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30日

2015年5月27日

批判日蓮心目中的《法華經》


批判日蓮心目中的《法華經》

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教授 楊曾文

   在鐮倉時代成立的佛教宗派中,日蓮宗是最富有獨特風格的宗派之一。日蓮宗雖與天臺宗一樣奉《法華經》爲基本經典,但對此經作出了新的解釋,進而在此基礎上建立了以〞妙法蓮華經〞五字經題爲核心的教義體系。

   日蓮宗的創始人日蓮(1222-1282年)原是天臺宗僧,對其他教派真言宗(包括台密和東密)、淨土宗、禪宗等也有深入研究。他通過考察比較,認爲在一切佛教經典中只有《法華經》是最圓滿優勝的經典,並在吸收天臺宗的一些概念、命題的基礎上對此經作出了自己獨特的解釋和論證,把當時盛行的淨土宗、禪宗和真言宗稱之爲〞邪法〞、〞○○〞而予以批判,主張通過國家政權宣佈以《法華經》爲全國信奉的〞正法〞,廢除淨土宗等其他教法。日蓮著有《立正安國論》、《開目鈔》、《觀心本尊鈔》和《撰時鈔》、《報恩鈔》,此稱日蓮宗五大部。現有不同版本的日蓮《遺文》或《全集》行世。本文主要對日蓮的《法華經》至上的觀點和他對《法華經》的理解與論證作概要的論述。

 

一、〞立正安國〞--主張以《法華經》爲國家最高〞正法〞

   日本在 13 世紀中葉連續發生日蝕、月蝕等罕見天象和地震,又有水旱等自然災害,流行疫病。日蓮此時經過到各地考察和修學,對佛教各個宗派的教義已經有了系統的瞭解和深入的思考,開始形成以《法華經》爲最高經典,以專弘《法華經》爲終身使命,以五字經題爲教義核心的教法構想。他在不斷構建和深化自己的教義體系過程中,一直密切注視著以鐮倉幕府爲中心的社會政治形勢和淨土宗、禪宗在幕府支援下迅速擴展的佛教界情況。他作爲一個虔誠的學僧,認爲日本連年出現天象反常和天災現象是由於社會上流行〞邪法〞而造成的。他先後寫了《守護國家論》和《對治災害鈔》,引證《金光明經》、《仁王經》、《大集經》等的經文,說由於淨土宗〞邪法〞盛行,〞護國善神〞和〞聖人〞離國而去,才招致天變和諸種災害,對治方法是當政者應禁止〞邪法〞,改而〞護持正法〞,即在全國弘布《法華經》。

   日本文應元年(1260 年)日蓮寫出《立正安國論》,通過幕府近臣宿穀光則轉呈前執權北條時賴。文章以〞主人〞、〞旅客〞互相答問的體裁主要講述了以下兩個主張:(一)把法然的《選擇本願念佛集》及其創立的淨土宗貶爲〞邪法〞、〞謗法〞,廣引佛經指出日本之所以災害連年和危機四伏,就是因爲舉國信奉〞邪法〞、〞○○〞,從而使得護國善神、聖人離國而去,鄭重地建議幕府下令禁止。(二)稱《法華經》是〞正法〞,要求幕府當政者把法華信仰推行到全國。他借〞客〞之口說:〞國依法而昌,法因人而貴。國亡人滅,佛誰而可崇,法誰可信哉!先祈國家,須立佛法。〞然後指出:〞禁謗法之人,重正道之侶,國中安穩,天下太平。〞[1] 是說能否奉《法華經》爲正法,關係到國家的興亡和安危。他在文章中還表示,如果舉國信奉《法華經》,則所在皆佛國,〞十方悉寶土也〞。[2]

   應當指出,當時日蓮所說的〞正法〞有時是指天臺宗,或稱之爲〞圓教〞。他在文章前署名〞天臺沙門日蓮〞,表明尚未有意脫離天臺宗。翌年,當他在鐮倉幕府所在地附近宣傳他的主張,攻擊淨土宗等時,受到淨土宗信徒的指控。幕府把他流放到伊豆(在今靜岡縣)。他兩年後被赦,面臨元朝以武力脅迫日本臣伏的嚴峻形勢,他除繼續批評淨土宗外,還把批評的矛頭指向禪宗、律宗和真言宗,再次向幕府進諫,指出只有奉法華信仰,禁止〞邪法〞才能防止亡國,於是在文永八年(1271 年)被流放佐渡,三年後被赦。又第三次向幕府進諫,但仍不被理睬,最後隱居甲斐的身延山(在今山梨縣),專心從事著述和傳教,建立早期日蓮宗教團。日蓮在顛沛流離的創教和傳法的生涯中,不斷充實和發展自己的教義體系,寫出《開目鈔》、《觀心本尊鈔》等衆多著作,逐漸放棄原來天臺宗的立場,提出自己對《法華經》的新的理解和論證,完成了以《法華經》題目爲核心的教義體系。

 

二、認爲《法華經》優勝,至高無上

   正如中國佛教宗派都有自己的判教理論一樣,日蓮在創立日蓮宗過程中也提出自己的判教理論。據此判教理論,可以看出他是如何評價《法華經》的。這裏僅利用他在《教機時國鈔》中提出的〞教、機、時、國、教法流布先後〞判教框架,參照其他重要著作,著重揭示他的《法華經》至高無上的觀點。

   教,指教法。日蓮繼承中國天臺宗創始人智 的〞五時〞(華嚴、阿含、方等、般若、法華)、〞化法四教〞(藏、通、別、圓)的判教理論,認爲在大小乘一切佛經中,只有《法華經》最爲優越,是〞第一經王〞。他在《開目鈔》中說,在釋迦佛成道之後 50 年傳法的生涯中,前 40 年所說的經典皆〞未顯真實〞,皆屬應機隨緣說法的〞權經〞,只有最後 8 年所說的《法華經》〞皆是真實〞,是展示佛的〞本懷〞,宣說覺悟的真實內容。[3] 他認爲《法華經》比其他佛經優越的地方有三點:一是講一切人可以成佛,包括聲聞、緣覺二乘和惡人以及被佛教一向歧視的女人;二是講〞一念三千之法門〞,日蓮著重從〞十界互具〞進行解釋;三是講釋迦爲〞久遠實成〞的法身佛。[4] 日蓮接受天臺智 在《法華文句》中把《法華經》前十四品作爲〞迹門〞,後十四品稱爲〞本門〞的說法,進而認爲在〞本門〞中只有<從地湧出品>後半部分、<壽量品>和<分別功德品>前半部分最爲重要。又說:〞彼一品二半,此但題目五字也。〞這五字題目即〞妙法蓮華經〞(加上〞南無〞是七字),隱藏于<壽量品>的〞文底〞。此經題是《法華經》的〞肝心〞,與諸法實相〞一念三千〞是等同無二的。[5] 這樣,在日蓮的判教理論中,佛法的優勝層次是:大小乘諸經--《法華經》--<壽量品>與另兩個半品--〞妙法蓮華經〞。

   機,原指素質、根機,也直接用來指接受佛法的人。日蓮發揮佛教所說在佛滅千年的之內是〞正法時〞,進入佛滅二千年是〞像法時〞,此後進入〞末法〞時(佛法將滅的末世)的說法,認爲相應於此三時有三機,流行不同的佛法。適應于〞正法機〞先流行小乘經,後流行權大乘經;適應於〞像法機〞則流行《法華經》的迹門教法,以中國智和日本最澄爲代表;適應於〞末法機〞的教法則是《法華經》的本門教法,實即〞南無妙法蓮華經〞。[6] 時間越往後,衆生根機越底下,越應授於最上等佛法,所以在末法時代應傳授一切衆生以《法華經》本門的精華--〞妙法蓮華經〞。《撰時鈔》卷下說:〞持妙法蓮華經五字,作爲謗法一闡提(按,極惡者)白癲病之輩良藥。〞[7]

   時,指佛法流行的時代。日蓮利用《大集經》所說在佛滅後有五個 500 年的說法,說在正、像、末三時流行不同的大小乘佛法,到了像法後半期出現法華迹門正法,而認爲他正處在佛滅後 2200 年,屬於末法初期,正應弘布法華本門正法--〞南無妙法蓮華經〞。

   國,是流行佛法的國度。有流行小乘、大乘之國,或大小乘兼行之國,但日本是〞一向大乘國,大乘中《法華經》之國〞,故應弘布法華本門妙法。

   教法流布先後,或簡稱〞序〞,是指教法適應時機不同而流行的先後次序。正、像、末三時先後流行不同的佛法,既然進入末法時,就應流行適宜此時的法華本門妙法。

   可見,日蓮通過自己的判教理論把《法華經》提到最高地位,而最後的結論是:法華經題才是適宜末法時代日本乃至世界(閻浮提)的最高最圓滿的佛法。

 

三、《法華經》的〞肝心〞--〞南無妙法蓮華經〞

   日本進入平安時代後期(10 世紀之後),在社會危機四伏,並且經常出現動亂的形勢下,佛教的〞末法〞思想在佛教界特別盛行。這種思想強調離開佛滅時間越久,衆生的接受佛法的素質越低,僧人的品質越下降,世上僅有教法而無真正的修行者和證悟者,並且佛法面臨滅亡的危險。與此相應,簡單易行的淨土信仰迅速興起。天臺宗僧源信(942-1017)著《往生要集》分類彙集淨土經典文句,提倡在〞末代〞修持淨土念佛法門。進入鐮倉時代(1192-1333),法然(1133-1212)著《選擇本願念佛集》,最早成立淨土宗。他認爲在〞末法〞時代衆生修持淨土法門以外的〞聖道〞諸法不可能解脫,只有唱念〞南無阿彌陀佛〞才能超脫生死。這五字名號具有無限功德和神威,口稱這五字名號可以滅罪和往生淨土。此後其弟子親鸞(1173-1262)著《教行信證》,創立淨土真宗,進而提倡〞一念淨信,往生成佛〞。淨土信仰在鐮倉時代曾特別盛行。日蓮在創教過程中批評的主要方向是淨土宗,此外是禪宗、真言宗等。日蓮提倡法華五字或七字經題,應當說是受到淨土宗口稱念佛的啓發和影響的。

   日蓮說一部八卷二十八品的《法華經》的最精要部分是它的題目--〞妙法蓮華經〞,稱之爲全經的〞肝心〞。《撰時鈔》卷下以答問的形式對此作了解釋。他說既然《華嚴經》的肝心是〞大方廣佛華嚴經〞,《大集經》的肝心是〞大方等大集經〞…一切經皆以〞如是我聞〞之上的題目爲其肝心,那麽,《法華經》的肝心應是〞妙法蓮華經〞。因爲《法華經》是一切佛經之〞王〞,所以此經題也是一切佛經的肝心,是〞位於一切佛、菩薩、二乘、天、人、修羅、龍神等之上的正法〞。[8] 《觀心本尊鈔》說:〞釋尊因行、果德二法,妙法蓮華經五字具足。我等受持此五字,自然讓與彼因果功德。〞[9] 他在《唱法華題目鈔》中說在此經題五字中包含了一念三千、百界千如、三千世間及心、佛、衆生三無差別的一切法門。[10] 他認爲,對於天臺宗的〞理具〞的一念三千諸法,普通人難以理解,自然也不能通過坐禪觀心領悟實相而達到解脫。但如果唱念〞妙法蓮華經〞五字就可以在不知不覺中接受無上妙法,達到解脫。他說:〞不識一念三千者,佛起大慈悲,五字內裹此珠,令懸末代幼稚頸。四大菩薩守護此人。〞[11] 任何人,包括一切智者、愚者和善人、惡人在內,皆可因唱念此經題而成佛。

   日蓮以法華經題爲核心,提出〞三大秘法〞作爲日蓮宗的基本教義。此五字(或加〞南無〞成七字)從作爲信仰物件來說,是〞本門本尊〞,如將此五字爲中心,配以諸佛菩薩和護法善神等名字,用筆繪出,則爲〞本尊曼荼羅〞;此五字從作爲修行唱念的內容來說,是〞本門題目〞;從尊奉和唱念此經題可以擁有防非止惡的功能來說,則稱之爲〞本門戒壇〞。[12] 可以說,這是日蓮宗獨特風格的集中表現。

 

四、〞《法華經》行者〞日蓮

   《法華經 • 從地湧出品》記載,釋迦牟尼佛不同意由〞他方國土〞的菩薩在他滅後護持弘通《法華經》,說〞我娑婆世界〞(難忍世界,實指現實人間)自有無數菩薩及其眷屬承擔此任,此時大地震裂,從地下湧出無數菩薩,其中有四位導師--上行、無邊行、淨行、安立行四菩薩。對於以往人們極少注意的這段文字,日蓮特別重視,說在像法之時,天臺智雖提出〞理具〞三千之法,但未能弘布〞事行〞的〞一念三千〞--〞妙法蓮華經〞,進入末法時代,〞地湧菩薩始出現於世,但以妙法蓮華經五字,令服幼稚,因謗墮惡必由得益是也〞。[13] 日蓮在不少地方以地湧菩薩自況,自認爲是末法時代肩負弘布法華本門妙法使命的〞《法華經》行者〞。《撰時鈔》卷上說在佛滅後 1800 年間只有三位法華行者,即釋迦佛、智 、最澄。[14] 那麽,進入末法時代的法華行者是誰呢?日蓮認爲自己當之無愧。日蓮在《撰時鈔》卷上說自己是〞閻浮提第一《法華經》行者。〞在《開目鈔》卷下他甚至宣稱:〞我是日本之柱,我是日本之眼目,我是日本之大船。[15] 〞在鐮倉時代創立宗派的人中,像日蓮那樣具有強烈的弘法使命感,不惜犧牲自己身命再三地向當政者進諫抗爭,對異己教派進行激烈批判,是十分罕見的。

   佛教與其他文化形態一樣,是隨順時代和社會、地域而發生變化的。從日蓮宗和日本其他宗派的成立,再次證明了這個道理。

 

注釋:

[1.] 高佐貫長、昭和六十二年改訂第四版《日蓮經人御遺文》(下簡稱《御遺文》)第 17 頁上。

[2.] 《御遺文》第 26 頁。

[3.] 《御遺文》第 29 頁。另參考《藥王品得意鈔》,《御遺文》 311 頁。

[4.] 《開目鈔》 卷上、卷下,《御遺文》第 48、60、63-65 等頁。

[5.] 限於篇幅不能詳,此爲綜合《開目鈔》、《觀心本尊鈔》、《撰時鈔》及《十法界事》等的有關部份的概述。

[6.] 《觀心本尊鈔》、《撰時鈔》等。

[7.] 《御遺文》第 111 頁。

[8.] 《御遺文》第 168-170 頁。

[9.] 《御遺文》第 88 頁。

[10.] 《御遺文》第269-270 頁。

[11.] 《御遺文》第 101 頁。

[12.] 詳見拙著《日本佛教史》(浙江人民出版社 1995 年出版)第 444-449 頁。

[13.] 《觀心本尊鈔》,《御遺文》第 100 頁。

[14.] 《御遺文》第 155 頁。

[15.] 分別見《御遺文》第 112 頁、67 頁。

評:

日蓮認爲日本連年出現天象反常和天災現象是由於社會上流行〞邪法〞而造成的,還先後寫了《守護國家論》和《對治災害鈔》,引證《金光明經》、《仁王經》、《大集經》等的經文,指控淨土宗〞邪法〞盛行,導致〞護國善神〞和〞聖人〞離國而去,才招致天變和諸種災害,對治方法是當政者應禁止〞邪法〞,改而〞護持正法〞,即在全國弘布《法華經》。但歷史證明了日蓮的指控與事實不符,怎麼說呢?幕府當局始終不採信日蓮的指控,從未同意在全國弘布《法華經》與日蓮,後來雖然天變災害,但日本國依舊存活了下來,天變災害也沒滅了日本,此外,日蓮本人既也是聖人之一,終其一生都在日本,也從未因幕府的不信而離開日本,因此結論是,日蓮的指控與事實不符,再者,就算幕府採信日蓮主張,難道日本就因此再也不發生天變災害?誰知道?可見這又是宗教家常有的環境說服詭辯術,這招不但日蓮愛用,耶穌也常用,佛陀更是無處不用,天變災害雖與人心有關,但佛教的根本教義是緣起法,諸法皆無第一因,而所有的生因都是相對的同時現起而聚為果,毫無先有雞或先有蛋的問題,因此,「不信日蓮」絕非天變災害唯一原因,甚至連原因都不算,因為這兩者根本沒有明顯直接的關聯!


abelshu發表於 樂多17:37回應(0)破斥ㄖ蓮宗邪見

2015年4月21日

「禪天魔、真言亡國、念佛無間、律國賊」的現代正解


「禪天魔、真言亡國、念佛無間、律國賊」的現代正解


各位法友!南無妙法蓮華經啦!(合掌)

既然日蓮正宗以釋迦牟尼佛為過去佛,還以御本尊為現住世之本佛,把長恆三世的佛法搞得不長不恆,那麼,今天我們就來針對當年日蓮大聖人標榜的「禪天魔」「真言亡國」「念佛無間」「律國賊」作出現代正解。

「禪天魔」:禪宗常言「佛來佛斬,魔來魔斬」,不落善境界,亦不落惡境界,於禪坐時若見諸佛淨土,亦不作聖解,因此!真修禪者,當能掃除一切天魔!讓我們高喊「禪能掃天魔」!

「真言亡國」:真言乃諸佛菩薩悲智雙運之總集,如大悲心陀羅尼經或藥師佛本願經皆有載明護國息災之法,因此!真持真言者,當能免於亡國!讓我們高喊「真言免亡國」!

「念佛無間」:真念佛者,即使曾造諸惡業,亦仍將因仰仗佛力而得滅除億劫生死重罪,其惡報亦能轉為輕微,所以!真念佛者,當能出離無間地獄!讓我們高喊「念佛出無間」!

「律國賊」:嚴持戒律清淨者,自當勝過世間守法者,無論在公門,或在民間,皆絕對清廉,因此!真持律者,當能除盡國賊!讓我們高喊「持律除國賊」!


因此!從即日起!應更正為「禪能掃天魔」!「真言免亡國」!「念佛出無間」!「持律除國賊」!


南無妙法蓮華經啦!(合掌)

abelshu發表於 樂多17:56回應(0)破斥ㄖ蓮宗邪見

2015年4月13日

abelshu否定超渡以及超渡的經證


abelshu否定超渡以及超渡的經證

誰說佛教否定靈魂?以下經證全都指出靈魂的存在:

《中阿含經·大品·嗏帝經》:
“復次三事合會入於母胎。父母聚集一處。母滿精堪耐。香陰已至。此三事合會入於母胎。[22]
《中阿含經·七法品·善人往經》:
“佛言。云何為七。比丘行當如是。我者無我。亦無我所。當來無我。亦無我所。已有便斷。已斷得捨。有樂不染。合會不著。如是行者。無上息跡慧之所見。然未得證。比丘行如是。往至何所。譬如燒麩。纔燃便滅。當知比丘亦復如是。少慢未盡。五下分結已斷。得中般涅槃[23]。是謂第一善人所往至處。世間諦如有。[24]
《雜阿含經·九五七經》:
“婆蹉白佛。眾生於此命終。乘意生身往生餘處。云何有餘。佛告婆蹉。眾生於此處命終。乘意生身生於餘處。當於爾時。因愛故取。因愛而住。故說有餘。

《大寶積經·佛說入胎藏會》記載,中陰身的身相,是他下一生的形相。如下一生將生畜生道者,形如畜牲而身如煙色;將生於地獄道的中陰身色如焦炭,行走時是倒立而行的;將生為餓鬼者身如水色,倒退而行;當生人界者,身如金色而平行;當生天界中之色界天者身色白而行動時如上升飛行一般;當生天界中之欲界天者身色亦為金色,行時如飛行上升。


《地藏菩薩本願經》云:

復次普廣:若未來世諸眾生等,或夢或寐,見諸鬼神乃及諸形,或悲、或啼、或愁、或嘆、或恐、或怖。此皆是一生十生百生千生過去父母、男女弟妹、夫妻眷屬,在於惡趣,未得出離,無處希望福力救拔,當告宿世骨肉,使作方便,願離惡道。
 
普廣,汝以神力,遣是眷屬,令對諸佛菩薩像前,志心自讀此經,或請人讀,其數三遍或七遍。如是惡道眷屬,經聲畢是遍數,當得解脫,乃至夢寐之中,永不復見。


abelshu發表於 樂多17:35回應(0)abelshu邪見

2012年11月29日

連ccs都指出abelshu其實連佛法基本學識都沒學好

 連ccs都指出abelshu其實連佛法基本學識都沒學好

abelshu發表於 樂多13:39回應(0)abelshu邪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