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19,2015

囡囝的日常與反常

某天,朋友來家作伙煮呷。媽媽大人用鑄鐵鍋放海口雞、美濃老蘿蔔煮湯。應該會很美味,但因陳芯大爆炸,等到處理好,喝著裝在陳芯碗裡的湯,已涼,甚憾。

第1次碰到陳芯在家大哭,抱著哄、背著哄還是大哭不停,原本猜是午睡被吵醒,沒睡飽。背出去哄睡,不但沒睡,還大哭不停。走了1圈,沒用,帶回家換阿母哄。阿母抱到頂樓散步,有大哭,但至少有小睡1下。進到家裡,又大哭了,是哭得很大的那種大哭。

...繼續閱讀

chenbodu發表於 樂多22:24回應(0)引用(0)

October 13,2015

親餵的峰迴路轉

陳芯不喝夜奶,睡到天亮,大概有兩周了,中間有1或2次有塞奶。前幾天,陳芯半夜醒來,從嬰兒床爬出來,壓到我身上。拍拍哄哄入睡後,放回嬰兒床。沒多久又醒來,又要爬出來。再拍拍哄哄,入睡後,放在阿爸阿母中間睡,看看會不會好睡些,她也就這樣睡到天亮。後來阿母在問,陳芯為什麼變睡在我們中間,原來媽媽大人熟睡到不知陳芯半夜有起來啊。

陳芯滿周歲前的周日晚,在家爬,頭撞到書,大哭。我們推測是白天玩太累,累過頭在起歡,要趕快帶去洗洗睡。媽媽大人抱她起來秀秀,陳芯頭就靠著阿母的胸部。媽媽大人看著說,如果是之前,就把胸部翻出來,塞奶安撫。但隨著陳芯對母乳的需求直直落,我們就決定被動配合斷奶和退奶,所以阿母沒給她喝奶。等她哭完,我帶去洗澡,洗完哄睡,睡了150的配方奶,邊爬邊大哭。抱起來,再泡60,帶回房再哄,喝完,唉了幾聲後就入睡了。

至此,可以斷定陳芯是斷奶了,阿母也可以退奶了。

...繼續閱讀

chenbodu發表於 樂多13:23回應(0)引用(0)

October 20,2014

記生產

10月10日、11日連兩天都去看小川紳介的紀錄片,已經唉要卸貨1陣子的曉娟算是已無懸念,甚至是溫情喊話希望肚子裡的寶寶快出來。

13日半夜3點半,曉娟忽然說,她破水了。哇驚醒後,傻呼呼的說,妳怎麼知道是破水?後來她去廁所,想確定是尿水還是羊水,兩者差別是前者禁得住,後者凍嘸住。她坐在馬桶又沒液體流出,是不是破水也沒把握。這時哇正在納悶,家裡那兩隻貓怎麼不見了。曉娟打電話到急診室詢問,這時那兩隻躲起來沉睡的貓才起來伸展。急診說,先來看看,我們待產包帶著,抱著可能被退貨的準備出門了。

到醫院的路程,曉娟感覺沒再流水,該不會只是尿吧,結果到了急診,講完情形,人才坐到病床上,準備轉產房。嘩!流了一大灘,才確定是羊水破了。到待產房,量胎心音,量宮縮,打抗生素,躺在病床等開指。6點左右,手術房傳來護理師協助產婦催生,閉氣倒數的聲音,再來就是洪亮的嬰生哭聲。負責接生的是我們的主治醫師,他忙完接生後來看曉娟,說明先打抗生素,約4小時會打完,到時看開指的情形,開不夠就催生。

約4點時開始來打抗生素,預估是8點打完,現在才7點,來吃早餐吧。


工作有陣子會走這條,從未注視遠方那急診兩字,那天這兩字隔外清晰。

...繼續閱讀

chenbodu發表於 樂多23:08回應(0)引用(0)這個人

April 10,2014

佔領國會:非理性與非暴力

319佔領議場以「警察不動,我們不動」告終,而未排除議場內的警力,形成警匪「共管」,門禁看時機,時鬆時緊。這時佔領國會的區塊分為議場、青島東/學生、濟南/社運、中山南/公投盟等,以社運團體為骨架,青年為血肉,披著學運的外衣。而街頭的場景,特別是青島東,從319到321,3天內,素人之亂的雜牌軍變成井然有序的救災中心,運動逐漸走向「秩序不動,原地不動」。


維持通道暢道,管理物資、垃圾分類成了這時期最顯眼的秩序。佔領國會在某些國家是劍拔弩張的大代誌,在台灣卻變成如此溫良恭儉讓,暴力不見了,甚至連躁動都消失了。違法抗爭卻不斷宣稱和平,強調秩序,「走鐘的整齊秩序」有如「失控的正向思考」。不滿運動變成如此的人,主動介入,初期卻成效不彰
對此,魏揚今天在朋友臉書上留言「現在1985把場子讓渡給原本在青島東路的學生指揮中心,然而即使他們徹了,他們訓練出來的志工們還是維持超高的生命力!」
...繼續閱讀

chenbodu發表於 樂多13:31回應(6)引用(0)

April 2,2014

佔領國會:圈圈參戰

從佔領國會第1晚開始,哇家正港的衝組圈圈有身,因而不宜帶球參戰。對於哇睡在議場,她卻連邊都沒沾到,頗有怨言。後來忍到凍不了,只好帶她去放風。323晚原本計畫她去沾醬油,擦邊後閃人。結果衝組試圖攻佔行政院,不敢冒險前往。出門時安慰她,放心啦,場子1定會撐到妳3個月(當時10W+)。後來哇擔憂的說,不知道會不會今晚兩邊1起被清掉。她抱怨沒考慮她的心情。擔心場子不保的哇1時還想不通她的心情是什麼,轉了1圈才懂,怎麼可以她都還沒去,場子就沒了。

呼,還好324鎮壓後,立法院的場子還在。而且,直到圈圈有身滿12周,渡過懷胎最不穩的階段,佔領國會的場子都還在。

...繼續閱讀

chenbodu發表於 樂多22:38回應(0)引用(0)

March 30,2014

佔領國會:迎新與畢旅


當56戰役結束,少年仔算是佔住國會議場,更多民進黨立委在議場門口當保全,場子在319的白天應該會留著,但難保深夜沒事。為防止警方清場,民進黨立委排24小時輪3班顧門,1位立委配1位助理,這也開啟哇當保全的助理的工作,值大夜班。由於之前接打架通告,結果邊擠邊撿眼鏡,為避免蠢事重演,還特別戴隱形眼鏡去值班。

第1晚很緊張,深怕有什麼風吹草動,但除了下了場小雨,到天亮都還沒事。第2晚還是會緊張,續戴隱形眼鏡。進到議場,氛圍沒那麼劍拔弩張,也累了,所以找個位子昏睡近3小時。睡時,1直聽到少年仔進進出出的腳步聲,開開關關的大門聲,那些斷斷續續的聲響像捨不得睡的畢業旅行,而青島東、濟南路麥傳來的喧嘩聲像跨年晚會。清晨下班後,走出立院,看著逗留在街頭的人潮,畢旅加跨年晚會,再來會去凱道升旗嗎?

沒想到佔領運動最後成了哇的畢業旅行。

...繼續閱讀

chenbodu發表於 樂多17:23回應(2)引用(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