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3,2016

孕婦、產婦、病人

雖說懷孕一事很自然,但對我而言孕婦、產婦、病人是同義詞。

孕期一開始我便因腹痛住院,雖然一般初期的孕吐等沒發生在我身上,但那一次我就嚇到了,好一陣子我對自己一個人在床上有陰影,我怕睡一睡又來個大腹痛。好不容易度過孕中期,公開懷孕也開始被人念說不能吃這個、不能做這個,接著就是可怕孕後期。

一跨過8月我的身體就好像立刻說這是孕晚期了!別人說的症頭立馬顯現,腰酸背痛到沒辦法在床上睡超過4小時,什麼都不想做,幸好老公因暑假在身邊,我的家事活都落在他身上,也沒食慾,吃得少少的,沒辦法睡覺真的是讓間諜意志力崩潰的好方法,孕婦鎮日煎熬,有次我終於受不了,抱著老公大哭說:「這一切到底什麼時候結束?我到底為什麼想懷孕?」說這句話時,離預產期還有2個月。

開學開始上班後更是可怕,無法騎車只能坐公車,常常得挺著肚子在路邊等換車,一旦錯失了時間等個半小時也是有可能的,而且台中某些路段沒有公車亭沒得坐,8個月的肚子站半小時真是讓我死了吧,本想像當兵數饅頭一樣,數一個月就要提前請假回娘家待產,中間還特別去辦了手機的網路,好讓我能知道公車到底何時到班,畢竟我曾為了買早餐而眼睜睜看著公車跑掉,沒想到白忙了,開學2周我就又因發燒住院了。

孕婦的不便是在於長達3個月得忍受無法睡又要上班,連畢業生回校看我都直言:「老師,你看起來好憔悴」我自己照鏡也這麼覺得,莫怪一生完,老公說我容光煥發!其實我整體孕期只重5公斤,跟別人重10公斤的根本不算什麼,可是在我身上如千萬斤。每次在診間看到腳步輕快的孕婦,我就眼巴巴羨慕她們怎麼能如此歡快,相形之下自己糟到極點了。

產婦也沒好到哪裡去,生產的過程不怎麼美麗,我自己的產程不算快也不算慢,有聽聞過生一天也生不出來的,我覺得我算幸運了,因為一進產房大小便都得在床上解決,加上此起彼落的叫聲,常常被內診的下體,常聽別人說生完就忘了所以生第二胎,我不生第二胎但想趁著我還記得,趕快用文字記下來。

病人,才是我一直的身份。從8月我就不停進出醫院,出院後在娘家養病,爸、媽、我,三人都白髮蒼蒼,但是我覺得我真幸福,有爸媽疼愛,雖是在養病,但好像回到未婚的研究所生活,雖然很想賴在父母身邊,但其實真實身份已經是個母親,有自己的家庭,產假結束也得自立自強回到職場,打起精神。但就像最近很紅的日劇「月薪嬌妻」的原名「雖然逃避但不可恥」,偶爾,真的很想逃避一下現實身份,就讓我逃避吧,時間到了我會回到應該的位置,現在的我不覺得可恥。

agentcat發表於 樂多23:49回應(0)引用(0)

November 29,2016

生了一個孩子之後

九月因發燒掛急診住院,中國醫住一周,為了產檢回台北,醫生又因為查不出原因又叫我住院。當下雖沒同意,但事實証明,晚上又因發燒掛急診又回到馬偕,逃不過住院的命運,這一住就是12天的安胎病房,鎮日只能平躺,時間到得測宮縮時間,叫孕婦平躺快2小時真是折騰,注射安胎藥劑等副作用我又超明顯,手抖得跟帕金森斯症一樣,三天後醫生就讓我停注射改口服,但抑止發燒的抗生素還是照打,12天下來我雙手充滿針孔,活像吸毒的人。
安胎好不容易因不再發燒,醫生放我回去,回家一周破水早產。 破水是在清晨5點,我雙腳夾著孕婦枕,睡夢中覺得兩腿間「波」的一聲,有股暖流,我立馬醒來意識到這是破水而我要早產了!起來羊水流一地,驚慌之餘我還不忘穿拖鞋免得自己滑倒,一邊到廁所讓羊水流在廁所,一邊呼喊爸媽跟老公「我破水了,送急診」另一方面,由於離預產期還有40天,我一邊說「怎麼辦」實在六神無主。幸好爸媽都在家,立馬驅車前往醫院。 一進產科,羊水經檢查當然是流光光,光在家裡地板上的就有半桶這麼多吧,胎兒心跳ok,醫生內診後開半指,8點確認胎位正,醫生指示自然產開始打催生,此時我一直不可置信地問:「真的胎位正嗎?」因為之前產檢一直都是不正的情形,我都放棄決定剖腹產也就算了,反正是小孩自己的選擇,我心戰喊話也沒用,呈現一種媽媽放棄的狀態。 
現下自然產打了催生之後,開始沒完沒了的陣痛,但我表示的方式是腰酸,是那種刻骨銘心的酸,就酸在左側的某一點,所以每次我都是按著那一點在哀嚎。早早就說我要打減痛分娩,但是那要等到開2指,等到內診確認開2指後,半小時我開始有便意,我覺得到時候要生又要失禁也太失禮了吧,急忙請老公拿便盆,但是他說只有果凍狀分泌物,請護理師來看,立馬被推向產房。「我開幾指了?」護士說「你要生了」我:「我還沒打無痛耶!」就這樣,連無痛也來不及打,而老公呈現在產房外面也沒人叫他換衣服,10分鐘後我就生完了,一大戲落幕,新手爸爸被出來的醫生說:「恭喜,你有聽到你兒子的哭聲吧」老公:「那麼多個我哪知道哪個是我兒子?」醫生:「最大聲的那個就是了!」醫生伯伯你真逗!這種話你一定說過很多遍吧! 
就這樣,生完後的我躺在產房,剛剛急忙從門診跑來的醫生,還有其他的護士,好像臨演跑去領便當一樣,瞬間消失,只剩被縫完針的我躺在床上,等著被推出去。對了,即便你痛得要死,上產檯也得自己平行移過去,生完後,也得自己移床哦,這一點電視可沒有演。 演完戲的我(誤)就這樣多了一個兒子,但兒子因早產得先去新生兒病房住保溫箱,雖然他出生時哭得很大聲,醫生說聽來沒什麼問題,但新手爸媽還是很心疼。
產後4天我回家坐月子,孩子的爸每天早晚探望時間都去照個相,讓產後虛弱到無法下床的媽媽看。 是的,我產後腰酸到不行,再加上突然發現左側腹部怎麼有一個水晶球大小的突起,醫生說再觀察看看。三周後做完全套檢查仍沒結果,兩個醫生表示看不出來那顆是什麼玩意兒?決定開刀見真相,再者,三周內我的發燒已無法藉由口服抗生素壓下,每日照三餐燒,畏寒、盜汗,整套儀式每日來三次,發炎指數是一般人的21倍,醫生老說「你會得敗血症!」開刀日子速速定下,月子坐了三周我就又再度入院。 第一次住院的我,完全太天真,住院的人原來這麼多。 光辦個手續就花了一下午,而且所有的檢查都得重做,驗血驗尿照光,一樣都不能少,晚上也沒得休息,得先聽術後衛教,而且因為我貧血很嚴重,一般人指數是12,我是6.8,術前還得先輸2袋血,輸血超痛的!重點是輸完我還是指數不到標準,根本是輸心酸的。就這樣折騰一晚,跟我想像的安靜完全不一樣。 隔天中午,禁食禁到頭昏腦漲的我終於可以走進開刀房。三天半終於有個屁後,才可以吃東西,又經過12天住院重見藍天。去除了身上不必要的累贅,多了道12公分的傷疤。 

是的,這就是我9月到11月的人生片斷,恍若隔世,但是我生了一個小孩。 之後呢?我也不知道,且戰且走吧!

agentcat發表於 樂多19:52回應(0)引用(0)自言自語

April 16,2016

祕魯-熱水鎮

庫斯科其實有很多博物館或是鄰近景點,還可以買一張通用卷,不過我們在庫斯科因為都在外面趴趴走,所以博物館只去了一個「太陽神殿」,這個神殿最有趣的就是馬雅跟西班牙混血,西班牙人來了,把原來馬雅的部份建築拆了,原來馬雅人崇拜的太陽神,也改成天主教教堂。這個神殿我們是在第二天去完聖谷,最後讓司機放我們在門口,趕在結束之前匆匆參觀,因為隔天我們便要離開庫斯科,想說若只有空參觀一個的話,就選它吧。外面有很多導遊,會問說你們懂不懂英文,想要說服我們聘一個,但是一天在外奔波,太陽快要下山,風起的傍晚,其實我已經呈現「我只想回家吃烤雞」的狀態,這博物館本身建築可一觀,裡面有些展品講述建築原理,當然有導遊講解更棒,但對於一個疲累的旅客,我只想對M交差了事,大意就是「我們看完了,可以去吃烤雞了吧」可見,高山症跟安排過多的體力行程,會讓我開始自暴自棄。

 

這日得一提的是晚餐是天竺鼠!

 

山區的庫斯科是名菜天竺鼠的所在地,雖然包車的路途也有看到鄰近小鎮專賣天竺鼠,據說有五十幾種菜單,但我們打算在庫斯科把這道名菜嚐嚐。點的時候,英文很好的服務員(我們很需要英文很好的,不然說什麼真的都聽不懂)還特別讓我們看到裝飾過的鼠鼠全貌,再帶回廚房切塊,不過必需說天竺鼠的口感實在有點韌,用刀還切不下去,因為骨骼跟皮中間很薄,最後我們放棄優雅使用餐具,決定不顧廉恥地雙手萬能,中間服務生還一度回來問我們覺得天竺鼠肉如何?說實話,我們兩個都不喜歡口感,它嚐起來偏硬,本以為外皮會像德國豬腳那般脆皮,但事實上很難嚼,每一口都得花很多時間才呑得下去,且可食的部份不多,但我看隔壁桌的兩個帥哥,可以優雅地使用刀一片一片切得好,我不禁大嘆「這真的不是我的菜啊!」這間餐廳是觀光餐廳,所以還有駐唱歌手,唱完後沿桌販賣他們自己製作的唱片,一片200元,通常到當地我都會買一些可帶走的樂器跟CD,覺得他們唱得也不錯就買了一片(之後還有在巴士停靠處也有駐唱歌手,但是和絃就編寫得千篇一律)

 

隔天早上,我們請司機帶我們去小鎮坐馬丘比丘的專屬列車。這個小鎮就是列車的起點,馬丘比丘的列車是國家經營的,總共有兩家,列車分為三等,我們買的是第二等,頭等艙當然價格高很多坐不起。火車票事先還要與馬丘比丘的入園門票一起訂好,所以我們在國內就已經網上訂購了。距離我們要上車的時間還有4個小時,我們決定先在這個小鎮吃午餐,這個小鎮也有古蹟,不過祕魯的古蹟都嘛是一眼就看完,但是要走很久才會到,而且階梯都蠻大的,我覺得年紀較大的旅者,膝蓋不好的人可能若要來祕魯的話,真的要趁年紀輕時來,雖然胖胖的阿媽到處都是,但想想人家可能就是祕魯人,不說得自台灣去是最遙遠的距離,且來祕魯玩真的很花體力,又要適應高山症,又要爬山看古蹟,所有的自然景點都是要用雙腳登上登下的,不是平緩的,於是這個景點因為時間不多,我們決定「一眼就看盡」,目測來回還要背背包至少要2小時半,還不如走平地路線,在這裡我們也看到了第一隻駱馬。

 

駱馬超可愛的,大概是大家來祕魯最想見到的動物吧,古蹟裡養的駱馬好像都是公有的,可以近照,也沒有人收錢,這裡的駱馬都很溫馴,不過我們也只敢自拍啦。

 

眼看著時間到了,我們便又走到火車站準備上車,大家對於這難得能訂到的國鐵都非常興奮,月台上都是要跟這台漂亮列車照片的人們,陽光還蠻大的,拿著行李的我們喝著祕魯當地的啤酒,一邊曬著陽光準備上車。

 

上車時要將票還有護照都拿在手上,踏上特地加的樓梯上到列車上,我們坐在第一列第二排,前面兩個女生跟瘋了一樣,全程都用相機把列車經過的美景拍起來,2個小時的車程都不手酸,全車廂洋溢著一股「出發了,我們要往西方極樂世界」的歡欣鼓舞的氣氛,這列車也會送點心餐,食材都是用祕魯本地食材做成的,上菜時,受過訓練的服務員會一一用英文解說,也是在這裡我們認識了當地的莓果,上的點心跟飲料就是一點點的份量,接著服務員又來推銷國家公園出的周邊商品,例如馬丘比丘的專書、DVD還有解說員會穿的萬用背心、遮陽帽等等,不過大家幾乎都沒怎麼買這些東西,說實話,走祕魯這種探險行程的,大概就是把風景照起來,印在心裡就好了,沒人會想要多帶任何東西下山的,畢竟整個行程都得把行李帶在身邊,能多輕便就多輕便,才不會想多帶一本書回去呢。

 

下了車,還看到高級列車也在車站(還有供高級餐的餐車)順道照了相,我們到了俗稱的「熱水鎮」,距離馬丘比丘最近的小鎮,叫「熱水」其實是因為有溫泉,晚餐我們入住了離車站很近的商務旅館後,便出門覓食,小鎮上人山人海,好像墾丁大街一樣熱鬧,但熱水鎮的物價很高,後來我們決定去當地市場攤販吃一盤類似台灣牛肉炒飯之類當晚餐,又因為隔天得一早起來排上山的小巴,五點開始第一班車,所以這天我們便早早上床,而我,已經持續第三天的高山症了。


agentcat發表於 樂多14:27回應(0)引用(0)旅行子午線

April 13,2016

祕魯-聖谷

第二天我們沒有透過旅舍,而是直接雇用司機,其實旅舍也沒有抽成,所以當司機在門口等待打電話進來時,接待人員還有點莫名其妙,想說我們今天並沒有叫車,這時必需要再次重申西班文的重要,當你一句西班牙文都不懂時,遊中南美洲真的是非常痛苦,跟其他國家不能相提並論,所以…我打算今年越南文學完之後,明年再去跟學生一起學西班牙文啦。因為在祕魯會英文的人並不多,庫斯科已經算是觀光重鎮了,但也不是很多人會說,最會說的通常是知名餐館,因為祕魯菜實在太好吃又不貴,觀光客一定會登門。

 今日行程是聖谷及鹽田,這兩個景點比昨日的都更遠也更知名。我們去的時候時值當地的冬天,所以計程車、客運都不怎麼開冷氣,反而會開窗,但雖是公路國家,不是每個路段都鋪得很好,有些是漫天風沙,有些又是康莊大道,去的旅客自己可能要準備眼藥水跟防風沙的口罩之類的,我自己是點了不少眼藥水。

安地斯山脈真是祕魯很美的風景,高矗的山脈有著自己的個性,常常在車內看到忘我,陽光灑落下來,覺得山真是無比美麗,自己來這一趟真是對了(當然這是在沒有高山症發作的前提下,有高山症時想的完全不是這樣)。在到達鹽田前司機先給我們遠瞰可以照相的角度停車,接著開進去村落後就面臨塞車,他示意我們先下車。

 鹽田我們去時尚可稱為白色,因為我在網路上看到有人去時整片都是黃黃的,這裡的鹽就是用古法日曬收成的,只是開放觀光客走在梗中間,有些地方被踩得黑黑的,不禁覺得不是很衛生,M還不小心失足掉進去半結晶池,拿起來半小時乾了之後球鞋跟長褲都呈現了鹽的結晶,晚上回旅舍還洗了半天,免得損傷衣服的纖維。旁邊市集也有販賣產地直送的鹽,沒有算特別便宜,有各種口味,辣椒鹽、咖哩鹽,大約有7-8種口味,我們買了兩種,又喝了老婆婆賣的紫玉米汁便上路往第二個點前進。

關於紫玉米汁很有趣,自到了庫斯科我們分別在小吃店、烤雞店、還有紀念品販售處喝過三次,從鹽田這兒看來,某些西方人對於這種發酵品無法接受,而且我們在這三處喝的口感都不太一樣,但基本上我們兩人對於祕魯食品都很能接受,特別是烤雞店,實在是令人吮指的美味,導致我在庫斯科的前兩天晚餐都指定要吃它,薯條跟比利時相比,我覺得祕魯的更加美味,畢竟是馬鈴薯的國家,光品種就有十幾種,怎麼做都好吃!

 第二個點是聖谷,要進去之前就有許多販賣食物的小販,我們隨意買了點東西喝(因為本來就有自備午餐),聖谷是一處遺跡,非常壯麗,而且包車前來這個點的路上,會看到聚落在山谷中閃閃發亮的樣子,很是迷人。隨手一拍的照片都美得像風景畫。聖谷從頭走到尾玩玩走走需要2小時多,很多人都是一大家族一起來,往上爬的至高點有些路比較陡,看到很多很胖的阿嬤或是胖小子都是氣喘噓噓地往上走,還有人帶著寵物狗,不禁覺得別人竟然隨便走隨便穿就這樣來玩了,我們到底是為什麼還好歹是登山的裝備呢(謎之聲:因為你是肉腳,不可能穿著夾腳拖走路),這裡實在很好玩,景色又美,非常推!

 

 


agentcat發表於 樂多20:03回應(0)引用(0)

April 6,2016

祕魯-琴切羅

祕魯的公路運輸相當的發達,其實整個中南美洲應該都是屬於公路國家,鐵路反而就是運輸貨物方式。入住庫斯科後,我們詢問了旅舍櫃台,發現包一台車不如想像中的貴,而且可以來去自如,約定好幾個點,談好價錢,就可以大江南北去。 我們的司機因為人很古意,所以第二天我們決定又請他。第一天是去庫斯科近郊的古蹟、還有古代印加帝國的灌溉設施,以及琴切羅。

近郊的古蹟其實沒什麼好說的,這有點像是去歐洲很多天,看了一堆教堂,當然到最後每個都差不多,其實旅行越多次,對於什麼一定要看,或是古蹟之類的就很無感,反而是貼近平日生活的會感興趣。不過在這個古蹟我倒是發生了旅程的第二件倒楣事(第一件是在轉機過夜旅館時,不慎掉了一件心愛衣,而且才剛買沒多久,寫信詢問強國,強國一概不受理,連回個信都沒有,我常覺得強國的服務業是真的嗎?)我掉錢了!我誤把虛的口袋當成實的,掉了近600元左右,雖然不是筆大錢,但想著我這麼蠢,不禁心情差了起來。

灌溉設施就好玩許多,同心圓狀的圖形雖不能往下走,但是可沿著步道繞著走一圈,很多人扶老攜幼還有旅行觀光巴士,這是古代印加帝國的智慧,透過這樣灌溉充分利用水源,白天我高山症症狀不明顯,走到這兒時近午,我們看著古人的智慧,拿出午餐盒,大口咬下三明治,陽光普照,心情又好了起來。

第三個點是琴切羅這個小鎮,通常到這裡是看一個老教堂,以及旁邊沿著的聽說是全祕魯最厲害的手工市集,我們去的這一天沒有市集,但是若是要買東西,商家還是在旁邊,這裡有一個織布市集,但我對那些買回來沒辦法穿的民俗品沒什麼興趣,倒是看上了排笛以及直笛,這兩個都是祕魯的民俗樂器,其實說是樂器,比較像是玩具,但後來到街上看了樂器行擺的櫥窗,亦沒有特別出色,只是琴切羅這個市集的商家的確手工藝超強,英文也比較好,旅遊書都說若要買東西這裡是可考慮的點,但整個行程我還連一隻駱馬都沒買,雖然很愛買玩偶的我,一直很想買一隻有緣份的回去給小獅子騎,但是沿途看下來,覺得花一千元買隻駱馬回家生灰塵,所以就跟布魯賽爾的米魯一樣,貴鬆鬆又不能抱的擺飾品,再見。 琴切羅的教堂因為有點歷史了,所以非常的小,但是它的後面風景極佳,我們對於教堂內的聖物沒什麼興趣,但後面倒是又躺又坐了挺久,但我會建議琴切羅若沒有特別要買東西,也對教堂不感興趣的人可以跳掉,因為這個小鎮的觀光點就只有一個罷了。

agentcat發表於 樂多23:09回應(0)引用(0)旅行子午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