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6,2005 10:57

Bono想要解救第三世界?

(這篇文章摘自我的書「聲音與憤怒」(商周出版社)。我只摘要了文章部分,不然會被出版社打。一方面是為了延續之前搖滾樂與反全球化的主題,另方面是昨天知道U2要在紐約開演唱會,下週開始賣票,所以貼文章慶祝。)


「U2。相信他們。他們回來拯救搖滾樂了」

…………………………………………..Q雜誌封面 2001/5
「波諾可以拯救世界嗎?」(“Can Bono Save the World?”)
…………………………………………..《時代雜誌》(Time)封面 2002/3/4


兩本截然不同的雜誌,一本是最著名的新聞雜誌,一本是英國最重要音樂雜誌,都在封面上用同樣的字眼,對同樣的對象賦予相同的期許。

愛爾蘭樂隊U2及其主唱波諾從八○年代起不但是搖滾樂壇的大哥大,更長期關心和介入政治及社會議題。他們曾在作品中表達對馬丁路德金恩博士的崇敬、在八○年代聲援當時是南非政治犯的曼德拉、長期關懷並致力於化解北愛爾蘭的政治衝突、參與環保組織綠色和平(Green Peace)的反核行動、與國際特赦組織合作,甚至走進波士尼亞散播和平訊息,U2已成為八○、九○年代搖滾樂政治良心的象徵。

Bono

2002年初,紐約華爾道夫飯店舉辦每年一度的「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飯店外面是數千名反全球化抗議者的憤怒吶喊;飯店內,波諾穿戴著一貫的太陽眼鏡、黑色皮衣,和聯合國秘書長安南、微軟老闆比爾蓋茲,以及美國財政部長歐尼爾(Paul O'Neill)同席而坐,討論如何解決世界的貧窮問題。
在會議中,波諾痛斥西方社會對於非洲情勢的冷漠:「歷史會記載我們的網路時代,以及我們的反恐怖主義戰爭;但是歷史也會記錄我們如何面對非洲和愛滋的問題,以及我們如何水源豐沛,卻坐看整個非洲大陸被燒成灰燼!」
同時,他也和比爾蓋茲這個全球化的象徵成立一個行動計畫:Debts, AIDS, and Trade for Africa,簡稱DATA Agenda。因為「現在所發生的事是人類從未經歷過的秩序危機。有兩千五百萬的非洲人民是愛滋病帶原者,估計到了2010年,全球將有四千萬個愛滋孤兒。這是每日都在發生的大屠殺。」,波諾在成立記者會上如此強調。
2002年五月底,波諾再一次成為主流新聞媒體的焦點:他和美國財政部長歐尼爾進行了一趟非洲考察之旅。此趟非洲四國之行起因於歐尼爾一直認為援助非洲是浪費資源,波諾希望讓他瞭解過去的經援為非洲人民帶來哪些好處,以及他們還需要哪些方面的援助:尤其是教育、防治愛滋和乾淨的水資源。為了這趟考察,波諾甚至在一月就和他的另一位新朋友――世界知名經濟學家Jeffrey Sachs――先去了一趟烏干達做準備工作。


對於非洲這個世界最貧窮的角落,波諾一直非常自覺地希望藉由他的名氣來讓世界更關注這個地方,特別是經濟援助非洲與公共衛生的議題。所以他說:「我的工作就是被利用。只是,要花多少代價來利用我?畢竟我的價格可不便宜。如果這趟旅行能讓勾消非洲國家外債有進展,建立對抗愛滋的全球基金、降低非洲產品在西方國家的貿易障礙,我就會非常、非常高興自己被利用。 」

事實上,他過去幾年一直「被利用」,被一個著名的反全球化組織「兩千年大赦聯盟」(Jubilee 2000 Coalition)利用,做為這個組織的代言人。「兩千年大赦聯盟」是在1997年由三個英國基督教慈善團體組成的非營利團體,主要目的在要推動西方國家以及世銀等組織在西元兩千年前,在公平而透明的過程下勾銷發展中國家無能力支付的外債。
  更嚴重的是,這些貸款不但對這些國家幫助甚小,甚至成為它們的悲慘根源:因為它們沒有能力償還債務,只能以債養債。而一些最窮的國家,債務負擔甚至佔了它們所得的93%。這不僅強化了既有的全球不平等,沉重的還債壓力更剝奪了這些國家對健康、教育等支出的投資。聯合國發展計畫在1997年曾估計,如果這些還債的經費拿來用在健康和教育上,可以拯救兩千一百萬的孩童生命。換言之,這些貸款及其所強迫的經濟計畫不但未能拯救第三世界國家的經濟,更可能先傷害到這些發展中國家最底層的人民。
波諾為了這個組織,進行了非常綿密的遊說之旅:包括面見前任美國總統柯林頓、英國首相布萊爾、教宗、聯合國秘書長安南,以及現任美國國務卿鮑威爾。相對於以往明星參與所謂的公益活動都只是去亮亮相,波諾不僅實際參與運動的推動過程,也下功夫研究嚴肅的議題。他還專挑硬的柿子吃,例如他找上Jeffrey Sachs這位關注發展問題的最著名經濟學者,也試圖說服最保守強硬的共和黨大老賀姆斯(Jess Helms),請他說服布希總統。結果今年初,小布希邀請波諾一起出席宣布一筆對非洲新經濟援助的白宮記者會。
因為他的努力和誠意,波諾不僅贏得政治和財經巨頭的尊敬,也贏得大部分反全球化團體的支持。也因此,他能夠一方面獲邀參與「世界經濟論壇」這個資本主義權力核心的遊戲場域,另一方面也能在會議上大聲要求場內菁英聆聽街頭群眾的聲音。更重要的是,他和「大赦兩千年聯盟」在推動西方國家刪除第三世界外債的議題上,獲得非常可觀的成就,甚至可以說改變了全球化的議程。


自從「四海一家」(Live Aid)成為音樂人介入社會的主要方式後,藝人的慈善姿態已經成為最簡易而廉價的社會關懷,甚至成為最好的公關手段。正如Frith & Street 所說:「政治參與只意味著藝人在鎂光燈下表現三分鐘。這些形象展現背後的東西對他們都是不重要的。」

波諾卻從來不打算採取便宜的方式。1984年,他也和其他明星一起加入「四海一家」活動;但是,當其他藝人錄完專輯、參加完演唱會就繼續自己的演藝事業時,波諾卻和他的老婆去衣索比亞當志工六週,以瞭解非洲的飢荒到底有多嚴重。這一次,波諾更清楚表示,他不要把非洲議題變成一個慈善議題,他說:「我們不爭取同情」,而是要把非洲議題視為「經濟和安全的議題」。正是在這裡,出身於八○年代慈善演唱會氛圍的波諾,為搖滾樂跨出了慈善演唱會的窠臼,走進了政治行動。
就在新世紀的起點,波諾的政治介入有效地對現實政治產生重大影響力。憑藉著對時代趨勢的準確掌握、憑藉著個人無與倫比的用功和決心,他成為最成功的遊說者,為搖滾樂的基進主義打開新的曙光。

ps.照片就是Bono 與 Sachs

  • 您可能有興趣:

    在憂鬱與溫暖間搖滾的橙草
    soundfury 發表於樂多回應(8)引用(2)西方樂與怒編輯本文
    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2 │累計人次:2101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8972
    引用列表:

    U2 Bono現身 World Economic Forum【Heterotopias】 at January 31,2005 21:33
    因為害怕忘記自己到底讀了什麼,決定先把看過前兩章一些重點和想法先行紀錄下來。 作者史迪格里茲(Joseph E. Stiglitz)是美國克林頓政府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亦為世界銀
    《全球化的許諾與失落》(一):使諾言落空的IMF【寶 貝 L U C K Y 的 我】 at January 13,2006 18:11

    回應文章
    今天在書店特價區以兩鎊區看到Dianne Ebertt Beeaff寫的A Grand Madness-ten years on the road with U2,翻了一下,內容橫跨一九八七到九八年多場巡迴的文字紀錄,當然值兩鎊,就買了回來,書還沒看,先看到你又舊文節發。

    賀你有現場可聽。
    | 檢舉 | Posted by timo at January 27,2005 06:14
    重點是得買到票先啊。eBay竟然已經有人用五六倍的價格在賣了,而且誇張的是,竟然還有人買!!!
    當初好像真的應該加入會員的...
    | 檢舉 | Posted by pulp at January 27,2005 13:52
    http://business.iafrica.com/worldnews/408526.htm

    回應你對音樂和社會問題的關注與支持
    | 檢舉 | Posted by poseidon at January 28,2005 01:44
    To Poseidon
    很高興認識關心音樂與社會和U2的同好
    剛才想在你網站上留言,但不成功
    看到你翻譯Bono在U Penn的演講詞,我去年也把他貼在舊網站上,只是沒像你這麼認真翻譯出來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iron1210/3/1239864994/20040717230017/
    真的是很棒的一段話啊

    有興趣的朋友,請見這裡:去年Bono在長春藤名校賓州大學的畢業典禮上應邀致詞
    http://blog.elixus.org/mick/archives/2004_11.html
    | 檢舉 | Posted by Iron at January 28,2005 09:36
    其實 真正認識Bono
    也是從讀你的聲音與憤怒這本書開始
    很好的認識音樂與人類社會問題的媒介
    我的網頁可能出了一些技術上的問題
    所以無法留言
    不過 真的謝謝你
    如果翻譯的有問題
    可以告訴我: )
    | 檢舉 | Posted by poseidon at January 30,2005 21:32
    U2的社会责任感的确让人敬佩。
    记得第一次听《血腥周末》的时候我掉下了眼泪。
    做为艺术家,我认为社会责任感的他们艺术生涯长盛不衰的中要元素。
    | 檢舉 | Posted by west at May 3,2005 15:41
    中文世界裡,除了鐵兄的書和Blog之外,昨天看Noreena Hertz的《當債務吞噬國家》(天下),才發現作者整整第一章簡單交代了Bono如何投入遊說美國要人與政客的過程。

    原來Bono關於窮國外債問題的知識與理解,便是鐵兄曾提過的哥大教授Jeffrey Sachs惡補的 ^^
    | 檢舉 | Posted by anarch at November 22,2005 23:00
    沒錯,我一翻開這本書看到這一段也嚇一跳,所以我就說Bono在這個議題上的參與實在太重要!昨天很遺憾沒能和你們夫婦多聊,有機會上台北要找我喔!
    | 檢舉 | Posted by iron at November 23,2005 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