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7月21日 23:32

從媒體改革到教育改革

girlbicycle
/攝影/
/關魚/
/1996/
/台大校園/
 
   
  


 
 
 
 
 

      
二十五歲那年,才當了一年記者的我,曾經花一整夜思索自己人生究竟要什麼,然後就衍生出一個規劃:「作記者十年後,便去師資流動率很高的花蓮原住民小學當老師。」

這個規劃方向,至今並未改變,但2001年秋天開始在網路上大量發表「媒體改革」文章後深深體悟,身為「廣義教育改革」關鍵的「媒體改革」實在是場長期抗戰,因此當記者的年限或許會延長到十二年,但應該不會再延長。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生涯規劃?個人以為,當一個報社記者,每天是以報導「淺淺的影響很多人」,但當一個小學老師,卻是用好幾年的時間「深深的影響少數學生」。在我三十五歲以前負擔日報記者的超時工作和日夜顛倒作息是可以的,等到三十五歲以後體力下滑,但耐性、識見和智慧更加圓融的時候,就適合去培養「將來能夠實踐各種理想的下一代」了。

長江後浪推前浪,如果能培養出更多比我更熱心、更善良、更有能力的學生,才能將各種社會改革(包括媒體和教育改革)的棒子傳遞下去,不是嗎?

想起學生時代的作文題目,從小學到高中都有「我的志願」這一題,就連大四那年的某份考卷,教授也在最後一題問你:「你畢業以後要作什麼?」回想起來,中小學時我從未沒寫過「將來要當記者」,倒是寫了好幾次「我要當個好老師」,可見我真是個天生教育家性格很強烈的人,不管從事什麼改革,都是以「教育」的精神在做,棒球改革如此,媒體改革如此,將來的教育改革更是如此。

至於個人的教育理念,個人很主觀的看法,教育改革只要全力作幾件事就很夠了。

⊙一、讓「不擇手段」在整個教育體系都無法得逞。

整個教育體系誰最愛不擇手段?老實說就是父母。

父母為了「讓自己小孩能得到最好外在條件」的私心,不擇手段要讓小孩進名校、得名師、取高分等等,若教育體系的各級政府、校長和老師屢屢讓「父母的不擇手段」得逞,那政府推出的「多元入學」制度再怎麼完備,都會流於空轉和變質。

最可怕的現實是:「不擇手段的父母,也很容易教育出不擇手段的下一代。」

於是你可以在台灣各個領域看到「不擇手段」的橫行,包括為贏得選戰(政治)、為打贏官司(司法)、為贏得收視率和閱報率(媒體)、為贏得比賽或賭金(職棒)、為了早日破案(警政),乃至為了拼經濟製造大量污染(環境)等等,放眼望去,台灣最令人心痛也最需要改革之處,全都是「不擇手段」造成的。

很多台灣人輸不起,從一句非常流行的廣告詞就看得出來。目前為止仍能在很多安親班和補習班看到的那句話就是:「不要讓你的孩子輸在起跑點上。」起跑點很重要嗎?如果起跑點贏了,對整體人生而言卻是輸得一塌糊塗,有意義嗎?如果算是「大器晚成」的愛因斯坦在台灣受教育,他還能成為舉世聞名的愛因斯坦嗎?若舉媒體改革的例子,贏得某一天的收視率和閱報率很重要嗎?值得犧牲電視台和報社最寶貴的「台格和報格」,去大幅報導煽色腥的新聞嗎?值得因此去侵犯被報導者的人權嗎?

我想起一套叫做「宙舞」的漫畫,身為跳遠選手天才的配角,將跳遠選手形容成「在風中畫畫的藝術家」,他說:「世間認為結果便代表一切,獲勝的方法或是「技巧的表情」都無關緊要。運動和社會都漸漸變成如此的風潮了。」「我也想贏,想贏的不得了。但是啊,有比輸贏還重要,絕對不能讓步的東西。就是作風啊!自己的做事方式、自己的顏色。我啊,想在風上面畫畫。比起記錄,我比較重視這個。」

為了這段令我感動不已也感慨良多的對白,我很快的把這套由尖端出版社出版、僅有三本的漫畫買了下來,提醒當記者的自己,在報導時要謹守分寸、要「有格」,也提醒未來當老師的自己,要教會學生「作風比輸贏更重要。」

⊙二、德育一定要重於智育和其他。

德育要怎麼教?

家長和老師一定要以身作則,並且多觀察和鼓勵品德善良的孩子和同學。大人們「說一套,做一套」,都被孩子看在眼裡,「你們都作不到的事情為何拿來要求我?」是很多孩子成長時常碰到的疑惑,而缺乏「教育理念」的諸多媒體每天帶頭作負面教育示範,相信是很多老師面對孩子的疑惑時最頭大的問題之一。

個人認為德育最基本的三件事便是:「尊重生命、對自我行為負責和懂得感恩。


台灣教育過去長期缺乏★尊重生命★的教育,已經衍生很多弊病,把很多事情都看得比人命重要,「八掌溪事件」就是血淋淋的例子。最近值得警惕的例子是 2003/01/10 凌晨,台中市發生住宅火警,一家七口燒死了五個小孩,華視記者在報導時,認定這對夫妻涉嫌詐領保險金,抓著父親窮追猛打,還一面問:「現在外傳你們這樣事涉嫌詐領保險金,請問你的看法是怎樣?」父親當場發飆,推了華視攝影機一下,該名攝影記者竟然還對著父親口出惡言:「你推什麼推?」

我沒親眼看到華視如何報導,上面這段是參考署名「大記者」的網友寫的,可惜他沒有寫出攝影記者的名字,因為我很想知道,那個攝影記者跟我去年支援採訪時,在某部會看到的同業是否為同一人?

當時也是華視的攝影記者在部長室對秘書發飆,大意是說:「你們公務員都是人民養的,我當攝影記者是代表人民來監督你們,不是讓你們耍的。」然而,部長也不過是因為之前的行程往後拖延了,以致無法準時出現在守候於部長室門外的記者群面前,秘書在對將近二十名記者說明時,卻得到華視攝影記者如此的侮辱,其他記者只好在該名攝影記者怒氣沖沖的走出門外時,上前去安慰那個秘書「不要跟那種人一般見識」。

看到該名網友寫出華視新聞如何報導此則新聞後,我打了個電話去華視新聞部抗議,請他們要對該名不懂得尊重受害者人權的攝影記者,做出必要的處分,否則類似的事件將會不斷發生。台灣各處都有可能發生火災、車禍、爆竹工廠爆炸等災難,如果我們今天只在電視前面或網路上罵罵就算了,那我們等於是縱容電視記者「繼續在災難新聞報導對受害者及其家屬為所欲為」的一份子。

★對自我負責★,也是台灣相當欠缺的。許多人不懂得對自己的行為負責,老是等人幫他擦屁股,認為「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自己一定沒錯」的人種,廣布在台灣各個領域,從家庭到學校,從政界到媒體界,從上到下,從老至少。過去的教育新聞報導偶爾會出現:某些家長為自己的孩子受到處分而「怒氣沖沖」跑到學校找老師理論,但其實他們的孩子才是欺負同學、侮辱老師的罪魁禍首。新聞報導出現更多的,是政治人物一天到晚找藉口為自己卸責:「都是因為以前或別人XXX,所以才讓我(或我們)XXX」,要不然就是像我的媒體前輩「turtle」之前喟嘆的那些「但是......」。

諸多媒體高層和記者不也是一樣嗎?一天到晚批評台灣社會沈淪,都是某些政治人物的錯,但媒體自己有沒有錯呢?當然有,而且往往錯的比政治人物還離譜,如果媒體自己「坐得正」,批判起政治人物才能「行得正」,也才能達到真正的「第四權」功能,可惜,台灣媒體離這種境界,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努力。

最後一個關鍵是★懂得感恩★,如此才能教育出「不自私」的孩子,讓他們瞭解人生「得之於人者太多,出之於己者太少」。只強調「對自我負責」卻缺乏「感恩教育」,可能會流於「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迷思,但在日趨複雜、人口增長的社會中,做人處事本來就要考慮別人的存在,因此「只要會侵犯到別人,就萬萬不可以。」一個懂得感謝別人的孩子,將來才能培養出關懷世事的視野和胸襟,才能成為「除了自己的孩子外也關心別人孩子」的父母,個人甚至堅決相信:「真正懂得感恩的孩子不會變壞。」

⊙三、培養優良師資,並協助老師排除教學面臨的種種困境。

奠基自己的受教經驗,還有從媒體側面觀察教育改革的發展這麼多年(我不是主跑教育的,所以說側面觀察),個人深深以為:「一個好老師,抵過一百項學者和政府制訂出的教育改革政策。」

教改提出的很多理念很好,可惜隨後提出的政策往往太粗糙草率,實際執行又作得很差,常常變成在扯好老師的後腿、增加好老師很多不必要的負擔,才是2002年九二八大遊行,許多基層老師拼著要上街頭發出不平吶喊的最大關鍵!這又回到「不擇手段」的問題,為了早日實現教育改革的諸多理念,教育部、各級政府和學校可以「不擇手段」嗎?包括教育部長在內,我相信每個人都會立刻回答「不可以」,但這些年來的教改政策和執行方案,卻處處可見因為「思慮不週」和「上有政策、下有對策」,而陸續衍生的「不擇手段」。

最令人遺憾的是,台灣的師資養成制度一直相當僵化,也就讓人相當憂心未來的整體教育品質。個人以為,師資培育和進用多年來最糟糕的一點是「缺乏淘汰不適任師資的制度」,近年來最麻煩的一點是「弊病百出的教師甄試制度」。這些在我附記推薦的連結文章有很多精闢的看法,就不在此贅述。

⊙四、暢通終身學習管道,以政府資源挹注社區大學的建立。

在每個人成長到「經濟獨立」之前,所受的教育其實非常受到家庭環境和所在地區的限制。台灣的城鄉資源差距相當驚人,如果你沒有親自到過離島或偏遠地區看過,是很難想像和體會的,只要出了台北,處處都充滿落差。台北學校的電腦教室和寬頻網路普及率是偏遠縣市的十倍以上,公共圖書館數量和文化資源也遠遠超出其他縣市,反觀偏遠縣市的師資流動率數倍於台北,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很多「非台北人」很討厭「台北人」,因為部分台北人的言行表現確實財大氣粗、不知民間疾苦(當然也有不少熱心善良的台北人)。

媒體呈現也是,諸多媒體的總部設在台北,所以諸多報導都是「從台北看台灣,從台北推及台灣」,除了觀點流於「單一和偏頗」外,最讓大台北地區以外、佔人口總比例超過四分之三的台灣居民難堪的,應該是「無法上全國新聞版面,就無法讓中央政府正視他們困苦處境」的悲哀。

這就是為什麼許多在地方抗議無效的事情,往往得勞師動眾上台北抗議,甚至在台北街頭發起大遊行,因為台灣的弱勢階級在無法翻身的情況下,必然要靠「人海戰術」喚起政界和媒體界的注意,否則死傷或失業再多人,都只能「淚水汗水自己吞」。

為了弭平這種「城鄉差距」,在各縣市扶植「好的社區大學」是一條相當關鍵的路。然而2002年12月17日,我們卻遺憾地見到台北縣議會刪除該縣九所社區大學的全部預算,不僅造成台北縣社區大學經營困難、諸多學員的學習環境面臨崩解,也重挫了近年來好不容易有些起步的社區參與及公民意識。

曾任教改諮議委員會召集人的中央研究院院長李遠哲曾公開對媒體感嘆:「台灣企業和民間捐給寺廟及國外大學的錢,遠遠超出捐給台灣學校的錢。」據個人私下打聽瞭解,每年的差距約是「幾千億(寺廟和國外知名大學):數億元(全台學校)」,因此賣牛肉麵的阿銘想要蓋一所民間大學,得要在台灣賣很多年的牛肉麵、多多吸引媒體報導他的理念、多多吸引跟他理念相同的企業家和人民一起捐錢,才有可能達成。

社區大學是推廣終身學習的關鍵之一,更是台灣培養公民意識推動各種社會改革的希望所繫。如果你很關心小孩的教育,也懂得要求自己「活到老、學到老」,務請一起用行動告訴你支持的民意代表和政黨,協助各縣市的「社區大學」能好好發展下去。


將來規劃去當老師的記者關魚

原寫於2003/1/13,增修於2005/7/20

 

批ㄟ司萬

僅以這篇文章,獻給從小到大所有認真教導我的老師們、宛如「我出社會後的老師們」的採訪對象、和諸多在網路上讓我受教和受益良多的前輩及朋友。我一直深信,台灣各地的各級學校有很多好老師在默默努力著,是他們支撐了整個台灣社會的未來,謝謝這些好老師,我將來會努力向你們看齊的!

批ㄟ司兔

災難新聞老從台北看台灣,便是台灣的災難

 

批ㄟ司贖律

【延伸閱讀】

我看教師甄試

叫老師太沈重!

老師這條路

老師,你的專業在哪裡?


  • aboutfish 發表於樂多回應(10)引用(0)媒體評論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741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93070

    回應文章
    來灌水,打個招呼。
    | 檢舉 | Posted by 買辦 at 2005年7月22日 04:20
    跟我認為的差不多^^
    | 檢舉 | Posted by cehraidc at 2005年7月22日 15:23
    關魚:
     我也有部落了。http://blog.roodo.com/obs/

     教育是全方位的,從家庭、媒體、教育界到社會,不論在哪個角落,我相信,只要有心,都有可以努力空間的。

     P.S 哇,買辦喔,好久沒在網路見了。
    | 檢舉 | Posted by 漂浪 at 2005年7月22日 18:29
    發現您有在上媒抗

    想聽聽閣下對媒抗的想法

    如果已有寫過,請指點明路
    | 檢舉 | Posted by Desertrose at 2005年7月23日 00:02
    ★買辦

    希望你早日脫離苦海。


    ★cehraidc

    這個部落格存在的價值就在於幫大家把存在已久的心聲具體說出來,哈哈。


    ★漂浪

    最近過度忙碌的我深深覺得,各種教育改革的工作光有心絕對是不夠的,必須是「有心且有時間去做」才行。


    ★Desertrose

    我對媒抗的想法隨著媒抗的改版一直在改變,
    早在媒抗還叫做「與媒體對幹」的時代我就曾在那兒與他們討論了,
    前年跟媒抗朋友的討論及對該網站的想法,
    都保留在我的媒體改革新聞台,
    包括前台的關於媒體改革文章系列討論及後台的留言版,
    在我部落格首頁的右下方即可連過去。
    | 檢舉 | Posted by 關回話魚 at 2005年8月1日 22:59

    很佩服你的志氣,有點好奇你打算怎樣一步一步進行當老師這件事?當記者當了十年還能有這樣黑白分明的看法,我覺得你在心境上離四十歲還非常遙遠。

    德育、師資培育、和社區大學都是大問題,先說說第一項吧!

    看你的文字,我想你大概還未為人(父)母吧!不知道你跟父母親還有師長的關係如何?我當過老師,為了餬口現在也還得教書,我當老師的緣由是大學以前碰過的好老師太少(我對好老師有很高的標準,一不准濫用權力,二要給學生一定的自由空間、要愛學生,三不懂不能裝懂,四要有真才實學)。

    有了孩子才發現不擇手段可能是人的天性之一,大概至少從一兩歲的小孩身上就能看到。這個時候父母親或照顧者的修為、反省、和能力格外重要。但是也格外困難。或許這也是某些動物的天性之一。

    台灣的父母親和教育問題我覺得跟整個制度、社會文化、移民社會的風氣、淺碟子的經濟型態等等都有關,許多成年人是心中恐懼、或希望孩子實現他們以前無法實現的夢想才有種種對孩子的扭曲。他們真正需要的是先解放自己,回頭治療創傷,才有可能發展出比較健康平衡的家庭和親子關係。但是整個社會(職場和社團財團等資源)所提供的資源太有限。我認為善惡二元找人負責的態度無助於認清台灣的教育、乃至於絕大多數的社會文化問題。

    請參考。



    | 檢舉 | Posted by TangJen at 2005年8月8日 06:04
    TangJen:

    我是不婚族也是不打算生小孩的人,詳情請先看「愛,是全世界的事」一文: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aboutpeace/3/2246886/20030212233940/

    很多人都是當了父母之後才開始知道怎麼當父母,卻也有太多的父母當了幾十年父母還是不知道怎麼當好父母,我不覺得「帶好孩子」跟自己有沒有小孩,有絕對的關係,甚至以我這些年的觀察,一些沒有小孩的老師,反而更能把他們的學生真正當成自己的孩子看待。

    你說的四個高標準,在我從小到大所遇到的老師中,至少有超過十個符合,你可以說我很幸運,但我也可以說,你的老師運不太好,所以容易用個人經驗,去推及整個社會,不好意思我得這麼說,這樣很容易失諸偏頗。

    身為一個還算有自由度的文字記者,最大的好處之一就是能觀察到不同的生活圈、不同的世界,乃至同處在台灣卻十分不同的在地文化,近九年來我因工作和休假去過的縣市和鄉鎮實在不少,因此認識的好老師(包括教授在內)沒有上百也有數十個,不能否認確實有些「不適任」教師存在於各個學校,但就如我在「有人問我關於媒體改革」中篇所提到的,好記者比不好的記者多,好老師也比不好的老師多得多。

    我不太理解為何你會口出「善惡二元找人負責的態度」之語,在我這篇文章中一直強調的是「自我負責」,哪來的找人負責?善惡的界線有時很分明,有時很模糊,但德育(道德)的尺度總有最基本的底線,如果老師和父母自己都作不到,哪能奢求孩子?

    至於我怎麼一步一步去當老師呢?近五年來,我每年會去花蓮至少四趟,至少有兩趟會去看看原住民部落,認識原住民朋友和瞭解他們部落的教育情形,有機會時,我也會請教我所認識的好老師,關於目前教育現場的困境,與這一代小孩的實際情況,此外我也正在努力存錢,讓自己具備足夠的經濟能力,以作到「不是為了餬口,而是為了理想才去教書」的境界。
    | 檢舉 | Posted by 關回話魚 at 2005年8月8日 06:41
    TangJen:

    你問到我跟父母、老師的關係,大概可從我33歲生日感言看出一些端倪,算一算我三十三個最感謝的對象中,除了開頭的父母,還提到小學、國中和大學等五位老師,有空請順便參考:

    關魚三十三歲感言:親愛的33(上)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aboutfish/3/1247388419/20050522184925/

    關魚三十三歲感言:親愛的33(中)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aboutfish/3/1247519936/20050527185046/

    關魚三十三歲感言:親愛的33(下)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aboutfish/3/1247654794/20050531233513/


    還有兩篇寫我父母的文章,真有空也可再順便看一下囉:

    ★二十八歲感言番外篇:我的民主爸爸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aboutfish9/3/2171900/20030131205729/

    ★二十八歲感言番外篇:我的天才媽媽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aboutfish9/3/2171902/20030131205802/
    | 檢舉 | Posted by 關補充魚 at 2005年8月8日 07:08
    關魚:

    你的東西很多,而且已經積累了好幾年,一下子要把一些重要的瀏覽一遍也不大容易,這裡僅就我看過的回應。

    你三十三歲感謝的人裡我只認識一位。我的父母親從小也給了我很大的空間,只是我的需要可能比較怪,也比較不懂得感恩,所以態度跟你也有些不同。我遇過的好老師至少也有五、六位,只是覺得應該可以更早遇到更多好老師,同時發現遭遇不如我者比比皆是,如此而已。

    可以看得出來你很有心,否則不會有這麼多東西出來。但是你似乎比較是想找意見類似的朋友或同志,像我這種大相逕庭的大概就不太需要了。在這種認識的前提下,其實我是覺得不需要再多說什麼了,但是格於你回應的熱情,我還是說說我的想法。

    我以為下面這段話和你對某些媒體高層的態度就很黑白分明、善惡二元。

    整個教育體系誰最愛不擇手段?老實說就是父母。
    父母為了「讓自己小孩能得到最好外在條件」的私心,不擇手段要讓小孩進名校、得名師、取高分等等,若教育體系的各級政府、校長和老師屢屢讓「父母的不擇手段」得逞,那政府推出的「多元入學」制度再怎麼完備,都會流於空轉和變質。

    學校教育體系和媒體一樣,是個集體。要談得要細緻地談。我不同意你的看法。我覺得各行各業(教師、學生和記者都包括在內)裡面,多數人是平庸、過得去的,優秀的和糟糕的都是少數。

    媒體和學校都是一個團體。如果人是一種關係性的存有(意思是說我是由學生、人子、人兄弟、人夫、人父、助教以及和所有和我有關的人的關係而存在、成長、和界定的,而不是有什麼本質性的存有)我們去分析、看待一個團體也要分析性的去看其間的關係和其他複雜的因素。

    媒體和學校的問題,如果要談我希望可以一個一個特定的具體的談,這樣分析的角度和批判所依據的價值才會顯豁出來。這裡我只想跳到我的結論。

    要想弄清楚媒體和學校的病根,我們可能還得要問問制度性的問題。為什麼各個專業在近現代華人社會(這裡是談今日台澎金馬的例子)是如此脆弱無力,是本來(一八四0或一九一一以前?)有但是後來被削弱了,還是本來沒有我們得從頭建立?我覺得答案可能是本來有一些近似專業的行業,但是在現代化西化過程中舊的(特別是其中好的)已去,但是新的(也是其中好的)未來,常常是保留了新舊兩者最糟糕的部分。然後我們可能還得要去研究研究西方發達國家是怎麼一回事,可能多半跟最近兩三百年很有關係。

    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要建立專業最重要的是集體行動,是專業中專業人士的集體行動,這是最主要的。舉個粗糙簡單的比喻,中古歐洲的大學是個行會,巴黎大學的一群學生不滿意巴大,跑到牛津組織一個以學生為主的行會,就是牛津之始。牛津的一群老師不滿意,就跑到劍橋去組個以老師為主的行會,就是劍橋之始。在我們討論的例子裡,應該是老師和記者、編輯。但是這裡碰上一個晚期資本主義的問題,資本哪裡來?這個問題我無法解決。

    家長、觀眾聽眾、選民固然重要,但是談什麼問題,把最後的責任歸到這些人頭上,有點像是以前作文結尾一定要說「只要反攻復國,一切就幸福快樂」,或是總統所有的亂說亂動都說成是選民的水準不良,我覺得這樣很扯。政治人的問題要回到政治人、政治領域去談,新聞界的問題也要回到新聞人、新聞領域去談。如果為了飯碗、工作可以不顧專業原則做什麼事或不做什麼事,那我們(特別是記者)今天有什麼資格或道德立場去批評那些為了自己飯碗、工作而屈從或迎合上意的政治人。如果成人世界大家都差不多口是心非,那我們還談什麼對孩子的身教言教。這也是在華人社會很難對得起良心活下去的一個重要難處。或許你不同意。

    | 檢舉 | Posted by TangJen at 2005年8月12日 17:29
    家長、觀眾聽眾、選民固然重要,但是談什麼問題,把最後的責任歸到這些人頭上,有點像是以前作文結尾一定要說「只要反攻復國,一切就幸福快樂」,或是總統所有的亂說亂動都說成是選民的水準不良,我覺得這樣很扯。政治人的問題要回到政治人、政治領域去談,新聞界的問題也要回到新聞人、新聞領域去談。如果為了飯碗、工作可以不顧專業原則做什麼事或不做什麼事,那我們(特別是記者)今天有什麼資格或道德立場去批評那些為了自己飯碗、工作而屈從或迎合上意的政治人。如果成人世界大家都差不多口是心非,那我們還談什麼對孩子的身教言教。這也是在華人社會很難對得起良心活下去的一個重要難處。或許你不同意。
    | 檢舉 | Posted by cherist at 2012年5月9日 11:22
     
     


     
    -
    贊助商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