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4,2013

期待不可知的開始(Random Access Memories)

原本以為已麻木不仁的心,在某種際遇的灌溉下,似乎又鮮活了起來!



Random Access Memories
...繼續閱讀

augustus發表於 樂多17:27回應(0)引用(0)Love and Destiny

January 9,2013

行路遙

由於浪蕩世代(On The Road)即將上映,於是在工作上策劃了以公路電影為主題的策展,收集資料的同時,許多曾經看過電影的畫面與自己親身的經歷,不經意的都湧上心頭。記憶猶深的是當兵休假時,往來於台北高雄間,那段路程最愛聽Felt的The Stagnant Pool,隨著不同的路段、景色或季節的變化,給予人的感觸也是千變萬化,同樣的一首歌在不同的情境之下都有著不同的意味。但每回聽這首總讓我想到詩經的“衛風·考”,頗有從高土而居,浪跡於天地之間之樂,這首頗有相似的味道!


Felt - The Stagnant Pool
...繼續閱讀

augustus發表於 樂多02:30回應(0)引用(0)Jottings

January 7,2013

2012年度另類金屬回顧

每一年到了年終歲末,樂評圈總是會列出長串的年終排名,好展現他們專業的評斷,給樂團或個人樂手們加駐標籤其實這樣未盡公允,無論樂團或個人,在過去的一年對自己所交出的成績,那個不是絞盡心血,歷盡百般折磨而完成自己的作品,相對於外在世界的險惡與現實,因為他們的作品,讓我們有個避風港而充實,而溫暖了內心;因此除去商業的考量外,對於這些創作者,其實都該致上最高的敬意!

每年音樂圈出版無數,不可能都逐一閱覽,更何況不同的音樂類型,難免有遺珠之憾。活到這把年紀,許多喜好都已定型,無法再兼容;其實有時還蠻羨慕年輕的樂友們,無論差異有多大的類型都能嘗試,也顯示自己的吸收力越來越狹隘,無法欣賞更多的好作品。

以下是針對個人一年間聽到的另類金屬類型所做年終回顧,沒有排名,既然是聽過百來張,挑選出的都是一聽再聽的最愛。




Neurosis - Honor Found In Decay (2012)

Neurosis 一直是post metal界的元老團,雖然後起之秀不斷,卻也未能撼動其王者之座, 從早期的hardcore punk一路沿革轉型,隨著歲月的增長,歷經sludge、 doom、industrial、experimental、avant-garde metal與Post-metal等樂風,他們的作品不斷地延伸,不愧為sludge doom的宗師......



Bell Witch - Longing (2012)

源自於田納西民間傳說的貝爾女巫樂團是個善於編寫長篇大論的Doom樂團,這首長達20分鐘的Bails of Fllesh充滿著原始與荒涼,沉重的鼓聲與低音吉他,營造出卡加里亞博士的小屋的詭異與卓九勒伯爵的悲慘宿命........



Orange Goblin - A Eulogy For The Damned (2012)

也是老將之一的Orange Goblin來自倫敦,在英國少有的Stoner/Doom算是個出類拔萃的樂團,在Doom界一直是個重要的樂團,過去個人並非很喜歡他們的作品,惟獨此張,卻是聽的很過癮..........



Colour Haze - She Said (2012)

嚴格說來,Colour Haze 不算是金屬界的樂團,但由於自1994年成團以來始終堅守Steppenwolf、Jimi Hendrix、Black Sabbath等硬式與Doom風格的慕尼黑Stoner樂團, 而且強調樂器的演繹,在他們演奏中很明顯嗅到濃厚的stoner與psychedelic味, 2012年的She Said專輯依然藥味十足.......




My Sleeping Karma - Soma (2012)

同屬於神秘主義的My Sleeping Karma是來自德國南部巴伐利亞省的美麗城市Aschaffenburg的Stoner樂團,他們善於編寫冥想氛圍, 並承襲自Krautrock精隨,受印度哲學影響的Stoner樂團.............
...繼續閱讀

augustus發表於 樂多00:57回應(0)引用(0)Contemporary Music

January 1,2013

意淫與自嗨

每一年這時候,幾十萬人圍著一根像大老二的建築物,然後看著它射精一百多秒,這是個什麼樣的心態?是駝鳥?還是滿足強烈的自卑感?




2007年個人曾參與了一個街頭藝人樂團而受邀至信義新光三越前廣場前的跨年晚會,晚會結束後的感觸,就寫了篇 是否真的需要一個如此的跨年活動”,如今五個寒暑也過去了,年復一年,卻又了無新意的跨年卻始終依然進行著。也許是在信義區工作久了,每次看101就有種厭惡感,回想起每年的最後一天上班,上的人仰馬翻。跨年散場之後,留下滿坑滿谷的垃圾,還需要勞師動眾的讓清潔隊分批清理垃圾,捷運公車駕駛員必須犧牲睡眠加班運送乘客,我們的社會就只殘存著這一點娛樂效果嗎? 已經懶得再多寫什麼了,無禮的一代變本加厲,核電仍在運轉,失業持續增加,經濟繼續下滑,社會仍舊不公,政府卻也益加無能。我真的不知道這樣的新的一年有什麼好期盼的?




augustus發表於 樂多01:01回應(0)引用(0)Jottings

December 21,2012

After Doomsday......

賣了將近一個月的烏克麗麗,其實最大的收穫不是每天自己賣了幾把,而是又點燃了再繼續以前曾學過的動機。

為了賣烏克,強迫自己只要有借琴,每天至少要練兩小時,雖然囫圇吞棗的硬學了,也不是很完整的兩首,好在烏克真的很好上手,除了記憶幾個常用的,像C、F、Am、G、G7與E和弦,
適應和弦間轉變的指法,與調整一下右手的刷節拍的方式,幾個小節其實還蠻容易的。習慣是很容易養成, 之前跟好友Celine借了琴, 才練到兩個星期的時候,每天就停不下來,不摸一下琴身,撫弄一下琴弦,便覺得哪裡不對勁。不論烏克麗麗是否是最近大眾熱門的小玩具,或是我們為提高業績所販賣的商品,彈奏樂器的本身仍是充滿著趣的,但也無論這種樂器有多好學,一但深入,或需更精進時,每種樂器都是一樣的,還是脫離不了耐心、毅力與不斷練習。所以剛好有這個機會,為何不用心學一下呢?或許未來有機會真的被我買到土耳其的baglama或伊朗的saz琴,這段學習烏克的經驗,也可當成是基礎練習麼!



Leho LHT-CF-CE-TB

雖然,這次進烏克裡我最喜歡的是這把,插電或不插電的都好,但考慮了幾天,還是想省下錢來去找曾經有過深厚感情的Darbuka好了...........


魚皮陶身darbuka



魚皮或羊皮的鼓聲還真是悅耳.............

augustus發表於 樂多17:17回應(0)引用(0)Traditional Instr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