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日

過於寂靜的喧囂

過於寂靜的喧囂 The Tribe
米洛斯拉夫史拉波斯維茲奇(Miroslav Slaboshpitsky)
烏克蘭│2014││Color│130│ Sign Languages
坎城影展影評人週最佳影片│都柏林影評人協會獎最佳影片


很久沒有看到這樣把眼淚逼在心頭而眼睛徹底乾涸的電影了。如果可以大哭ㄧ場,或許還不會這樣難過。

猶記得,看完《雙面薇若妮卡》之後,步出電影院,想要緊緊擁抱某一個人的渴望,因為那是全然的溫暖。而這次看完《過於寂靜的喧囂》,也同樣想要緊緊擁抱某個人,卻只因為恐懼,恐懼自己被吸納進那徹底的絕望。

light_fly發表於 樂多12:03回應(0)引用(0)一部電影

2013年6月20日

言の葉の庭/新海誠


雷神 小動 刺雲 雨零耶 君将留  (萬葉假名)
鳴る神の 少し響みて さし曇り 雨も降らぬか 君を留めむ  (訓讀)

雷神 小動 雖不零 吾将留 妹留者  (萬葉假名)
鳴る神の 少し響みて 降らずとも 我は留まらむ 妹し留めば  (訓讀)

light_fly發表於 樂多16:33回應(1)引用(0)一部電影

2010年6月30日

一年之後更加無奈

2009年2月,小貓只能在狹窄的椅背上高高看著小孩。



過了一年之後,小貓還是只能不為所動的看著小孩(其實他根本一點都不想,可是小孩有了行動力之後,強迫小貓一定要跟他對望......小貓表情是滿臉不屑......)。

CC.jpg

light_fly發表於 樂多15:48回應(0)引用(0)一串妙事

2010年5月3日

2010年4月20日

走入畫裡


如果,這個夏季,湖面佈滿了一朵朵的蓮花,那麼,你會誤以為自己走入了那幅畫中......

light_fly發表於 樂多12:29回應(0)引用(0)一些生活

2010年3月19日

木棉花的記憶

午餐過後,選了平日不會走的路徑散步,於是,遇見今年第一朵木棉花。一株高大筆挺的樹夾雜在綠蔭遮天的行道樹行伍之間,若不抬頭,或從遠處觀看,幾乎無從發現。因為現在還是花開正盛的時候,地上看不到落英繽紛。

也許木棉花的生命力太過旺盛,等到它掉落到地上,常常都是花瓣開始枯黃的時候,又或者樹幹實在太高,巨大(相較於杜鵑花的體積)的花朵落下時的重力加速度讓它觸地的一剎那就壞了原型,因此要找到一朵完整美麗的落花,委實不易。

也許,這是許多許多年前,同樣的三月下午,樹下漫步、尋花的拾花人,總是在木棉花初現的時刻,浮現。縱使早已面貌模糊,但微微發光的身影,一樣炫惑。

light_fly發表於 樂多14:31回應(1)引用(0)一些生活

2009年12月1日

這份美麗,不是只給少數人的



第二次,拍七星潭,畫面中寧靜,其實,周圍喧鬧的歡樂正沸騰。

我還想要,繼續拍,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第N次,所以,現在,要為了它,發聲:

搶救七星潭,大家作伙來

light_fly發表於 樂多14:04回應(0)引用(0)一些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