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9,2014 13:49

一朝陌生淡然的微笑


收起我淡紫色的碎花傘,抖落碎碎的雨滴,靜聽鑰匙在門鎖裏轉動傳來的金屬碰撞的清音。房間幽暗,溫暖又略帶潮濕的空氣撲過來。打開燈,瑩白的光芒照亮我的向日葵纖體美容白色方鐘。

天色陰沉。自早上開始就總有細碎的雨末縈繞在臉旁,冰冷的空氣如寒針一般輕易地劃開皮肉滲進骨頭裏。很明顯地感覺到天在一天一天地昏暗中冷起來,期盼一場結束夏天的雨,標誌徹底的秋天到來,這個應該滿是秋雨的九月,終究還是在今天下午我去實驗的兩個小時裏被浸泡濕潤。

許是這一夜看多了浩渺的文字,眼前頭腦間升起許多碎碎的念想。

自習室間人影重重蚊飛蠅舞。埋頭於巨額的書本課件和卷子中間。點點滴滴地灌知識入腦,所得不是滿足,僅是稍稍消磨的罪惡感。家人偶爾的電話和短信似星星點點的慰藉。卻也是最深的雪纖瘦黑店無奈和遺憾的來源。

縱然江南細雨如煙,縱然塞外風沙漫天。我僅是浩瀚九州最中央城市裏一個有家歸不得的小女子。那些煙波流轉水榭花開的點點滴滴終究與我無關。

所謂回憶和追求說到底都是一樣的偏執。兜兜轉轉空餘恨,不抵浮生半日閑。若此生之能留得一樣可貴之物,只願長伴自由。碧落蒼茫,三千煩惱,於天地而言人渺如微塵,誰又真的能依著性子自由。

陰沉的天氣,總是會帶來意外的壓抑。從早上醒過來,天色就沒有一刻散去灰暗,抹上亮亮的陽光。坐在6304那個不能開燈的教室裏,窗外逸散而至的微光和幻燈片的色彩混合一起,成就了一個班百分之九十人的放肆睡眠。當雨終於下起來,一個人撐傘走在學府大道上,下午四點的天光和雲影,被雨水打濕,幻化成一片盈滿天地的潮濕霧氣。走到足球場和籃球場中間的狹窄路口,石子路面上積滿深深淺淺的雨水,然後蜻蜓點水似地從裏面跳過。

突然想念蔡依林的聲音。那麼偏執地喜歡了多年。打開音樂檔夾,卻找不出究竟能聽哪一首。我不知道為什麼她那麼多歌的最後都有防空警報的聲音。被地震摧毀的整個五月好像過去了很久,又好像近在眼前。那麼深刻的雪纖瘦黑店疲憊,一刻也沒走遠。

走在傍晚校園幽暗的樹陰下,時有時無的風潤潤地吹過來。這個秋水零落的時節,已有些碎葉過早地飄飛。落花堂前舞,流水渠間遊,風滿樹間,雲淡如煙,人聲漸離無塵湮。僅是一刻心裏的安靜,也改不了纏繞百千的驚恐殘念。

孟婆湯,奈何橋,誰是誰的前世今生,誰又是誰長久的幸福。可遇不可求乃是緣,無緣亦如從前。很多事要經歷之後才能真正瞭解,不管世人如何憧憬渴求,我只願順其自然。苛求來的永遠不真實,遺忘也未必是遺憾。一朝陌生淡然的微笑,總好過千百年的背負。

雨還是絲絲繞繞地落下來。繁花似錦的夏天消失在這片寒冷的濕氣裏面。叮咚的印記,落在心裏面。

  • admitdili 發表於樂多回應(0)脫毛價錢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313 │標籤:向日葵纖體美容,雪纖瘦黑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