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October 31,2013

杯中菊的眼淚


輕輕地拈起一片又一片清瘦的菊瓣,皺起的紋痕消褪了她們嬌美的容顏。我不敢確信她們的靈魂可曾丟失,可曾化作一滴滴眼淚來把人生書寫?

杯中菊靜靜地躺著,柔軟的身體擠壓著,隨著熱氣騰騰的開水,她們開始像一群調皮的孩子翻騰著,承受著生命的煎熬,一道道撕開的傷口,開始流淌著生命的康和堂血液,然後化作一杯橙色的眼淚,給生命塗上絢麗的色彩。

當在水中之獄鍛造的時候,那一片片菊瓣承受著一切,縱使苦難怎樣逼迫,她們毫不退縮,毫無怨言。因為她們明白:只有那一顆顆黃色的眼淚才是她們人生的信念。只有在高溫下,在沸水中,她們的精華才能被釋放出來,最終實現她們人生的康婷清脂素價值,即使短暫。

菊漸漸地的舒展開了,一瓣,兩瓣,三瓣…爭先恐後的怒放著,在水中開出了一朵朵美麗的杯中水菊。當純淨的水釀成淡黃的汁,當生命終結時,那一顆顆黃色的眼淚給了他們生命的崇高獄與敬畏,給了她們不滅的靈魂,就像鳳凰涅槃,浴火重生。

伴隨著溫度漸漸失去暖意,杯中菊漸漸停止了呼吸,然而那最美的一瞬卻展現了生命的美好,唱響了一曲高昂的贊歌。那一滴滴黃色的眼淚流入她們的墳頭,在春日的暖陽下,冒出一顆顆生命的青芽,搖曳著,歡笑著…

不知不覺間,一滴眼淚滑過我的臉頰滲入唇隙,微鹹中帶著幾分甘甜。我明白,這是她們幸福之淚,更是我執著的2013女裝信念之淚,在我的血液裏流淌,在我的靈魂深處歡笑。

Posted by admitdili at 16:33回應(0)

October 7,2013

木東路上的黑車司機

在我高中的時候,木瀆到東山的路上忙碌著一群黑中巴司機。他們風風火火地跑了好多年,一條路,一輛二手中巴便是他們的生存之道。

既名黑車,自然是違法的。可能因為情節不嚴重,交警往往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然而就在這睜眼和閉眼之間,這些黑中巴司機覓得了糊口的機會。

與公交相比,黑中巴靈活,速度快,隨叫隨停還是軟座。售票員為人熱情,較之公交司機那鐵青的臉,自然讓乘客打心底溫暖很多。老百姓都是實在人,管你是黑車白車,方便快捷,能幫他們安頓行李、安排座位的就是好車。如果硬要灌輸他們這是黑車,那麼,黑的就比白的好。老百姓的質樸給了黑中巴司機活命的空間,甚至是優越感。

車是黑的,但絲毫不亂套。這是一群有組織的samsung galaxy mobile case人和車,他們講規矩。起點站和終點站是要排隊的,並且也是每隔一段時間發一班車。他們有共同的對手--公交車。對公交車的時間他們了如指掌,他們總要跑在公交車前面一點點,以便爭得乘客。他們更是非常團結的,路況的好壞,交警的巡邏,公交車的行駛位置,他們會互相實時告知,以便罰的最少,賺的最多。就這樣,他們笑傲木東路這麼多年。

黑中巴需趕早市,因為東山的農民要去木瀆銷售自家的農副產品。那時公交車還沒運行,對於黑車司機們,這是一筆可以輕松賺到的穩當的錢,但同時似乎也是一種責任。他們帶上早點,坐上駕駛位,一腳油門,開始了奮鬥的一天。車是二手的,聲音是嘈雜的craft online store,但坐在最前面的他們隱約有種自豪感。

生活在路上,路上便有了喜怒哀樂。黑車司機們的主旋律是快樂的,他們大聲說笑,大聲哼歌,手握方向盤,調動檔位杆,來回的飛奔,速度幫他們甩掉了所有的煩惱與抑鬱。趕超公交車是他們得意的事,他們輕蔑地一瞥,微笑著搖搖頭,一股黑煙,上前去了。然而有時候一不小心卻被小三輪超前搶走了乘客,這令他們有些憤憤,嘀咕道:老爺車,一搖一擺的,都快散架了,看你能裝幾個人。說完反而有些同情了,心裏也就釋然了。當兩輛黑中巴在路上相遇,他們會各自按兩下喇叭,閃一下遠光燈,以示打招呼,表明他們友好而且很鐵的關系。但眼睛卻不旁視,依然嚴肅地望著正前方。也許這是他們感覺最威武的時刻,仿佛他們開的不是二手中巴,而是一輛裝備齊全的坦克,正前往前線作戰去的。單調的工作往往會使人脾氣暴躁,沒有耐心。黑車司機們也不例外。當遇上乘客斤斤計較,為了幾毛錢討價還價時,他們會很憤怒,還沒好氣地讓人家下車。也許在他們看來,這是對他們辛勤勞作的夢特嬌男裝不尊重。

一年365天,總有幾次會因“黑”字而犧牲。他們一旦被交警抓著,巨額的罰款能讓他們一個月的奔波打水漂。他們呆呆地望著交警的背影,痛心絕望,嘴裏解恨道:老子養兒子。心涼之際,他們還是不會忘記第一時間通知其他司機,讓他們避避風頭。

太陽落山,跑完最後一趟的黑中巴司機也陸續回家了。然而還沒到家,他們便迫不及待地在路邊停下,把腳往方向盤上一架,沾著口水,怡然自得地淸點那一遝零碎的人民幣。數著,數著,明天就有了。

Posted by admitdili at 16:24回應(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