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8月13日 10:22

贏了收視率,輸掉全台灣

loseface
/攝影/
/關魚/
/1998/
/捷克布拉格
  
  
    
  
  
  
  
  
  
 

針對總統大選開票日商業電視台的作假灌票,及選後總統府前抗爭報導的比例失衡問題,閱聽人監督媒體聯盟、廣告主協會、廣電基金等單位,與中天、年代新聞台的爭執近來有越演越烈的趨勢。後者夾主流媒體的優勢,在電視新聞、政論節目與立場利益相合的報紙上,對前者進行一貫的「質疑與抹黑」手法,企圖對自己之前罔顧社會公義及新聞專業倫理的錯誤行為推卸責任,並一再藉某些政客和某些媒體團體的說法和聲明,高舉著「新聞自由和民主價值」的大旗,狡辯閱盟以「抽廣告之舉」抵制不具正當性。

前幾天看著雙方的唇槍舌劍,身為媒體工作者,我真的深深為死不認錯的媒體同業感到「濃重的悲哀」,但身為台灣閱聽大眾的一份子,我也感到台灣媒體改革道路終於燃起眾志成城的希望,讓我看到前所未有的光明遠景。

同樣是「作票」爭議,我想起去年中華職棒總冠軍賽第六戰發售兄弟象對興農牛的門票,也曾因現場票太快賣完,引發眾多球迷對兄弟球團「黑箱作業」的抗議,許多耗費兩天兩夜在天母球場外苦苦排隊的球迷們,竟然連一張門票都不可得,事後細心的球迷撰寫『「光速流」10秒售票絕技之奧義」』,指出八個窗口出售一萬張票,竟然能在五十分鐘內就賣光的荒謬處,戳破兄弟球團事後說「沒有黑箱作業且僅送很少公關票」的公然謊言。

我也想起二00一年美國職棒聯盟的總冠軍戰,響尾蛇和洋基隊在後幾戰殺得難分難解,國內有晚報因中午截止印報,由體育記者用押寶方式預寫了結局,卻因響尾蛇連續演出漂亮逆轉而兩度猜錯,晚報斗大的標題和內文都寫錯比賽勝負,印好的白紙黑字再也收不回來,淪為被廣大棒球迷和同業恥笑許久的另類「新聞造假事件」。

在任何一個職業領域,「造假」都是非常嚴重的罪,不管有沒有法可處罰,或公司老闆發現後會不會處分,若從業者不認為自己造假有什麼大不了的,除了從業者本身缺乏羞恥心外,通常該職業的高層及其職業服務對象,對從業者造假的壓力必也低到有「放縱之嫌」,否則無須搬出法律,光是外界壓力,就足以讓從業者引咎辭職。

就以先前鬧得滿城風雨的總統遭槍擊事件為例,泛藍陣營在拿不出證據之下,隨口指控奇美醫師對總統病歷造假,就是非常嚴重的毀謗,醫師法明訂病歷造假是有罪且可依法處罰的,但新聞媒體卻沒有相關的法律可以處分不涉及毀謗等刑責的「新聞造假編輯或記者」,事前僅能靠媒體工作者本身自律,事後由媒體高層祭出「開除、記過或減薪」等處分。尤有甚者,在刊出前沒做到把關責任的總編輯、採訪中心主任等人,也需一併辭職負責,一向被視為全球報業標竿的「紐約時報」就是最好的例子。

反觀這次總統大選商業電視台灌票事件,便是許多台灣媒體「造假在先、狡辯在後、死不認錯」的一貫負面示範。開票日當天,哪個電視台沒有灌票?有看電視的人都明白,只有公共電視。證據呢?都錄在收視率調查公司的錄影帶裡。只要調閱三月二十日各新聞台下午四點半到五點的帶子,就可以發現各台灌票灌得有多兇。

今年由於各鄉鎮投票所選址作業問題,包括台中等好幾個縣市都無法在下午四點截止投票,加上選情緊繃、廢票認定空前嚴格、各開票所選務人員和監票員額外謹慎,開票作業比往年慢上好幾拍,從中選會的第一筆開票資料,直到下午四點五十四分才進到電腦系統對大眾公布,即是明證。然而四點五十四分,已有商業電視台將雙方票數灌到合計超過數百萬,中選會主委黃石城在當晚宣布開票結果記者會時,對平面媒體詢問「電視台不到下午五點就開了數百萬票」一事,曾語帶諷刺地回答:「那時有很多投票所都還在整理選票,尚未進入開票程序,我也不知道電視台從哪裡變出幾百萬票。」

再者,各商業電視台為抓住觀眾眼光,在開票前兩個小時不斷製造雙方票數來回拉鋸的假象,根本與開票實況不合。有注意看公視與中選會連線開票數字的觀眾,不難發現由於中南部票倉開得比台北和桃園縣市等國民黨大贏的縣市快,在中選會開票數字公佈半小時後,一號票數其實一路領先二號,領先幅度最大曾經超過二十萬,後來北部多個開票所數字報回中選會後,才漸漸縮小差距至兩萬九千多票,以「連宋一路苦追扁呂」來形容都不為過,即使各商業電視台真的如其所說派了上千位工讀生到各投票所計票,怎麼可能會報回如此不合實際開票情況的數字?更不用說有些電視台的開票報導,竟然是反事實而行的「連宋先前大贏而後小輸」?

因此,中天、年代等電視台堅持他們的開票報導只有鍵盤輸入錯誤的疏失,並未作假灌票,而是請了多位工讀生加上各地記者回報結果,才比中選會公布的數據快,根本就是「睜眼說瞎話」。全台有一萬多個投開票所,各商業電視台因為經費和人力有限,即使有請工讀生,也無法請到一萬多個,請的人數更不可能比國民黨陣營派到各地計票的人多,為何他們的開票數字,卻能比連宋陣營自行計票的速度,還要快上許多?

解答只有一個:「電視台新聞主管自己看情形灌。」

為瞭解電視台灌票實情,我曾私底下請教相熟的電視台同業,他們很直接地告訴我:「各台都有灌啦!」八年前第一次總統直選就已是這麼幹了,為拼收視率,別台都在灌,誰又敢不跟進灌?通常各台都會根據投票率和雙方支持度自行抓一個「高達幾百萬的安全數字」,在前一個小時拼命灌到安全門檻,因為觀眾都很現實,看到哪一台開票數字跑得快,就會轉到那一台,「高層都只會想:收視率最重要,反正最後結果是對的就好了!」我所認識的幾位電視台同業,對他們高層的作假行為都相當不以為然,卻也莫可奈何。

個人比較不解的是:大選報導造假灌票在商業電視台的情況既是全面的,為何閱盟只挑中天、年代開刀?新聞造假是「黑白對錯」的絕對問題,沒有灰色地帶,不是灌得比較少的電視台罪就比較輕,殺一個人跟殺十個人雖然嚴重程度有別,但從「生命至上」的觀點,都造成無法挽回的惡果。若說是挑情節嚴重、影響廣泛的電視台,為何收視群更多的台視、中視、華視、民視等四家無線電視台,同樣都有明顯灌票的誤失,卻能逍遙在閱盟本次的抵制廣告名單之外?

儘管個人很肯定組成閱盟的諸多社運團體苦心,但對閱盟以「廣電基金會」為主要對外發言單位,實在感到有些不倫不類。廣電基金的主要資金來源,正是四家無線電視台,這是否為閱盟本次聯合廣告主協會抵制電視台的名單中,將他們排除在外的原因之一?如果不是,個人認為,廣電基金會和閱盟有必要向所有關心媒體問題及已經在支持閱盟行動的閱聽大眾說清楚,為何在閱盟成立至今的幾波抵制行動中,總是「有線在列、無線缺席」?

對於閱盟與廣告主協會聯合抵制電視台在大選灌票的行為,中華民國電視新聞聯誼會日前曾發表一篇正式聲明稿如下:

「針對近日部分特定個人及團體,企圖運用影響廣告主下廣告意願為手段來箝制新聞採訪、報導自由的作法,本聯誼會除深表遺憾外,並一致認為,新聞媒體有責任堅守新聞道德及專業,盡到媒體應有的告知責任,我們樂於接受觀眾(閱聽大眾)的監督批評,但是任何不當的外力的干預,都將造成民主的嚴重倒退。」

我有三點讀後感:

==============================

一、新聞自由,絕不包括新聞造假的自由,造假的媒體,沒資格談新聞自由。

二、誠如聲明所言,「新聞媒體有責任堅守新聞道德及專業,盡到媒體應有的告知責任」,當新聞媒體嚴重失責達拋棄道德與專業的程度,以造假的資料告知大眾錯誤的訊息,引起社會恐慌動盪,廣告主及社會大眾有絕對的權利發起任何抵制行動。

三、廣告主與閱盟雖然不足以代表全部閱聽大眾,仍有相當的代表性,號稱樂於接受觀眾監督批評的電視媒體,顯然不樂於接受廣告主與閱盟的監督,又企圖把這兩者的批判抹黑為不當的外力干預,此種「死不認錯」的心態,正是造成電視媒體不斷墮落、無法發揮自律,逼得有志者不得不團結發揮他律作用的關鍵。

==============================

 

個人也認為,在有線電視台開放後,造成台灣民主發展倒退的元兇,就是這些「只准自己放火,不准別人點燈」的一干電視新聞媒體高層,只會拿著自己的缺點指著別人罵,從不自我反省政治相關新聞處理嚴重失當,使台灣電視媒體一直無法發揮真正監督政府的「第四權」功用。

尤有甚者,為了「調查相當失準的收視率數字」,商業電視台往往只懂得用「煽色腥」的鹹濕口味手法,為瞬間贏得敵手幾個小數點而沾沾自喜,卻一直罔顧大眾媒體肩負的公益責任和教育功能,將惡性競爭所獲得的利益,建築在「犧牲受訪者人權」和「閱聽大眾的焦慮痛苦」之上,促使「與媒體對抗網站」、「媒體觀察基金會」、「新聞公害防治基金會」、「閱聽人監督媒體聯盟」等團體陸續自發成立,且因天天霸佔公共發言權的主流媒體武力過分強大,勢單力薄的民間監督媒體團體不得不與「廣告主協會」結盟抗衡。

「為贏得收視率,根本不在乎作假,更不在乎輸掉全台灣。」這不但是諸多商業電視台在總統大選開票日及後續抗爭報導的寫照,更是這些年來二十四小時新聞台諸多族繁不及備載的報導,所犯下「殺人不見血」的罪行。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偶一犯錯並不可怕,古早有明訓「知錯能改,善莫大焉」,真正可怕的,從來都是「死不認錯」,乃至明明錯得離譜,卻壓根不認為自己有錯,若沒有足夠的外力逼使犯錯者認錯,就注定要共同承受「一錯再錯」的惡果。


本屆總統大選媒體報導作假失衡,已讓台灣社會付出極為慘痛的代價,有多少個國家直接引用台灣商業電視台的報導畫面,以致台灣多年來苦心經營的國際民主形象毀於一旦,不知要花多少力氣金錢和時間才彌補得回來?更有多少人民飽受大選報導亂象之苦,歷經長達一個月的焦慮、不安、憂鬱或憤怒,至今仍未完全擺脫?電視台「對不起人民和台灣社會」在先,「死不認錯和扭曲狡辯」在後,對於失序沉淪的媒體亂象,大家究竟還要沉默忍受多久?

目前主流媒體對政治、社會相關報導作假失衡的情況,仍或多或少的持續當中,希望歷經這次慘痛教訓,台灣閱聽大眾真能覺醒,懂得聯合起來形成強大的「他律」力量,以各種抵制抗議行動,促成「自律」嚴重不足的主流媒體,朝真正符合社會公益的報導方向改革。

 

關魚,原寫於2004/4/28--5/4

 

批ㄟ司萬

★相關文章連結★

閱盟以社會運動自期 今起廣告抵制兩電視台 (媒抗討論版)連結已失效

中天有資格對閱盟主張「不得箝制新聞自由」嗎?(媒抗討論版) 連結已失效

媒體的力量(南方文章海/劉威良)

政治勢力與政治人物介入媒體的差異(南方文章海/巴東

包裝一場荒謬的「運動」(康河鴨)

投票與收視率(五分珠)

媒體要改革,公民來連署(媒體改造學社)

批ㄟ司兔

本文只要註明原作者和出處,歡迎轉貼轉寄。

 

測試從2010/4/8 PM8:45起

  • aboutfish 發表於樂多回應(3)引用(1)媒體評論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2987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368087
    引用列表:
    比價後更省錢! 新聞 燈筆 生日 報導
    比價後更省錢!新聞 燈筆 生日 報導比價【roodo】 at 2014年10月3日 03:18

    回應文章
    這是一年多前的文章~但一年多來情況沒有絲毫改善!
    最近又有了砍台爭議!吵來吵去大家都還是帶著政治色彩的眼鏡來捍衛自己的立場!!...

    管中祥在blog上也用了一年前的文章來回應一些收視率迷思的觀點,看來,這一年多,台灣的媒改似乎沒有進步多少啊!!
    | 檢舉 | Posted by Joe at 2005年8月13日 14:07
    我倒是覺得問題不全然在媒體,
    雖然,這些媒體人無法堅持身為媒體所該堅持的原則,的確是件值得撻伐之事。
    但是,當初開放媒體任由財團壟斷操控的政府,也該打五十大板!
    | 檢舉 | Posted by 球長 at 2005年8月16日 10:55
    我覺得寫得很好
    現今媒體亂象法規都沒辦法抓到那道德的界線
    | 檢舉 | Posted by 路人1 at 2009年9月5日 20:46
     
     


     
    -
    贊助商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