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8月12日 01:42

變調的媒體造就變調的選舉

changcolor
/攝影
/關魚
/2004
/美國環球影城
 
 
 
 
 
 
美國電影「鐵面特警隊」有一段「問號」對白,我一直記得很清楚,三不五時,我就會拿那個「問號」,來問身為記者的自己。

電影中,資淺警探「蓋皮爾斯」問資深警探「凱文史貝西」:『你還記得你當初為什麼跑來當警察嗎?』凱先生說他忘了後反問蓋先生,蓋先生回答:『羅羅湯馬西。』

原來蓋先生的警察父親,當年為了抓一名搶匪,卻反遭該搶匪的槍擊打死,這名搶匪後來始終沒抓到,蓋先生在心中給他取了個名字「羅羅湯馬西」,成為他後來當警察的動力,和絕不與兇手妥協的信仰。

並非新聞科系出身的我會踏入媒體界,起初可說是個「彼此有緣」的意外,隨後就如我在記者新兵手記裡說的:「我是在開始當記者之後,才知道要如何當一個對得起自己,也對得起別人的記者。」

這些日子以來,看到各媒體對總統大選新聞種種「對不起社會」的處理,我真想問問各媒體「高層」,還記不記得你們剛踏入這行的「理想與信念」?為什麼要等到立委沈富雄開記者會痛批媒體模糊焦點,呼籲「回歸競選主軸」,掌握設定媒體議題大權的你們,才彷彿恍然大悟,之前不該讓「一個拿著中共護照的台灣通緝犯」、「諸多不實抹黑和八卦口水」攻佔那麼多版面和新聞時段?


我們都在寫歷史,報紙不是只有一天的壽命,電視新聞也不會播過就算,閱聽大眾目前是健忘的,但歷史不會忘,當後代的新聞研究者,回頭來檢視 2004 年總統大選的新聞處理,擁有選刊新聞權、改稿權及下標權的你們,即便是隱身在具名記者的背後,難道就能因此迴避「處理不善」的責任嗎?


台灣總統大選如此變調,變調的媒體要負最大的責任,而誰決定了媒體的「調」?閱聽大眾以為是「記者」,但那不過是因為大多數的他們不瞭解媒體的運作方式,不瞭解「媒體高層」看不見的手,可以「決定今天的新聞選刊哪些、丟掉哪些」,可以指揮旗下記者群「為特定新聞,去做系列和配合採訪」,甚至還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思,修改記者原先所做的報導」,掛的卻還是該記者的名字。


閱聽大眾不瞭解有多少「該做且記者也有採訪」的「實質平衡報導」,在見報或播出之前,就先消失在媒體高層的手下,然而在網路日漸發達、民間有志者組成媒體監督團的今日,這些過去看不見的手所做不到的「自律」,終究會在「他律」下原形畢露。


各報、各新聞雜誌和電視台的總編輯及高層們,身為後輩的我在正式進入媒體這行前,或多或少在不同場合聽過你們的演講和課程,廣義來說,你們都是我的「媒體老師」,我以前的確從你們身上,學到不少新聞報導的技巧,和處理新聞應有的倫理道德,對於你們過去的教導,我心存感激,但對你們在這次總統大選,屢次將「台灣人民的公共利益」置放在「你們所挺的候選人」之後,為「一己之私」甘願放棄「新聞人的尊嚴」,導致許多新聞處理嚴重失衡、廣泛影響社會視聽,我實在不能苟同。


如果你們能看到這篇文章,勞請你們仔細回想,當初為何選了「新聞工作者」這一行,而歷盡長年新聞工作的操勞,幾乎都處在無法顧及家庭、搞壞自己身體的狀況下,為何還繼續待在媒體?請摸摸自己的良心,從今以後如果能夠,請為「全台灣民眾」做好新聞報導,不是為「特定政治人物」服務。請讓一個學生後輩如我,保有對你們這些前輩的最後一點尊敬。

 

晚輩記者關魚,原寫於2004/3/19

★相關連結★


關魚的記者新兵手記,1996--1998

中時公案,建請,媒抗公審

閱聽人監督媒體聯盟新聞稿一覽


  • 您可能有興趣:

    昨日當我不再是記者
    aboutfish 發表於樂多回應(5)引用(0)媒體評論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096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364544

    回應文章
    常常為了迎合,而對不起自己的良心!或忘了自己的良心!
    我想,找回良心同理心,媒體還有可能重拾尊重的!
    | 檢舉 | Posted by Joe at 2005年8月12日 09:24
    Joe:

    剛剛看到中時電子報打出【中時電子報獨家披露-新新聞火線話題】,由黃創夏寫的「權獸出柙 威權幽靈復辟!」,其中諸多論點明顯因「政治立場」似是而非,我實在懶得一一駁斥,只想請問中時電子報選刊頭條新聞的掌權者和作者黃創夏幾個問題:

    「對於黃創夏先生寫的媒體置入性行銷問題,在台灣報界中,甘願接受民進黨執政者「最多預算(都是人民納稅錢喔)」而配合做置入性行銷的報紙,是哪一家?民進黨執政者曾用什麼威脅手腕,逼過那家報紙一定要接受這些置入性行銷?而那家因競爭激烈閱報率嚴重下滑、又因轉投資失敗導致刪減記者年終獎金和薪水、還曾大幅裁員的報紙,可曾秉持著黃創夏先生質疑「政府絕不該介入媒體」的精神,對這些數以百萬計的納稅錢打造出來的置入性行銷,做出過什麼抵死不從的行動?」

    自家報紙先向政府的置入性行銷投降,然後批評電視媒體不該向政府的管制投降,這種拿自己缺點批評別人的評論,還能刊在新新聞週刊以及中時電子報的頭條新聞上,如此水準,難怪媒體要被大眾瞧不起!同為媒體工作者的我只能說,我跟你們這些掌權的前輩們不同國!
    | 檢舉 | Posted by 關回話魚 at 2005年8月12日 13:42
    TO關探班魚

    江先生那篇文章似乎搞錯了方向。
    我建議他應該先去讀讀行政法與行政行為、政府管理的理論基礎問題,他對於「證照」的意義,弄錯了。
    麥可魚不認為他的那篇文章寫的有道理,所以我就不方便多說了。

    麥可魚只有補充兩個意見。

    國外許多的證照核發,不是由所謂的政府部門核發的,比方說,有些律師資格證照,是由律師公會或者協會來舉辦考試,由這些獨立的民間團體認證之後,核發執照,列入該團體的管理範圍,政府只是認可承認這個團體的證照有其公信力與效力。
    又如,有些團體獲得政府授權,協助政府考核或者認定來申請證照的人士,是否具有資格,政府尊重這些長期有公信力團體的專業意見,作為核發的基礎,但是不主動干涉專業團體的意見,這也是另外一種證照核發的方式。

    這次國內的證照核發問題,最主要是因為,審核的機制,並未屬於立法同意設立的機構,僅由政府依照行政命令所做的召集成立,對於這麼大的問題,是否應該由類似美國FCC,也就是台灣版本的NCC 審核換照,獨立超然行使運作,比較能取信大眾。

    畢竟,過去新聞局所背負的歷史罪名以及前科,不被信任,是可以理解的,再者,立法院怠惰不立法,不將這重要法案盡速協商或者審議通過,建立NCC 制度,也是有問題的,使得政府有機會利用這種官方指派的「假性專業」團體,來審核換照,引起爭議。

    至於取得證照是不是天賦人權,盧梭雖然沒有這樣說,孟德斯鳩也沒想那麼遠,約翰米勒更不知道要說什麼,這位江先生的主張,就當作是部落格裡面的想像力就好了吧?
    | 檢舉 | Posted by 麥可魚 at 2005年8月12日 16:53
    關魚:
    好一個(難怪媒體要被大眾瞧不起!同為媒體工作者的我只能說,我跟你們這些掌權的前輩們不同國!),為你鼓掌,也要為你加油.
    | 檢舉 | Posted by airambier at 2005年8月12日 17:25
    報告~~報告~~

    經過一番報到手續及整理後,
    幸好昨天又有幾位男同學的加入,要不然這個大會堂,男生就要變成"少數民族"的稀有動物哩!

    目前已報到的同學---女:男 = 22 : 12

    大家有新文章,也可以發"引用"通知到--"報到處"--,
    http://blog.roodo.com/charles0714/archives/338614.html
    或是在留言版留言給我也可以唷!

    查理王在首頁邊欄的最佳黃金版位,輪流為大家介紹同學中發表關於六年級的文章呢!~~
    也請大家相互串門子,到處鬧一鬧,或有感而發的共筆書寫類似主題相輝映唷!
    | 檢舉 | Posted by 六年級大會堂小工-查理王 at 2005年8月13日 1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