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7,2014 17:05

清晨雨祭


不知從什麼時候喜歡上了雨?喜歡雨不僅僅是喜歡雨的溫柔,更喜歡它綿綿不盡的柔情。清晨,慵懶的躺在床上,屋內射入幾方斜斜的陽光,照在窗前。我揉著惺忪睡眼,不願起床。片刻之後,模糊的意識由渾濁變得清澈。我凝目而視,才發現窗前的迪士尼樂園門票陽光有些灰暗。我伸出手,抓住一把陽光,緊緊的握在手心,不願鬆開。漸漸的,手心出的涼意凍結成了月光,把我的拳頭撐開。我無奈的鬆開手,努力的伸直手指,希望能回想起剛才那如水的陽光是溫暖還是寒冷。突然,幾方陽光滿滿的消散,似乎像水一樣回流。我大聲的哭喊道:不,我需要它們。倏然,屋裏明淨的陽光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殘還在地上痛苦的呻吟著。我閉上眼,用冷漠的眼神汲取著陽光留下的灰暗,希望借它們的儒雅之色塗染自己寂寥的身影。是啊!我的身體太過嶙峋瘦弱,禁不住任何風情的吹拂。

窗外冷風忽起,陰雲密佈,樹搖影動。我推開小窗,幾許涼意直撲而入,氤氳著我煩悶的心緒。我舉起手,輕輕地撩動著自己雜亂的發絮,欲以常人的面貌迎接這場意料之外的秋雨。秋雨不期而至,令我甚是欣喜。片刻之後,心又有些失落低沉。心想,在這片天空下,一起的哭的人不一定會陪你笑,一起笑的人不一定會陪你走過每一段人生坎坷之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自由,可以沒來由的自甘墮落,也可以毫無徵兆的自暴自棄。我到底屬於哪種人呢?情感淡漠的我疏遠生命中的每一個人。這不是我的本意,我也想快快樂樂的坦然面對生活,可我欺騙了生活。

在生活中,我無恥的吟唱著昨日枯萎的黃花,妄想它會重新凝聚嫩綠,吐露最鮮豔的芬芳。春秋只會輪回,只會交替,不會把雨中的我送回到過去。過去的我已經死了,死在去未來的路上。既然自己已非過去的自己,那自己到底是誰?是今天走不完的路還是明天看不完的景?我從得知答案,這場綿綿的秋雨沒有在這間安靜的小屋裏告訴我。所以,我只能扔下自己沉甸甸的行囊,拄著時間,繼續行走在綿延到生命盡頭的平板電腦人生路上。

風流過處,落花滿地。拖著疲倦的身體,展開所有的思緒,鋪在泥濘上,希望能收集到一些沒有著地的秋雨。細細的雨珠如針尖般大小,一顆又一顆的彙聚。轉眼間,風冷月明,已是傍晚。可收集到的水只有那麼一團,我匍匐著身子,用舌頭舔食著。乾燥的嘴唇和欲裂的喉嚨得到滋潤,我舔著嘴唇,潤滑每一條細如發絲的小裂縫。這些裂縫似乎並不安分,它們還在沿著我的痛苦不停的延伸拓展。我無計可施,只能坐守在傷感的石階上,把自己最深的情感棲息在這片茫茫的荒漠上。

我的時間已所剩無幾,我不能停留在這裏耗費自己的光陰。我站起身,耳旁的傳來幾聲烏鳥的啼鳴聲,眼裏只看見一叢叢綽綽樹影在黃昏的盡頭飄搖著。我費力的踏出了一步,一個踉蹌,我跌落在一潭死水裏。我不停的揮舞著雙手,試圖泅渡到岸邊,但深深地淤泥咬著我的腳,絆住了我求生的欲望。我萬念俱灰,欲放棄自己這一身臭皮囊。突然,天際劃過一顆隕落的流星,點亮我的心燈。須臾,我冷的顫抖不止的身體得到了一點溫暖,臉上的皺紋開始舒展成幾絲無奈的笑意,嘴唇上的的裂痕瞬間癒合。我的嘴不痛了,我可以放聲的歌唱自己的夢想了,我可以對愛我的每一個人說我愛你了。

經過一番掙扎,我終於在生死的邊緣處回到了潮濕的岸上,身上的水按照黑夜的意願不停的滴落。儘管我爬上了岸,但我獲得新生的興奮感掩飾不住我身心的冷。我蜷縮在一棵高大的樹下,不停的抖動著,哆嗦著。 也越來越黑,蟲鳴聲此起彼落,可我無心賞聽它們的佳曲。我有我的傷心,它們有它們的快樂,我們的生命軌跡沒有交集。所以,它們不懂我的傷悲,我也難明白它們的愛恨。如果它們是為我這個流浪的過客而彈唱的,我能贈予它們的只有自己無盡的孤獨感。在這個喧囂的夜晚裏,只有它們才是快樂的,它們在互相傾訴者彼此的衷情,互相撫摸安慰。我聽不懂,只能遠遠地旁觀,做一個不合格的傾聽者。至於為什麼聽不懂?我想只有一個理由能勉強作為答案——因為我來自秋雨中。

不知不覺,在寒冷中我昏睡了過去。黑夜一寸寸的將我的身體包裹,保護著我不被豺狼猛獸發現。深夜,我又醒了過來,昏沉的頭有些痛,身邊的一切還是保留著原樣,唯一不同的就是時間在黑夜裏劃下了無數道傷痕。我愛憐的看著那些猙獰的傷痕,似乎感覺心裏有一絲莫名的痛意。我不知自己與那些傷痕有什麼瓜葛,因為我的懦弱是沒有勇氣挑戰這片天空的。天際,已開始泛亮,幾朵紅霞越來越紅,離我也越來越近。隨著時間的推移,它們不停的變幻著,有時似巍巍大山,有時又似奔騰大河。我忍不住沉醉在了這種閑逸的美中,安靜又純潔,沒有被塵世的骯髒所玷污。

天空慢慢地變寬,變闊,變亮。只見東方一輪紅日冉冉升起,遙掛在崇山峻嶺的巔峰之上。我盤膝而坐,把在我身旁戲耍的晨曦抓住,扔入心房,以此來延續我溫熱的體溫。突然,風來了,紅日搖搖欲墜。我焦急的站起身,乞 求紅日能噴薄出更多的暖陽。風停了,紅日生病了,開始有些模糊了,清晰的臉龐佈滿病容。兩朵紅霞努力的扭動著肥碩的身子,向紅日靠近,然後慢慢地攙扶著紅日走到了九霄雲外。

紅日病了,可我的身體還是那麼的冷。我心灰意懶的躺在地上,聽天由命。突然,天上刮來一股柔風,把紅霞打扮得全身烏黑。還沒等我回過神來,天上淅瀝的下起了毛毛細雨。雨在天空上隨意飛舞,你追我鬧,好不愜意歡樂。我嫉妒的菲傭看著它們,為它們的纏綿而感到高興。我在想,這些染有秋色的雨在空中相互交織、相互纏綿,是多麼的幸福,可幸福總是那麼的短暫,讓人好生煩悶苦惱。它們的快樂不是我的憂愁,我不能自私的用傷感的情愫渲染這個已經衝破了黑夜的清晨。 這個清晨應該是潔淨的,沒有俗世的紛擾的心事,也沒有我在這個秋雨中祭奠清晨的淩亂思緒。

春秋錯落,花月難逢。 我睜開眼,花還是花,霧還是霧。拈起一朵雨花,攤放在手心,任由它的嬌豔融化成我心中無盡的秋意。

秋雨還在繼續,健壯的清晨在遠處光禿禿的枝丫上不慎摔落,我趕緊走上前去,然後深深地鞠了一躬,算是我對這場秋雨最沉痛的祭奠。

雨下的更大、更密集了,我站在陽臺上,仿佛能聽見它們哀戚的哭聲。我假惺惺的把臉上冷漠的表情編織成一個秋黃色的花圈,放在那棵樹下,憑弔清晨,憑弔秋雨。

後記:沉重的文字始終籠罩在傷感的陰霾之中,何時能走出憂傷的境地?我不知道,也許時間可以告訴我。這本該是前天早晨想寫的,但由於心情急轉直下,也沒有了閑情書寫,荒廢廉價發黴的時光。

  • admitdili 發表於樂多回應(0)健易達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2 │累計人次: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