvoooooot」--連續的小汽船聲,或是「chck」--煙囪聲,還有博斯普魯斯海峽的海浪拍打碼頭,以及舊式小船「putuputuputu」的聲響……。

 有些事情是這樣接近,假如我閉上眼,而你給我一個在世界上任何角落的地方,伊斯坦堡冷不防的就會出現在我的腦海裡。


...繼續閱讀

June 14,2006

壞.掉.了

身體壞了。

大概是因為長期的耗損,我原來壯的像牛一樣的體質在不知不覺中變差了。6月初在瑞士奧地利遭逢史無前例的低溫,結果演變成重感冒至今。說低溫也不是真的多低,大約也就是10度上下,我在天寒地凍的蒙特婁渡過冬天,都安然無事,只能說老了吧。

一開始從失聲、喉痛、咳嗽,咳到幾乎要嘔吐,漸漸演變成鼻炎,就在短短的一週之內。我回到台灣,當天馬上就醫,還非常罕見的,完全遵照醫囑,一次的藥都不敢遺漏。但壞了就是壞了,藥吃了,副作用也受了,感冒還是纏著我不放。除此之外,我被迫要放棄我深愛的夜貓生活,因為一熬夜隔天必定頭痛欲裂。

不過我還是在熬夜。明天--應該說是今天--又要出國,要趕緊把行李打包好,明天還有一卡車的事需要處理,也得帶妹妹去打預防針。留言的朋友們很抱歉,我已經很久沒回應了,請各位原諒一個壞掉的人吧!


May 13,2006

最快樂的母親節

最近的生活,最大的感想就是沒感想。

但這並不代表我不忙。我的工作雖然不具什麼高度的技術性,不過事前的準備工作、蒐集資料、行前所有瑣碎的事、加上整趟行程裡殺死無數細胞的要命問題,也很容易令人身心俱疲。工作之餘,我把其他的時間奉獻給兩個寶貝,即使什麼都不做,陪他們一起手舞足蹈的唱歌,或是瘋癲似的搔癢笑鬧,也是一種無可言喻的幸福。

母親節前的星期三,我們決定提前幫媽媽慶祝母親節,在前往餐廳的途中,我告訴熊寶寶今天大家出外吃飯的原因, 他看來似懂非懂。我指著沿路經過的學校,告訴他外面掛著的紅布條上,都是寫著母親節快樂。他點點頭,決定要口頭祝福家裡所有人母親節快樂,光說還不夠,還要附送一個熱切的大大擁抱。此一舉動,把家裡三位年長的女性都逗的樂不可支。

星期五下午熊寶寶回家時,興奮的拿著東西向我獻寶:是一張貼著他和媽媽合照的卡片,和一束用各色色紙剪貼成的康乃馨。他開心的大叫"媽咪14號母親節快樂",一面忙不迭的敘述這些花的製作過程。看著他忙碌的指手畫腳,不時出現小小結巴或是無意義的句子,我猜我當時的表情一定是堆滿了無盡的笑意和滿足。

晚上我讓熊寶寶和熊妹妹一起泡澡,以往兩個人湊在一塊,最後總是悲劇收場,一個尖叫一個哭吼是家常便飯,可是這次兩個人卻異常融洽,時不時傳出的笑聲連幾公尺外都聽的見。我幾次探頭進去,見兩個玩的不亦樂乎,也不忍心打斷。妹妹大概一時興奮過頭,忘了哥哥的大忌,拿著盛滿水的小澆水壺,從哥哥頭上當頭淋下,哥哥當下大喊一聲,沒想到兩個人隨即又笑成一團。

 我們家的熊寶寶,看來真的長大了。


April 26,2006

【東森新聞報】草莓男孩 by 陳志東

草莓男孩,這樣為生活打拼的堅毅表情,在台灣很少看到。畚豹遜/攝影

土耳其貧窮得讓人心疼又氣憤,之所以心疼,是在於當你見到10多歲的年輕男孩推著攤車,辛苦叫賣著合台幣不過10幾20多元的麵包、水果、零嘴等物品時,那種臉上所顯露的堅毅表情﹔之所以氣憤,是連5、6歲小孩都必須上街討生活,那種為生活而放棄學業的悲情,真的讓人氣憤土耳其政府的缺乏遠見。

我喜歡在伊斯坦堡大街小巷亂逛,看著各種人群、商店、攤販,品嚐各樣的零嘴小吃。土耳其攤販超多,有很老的老頭,有壯年男子,更有不少年輕男子,大多是推著一輛攤車或頂在頭上,販賣著圓圓的麵包,或是烤栗子、香米飯、綠色像檳榔大小般的奇怪水果、貝殼油飯(我實在不知它的名字也不知如何形容)(註1)等等。

那天看到一個大約16歲左右的年輕人在EMINONU碼頭附近,推著車準備前往人潮聚集處,一輛汽車逼得很近,他的推車被逼到牆邊,恰好路上一個拳頭大小的石頭擋著,我就在旁邊看到他咬起牙努力將車推過那石頭,看著他在冷天裡低下汗,突然就湧起一陣心疼。

這樣為生活打拼的堅毅表情,在台灣很少看到,現代的台灣年輕人也不可能願意過這樣的生活,這樣深刻的生活滋味,那樣的表情,就一直留在我心裡。卻沒想到那樣的堅毅表情,同樣出現在一個只有7、8歲的小男孩身上。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