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作者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2007年7月22日

約翰康納利來臺簽書朗讀會

星期五上完班後匆匆趕到敦南誠品,參加約翰康納利(John Connolly)的簽書會,在臺灣總共有三場簽書會,念及星期六我可能昏睡到中午,我決定參加星期五晚上8點的朗讀兼簽書會。 

3.jpg

在敦南誠品等待簽書會時,翻翻約翰康納利的新作《罪惡森林》,同樣是查理派克系列,隨著《奪命旅人》的妻女慘死,《罪惡森林》多了些許靈異氣氛,與麥可康納利相同的是:他們都與死亡糾結著。麥可康納利(Michael Connelly)、約翰康納利(John Connolly)這兩個Connolly的作品剛開始讓我搞混,我以為約翰康納利的《奪命旅人》是麥可康納利寫的,就我所覺,《奪命旅人》和麥可康納利的冷調寫法類似。麥可康納利這個作家的人生相當離奇,他的母親與其創作與約翰康納利的《失物之書》主角又有極大的呼應,因為,他們的母親都消逝了,一個是死於社會案件,一個是在故事中死亡。 
2.jpg

《失物之書》我還未看完,卻感到興味盎然,查查網路資料,一些討論童話人物的文章竄然冒出,需要童話的成人們,為什麼喜歡童話世界?為什麼喜愛童話人物?是因為我們和童話相同過?還是因為我們期待發生童話?或者,我們只活在麥可康納利之於母親、約翰康納利之於父親的痛裡,所以幻想著童話。

 

 在朗讀完後,讀者提問作者的創作經驗,真實人生裡,約翰康納利的父親在他十多歲就去世,加上他發生在童年誤以為父母丟下他並把整個家搬走的趣事,遂有《失物之書》的產生,因為很多事情都發生在失去之後,所以也就改變了些什麼。 

約翰康納利提到他創作銷售量和21日全球矚目的哈利波特第七集完全不能比,謙虛的他在全球也有300萬本的銷售量了,而且《失物之書》中的大衛和哈利也是失去的一群。哈利在得知雙親的死亡祕密、失去關愛他的教父天狼星,然後面對恩師鄧不利多的慘死,哈利波特很多地方都變了,變成一個會恨、會痛的魔法人物,於是越來越不適合孩童閱讀的哈利波特走向復仇之路。今天掃到結局,得知某些情節,當然感到難過與詫異,然而已是成人的我,更想看到哈利波特咬緊牙根和佛地魔拼命的過程,而非那些巧合、運氣,當初我幻想哈利波特離開霍格華茲後努力練功,可能是拿到一本魔法秘笈,也許是在一隻貓頭鷹教他的,或是一隻鳳凰死前從牠肚子裡挖出來的,更希望的是天狼星並沒有死、鄧不利多的亡靈現身教哈利魔法,或是伏筆性人物冒出,然後哈利波特墮入黑暗面,最後與佛地魔兩敗俱傷,然後呢?其實我並不期待快樂圓滿的結局,畢竟很多事情不會如想像如願,總覺得失去是種加強記憶力的能量,書也一樣,悲劇總有種吸引人的魔力,悲劇與個人的關聯是:花更多力氣去後悔,這可能也是麥可康納利、約翰康納利寫作的原因。 

1.jpg

訪談過程,約翰康納利親切又幽默,不僅在炎熱的台灣夏日解說到滿頭大汗,認真思考讀者提問,旁邊麥田工作人員也說約翰康納利是個很好相處的作家,而我剛好看到康納利在不到7點半就到現場了解準備狀況,然後就在書店中閒晃的輕鬆模樣,證實網路上討論的大作家真實面貌。 

現場請到知名部落格格主、版權經紀人灰鷹爵士當翻譯,其相關訊息可參閱官方部落格。


pig0927 發表於 樂多13:21回應(0)引用(0)

2007年6月20日

追星活動─推理大師島田莊司

今天本來老神在在想大約十一點到就好了,結果十一點鐘剛過,來到信義誠品三樓廣場,早已大排長龍,島田莊司的號召力果然驚人。

1790882271.jpg

島田莊司一出現馬上引起歡呼,可看出島田先生保養得宜,是個很有魅力的男人。當談到對臺灣的印象時,他提到他一到桃園機場看到的舊式大樓,跟東京完全不同,他似乎對臺灣的風情很感興趣。島田莊司還提到他覺得臺灣女性很有魅力,他看到的臺灣女性很早就在職場工作並熱衷工作,這段話引起爆笑和討論,也許是他身旁圍繞的編輯群、口譯、皇冠出版社活動人員大都是女生的緣故,和日本出版界男女不等的現象剛好相反。

主持人是臺灣推理作家既晴,他提問「本格推理」的相關問題,島田莊司則對本格推理、偵探等形式內容做解釋,其中他提到一個推理小說的現代氣象,由於好萊塢式的小說風行,良莠不齊,本格推理的本格特質似乎有再度強調的必要性,其中的趣事是他和綾辻行人為本格定義為何已經討論了二十多年了,這些端倪從兩位大師的中譯作品導讀介紹都可以略做為起頭。

 現場讀者提問的問題都相當有趣,其中一人問到御手洗潔的戲份逐漸減少,由石岡先生獨撐大局的場面越來越多,讓讀者不禁想念兩人一陰一陽的個性契合,現場讀者用「有沒有想過讓他們在一起?」來形容御手洗潔和石岡先生的關係,引起現場哄堂大笑,不過島田莊司的回答讓人有點失望,石岡先生將來的故事佔有率可能會和吉敷竹史、御手洗潔均分,似乎與御手洗潔相遇「在一起」的機率不大,算是讓讀者們頗為懊惱的一段談話。

傑佛瑞迪佛來訪時說出有可能把場景搬到亞洲甚至臺灣的談話,島田莊司也有意想把筆下人物般到臺灣來,不過是最近在小說中再度冒出頭的日本警察吉敷竹史,然而又怎麼把日本警察系統搬到臺灣來的問題,似乎當場讓島田莊司思考了一會兒,當然以讀者的私心,多數讀者包括我都希望御手洗潔來臺灣辦案,其詭異的個性可能讓臺灣警界大亂,或是對臺灣的種種大肆評論,御手洗潔這個人有趣之處就在這裡。

另有讀者問到島田莊司形似筆下的御手洗潔、石岡先生、吉敷竹史其中哪一個,島田的回答很有趣,用三角形的三邊來形容與三者的距離,還說到如果他像御手洗潔就完了。筆下的三個主要人物是取自於身邊人物的個性,偶爾加入作家本身的特質,可以說三者都不是他。最後一個問題是有關島田對廢除死刑的態度,他認為判定死刑的結構已經變成道德上的扭曲,是由於觀看死刑犯而產生「如果像他一樣就有這種下場」的警戒心理,基本上已經不是道德良知,這些死刑犯變成一種殺雞儆猴的用具,這種態度必須檢討,然而他也提到死刑廢除後的無期徒刑也是得修改其年限,無期徒刑和假釋的條規都有待改造,喚回道德,而又不造成犯人的冤獄。

島田對推理創作不遺餘力,希望找到臺灣的「綾辻行人」,鼓勵臺灣有意創作者將大綱翻成日文寄給他,他修改給意見後,如果創作者能繼續寫作,他可以幫忙安排出版社事宜,是想壯大亞洲的推理界。

今日非常好運,和島田莊司握手、簽名後,隨後又去找既晴簽名,可以說推理小說界的兩位明星簽名書我都入手了,想到就覺得飄飄然,難怪姊姊在國外老喊:「為什麼我出國時有這麼多藝文活動?」

中譯新作《龍臥亭幻想》,吉敷竹史和通子形成愛侶,吉敷竹史的相關故事會陸續推出,由於此書已經是《龍臥亭殺人事件》的七、八年後,石岡先生也已經五十多歲了,從書中可知其間發生一件大事,這是我在看《龍臥亭幻想》時最感興趣的。


pig0927 發表於 樂多21:40回應(0)引用(0)

2007年6月19日

傑佛瑞迪佛首次來台簽書會

如果要去「追星」,想追的明星會是誰? 今天12月9日是傑佛瑞迪佛首次訪台舉辦簽書會,在台北有兩場簽書會,一場是下午2點半到4點半,於台北誠品信義店三樓。一場是晚上7點到8點半,在台大誠品地下一樓,拋下沒寫完的報告,懷著罪惡感的我前去追星。 

早上我匆匆忙忙的趕去信義誠品,由於聽說有來自香港、日本的書迷會來,讓眾書迷緊張了一下,早上11點多就在那裡等候,所幸人數大約百人左右。 等到下午2點半傑佛瑞迪佛出現,熱烈的掌聲讓他很高興,他趕緊秀了中文的「你好」、「謝謝」,讓台下讀者拍手叫好。主持人開始就問了台下讀者關於迪佛的作品有哪一部提到台灣?台下讀者齊聲回答《石猴子》,感覺的出來台下讀者對迪佛作品有基礎了解。 由於此場主要是針對新書《冷月》,主持人提到一些關於《冷月》的故事、角色,《冷月》的壞人更強更壞,關於這點迪佛說他的創作目的就是「嚇到讀者」,讓讀者晚上睡不著是他的樂趣。

當然不忘提到大家最喜愛的神探─林肯.萊姆,傑佛瑞迪佛相當幽默,當主持人問到為什麼會創造一位癱瘓的神探,迪佛回答:「因為他要付信用卡費、養小狗。」 隨後提到台灣熟知的電影〈人骨拼圖〉,改編自他的作品,由丹佐華盛頓、安吉莉娜裘莉主演,迪佛強調電影和小說是完全不同的,所以有讀者說電影毀掉迪佛的作品 (迪佛說child),他覺得這兩者應該分開來看,又提到當初電影拍攝期間,安吉莉娜裘莉有邀約迪佛吃飯,迪佛覺得「很可怕」所以拒絕 (讀者大笑)。而新作《冷月》中出現了一位新角色─凱瑟琳丹斯,主持人問迪佛如果將《冷月》或之後提到凱瑟琳丹斯的小說拍成電影時,迪佛本人希望誰來演凱瑟琳丹斯這個角色,迪佛說第一是烏瑪舒曼,第二是凱特布蘭琪,第三是卡麥隆狄亞,而他很願意跟卡麥隆狄亞吃晚餐。(讀者再次大笑) 迪佛談到將來的動向,目前已經著手將林肯.萊姆系列改編成影集,像是影集CSI的模式在世界各地播放,迪佛說也許下次他再來台灣時能和讀者討論前天晚上的林肯.萊姆影集的劇情發展。當然不能免俗的,主持人問他對台灣的印象,迪佛說印象越來越好,而且很開心能見到許多讀者在好天氣裡還坐在這裡。

最後開放一小段時間發問和簽書會,我很高興能與迪佛握到手,傻笑了一陣匆忙趕往台大誠品。 台大誠品 台大誠品簽書會的場地較小,主題是迪佛將朗讀《冷月》第一章開頭。主持人問迪佛對台灣的感覺,迪佛對台灣的牛肉麵、啤酒、鼎泰豐唸唸不忘,直說台灣食物很好吃,這似乎是外國人對台灣普遍的好印象之一。 接下來主持人問迪佛將來有沒有計畫讓神探萊姆來台灣辦案,迪佛又用他幽默的口吻回答說:「如果迪佛自己讓他來,他就會來台灣。」沒多久就開始他的新書朗讀,發音清楚略慢的迪佛唸起文章來,或多或少能聽懂一些,這對台灣讀者而言又更加親切了。 

 從下午信義誠品場次和晚上台大誠品場次中,迪佛利用他的幽默帶起現場氣氛,也許對他的回答會感到驚
訝,例如他最喜歡的作品竟然是《野獸花園》,而非神探萊姆系列作品,關於這一點他回答《野獸花園》是關於納粹的集體暴行與思想,牽涉的範圍更廣,我想這對作者而言是更大的挑戰,超出推理、偵探小說的虛構。 至於迪佛平常看的書,除了作品中相關的法律、調查、新聞性書籍,他特別喜愛湯瑪士哈里斯的「人魔」系列,皇冠編輯也小小的預告明年會配合電影出版《沉默的羔羊》系列前傳,電影由鞏俐主演。另外他也很喜歡「數字天后」蘇葛拉芙頓的系列作品,兩位作家在台灣都已出版多本中文譯本。

不負責延伸閱讀: 迪佛著作: 萊姆系列有人骨拼圖、棺材舞者、空椅、石猴子、妖術師、第12張牌、冷月 獨立系列有藍色駭客、惡魔的淚珠、野獸花園 湯瑪士哈里斯:沉默的羔羊、紅色龍、人魔 蘇葛拉芙頓:變調的審判、情色殺機 史蒂芬金:戰慄遊戲、勿忘我、黑暗之半

pig0927 發表於 樂多12:47回應(0)引用(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