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文學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2010年4月18日

變動的英雄人物─《迷霧之子首部曲:最後帝國》

《迷霧之子首部曲:最後帝國》適合的讀者:大家都適合,讀就對了! 

在閱讀市場中,不少小說擁有佳評與背書,使出版聲勢浩浩蕩蕩,甫出版就以威勢逼退其他小說,但也不得不說有些小說實在是言過其實,全是行銷手法的功力,由以帶有奇幻色彩的小說最有此傾向,但是撇開書市與行銷的利害關係,回到文字與劇情的本身,閱讀這件事如果以文字的能量來計分,每一本書皆是價值連城,沒有絕對的好看與難看。
迷霧之子 首部曲:最後帝國 來源
若今日有一本奇幻小說,名與質並存,對讀者來說不只是福音,這樣的小說也絕能讓讀者從書中得到閱讀能量。《迷霧之子首部曲:最後帝國》(MistbornThe Final Empire)領著龐大的推薦名單,在有口皆碑的影響下,我買了這本書回家,所幸這本小說沒有被行銷技巧遮蓋住些許瑕疵,甚至能說瑕不掩瑜。提到《迷霧之子首部曲:最後帝國》的缺點,無非是「說大卻寫小」的寫作技巧,作者意圖將《迷霧之子》系列寫成磅礡的史詩,事實上故事其實也有史詩的氛圍,但是作者將小說的世界越寫越窄,將世界變成了主角們外圍的佈景。然而這點卻很難看做成瑕疵,只能說是作者用最巧妙的障眼法將闕漏蓋住,使觀看者轉移注意力,而且作者也成功了,因為作者在人物刻畫與劇情鋪陳上下了極多功力,使小說的重心從寫史轉移到寫人身上。 ...繼續閱讀

pig0927 發表於 樂多15:12回應(3)引用(0)

2009年6月6日

愛情不必設限─《宿主》

 《宿主》的適合讀者:不排斥「暮光之城」系列的讀者

頂著「暮光之城」系列的光環,作家史蒂芬妮梅爾變成暢銷榜上的常勝軍,電影與小說同樣引人入勝。縱然「暮光之城」系列深受矚目歡迎,在吸血鬼小說的外殼包裝下,小說無法容納吸血鬼題材中的種種奇幻傳說,小說從頭到尾都在鋪陳愛情三角戀,異類吸血鬼與狼人全部都走向人類化、世俗化,所以吸血鬼在「暮光之城」系列中變成配色,目的只是使男主角愛德華的背景更加神秘,但是一如往常,愛情能衝破身份血統的藩籬,不管是哪種異類都可以進入「暮光之城」系列小說中扮演愛德華、雅各的角色。

 
「暮光之城」系列之所以風行自然是因為讀者自身的投射與幻想,以女主角貝拉的身分被愛德華、雅各兩個「男人」戀慕,這兩個人都擁有與生命同樣不朽的情愛,他們的愛獨一無二、至死不渝,於是男性角色從一而終,女主角卻有選擇其一的愛情選擇權,在小說中女性是完全自主的角色。
 宿主  來源
從純女性的觀點來看,羅曼史小說的寫作目的就是與現實相抗衡,「暮光之城」系列所包含的還是羅曼史小說中的戀愛永久遠、戀愛對象內外兼具、愛的力量的無限延伸,而不同一般羅曼史小說的角色年齡「大限」,「暮光之城」系列的主角年歲顯然是無邊無際,完全符合羅曼史小說讀者所追求的永恆。這樣的寫作自然會遇到瓶頸,羅曼史小說與奇幻小說的領域可大可小,評價與讀者也各自不同,「暮光之城」系列被愛情侷限住,離奇幻越來越遙遠,終究走到羅曼史小說的固定結局。 ...繼續閱讀

pig0927 發表於 樂多13:35回應(4)引用(0)

2009年2月9日

普通浪漫故事:《暮光之城:蝕》

《暮光之城:蝕》適合讀者:喜愛《暮光之城》、《新月》的讀者 

在《哈利波特》安排第四集到第六集的角色死亡與情節安排令讀者不解,讀者紛紛猜測是否是作者筆下的巧妙伏筆,然而J.K.羅琳獨排眾議,不照讀者理想的模式進行,是勇氣也是傲氣。如果今日的《哈利波特》是作者參考讀者群的意見整合而成,或者強烈傾向某一方,變成哈利與金妮的校園愛情故事,或者是哈利無意間得到神奇魔法書輕鬆打敗佛地魔的故事,《哈利波特》也許還是叫好又叫座,然而就會產生另一派批評聲浪,讀者會開始懷疑作者創作初衷的偏移。
 
《暮光之城》系列無疑是個異類的羅曼史小說,以男性吸血鬼與女性人類的愛情糾葛為主軸,雖有些奇幻情節,不過只是羅曼史的陪襯。第一集《暮光之城》、第二集《暮光之城:新月》與第三集《暮光之城:蝕》的寫作走向產生轉變,這個變化存在羅曼史演進中已久,也可以說是羅曼史的爭議,早期的羅曼史多談情、內容純情毫無異色,至今則有情慾並存或獨存情慾的羅曼史。

 暮光之城:蝕   來源

《暮光之城》、《新月》的內容是純情類,因此在描寫兩人感情的部份的確深摯,然而就羅曼史讀者的立場看來,《暮光之城》的男主角缺少向來置於吸血鬼身上的重慾特質,除去吸血鬼的身分,難以突顯愛德華具有吸血鬼身分的瘋狂與壓抑特點,因為愛德華與人類的疊合度太高,人情消弭吸血鬼的特質,所以在小說中的確呈現了愛德華對血液的飢渴,然而吸血鬼血性合體的性卻幾乎未見,性的部份幾乎交由女主角貝拉來體現。
...繼續閱讀

pig0927 發表於 樂多22:42回應(2)引用(0)

2008年12月31日

愛情讀物:《暮光之城:新月》

《新月》適合讀者:《暮光之城》的書迷 

與第一集《暮光之城》比較起來,我比較喜愛第二集《新月》。《新月》中擴大了吸血鬼的居所,塑造了有如黑幫的吸血鬼巢穴,正如吸血鬼小說常常瀰漫的罪惡、黑暗、敵對氣氛,當然總體論之,《新月》的主軸還是愛情,最多的成分還是圍繞《暮光之城》中愛德華(Edward)與貝拉(
Bella)間的情愛糾葛。
 
  暮光之城:新月   來源
隨原著熱賣,在台灣亦有不錯的成績,從書店擺成《暮光之城》小山的情況與《暮光之城》末頁記載幾版幾刷看來,單純的羅曼史比起《哈利波特》、《魔戒》毫不遜色,電影「暮光之城─無懼的愛」明明白白掛上了契合愛情電影的噱頭,電影自然也就更偏向羅曼史情節了。因打著原著改編電影與俊男美女牌,電影同樣獲得亮眼票房成績,續集「新月(New Moon)」也會在明年開拍,預計明年年底或後年年初上映,同樣由羅伯派亭森(Robert Pattinson)、克莉絲汀史都華(Kristen Stewart)主演,然而從小說內容看來,《新月》的男女主角嚴格說來應該是貝拉與
雅各(Jacob),所以電影續集該怎麼拿捏角色演出比例變成最大的問題。
...繼續閱讀

pig0927 發表於 樂多1:28回應(2)引用(0)

2008年9月13日

《查布克夫人的畫像》:畫像與真貌

《查布克夫人的畫像》適合的讀者:喜歡奇幻小說的讀者

 
這次出國自助旅行七天,去了香港、澳門、首爾與首爾近郊的水原華城,在首爾因日夜溫差較大,回國後有點小感冒,從香港回台灣的班機又稍微延誤,回到家已經將近凌晨一點了,睡不到四個小時又趕去打工,精神狀況不佳、身體有點不適,到今天才好一些,開始整理照片、回信與閱讀心得。

 
這次自助帶出國的讀物除了韓國觀光公社的自助旅行指南與香港自助書籍,另外還帶了《查布克夫人的畫像》和《禁入廢墟》,《查布克夫人的畫像》在香港飛首爾的飛機上看完,《禁入廢墟》則是有待咀嚼,《禁入廢墟》對於在大城市自助旅行的旅人而言會是不錯的提神讀物,但是對於在城市邊緣、中美洲叢林旅行的人而言,《禁入廢墟》可能會加深恐懼感。
  查布克夫人的畫像    來源
《查布克夫人的畫像》的故事很簡單,故事大綱是紐約畫家皮安柏接受委託人查布克夫人的委託,查布克夫人雖是委託自己的畫像,金錢豐厚卻有條件,條件是皮安柏必須隔著一面屏風畫她的人像,透過交談、對話,以想像來勾勒她的外貌。 ...繼續閱讀

pig0927 發表於 樂多12:39回應(2)引用(0)

2007年12月31日

花食─幼年的游擊戰

與老師談到課業規劃時,老師他說到人到了一定年紀得知道有些東西就是得放掉,總是想抓住這些東西,可是只有兩隻手,於是很多東西就從指間縫中掉了,因此歲末最適合我的書是朱川湊人的《花食》,這本書容許我將報告丟在一旁晾著,而且看完有點鼻酸,符合年終的氣氛。

     來源

《花食》6篇短篇小說組合而成,以大阪為故事背景,是一部從現今追溯兒童年少時期的經驗之筆,其中包括〈精靈之夜〉、〈妖精生物〉、〈摩訶不思議〉、〈花食〉、〈送終婆〉、〈凍蝶〉六篇。大阪是一個景象特殊的城市,從京都到大阪顯然是視覺的兩極,京都秀雅,一如街上小步行走的和服少女,而大阪就是大剌剌的突顯差異,一邊是排隊買章魚燒、大阪燒的時髦嬉鬧年輕人,一旁卻繞出撿拾雜物、撿路人丟棄食物溫飽的寒酸老人,這樣的景象看到不知幾回,也因此《花食》的故事背景能稍稍體會。

 《花食》
此書的奇想成分濃厚,以都市傳說貫穿於此,充分展現兒童多說為是的同儕環境,團體壓力大過思考辨別,因此語言的魔力最大,整個兒童圈即是語言貫穿起的人際圈子。〈精靈之夜〉是關於外籍移民遭到當地居民歧視的故事;〈妖精生物〉是少女期待甜蜜戀愛、肉體接觸而後幻想破滅的故事;〈摩訶不思議〉是男人享齊人之福與死後不寂寞的雙重生死之喜;〈花食〉是關於投胎轉世前的記憶,前世有記憶、前親人未死未忘的悲痛;〈送終婆〉是説帶領臨終者到死亡之途的死亡前後插曲;〈凍蝶〉是阻街女郎身心羽化的兩端,心境與職業的拉扯。在這些故事裡,主角都是孩子,不管是第一人稱的我,還是第三人稱,有年輕與年長後的心境呈現,已經不是孩子,都是痛了點、心虛了點。

 
〈精靈之夜〉等六篇故事是各自獨立的,但是主題似乎是一貫而下的,基於對過去的感嘆、懷念、哀悼、懺悔,當〈精靈之夜〉受到本地排斥的韓國移民長大了成為日本的一員,根深蒂固的排他性也許會深植他心。當〈妖精生物〉的少女長大後被強暴產子,幼小心靈默默批判所見的棄嬰亂象,她卻巧巧的跟了上去;〈摩訶不思議〉的孩子眼見叔叔在三個女人間打轉,孩子也體驗到家裡的女人、街上的女人與年輕的女人具體差別,也許這是男孩走向男人的提早知覺;當〈花食〉的男孩與女孩都長大後,男孩卸下保護妹妹的重擔,女孩找到另一個依靠,這是最美好的結局,那個依靠也能可是她下段放不下的前世與花食記憶。當〈凍蝶〉的男孩與阻街女郎分開數年後,在他懂得賣身的意義後,他對肉體換取金錢的販賣行為會是接受還是厭惡?於是這些幼年的記憶纏繞著,影響深遠。

 
當這些環繞著幼年的「朋友」、「性」、「死亡」、「迷戀」,對兒童來說都是短暫、幼稚的,但是不成熟的帶領著所施下的魔法讓他們繼續走上終止成長的路徑,於是他們都變成跳動、無所歸的都市精靈,只能藉由摸索過去找到那個失控的點,當然此書沒有怨念,只有懷念,隱然所失,卻讓讀者感受到星點的成人殘酷,這就也就是朱川湊人的筆調,在不經意中點出混亂。

pig0927 發表於 樂多19:03回應(2)引用(0)

2007年10月23日

《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

(內有劇情洩露,請三思而讀,謝謝) 

凌晨五點看完《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800多頁花的時間比《達文西密碼》少很多,《達文西密碼》須要思考的真相、虛構太多了,於是邊看邊上網找「岩窟中的聖母」一畫,看到兩幅畫的不同讓我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這是我當日的失策,因為這幅畫讓我嚴重失眠。《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的結局當然不會讓我睡不著,只是感動、難過交雜。在英文版面市後,早已知道部分劇情和羅琳會「賜死」的角色,也做好心理建設才來看結局,因為這集很多角色被「賜死」。

  

早在天狼星慘死,我就開始不太滿意羅琳對要角的死亡安排,不是不滿於她安排誰死,而是天狼星死的不明不白,意思是「他掉到哪裡去了?」天狼星掉到「拱門」那段反覆看了數遍,還是不了解作者賜死的方法,天狼星有無成為鬼魂似乎是個未解的謎團,於是乎我認為這可能是天狼星會復活的伏筆,等了幾集,卻沒看到作者讓他出現,開始埋怨起作者讓哈利失去父母又失去教父天狼星,簡直是親情慘劇。等到《混血王子的背叛》出版,讀到尾聲時,簡直是邊讀邊哭,網路上也是哀鴻遍野,因為作者「賜死」鄧不利多,讀到鄧不利多的葬禮舉行時,我又是淚眼婆娑,跟看漫畫「火影忍者」第三代火影與邪惡三忍大蛇丸決鬥身亡後的葬禮一樣難過,直到鄧不利多出現在歷任校長照片上代表已經死去,讀友們一致認為世界末日來臨,可愛、慈祥、睿智、勇敢的霍格華茲校長去世了,世界還有什麼希望?我們只能等佛地魔與他的爪牙掌控這個恐怖大地,臺灣都要被食死人控制了,想必待會臺灣上空就會出現催狂魔了。

  

看《死神的聖物》剛開始沒多久我就眼眶紅了,因為貓頭鷹嘿美死掉、正氣師瘋眼穆敵慘死,網友為貓頭鷹嘿美舉行哀悼,沒想到網路上一票人看到嘿美死掉都哭了;然後家庭小精靈多比犧牲,這部小說可看作人類巫師種族歧視與種族優越行為象徵的受虐代表角色為了救哈利而死;石內卜原本在《混血王子的背叛》後段背上殺死鄧不利多的罪名也真相大白,他一生狂愛著哈利的母親莉莉,為了莉莉及她的後代,雖然哈利貌似石內卜最厭惡的詹姆,但他甘願配合鄧不利多的計畫,最後也死於佛地魔的蛇吻,而死後讓哈利知道他鎖心的秘密;最讓網友們跪地哭號的是狼人教授路平與妻子小仙女東施也奮勇戰死,最讓人心痛的是「賄賂」一章,當路平崩潰說明他的孩子是「半狼人」時,哈利覺得父母不該離開孩子的那段心碎對話,結果路平夫婦還是離開了孩子;衛斯理家的弗雷也英勇戰死,原本投奔魔法部爪牙的兄長良心發現,回來參予霍格華茲大戰,衛斯理家族卻再也不全了。

  

作者曾說這集會有兩個要角死亡,惹得讀者猜測連連,就我本來的想法是哈利和佛地魔會同歸於盡,換回魔法界的和平,不太可能哈利以自身魔法打敗佛地魔,而且佛地魔的形體日漸復原,佛地魔的強悍也日漸無敵。哈利並沒有強烈的魔法學習欲望與智慧,一路走來多數是父母的魔法護身、師長的照顧和與生俱來的運氣,看不出他會到最後一集突然在一隻貓頭鷹肚子裡挖出魔法秘笈,或是霍格華茲中藏匿著一位隱世魔法高人教哈利魔法,哈利變成鄧不利多第二絕不可能,這樣的安排很合理,因為哈利很年輕、在麻瓜人類社會生活了數年,沒理由突然對魔法開竅。於是還有小道消息指出哈利波特系列可能會出第八集,因為第七集的結束略顯匆促,也可能繼續出,版稅驚人但是銷售也非常驚人,出版社靠這系列可以吃好幾年的飯,但是羅琳顯然無這樣的決定,她記著出七集的初衷,這點令讀者感動。

  

羅琳讓哈利波特在《死神的聖物》結束,也略略安排了主角們結婚生子的後續,很遺憾的,作者沒有詳細交代他們之後做了什麼,哈利有沒有成為正氣師、妙麗的聰慧有沒有讓她平步青雲,只有他們的孩子,哈利與金妮、榮恩與妙麗、馬份和不知名太太的孩子們又會在霍格華茲裡相遇,雖然前面交代佛地魔將分類帽損毀,不知道這十九年來的霍格華茲是以什麼分類,但是代表精英教育的史萊哲林、自由教育的葛來分多之戰再度展開,當然我覺得另外兩個學院沒有代表人物也是挺遺憾的。哈利的第三個孩子名字為「阿不思‧賽佛勒斯」,阿不思是紀念鄧不利多,賽佛勒斯是追悼混血王子石內卜,在最後一頁,哈利忘記他以前有多恨石內卜而選擇原諒,親口說出石內卜是他這輩子所認識最勇敢的人 (石內卜是史萊哲林學院出身、曾任導師,也曾效忠佛地魔)

  

我很驚訝羅琳的安排,不是羅琳聲稱鄧不利多是男同志的那新聞,當然這消息讓早就對羅琳不爽的宗教團體大為光火。我驚訝於作者排除鄧不利多是「完人」形象的代表,他早年熱絡求於功名,也險些受到誘惑,甚至悔於沒有妥善照顧家人,和《魔戒》的人王亞拉岡、灰袍甘道夫一樣,同樣曾經將眼神投於魔戒上,這樣的安排也許讓許多讀者失望,因為多數讀者熱切希望看到正義化身,但是鄧不利多同樣年輕過。

  

從第四集展開三巫鬥法大賽後,哈利波特系列就離童趣的本質越來越遠了,開始走入報仇、殺戮、悔恨、忌妒情緒的多重交雜,顯然作者有意讓哈利隨著情節知道魔法世界的黑暗,他永遠不會是那個被保護的孩子。隨著步向與佛地魔決一死戰的氣息越來越重,前幾集埋下的伏筆一一被挖了出來,從第一集開始就有淺淺的伏筆,第四集之後越來越明顯,第六集、第七集合一而看有連貫的味道,「分靈體」是佛地魔貪生怕死的證據,不過這也是我比較不滿意的部份,死前的鄧不利已經在為死後佈陣,佛地魔的失策代表他還是太過輕敵,佛地魔之所以恐怖應該不只於他的麾下爪牙、邪惡號召力、對於出身與幼年的忿恨所造成的個性扭曲,應該還有某些創造或接近黑魔法的天賦,不過這個故事還是很正常的回歸邪不勝正,我想多數讀者還是不願意看到更為不幸的故事。

 

  有網友將七集中哈利方死亡要角串成影片Our Fallen Friends,從哈利父母、多比、西追、嘿美、石內卜、天狼星、路平、小仙女東施、瘋眼穆敵、鄧不利多到弗雷,雖是從電影上抓下片段,還挺有催淚效果。

pig0927 發表於 樂多21:01回應(0)引用(0)

2007年10月21日

《失物之書》─尋得失落

日前看了「羊男的迷宮」,心情跌落谷底,加上那陣子陸續看了「旅行之歌」、「烏龜也會飛」、「血鑽石」、「最後的蘇丹王」,被這些壓力電影多次打擊下更加鬱卒,多日過著縮在角落畫圈圈的生活,為了趕走陰暗面,還特去書店看很歡樂的《豪門保母日記》,順便看看《高山殺人行1/2之女》,提振精神。這些暗黑電影除了「烏龜也會飛」寫了點心得,其他至今無力去翻開血書,打斷本想找幾本講述西班牙歷史當參考讀物的動力,「羊男的迷宮」會擺到什麼時候才會開工寫單篇心得,自己也不曉得,至少要是比較愉快的時候。

  

很久很久以前,如果當時的百姓只有「痛苦且漫長的活」和「痛苦且短暫的死」兩種生命可以選擇,會選擇哪一種生命?電影「羊男的迷宮」劃出佛朗哥實行法西斯主義獨裁與幻想世界的兩個分界線,女主角Ofelia跟著懷孕的母親來到繼父麾下,當現實世界崩離,女孩的幻想就越離奇,她希望找到辦法保護母親、弟弟、自己,通過三場試煉便有希望,第一場測驗拿到蟾蜍的鑰匙,第二場因貪食而失敗,差點命喪將眼珠裝在手上的食嬰怪,第三場象徵「黑暗能夠生出光明、悲慘可以蘊藏美麗,而死亡將會帶來重生」的具體操演,不忍同母異父的弟弟受傷,Ofelia拒絕了羊男提出的條件,保全弟弟的生命,卻阻擋不了沙文、殘暴繼父的追殺,Ofelia的死在現實是代表無數屍體的堆積,現實淌著鮮血但是在她的地下王國幻想世界裡卻是絢麗美好的,這是對早死早超生的覺悟、來世重生的奢求。對Ofelia而言,她走向解脫之途,Ofelia堅決不讓無辜者犧牲(其弟),即使這是獨裁份子的餘孽。那些對抗獨裁的游擊隊則走向「痛苦且短暫的死」,生命困境讓人民再也受不了,起而反抗飽食終日 (蟾蜍)、殺人如麻(食嬰怪)的政府。

  

看完這部電影首次有欲哭無淚的情緒,如果能哭出來還好,電影絕對讓觀眾知曉是那個時空、社會的殘酷壓榨,以百姓為破布偶,踐踏對於明日的些許期望,讓有志之士鋌而走險的血汗往事。在實幻相交之際,也讓觀眾看懂女孩的期待,逼不得已走向冒險之途,然而卻在觀眾以為能成功時來了一個大轉折,女孩彌留之際已幻覺成為地下的永恆公主。

  

看「羊男的迷宮」之所以悲傷無法抒懷,在於那種「不得不選擇」的麻木,然而往上爬或往下走,終究失足。甫看完《失物之書》、《阿根廷婆婆》、《勇者物語》,去除歷史亂世的影響,都隱含一個共同主題,就是以孩子的視角,看到當家庭出現外來的攻陷者,不管是離婚分居、外遇,孩子的敏感之處如此之視。吉本芭娜娜的《阿根廷婆婆》的光子選擇真誠以待阿根廷婆婆這個外人的幽趣;《勇者物語》以孩子闖蕩電玩的角度去挽救家庭感情的散落;《失物之書》這本小說一看完,兩個不同題材的背景如此之似,我就直覺聯想到「羊男的迷宮」。

 

 John Connolly的《奪命旅人》、《失物之書》兩本小說實在搭不起來,《奪命旅人》的世界是一片濕冷,翻開頁面的感覺就像來到殺人魔收集臉部、器官的暗室裡,看到的皆為人類最恐怖、作嘔、無謂的情緒,這本犯罪推理小說無法讓我印象深刻,唯有封面驚悚入眼。見過John Connolly後,更不相信他會是《奪命旅人》的作者,簽書會上的他嘴角無時不帶著微笑、陽光風趣,而隨行工作人員人人都說他很nice、毫無架子。當天他早早來到簽書會現場,就自在逛起敦南誠品,在誠品音樂櫃前挑選了一翻。(我是那個偷看他一舉一動的讀者) 

 

這樣一個作者,是會寫《失物之書》這樣帶有童言寓意的小說,是個年幼心靈對失去的反芻。現世雖有「成長小說」的分類,我卻不想刻意將作品歸入,因不管什麼書,只要讀者感受力強,自然會有所感、有所覺。

 

 《失物之書》的背景一如《勇者物語》,開始是對外來侵入者的嚴陣以待。大衛的母親死後,爸爸另與羅絲共組家庭,而大衛即將又有一個同父異母的弟弟,爸爸再婚對大衛而言無異是爸爸對母親的背叛,他視羅絲為邪惡的後母,時時反抗、找碴;弟弟又是個取代他地位的新生命,大衛最怕的就是當爸爸對他也變心的時候,代表他在家庭中可有可無隨即失勢,於是他將生活寄託在新宅子的藏書裡,奇書讓他見識一個新國度,然後一場飛機失事,讓他越界進入奇幻世界,去拿到那本傳說可解決萬事的《失物之書》。 

 

在奇幻世界,大衛遇見照顧他的守林人(奇特之處在於他貌似大衛的爸爸,而且曾有孩子?)、偽善的駝背人、欲取代人類的狼人軍團、無產階級又無助的七矮人、壓榨七矮人又懶惰無禮的白雪公主、同性戀的騎士羅蘭,作者改動我們熟知的童話故事,是知曉我們都愛童話,誰不奢望騎士王子與公主灰姑娘幸福的日子、順利抹去血恨的快意恩仇、金錢權力與名望的倍速成長,童話善良無犧牲、殺戮皆慘報的理所當然,不過既然是童話,虛實比例以假攏真,都是幻想的產物。

  

大衛歷經冒險,總算來到國王面前,打算求取《失物之書》,未料這個國王與駝背人有利益交換,交換條件是大衛肯說出他弟弟的名字,大衛決定不出賣手足,駝背人的邪惡夢碎,這個邪惡王國也因此倒塌,這段和「羊男的迷宮」Ofelia婉拒羊男拿血液獻祭交換類似,象徵大衛的天使戰勝了惡魔,差異之處在於羊男亦邪亦正,相同點在於利誘是座擺盪的天秤,掌控幻想的主人翁才是趨前左右的主角。

 

  這本小說之所以受國際好評的原因,我想不在於作者對童話世界冒險的描繪,也不在於大衛如何在回到現實後和繼母相處一派和氣,這些都太童話也太白話了,最迷人之處在於對大衛長成男人後的速寫,大衛沒有因為童年悟得而生命無礙,他的生命照樣抖顫,照樣在成人階段經歷他人死亡、自己還活著的窘境,然後到了某一天,到了他自己死亡的那天,他見證了童話最完美之處:大家都不會老,而且團聚,我們最期待的卻在童話裡才會完成。

pig0927 發表於 樂多15:06回應(0)引用(0)

2007年8月13日

魔法城堡─愛情魔法

當初宮崎駿「霍爾的移動城堡」推出時,我是被霍爾這個角色所吸引。老實說,宮崎駿歷來動畫電影中的男女主角構圖都稱不上帥氣美麗,但是都有種魔力,會讓人越看越覺得好看,霍爾也是如此。另一種魔力是聲音,木村拓哉配日文版霍爾一角,在國際英文版部分,前些日子重看英文版「Howl's Moving Castle」,才知配音霍爾的是Christian Bale,光聽配音就是種享受。 宮崎駿出品動畫向來都有極好的配樂編曲,尤其是久石讓,每次聽「神隱少女」木村弓演唱的「いつも何度でも」、「魔法公主」的「もののけ姫」都會感動,感受命運擺佈下的無奈與哀愁。

相較而言「霍爾的移動城堡」是一齣喜劇,也許有暗喻世界紛亂,但總歸而言是浪漫的,和原著有些許不同。 原著《魔幻城堡》可說是一場奇幻加上少許戀愛的故事,男主角霍爾是個玩世不恭又渴望真愛的男人,女主角蘇菲是自卑自憐的少女,霍爾期待女人解救他的「心」,對於這個不甚清明的主軸,霍爾與荒野女巫的對戰是此書之重。書中的霍爾絕非完美,自戀、任性、幼稚,對於戀愛是抱持女人愛上他,他就不再愛她的負心薄倖,火魔卡西法的暗示也不很明確,模糊的愛情籠罩在主角身上,宮崎駿等於深化兩人的曖昧,這些變質和原著相較,不能較量兩者合者成功,因為原著和動畫電影可說是兩種不同版本。原著的特色在於魔法界,擁世有女巫、魔法師與魔法、道具,是奇幻小說基本必擁有的特色。 

宮崎駿動畫電影涵義時常是無法確定的,會因為個人解讀而有不同的深淺度,其中「魔法公主」算是意義最明顯的一部了,存聚自然界的山靈受到人類文明開發的破壞,逐漸形成一種抵抗的負面能量,生存在自然界與文明世界的兩方人馬各有不同的解決方式,訴說自然的哀歌。

「霍爾的移動城堡」雖在角色建構上頗受好評,英挺的霍爾可能是繼「神隱少女」的白龍( 振早見琥珀主 )後,第二個略顯優雅英俊的男主角,但是許多評論對此部動畫的議題議論紛紛。霍爾在動畫中是拒絕為皇室軍隊效命的魔法師,在組織飛機炮火襲擊平民時,霍爾會變成一隻大鳥對抗炮火,遂有人說此部動畫是傳播「反戰」思想,當然這部份無法確定,唯一可確定的是:霍爾早就知道老蘇菲是那位原本的年輕蘇菲。

 回到「神隱少女」,河神振早見琥珀主愛上千尋,在建築林立後,這條河消失了,因為人類的欲望,振早見琥珀主變成白龍,卻還記著以前掉入河中的千尋,同樣的,霍爾早就知道蘇菲被施法變成老婆婆,也早就愛上蘇菲。 

 動畫電影貫通「移動城堡」等於「霍爾之心」的深意,移動城堡之所以移動是因為霍爾的心不定,放開心門讓蘇菲進入移動城堡後,霍爾的心也漸漸打開了。蘇菲如同宮崎駿系列作品下的堅強女主角,擁有明朗的特質,蘇菲只要在決心、示愛時就會變年輕,這多多少少暗示戀愛的正面能量。 


pig0927 發表於 樂多0:13回應(1)引用(0)

2007年6月19日

怪盜莫倫西1─地下水道雙面人試閱本活動

(此文為大田出版社《怪盜莫倫西1─地下水道雙面人》試閱本個人閱讀心得,除大田出版社活動相關網站、個人yahoo部落格外,本文是第三次張貼,如有不妥之處請告知,謝謝。) 

有人在安逸中突然冒出不祥的惡意,然後羞恥於那份萌生的惡意,所以以加倍的善贖罪;有人不安於自己的過度善意,不安來自於善意被忽視、消磨,所以使小惡來回復世常人等。不管善惡花園如何經營栽種,多數人都在小善到小惡中跳動著,人性不完全是孟子的性善,也不完全是荀子的性惡,只能是趨善與趨惡,而這些人都背負著心性間的爭論。 

每個人體內可能都有兩個表現心性的靈魂,也許是好幾個。史帝文生的《變身怪醫》中的Dr. Jekyll和Mr. Hyde,這兩位相繫又相異的人心,一位白天是正義的善人,一位夜晚是偏激的猥瑣男人,雙重性格是此書的主題,顯示人身上善與惡的比重平衡,善人不是沒有惡人的天性,惡人不是沒有善人的個性,在於人的如何表現。如果閱讀過一些描述雙重人格的紀實或小說,不論是《變身怪醫》、《24個比利》還是《第五個莎莉》,人格的轉變、掙扎總讓人心疼心驚,這類小說總有一種顯著的善惡指標,讓主角在游離性格中流浪、無所依歸,浮萍般的主角讓讀者警醒:人性是如此的脆弱。

邪不勝正 離開這些質疑人性的小說,來到一個屬於童話式的小說,有冒險、有相貌與身份的裝扮,既有亞森羅蘋的劫險,也有屬於盜賊與常人的矛盾,卻保有青少年讀物的清純。

 「蒙特莫倫西」與「斯卡波」的深化會是Dr. Jekyll和Mr. Hyde般的極端,但是作者不想寫,或是不能寫,也許因主打讀者是孩子與青少年,「蒙特莫倫西」與「斯卡波」的迥異在面對金錢財寶時才冒出來,讓「斯卡波」這個可用Mr. Hyde形容的人物臣服於「蒙特莫倫西」腳下,隱約透露「蒙特莫倫西」露臉多過「斯卡波」所代表的光亮面比黑暗面廣,事實上他身上沒有兩個人格,「蒙特莫倫西」控制著「斯卡波」。

險中求生 
一個屬於孩子與青少年的書,必須回歸到稚齡,學習失敗是含蓄包容的,蒙特莫倫西過去的「四九三」身分,及代表他未成長所造成的失誤,然後歷經牢獄生活獲得可能的逃脫機會與出獄結果,由醫生法賽與牢友身上學習到經驗法則,他的零開始,偷盜技巧也要漸進。 

下水道是他的偷盜管道,差點命喪下水道、險些被清潔工察覺的冒險中,他克制對偷竊行為的強烈欲求,在這裡「蒙特莫倫西」再次壓過「斯卡波」,以「蒙特莫倫西」的身分扮演無辜的紳士,外表體面、氣質優雅的「蒙特莫倫西」才能阻絕外界懷疑,他的不平也來自於此,貧窮、落魄、骯髒、飢餓的凡人「斯卡波」永遠無法翻身,所以他偷盜的對象是來自奢華上流社會的富豪淑女,帶著對社會上層的怨念。 

罪與救 
昔日牢友怪胎秀偷盜造成一位老人驚嚇過度而死亡,怪胎秀被捕後,「斯卡波」犯下的偷竊案全數轉嫁到怪胎秀身上,「蒙特莫倫西」在法庭上聆聽法庭對怪胎秀的審判,怪胎秀與「蒙特莫倫西」的眼神對上了,怪胎秀的絕望、迷惘、把頭轉開令「蒙特莫倫西」羞愧,怪胎秀的受刑他得負責,但是這位盜竊貫犯的默契是不會向人說懷疑之處的,因此怪胎秀帶著冤屈而死,這對「蒙特莫倫西」是罪惡感,小說點到為止,不於罪惡感上加壓描述。

伐克斯塞爾溫可能是察覺「蒙特莫倫西」真實身分的第一人,取信外務大臣的任務不妨可視為伐克斯塞爾溫給予「蒙特莫倫西」與「斯卡波」的挑戰,也可以看做是「蒙特莫倫西」與「斯卡波」的天人交戰,扒竊興趣與人身榮譽的抗衡,在對戰裡,「蒙特莫倫西」仍舊贏過「斯卡波」。 

《怪盜莫倫西1─地下水道雙面人》故事輕鬆簡單,極容易閱讀,雙面人拔河不特出,處處可見「蒙特莫倫西」掌控「斯卡波」的痕跡,道出此書在教育意義的潛化。伐克斯塞爾溫的隱瞞,讓「蒙特莫倫西」與「斯卡波」的身分曝光帶有引爆的電影感,究竟故事接下來會怎麼發展,《怪盜莫倫西2:爆破之謎》是雙面人的第二集。

pig0927 發表於 樂多16:55回應(0)引用(0)
 [1]  [2]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