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8,2015 18:00

一曲離殤,舞影零亂


繁華落盡成空,寂寞梧桐獨舞,故國江山不再,枕上淚漬一片,昔日朝堂歌妙,今日落魄孑然,銅鏡前懶於梳妝,軒窗前對花空歎,形容消瘦孤單,花容憔悴愀然,曾記得,君前飲酒歌舞昇平,霓裳羽衣曲罷人歇,柔情繾綣芙蓉帳暖,花容月貌只與君看,到如今,山河破碎淩亂,宮闈狼藉一片,廟堂鐘聲啞然,枝上寒鴉孤蟬,新君前婉轉承歡,心戚戚恐顏色老,四下無人暗自垂淚,心似落葉枯槁不堪。縈損柔腸寸斷,衣帶漸寬誰憐?

月下舞影零亂,青絲繞肩披散,誰的離殤祭奠了一世繁華,誰的相思穿越了一世更迭,誰的碎夢纏繞了一世別離,只想在寂靜無人的夜思念舊日的溫情,只想在黃昏落日的餘暉裏傾灑滿腔的眼淚,只會把一生的情思寄託在清風暖月中,默默回首曾經的纏綿,獨上空樓依窗而立,疏影婆娑,形影相弔,一尺白卷書寫著千年的嬋娟,一枝桃花嫣紅了容顏的蒼白。風颯颯,雨綿綿,霧藹藹,花重重,傾世的容顏敵不過歲月的無情,樹影下誰還為絕世的舞姿傾心?

奏一首離殤,別離了故國家夢,心已隨逝去的舊夢飄零,盛世樂章,已在風吹雨打中零落成泥,再不複當年繁華景象。煮一壺溫酒,青梅時節,花下獨酌,淒然心愴悲傷成河,問蒼天,當年燕舞蝶飛,宮牆森列,可曾想如今蕭條潦倒,傾頹敗落,只餘下殘樓冷夢,枯樹寒鴉,寂寞空虛宮殿,風雨飄搖臺榭,風流一時皆成枉然。

憶往年,舞榭歌臺絲竹盈耳,朝堂廟會井然有序,亭臺前看落葉繽紛,花雨一片,閣樓上對鏡梳妝,唇紅齒白,嫣然生媚。起舞時襟帶飄飛,如煙如霧,腰肢婉轉,歌聲粲然,飄飄乎如仙女臨凡,朦朧間如玉宇瓊臺。醉眼看花花不語,只留相思嵌白雲,一抹墨香延續了幾世的情思,空對閨閣寂寥了一生的清影。鶯啼燕舞,憂傷了誰的殘夢,月圓月缺,纏綿了誰的眼眸?

琴聲嗚咽,揉碎了寂寞的芳心,翰墨淋漓,書寫著無盡的愁歎,經年離別,不知卿是否安好,是否依舊笑面如靨。林下吹笛,笛聲嫋嫋,是否溫暖了些許柔情,是否舒散了些許愁緒。山河依舊在,只是已成他人的囊中物,亡國恨,只能在沉沉的黑夜獨自悲戚。容顏漸老,如流水落花,漸逝的年華誰肯垂愛,命如浮萍,一生孑立,悲苦的命運有誰垂憐?

長恨此情悠悠,經年別離依稀可見,如一樹繁花,落了又開,開了又落,循循複複,無有斷絕。常想到,若此生不遇見卿,流年又是怎樣光景,是否依然粲然心動,是否依舊情思暗結,但命運錯雜,既能遇到了你,此生便永無遺憾。

韶華易逝,你是否還記得我梳妝的容顏,眼眸含笑,我的笑顏只為你開,斬不斷的情思,曾是你我的深情眷戀,旖旎綺夢,你我曾在桃花源處起舞。泛舟湖上,那瀲灩的湖水映照你我的容顏,層層漣漪,漸次消去,消不去的是我們的海誓山盟。你曾為我賦詩,我曾為你撫琴,詩情畫意,郎情妾意,山水悠悠,此情綿綿,千百年後,是否有人還記得你我的愛戀,月下深情的相擁,花前繾綣的纏綿。

瀟湘夜雨,古燈清佛,守住你一世的愛戀,用盡我一生的時間。你已蹤跡杳然,我仍初心不改,三生石上曾刻下你我的誓言,君當如磐石,妾當如蒲草。蒲草韌如絲,磐石無轉移。你的深情我念念不忘,我的癡心你是否感知到?

山無棱,天地合,才敢與君絕,紅塵中遇到你,是我的榮幸,儘管你我已相隔萬裏,我仍願住進你的夢裏,天長地久,綿綿無期。

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曾經的你我在月下對酌,如今只剩下我孑然一身,在庭院深深處獨舞,縱然傾世的舞姿,又有何人欣賞?縱有萬千柔情,如今卻將託付誰人?

這一生,舞影翩翩,驚鴻容顏,只為君一人傾灑柔情,記憶裏的角落縱使萬般傷痛,也會留給君一個獨僻之所,那裏盛滿了我對你的不改初衷,那裏是你我最快樂的天堂。

這一生,風雨飄搖,荒涼孤單,我不怨君舍我而去,只道是天道無情,將你我分別,我期盼來世仍與你相遇,接續你我的愛戀,生生世世,我將為你畫地為牢,為你一人舞蹈。

  • admitdili 發表於樂多回應(0)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