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樂與怒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March 24,2011

文學、音樂與土地的對話

「我們把(台灣)文學變成歌」,這是1993年《 鵝媽媽出嫁----紀念 楊逵專輯 》音樂專輯中封面的一句話。

七十年代中期開創現代民歌運動的楊弦將余光中的詩入歌後,台灣的民歌運動從肇始就和文學結下了緣。後來雖然也不乏當代作家與音樂的各種合作,但是這些作品都是去政治化的,尤其在冰冷的戒嚴體制下不可能有台籍作家。直到八零年代的社會轉型,這些作家與作品才逐漸被挖掘出來。

1993年,新台語歌謠歌手朱約信和陳明章、吳俊霖、陳淳杰、李坤城等合作錄製一張現場演唱專輯《 鵝媽媽出嫁----紀念楊逵專輯》。正 如他們在專輯內頁中所寫:「文學,紀錄了人民的歷史。讓它發聲,是希望透過另一種形式,讓更多人接近文學,進而認識人民的歷史。……選擇楊逵,是個出發,因為他是台灣文學中最不妥協的作家之一,壓不扁的玫瑰世世代代帶領著台灣魂。」

專輯中既有特別獻給楊逵和其妻葉陶的歌,也有改編自楊逵作品「送報伕」和「鵝媽媽要出嫁」的同名作品。這張專輯基本上是九零年代初期剛成形的本土化風潮的產物,因為一方面楊逵這位深具反抗精神且歷盡時代滄桑的前輩本土作家過去被主流體制壓抑的,另方面朱約信和參與的音樂人正是當時所謂「新台語歌」運動的健將。

在專輯內頁還有一段文字:「文學花朵芳香不分今昔,從古早的「台灣文學之父」賴和,到40年代「倒在血泊中的筆耕者」鍾理和,一直到最近的台灣文學家的作品,都是「文學發聲」想要完成的計畫。」這個文學發聲計畫最終只完成了楊逵,但讓人沒想到的是,到了二十一世紀,賴和和鍾理和最終都在音樂上發聲了。

...繼續閱讀

soundfury 發表於 樂多19:39回應(1)引用(0)

反核之歌

「反核、反核、反核」…..

1991年,「青年抗議歌手」朱約信在台電大樓門口的反核運動現場,演唱了這首反核歌,歌曲改編自他的「歡迎烏名單」,簡單動聽。這首朱約信沒有取名的反核歌,先後出現在紀錄片「人民的聲音」和「貢寮你好嗎」中。

此後仍有音樂人寫下味道不同的反核之歌。

1999年,音樂人小刀出版一張名稱反諷的迷你專輯:「給我一座核四廠」,並在立法院舉辦發片演唱會。

2001年,原本宣佈反對核四的民進黨上台後宣佈續建核四,交工樂隊因為深感失望,寫下「非核家園進行曲」,歌詞依然是素樸的土地情感:「我們腳踏著勤勉/要為子孫和祖先/奠下永續的生態/非核的家園」。這首歌並未收在交工自己的專輯中,而是在由台灣人權促進會出版的合輯「美麗之島人之島」。有趣的是,該專輯製作人就是朱約信。(該曲也收在另一張合輯「崩代記事」。)

2004年夏天,當貢寮海洋音樂祭成為年輕人的夏日盛會,歡樂之下的沙灘卻因為核四工程不斷流失。環保團體發起「愛音樂、救沙灘」活動,希望樂迷關注核四廠對環境的破壞。在年輕人中頗受歡迎的樂隊929主唱吳志寧有感而發做了一首歌,先是叫做「我們不要核電廠」,後來以崔愫欣的紀錄片為名,叫做「貢寮你好嗎?」收在他們第二張專輯。

這首歌不再具有強烈抗爭色彩,而是更抒情溫柔,且充滿青春氣息。但是,歌曲依然試圖召喚著一種團結,希望大家一起站出來:

沙灘上面來了青年幾十萬 我要嗨要搖滾青春又勇敢
如果大家一起同聲唱,那會是多大的力量
……
我要大聲的唱,用盡我所有能量
我們不要核電廠


(2011.3.24 中時人間副刊「走樂路」專欄)

soundfury 發表於 樂多19:34回應(3)引用(0)

March 13,2010

重新把自己掏出來:台灣的先鋒搖滾趙一豪

1.
2009年九月,趙一豪在地下社會演出。這是他將近十年的首次演出。我本來以為這個窄小的場所會被擠爆,畢竟他是台灣音樂史上一則傳奇的鬼魂,在那個搖滾的蒙昧時期孤單地遊蕩著。

但現場人並不是很多。不過,這是錯過者的損失。因為這是我近年來看過最好的一場搖滾演出。舞台上的趙一豪彷彿是一個復活的巫師,舞動著雙手,在迷幻的音樂中,引領人們走向比更深一層的黑暗與激情……

在唱到他的經典名曲〈改變〉時,他突然高喊:「這是當年執政者不讓我演唱的歌曲」,於是我們更為亢奮了。我們知道,那首歌、那張專輯,及其被新聞局的查禁故事,都標誌著一個時代被衝撞後留下的凹痕。

1963年出生的趙一豪,可能是在地下社會演出最老的人之一。然而,他的演出毫無老態。與他同期玩樂團的人,如今不是早已放棄音樂,就是後來成為主流明星(然後過氣)。只有趙一豪依然如此尖銳地繼續搖滾著。那首〈改變〉在樂隊的全新演繹下,至今聽來還是如此前衛。

二十年來,台灣到底「改變」了多少?

double x

...繼續閱讀

soundfury 發表於 樂多18:39回應(16)引用(0)

March 1,2010

沒正義就沒和平

去年十一月在台北的自由廣場,原本只是個一般的小型搖滾音樂節,幾個新團輪番上陣。但是卻出現了一個足以成為台灣抗議音樂史上最讓人震撼的演出時刻。

這個樂隊是農村武裝青年,他們是一支年輕的民謠樂隊,一把吉他、一個手鼓,和一個小提琴/二胡,卻是一支毫不妥協的抗議樂隊。


他們首張專輯《幹!政府》中的歌曲幾乎包括這兩年來台灣各個重要社會運動:蘇花高、樂生院、三鶯與溪州部落、反核,以及他們的核心關懷:農業。
去年五月底,他們也曾應Lenny之邀到香港演出,讓許多香港社運圈朋友十分喜愛,甚至邀請他們錄製一段話和演出送給菜園村居民。


那天的演出農村武裝青年邀請了一個客座鼓手,成為一個搖滾樂隊編制。在幾首歌之後,吉他和小提琴開始交織起一段激烈的前奏,那是他們的戰歌〈沒正義就沒和平〉:
「我們的國家都給財團控制/我們的社會給有錢人在控制/我們的媒體都給政黨在控制」


間奏時,主唱阿達突然高舉起一個白布條寫著「農漁永續 科技工業 一時」,他近乎吶喊地唱著「沒正義就沒和平/沒正義就沒和平」,鼓手和小提琴則越來越激烈地演奏著。阿達又舉起另一個牌子「抗議環保署黑箱作業、中科撤案」,並高喊著這些口號。


這是因為台灣中科(中部科學園區)對中部環境、對農漁業造成極大傷害,遭到地方民眾和環保團體強力反對;離譜的是,法院判定之前不合乎程序正義的環境評估應被撤銷,台灣環保署卻藐視司法,拒絕要求中科停工。

接著,阿達丟下布條,抱起吉他,繼續毫不妥協地唱著歌曲最後一段:
  你在強姦我們的社會/你在強姦這片土地/你在強姦這裡的農民
  /你在強姦這裡的一切

最後他幾乎是失聲地尖叫著:「沒正義就沒和平/沒正義就沒和平」

然後怒擲吉他:「幹!」

台下的我們當然早已熱血沸騰。這不僅是因為他們舉了布條抗議,而是音樂的強度和抗議的行動是如此的緊密。舉布條當然是事先設計過的,但最後的怒擲吉他卻是真實的憤怒,而不是舞台動作。在近乎失控的憤怒情緒以及張力十足的演出間,他們展現了搖滾如何可以作為一種力量。


只是,正義還沒來臨,環保署依然要違法推動中科。因此就在三月一日,許多人將去環保署前抗爭。而阿達與農村武裝青年當然也會在那裡,舉著白色的布條。


現場畫面
http://www.youtube.com/watch?v=1qJaYFRK_Uc


(本文刊登於香港明報副刊2010/3/1)

soundfury 發表於 樂多21:46回應(0)引用(0)

February 25,2010

農村包圍城市──好客愛吃飯與農村武裝青年的社會民謠(上)

「農村包圍城市!」中國搖滾先驅崔健這麼唱著,嚴厲批判著中國農村的被壓迫。
然後,台灣的交工樂隊用菊花夜行軍為台灣音樂寫下最激烈、動人的農村搖滾。
現在,兩張新專輯也試圖從農村包圍城市。

2008年十一月,交工解散後部份成員組成的好客樂隊,改組以「好客愛吃飯」為名出版新專輯《愛吃飯》。他們要把稻米與泥土的芬芳帶到都市中產階級面前。

而比交工晚一個世代、並在交工的音樂中得到啟發的「農村武裝青年」,則在09年初發表第一張專輯《幹!政府》,以更激進的姿態吹著農民起義的號角,挑戰都市文藝青年。

這兩張專輯對當前時代精神有符應,也有挑戰。


一方面,過去幾年,越來越多年輕人回鄉種田,他們有的在推廣人們對農業的重新認識,有的試圖解決農村的普遍問題。同時,更多年輕藝文創作著去書寫農村與土地:不論是吳音寧的「江湖在哪裡」,或者不同世代音樂人譜曲、演唱詩人吳晟的詩,而在去年發行的專輯「甜蜜的負荷」。所以這兩張專輯可以說是這一波農村文化行動的新歌聲。


從音樂角度來說,目前獨立音樂界流行的是城市民謠(urban folk), 是年輕人在咖啡店中溫柔地唱著青春與愛。那固然是他們生存的實在狀態,但不是島嶼生活的全貌。這兩支試圖從土地出發的樂隊,雖然來自不同世代與生命經驗,具有不同的實踐哲學和民謠美學,不論是安靜或暴烈;但卻讓台灣的音樂地圖、音樂與土地的關係,自此開始不太一樣。


...繼續閱讀

soundfury 發表於 樂多15:27回應(0)引用(0)

農村包圍城市──好客愛吃飯與農村武裝青年的社會民謠(下)

比炸彈更猛烈的農村武裝青年

很少人會如此直接標舉把搖滾樂當作宣傳理念的武器;且追求社會革命之外,他們也要革都會搖滾青年的命。他們自稱「農村武裝青年」,他們要

「用搖滾樂當做工具,拿起吉他當槍桿師法楊儒門,從土地出發,帶著濃厚的農村意識進攻都市結構,向無能的政府宣戰,並企圖挑釁都市慘白青年。」

怎麼能不是如此呢?


主唱阿達不是聽西洋搖滾長大,而是在九零年代初的新台語歌得到音樂與社會啟蒙,在陳明章、林強、五佰的音樂中學習到反叛體制的態 度,以及音樂與社會的不可分割。(林強後期的工業噪音作品「自我毀滅」幾乎讓他想要自殺。)然後,他看到了一個新的青年世代(雖然比他大上十歲)開始用音樂進行社會抵抗:濁水溪公社、黑手那卡西,和交工樂隊。他的胸口始終被那些喧囂與憤怒衝擊著。


進了東海大學後,因為不滿原來熱音社只重視技術,阿達新成立一個搖滾研究社。他介紹這些本土音樂給熟悉西洋搖滾的朋友阿展聽,從此「翻轉了我對社會理論和搖滾樂的意象,他們不再那麼遙遠模糊,而轉化成實際在台灣發生的抗爭場景與噪音(造音)現場,是與我所生活的環境實際相關的事情。」阿展如此說。
自此,他們一起參與社運與學運活動,一起思考音樂的社會意義。 ...繼續閱讀

soundfury 發表於 樂多15:22回應(0)引用(0)

December 29,2009

盧廣仲:輕盈時代的紮實聲音

「盧廣仲是一個徹底反偶像的偶像。鍾成虎第一次在淡江看他表演時,他就穿著短褲、肩上掛著毛巾。從那時到現在,不論表演風格或造型,他都一直都沒變,一直做自己。搖滾樂對現在的青年或許不再採取激烈的反抗姿態,但他們仍渴望在音樂中找到一種真誠的價值,一種忠於自我的可能。」

未完,全文見此

soundfury 發表於 樂多0:02回應(12)引用(0)

April 3,2009

拷秋勤新歌----灰色海岸線





灰色海岸線
編曲:拷秋勤
作詞:拷秋勤、Alilis

(fishLIN)
水泥做兮肉粽 充滿佇 咱兮海邊仔
到今嘛 美麗風景強未無底看
核四工程抑未煞 福隆海邊無沙
挖別位兮來補這 按呢干有較縒


溪仔兩屏 違法工廠一間一間起
黑餿餿兮水 對著出海口流去
垃圾清未釐 還有死豬仔兮臭味
生 理人無道德 討 海人掠無魚


廢土直直倒 咱兮政府當做看無
好康兮逗相報 上重要是回扣
工程繼續做 政客 嘴角全泡
欲起高速公路 給後山變西部


天然 海岸 台灣島是剩無一半
為著開發攏會駛毋管別人兮死活
咱只有海產文化 無海洋文化
環境悲劇 毋知當時會當來收煞


...繼續閱讀

soundfury 發表於 樂多20:30回應(0)引用(0)

April 1,2009

Tizzy Bac:看到地獄,並拒絕與魔鬼妥協

把靈魂賣給魔鬼,來交換巨大的利益這件事,總是不斷誘惑著人們。Tizzy Bac顯然了解這件事。他們看到了地獄,見著了魔鬼,然後知道如何無所畏懼地逃離誘惑。

一直很好奇,TizzyBac為何可以這麼紅,成為台灣獨立樂團的一線人氣樂團,甚至在大陸也有不少歌迷。不是說他們音樂不好。不。他們的音樂其實不俗,但並不是流行易聽的。

...未完,全文見此

soundfury 發表於 樂多16:12回應(0)引用(0)

March 23,2009

回聲加綠色和平

台灣一線獨立樂隊回聲去年和AI的小地方音樂季合作推出單曲「解放」,現在又和國際重要環保組織綠色和平合作推出單曲“Earth is our modern love.”(地球是我們的摩登愛人),並在本週六舉行演唱會。
以下轉貼活動資訊


綠色和平與回聲樂團攜手合作,以“Earth is our modern love.”(地球是我們的摩登愛人)為訴求,推出單曲<處女空氣>,用音樂表達對地球的關懷,並突顯氣候變化危機已迫在眉睫,呼籲公眾行動起來,對抗氣候變化。為擴大這股“摩登綠潮”,綠色和平更與INDIEVOX合辦活動,募集與環境、氣候變化相關的音樂創作,製作網路合輯,和創作者們一同證明︰寫歌,帶來改變。

音樂無國界,環境問題亦然。回聲樂團以余光中的詩作為靈感,擷取「春天」、「呼吸」等意象,結合對自然、氣候的描繪,寫就<處女空氣>,為綠色和平倡議的氣候變化議題,提供切身的省思。回聲樂團2009年的首場演唱會—3月28日在台北The Wall(這牆音樂藝文展演空間),更以<處女空氣>為名,並融合保護地球、實際行動的元素。

另外,為擴大音樂的感染力,讓更多人關注氣候變化造成的結果,綠色和平將在三、四月份與推廣原創音樂的INDIEVOX、鼓吹獨立精神的春天吶喊音樂節形成伙伴關係,建立音樂與環保雙向溝通的平台。

「寫給地球的摩登情歌」網路合輯將於3月16日正式啟動,供大眾免費下載。3月11日起至4月22日在INDIEVOX開放徵件。不限曲風、類型,歡迎所有創作者踴躍參與,用音樂傳達對地球的愛。


進一步資訊,請去Indievox,並可免費下載這首單曲
http://www.indievox.com/greenpeace

soundfury 發表於 樂多18:47回應(1)引用(0)
 [1]  [2]  [3]  [4]  [5]  [6]  [7]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