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小說─日本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2010年8月29日

無謂的犧牲─《沉睡的森林》

《沉睡的森林》適合的讀者:對加賀恭一郎感興趣的讀者 

東野圭吾的作品魅力除了推理成分的高低外,還有作品或多或少的冷色。東野圭吾的「冷」包括筆調的冷靜、果決,還有作者置身事外般的冷眼旁觀態度。雖然作者是站在遠處觀看的書寫者,但是筆下的人物個性多變,有些是冷然的斷情人,有些則為火熱的躁動者,這兩類人物多多少少代表作者壓抑、變動的化身。作者雖然不允許自己從冷眼的書寫者躍身為故事中的隱身,但是通過角色的許可,看到東野圭吾冷熱間的交替與融合。
 
沉睡的森林 來源

沉睡的森林》就故事而言,可能不是東野圭吾筆下的優秀推理作品,或者說《沉睡的森林》的推理成分被浮動情愫給蓋住。故事的推理成分多寡絕非焦點,寫人、寫人的情緒、寫人的愛憎都可當成故事的主軸,然而《沉睡的森林》沒有以上的特點,只試圖用一個理由來寫故事,且這個理由相當不合理。  ...繼續閱讀

pig0927 發表於 樂多0:17回應(1)引用(0)

2010年2月1日

被犧牲的不只是愛情─《聖女的救贖》

《聖女的救贖》適合的讀者:湯川學的粉絲 
在日劇與電影的推動下,偵探伽利略系列似乎與福山雅治、柴崎幸畫上了等號,。說人物實體化的優點是小說人物不再是文字快速素描的人像,但是這也產生了缺點,這些小說人物並不等於演藝明星的詮釋,日劇與電影也因為觀眾需求增加了或刪減了某些情節,或多或少影響了小說人物到實體化人物的線條。
 聖女的救贖來源
聖女的救贖》是繼《偵探伽利略》、《嫌疑犯X的獻身》、《伽利略的苦惱》之後的作品,也是湯川學與內海薰合作之作。在《偵探伽利略》、《嫌疑犯X的獻身》中,小說受演員的影響不大,然而到了《聖女的救贖》,卻看到了小說作者被演員與電影劇情影響的情況。對於作者的被動創作,無非是希望小說能熱賣、增加人氣,也因為如此,位在地球兩極的湯川學與內海薰也被作家勾起了曖昧。對於科學家與辦案人員的不正常情愫,讀者觀眾是看得很愉快,對於系列小說卻隱藏危險度,一來是小說人物會越來越偏離原先設定,二來是讀者走向也會隨之偏移,其中最嚴重的就是內海薰這個角色與讀者反應。  ...繼續閱讀

pig0927 發表於 樂多23:57回應(0)引用(0)

2009年11月1日

當靈異駕馭情節─《瀕死之眼》

《瀕死之眼》適合讀者:想要看盡東野圭吾作品的讀者

 經由「回溯」,看到「事件」發生的「經過」,以及被遮蓋住的「真相」。東野圭吾的《瀕死之眼》就是在「事件」、「回溯」、「經過」、「真相」裡游走,從這幾種安排裡看到推理的殘影,但是小說中的基柱並非推理過程,而是推理故事布幕外的靈異故事。

 瀕死之眼》描寫岸中美菜繪被肇事者雨村慎介撞死,雨村慎介事後卻失去這段車禍的記憶,那天晚上造成的一連串離奇事件,如潮水席捲而來,將他平凡的日子淹沒,在肇事者與死者的事件裡,不只是出現死者的丈夫,還有車禍牽動的貪婪與卸責。小說的起頭相當平凡,有死者的不甘心,還留下肇事者與死者兩個疑點,然而這些疑點與推理的寫法卻意外的薄弱,彷彿是將推理作為配菜,主菜則是超自然現象,因此很難將此書歸為推理小說,只能當成東野圭吾作品中的異作。

瀕死之眼   來源
...繼續閱讀

pig0927 發表於 樂多12:05回應(2)引用(0)

2009年10月10日

關於金錢,不是有了就好─《算計》

《算計》適合的讀者:愛錢但要命的讀者

 書名既為《算計》,小說中自然有算計,而且是充滿鮮血的算計。《算計》結合遊戲、實驗和推理,以及諷刺的書寫。

 在看似「生存遊戲」的實驗過程裡,其實本質是「詐欺遊戲」的架構,以金錢為誘,誘導參加者為獲取高額獎金而鋌而走險,純然忘了這個實驗有「基本酬金」,「基本酬金」是時薪112千圓、時驗期為期七天,在宛如鬧劇的薪水數字上看出一個端倪:提高薪水有助吸睛。這個實驗本存高額酬金的前提下,如果每位參加者不為所動,每個參加者不只是可領高額酬金又可全身而退,所以實驗主控者找到了由外界控制內部的方式,就是有一參加者迫切需要「額外獎金」,所以當貪心遇到禍心,這個算計實驗自然沒完沒了。
算計來源
這個實驗訂下「十戒」等規則,看似是在左右實驗結果,但是從主辦者公佈拿到額外獎金的方式看來,主辦者其實已經心裡有數、能夠預測實驗的結果,只是想觀察預測的結果是否與實際實驗過程相符合,以及好奇實驗過程中的變數,就如同《大逃殺》的旁觀者已經知道島上的學生會互相殘殺,但是卻無法安排這些學生的死亡順序與死亡方式,也無法預料到引出《大逃殺》的男主角七原秋也,為BR法製造了戰爭。在《算計》中同樣具有變數角色,實驗的變數不只是「偵探獎金」、「證詞獎金」,還有來自角色的不安、正義感、推理能力,恰巧主辦方沒有將主角的能力算計進去,以致於實驗結果可能與原先預想的不同。 ...繼續閱讀

pig0927 發表於 樂多13:12回應(4)引用(0)

2009年6月29日

解謎不足,感情有餘─《分身》

《分身》的適合讀者:東野圭吾粉絲

 
《宿命》、《變身》、《分身》號稱是東野圭吾的醫學三部曲,其中的《分身》原是1993年的作品,與1990年的《宿命》、1991年的《變身》同為接觸醫學的長篇小說。《分身》含有推理與醫學成分,不過小說中灌飽了溫柔敦厚的氣息,看起來是很痛快,卻忽視了爭議性極大的畸戀部分。

 
分身以「鞠子之章」與「雙葉之章」兩個故事作為主軸,鞠子和雙葉是兩個長相完全相同的少女,因身邊的家人遭遇不幸而開始對自己的身世感到好奇,本來該是生命共同體的兩人各自用自己的方式找出答案,在緊緊密佈的蜘蛛網上,兩人逐漸接近虎視眈眈的兇手、探索至親為何而死。

 分身  來源
1993年,《分身》還是遙不可及的神話,但是從今日的角度觀之,「複製人」與「代理孕母」的技術逐漸形成走在先鋒的醫學技術,不再是遠在天邊的星星,卻也因為進步,兩項醫學技術均備受道德討伐,顯然在道德造物主的天秤上,「複製人」與「代理孕母」的議題依舊搖擺不定。《分身》的故事內容掙脫了神話的包袱,轉為可能存在的虛構故事,是「複製人」、「代理孕母」與想像、知識合構出來的小說,可能因為時代久遠,推理與醫學的部份稍顯簡陋,小說寫法也明顯與今日的東野圭吾不同。 ...繼續閱讀

pig0927 發表於 樂多20:38回應(0)引用(0)

2009年4月2日

殺意的累積─《放學後》

《放學後》適合的讀者:東野圭吾書迷 

有時候恨一個人不需要理由,有時候想殺一個人的原因也可以很沒有說服力,東野圭吾的《放學後》的殺人動機就屬於這種類型。
 
放學後  來源

《放學後》的殺人兇手是在羞憤交雜而下手行兇,在殺人計畫中試圖掩蓋被害者帶著有色眼光的凝視,被害者生前的有色眼光自然是被害者「想像」與「內心反射的壓力」所致,也就是此書中的兇手是在「想像」中生出殺意,「想像」中的被害者變成加害者心理壓力來源,所以《放學後》的兇手似乎殺害了被害者兩次,一次來自羞愧與想像下的被害妄想後的毀滅感,一次為下手實際行動。
 

小說描述女校內發生了殺人事件,殺人案件的死者身分為老師,一件是密室殺人,一件是眾目睽睽之下的誤殺事件,兇手的動機不明,然而共同之處在於死者都是校內老師,因此可推想兇手的攻擊對象應該集中在學校老師身上,男主角前島老師除了身為老師外,似乎也是兇手原本想要謀害的目標,前島老師在不得已之下展開調查,意外染上另一場殺意。
  ...繼續閱讀

pig0927 發表於 樂多12:45回應(0)引用(0)

2009年2月21日

《迴廊亭殺人事件》─頭輕腳重的推理

迴廊亭殺人事件》適合讀者:東野圭吾書迷
 
2008
年秋季日劇「流星之絆」是深具偶像、推理與娛樂色彩的佳作,原著與改編後的效果與笑果讓這齣日劇大放異彩。日劇氣氛起頭輕鬆、結尾略為沉重,卻沒有「白夜行」、「信」的悲涼,非常適合東野圭吾的初閱讀者。
 

日劇「流星之絆」改編自東野圭吾的《流星之絆》,東野圭吾的作品先後有《秘密》、《偵探伽利略》、《預知夢》、《嫌疑犯X的獻身》等改編成日劇或電影,這些作品多是避開血腥暴力場面,而往主角魅力、推理層面進行。雖然個人比較喜愛作者描寫黑暗迷途的人情糾葛,對作者攤開血淋淋的凶案謀殺心態著迷不已,然而
《徬徨之刃》、《幻夜》、《單戀》等結構較為龐雜的作品的確難以改編成日劇、電影,一為角色特出度的問題,一來是尺度問題。
 

 迴廊亭殺人事件 來源

東野圭吾的一些早期作品較少踩到成人的框線,也極少碰觸到讀者的禁絕閃避的不快感受,甚至是以推理為主,而非拿捏氣氛,《十一字殺人》與《
迴廊亭殺人事件》就為以推理技巧展現為題。
...繼續閱讀

pig0927 發表於 樂多11:52回應(0)引用(0)

2009年1月14日

黑暗生存法則─《幻夜》

《幻夜》適合讀者:看過《白夜行》的讀者 

在《白夜行》中,以桐原亮司和西本雪穗兩人交織的悲慘命運為首,他們一路在黑夜裡展開報復行動,無論被害者是不是有罪。桐原亮司親眼所見父親性侵女童而弒親,而西本雪穗促成母親自殺成功,他們的生命在11歲時交會,而其後的人生則一明一暗,桐原亮司實行犯罪行為,西本雪穗則帶著童年傷害讓身邊的人死於非命,一為執行者,一為策劃者,皆深懷被罪惡鞭笞的傷痛,避開道德法律的束縛,視人生路上迎面走來的人為敵人
 
幻夜(上 )        幻夜(下)

《白夜行》裡明顯的是兩人命運的腳鍊與牽連,他與她心神領會、他為她赴湯蹈火的秘密連結可以說是純愛,也可以說是自私,而明顯的是西本雪穗對於工於心計的冷血。小說以《飄》中的郝思嘉做為西本雪穗的範本,郝思嘉必然有性格上的自私,西本雪穗更是超過了自私,達到一種對其他情緒的超離,情緒的忍耐值完全剝離開來,直達復仇一路,雖認定亮司是她人生唯一的白日,卻將兩人間的可能與愛情發展封閉起來,選擇與桐原亮司走進黑夜,走進黑夜的後果卻由桐原亮司承擔,所以閱讀這部小說時,晦黯的情節讓許多讀者不太舒服,缺少同感同理心的西本雪穗與盲目盲從的桐原亮司,縱然童年傷痛令人同情,但是他們選擇他人性命鮮血來獻祭於他們的成長傷口,心態作為超乎常人所能理解。《幻夜》更是往上一層,將小說中的男主重重角拋下,置他於無自尊的奴隸地位,聽命於女主角的命令指使,同樣以《飄》的郝思嘉當成摹本,新海美冬不單純只是一位自私的女人,全然是魔女化身
  ...繼續閱讀

pig0927 發表於 樂多1:16回應(0)引用(0)

2009年1月6日

當壓力成為殺意:《女人的殺意》

女人的殺意》適合讀者:承受壓力者

 
對於兇手,小說傳達了某種有些許根據但是沒有擴大成為研究事實的訊息:多數男性兇手是採取臨時起意的、無法控制的、兇殘惡意的行兇,而女性兇手是因為難以承受、輾轉難眠、別無選擇後才行兇,顯示出在小說、電影中的性別歧視與性別差異明顯比現實還要深刻。不管是幼年創傷還是成年後的失意促使行兇,小說中的兇手常常被套用人格側寫,拼湊出兇手受虐轉為施虐的過程,正因為多數讀者相信事必有因,犯罪是有動機的。
女人的殺意來源

正因為犯罪動機信條,書寫女性犯罪的小說鮮少使用男性犯罪的慣有模式,避開臨時起意、脫離控制、殘忍惡質的殺戮,多是用根莖的方式回溯她的犯罪因由,不然就是將女性形容成壓力鍋,當所承受壓力爆開後導致暴力相向,因為多數人都同意女性的耐壓程度比男性高,特別是已婚、有子女的女性。
...繼續閱讀

pig0927 發表於 樂多22:19回應(0)引用(0)

2008年12月12日

最純粹的愛情─《嫌疑犯X的獻身》

嫌疑犯X的獻身》適合的讀者:心中有愛的讀者

配合電影宣傳,《
嫌疑犯X的獻身》換了新版封面,書皮為飾演湯川學的熟男帥哥福山雅治。
 
 嫌疑犯X的獻身  來源

這本小說可以視做一齣愛情悲劇,一個男人喜歡純然的事物,他選擇數學,湯川學選擇物理。數學與物理學擁有過程與結果,只有對與錯,無雜質、無污染,不像世界如此污濁無解,然而數學家與物理學家都必須入世,在有人的地方使用數學與物理學,人變成他們靠近所學所愛的關鍵。在日劇與電影中,物理學家還與物理之外的所愛處在曖昧不明的狀態,而電影中的數學家萬萬沒有想到自己陷入這麼迅速,在淨水中滴入墨汁的散開速度也這麼快,悄悄就侵入腦中將數學排開,數學變成愛情的附庸,這滴墨汁不只是潘朵拉的盒子深藏的罪惡,最大的成分是人與人的愛情。
...繼續閱讀

pig0927 發表於 樂多23:04回應(2)引用(0)
 [1]  [2]  [3]  [4]  [5]  [6]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