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古典文學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2007年6月19日

金瓶梅 (下)

(五)關於故事
前人稱此書為「奇書」、「淫書」、「穢書」,可又與《三國演義》、《西遊記》、《水滸傳》同為四大奇書,又為《紅樓夢》大家族世情小說之奠基,必然是有其意義。

《金瓶梅》整部書從《水滸傳》中抽出約為5到7年的時間,挑出武大郎、武松、潘金蓮等人另組故事開場,在前十回,潘金蓮就與西門慶偷情並殺害武大郎,並謀害武松逼迫他離家,到第87回武松為兄長復仇,潘金蓮慘死武松刀下,武松被追緝上梁山,武松上梁山的故事便是《水滸傳》的一段,作者詮釋武松的「義」、「匪」、「氣」,彷彿是將《水滸傳》中對武松交代不清的性情做了補述。

自潘金蓮做西門慶第五房妾後,後有李瓶兒嫁進西門家,與潘金蓮房內龐春梅構成此書的「金」、「瓶」、「梅」,潘金蓮與李瓶兒的地位自然不用多談,春梅從婢女躍升與西門慶兩個妾同等地位的故事在前80回是看不出來的,多談春梅反而是在她嫁到周守備家中才有補述,到後20回才看的出來書名為何會提到「梅」,這實為作者的巧思。

《金瓶梅》的故事主軸很類似《紅樓夢》的大家族盛衰,某部份也像馬奎斯《百年孤寂》中的出生衰敗凋零之感,不過文學價值就沒有前兩者的重要了,若要說其文學價值,就是在此書反覆提到的佛教「因果報應」,叫人不能淫別人妻妾、不能陷害他人,因為到頭來報應上身自己妻妾被人淫、自身受害,其中最慘的莫過是西門慶,春藥淫器用的多、別人妻妾玩的多、陽氣揮散的多,在79回的死法就會讓很多羨慕西門慶閱人無數的男人心生警惕才是。至於一票書中提到的「淫婦」下場也沒好到哪裡去,被殺的、早死的、被逼死的逐一道出,全是人世間的報應,要說哪些人報應最少,真只有吳月娘、孟玉樓二人,其餘投胎後又到《續金瓶梅》繼續前世的因果。

(六)關於閱讀趣味
前面我個人提到閱讀時要做人物關係表,除了人物出場符筆外,另一方面是和西門慶發生關係的女人實在太多,包括月娘、李嬌兒、卓丟兒(歿)、孟玉樓、孫雪娥、潘金蓮、李瓶兒、宋惠蓮、章四兒、王六兒、賁四嫂、春梅、李桂姐、愛月兒、林太太還有一大票出場不多但是總會被西門慶「收用」的女婢、春宵一度或幾夜情的妓女,更別以為西門慶獨愛女色,西門慶「玩後庭花」的經驗可不是只有潘金蓮、章四兒等女人,西門慶與男僕書童也曾發生關係,猶如南北朝淫詩〈孌童〉「攬袴輕紅出,迴頭雙鬢斜」般淫穢,不只西門慶,西門慶女婿陳敬濟、溫秀才也是有此癖好。(《紅樓夢》的賈寶玉也和某男有曖昧,只是極為隱晦)

若能理解〈孌童〉詩中的「動作」,閱讀《金瓶梅》的性愛場面絕非難事,性愛場面的露骨相信會讓今日書寫情慾文學的人傻眼,以當時的年代能寫出這樣形同色情小說場面的文字,想必也是歡場老手。看完此書個人覺得書中第二十七回「潘金蓮醉鬧葡萄架」、第三十八回「潘金蓮夜弄琵琶」、第七十三回「西門慶新試白綾帶」、第七十九回「西門慶貪慾喪命」的性愛場面都極為露骨,而刪減本絕對讓人看不出來露骨在哪裡,更讓人噴飯的是四十九回胡僧獻壯陽藥給西門慶一回,假如看的是評點本的讀者絕對要看此回評點,並請注意胡僧的長相形容。

當然閱讀趣味不只閨房內之事的場面上,個人認為閱讀趣味包括西門慶遺傳的「衰陽」,可由李瓶兒所生的西門官哥生前見什麼怕什麼、沒事就生病的模樣看出,西門慶的「陽器」徒有「器」而無「氣」,更諷刺的是性行為次數絕非常人的西門慶,只能讓吳月娘和李瓶兒生下胎兒,其餘的不是無消息就是流產。

更有趣的是李瓶兒喪事與西門慶喪事的強烈對比,李瓶兒喪事的哀絕驚天動地,可看出西門慶對李瓶兒確實有情,而西門慶生為一家之主的喪事卻草草辦過,他死後妻妾爬牆的爬牆、另嫁的另嫁,僕人跑的跑、偷錢的偷錢,生前對他的忠、孝、情、義頓時消失,真不知道是對西門慶是該同情還是厭其做人失敗。

(七)總結
看完《金瓶梅》,即使書中趣味橫生,那房那宅那院的人生當然不如《三國演義》、《西遊記》、《水滸傳》的大場面大格局,很多人會不屑書中直觀性愛的筆法,和人普遍鄙視情色的個性相呼應,此書對那些假道學偽君子應該是最好的諷刺。不過想看古典小說的色情筆法,《金瓶梅》是比《肉蒲團》這類色情小說更好的選擇。《金瓶梅》是帶有教化意義的情色小說,不放大人性的「人」而放大人性的「性」,直接道出男主角夢想的三妻四妾、搞七捻三、生龍活虎的閨房生活,也別以為此書放過女人,書中辛辣寫出女主角群的陽具崇拜、生子迷信、貪財善妒,書中沒有一個全人,人不再是被神化的目標,醜化反而才是人的真實樣貌。

延伸閱讀:
思無邪匯寶一系列古典色情小說,有《繡榻野史》、《海陵佚史》、《昭陽趣史》、《浪史》、《龍陽逸史》、《宜春香質》、《弁而釵》、《別有香》、《載花船》、《歡喜冤家》、《巧緣艷史》、《艷婚野史》、《百花野史》、《兩肉緣》、《換夫妻》、《風流和尚》、《碧玉樓》、《歡喜浪史》、《一片情》、《桃花影》、《春燈鬧》、《鬧花叢》、《情海緣》、《巫山艷史》、《株林野史》、《濃情快史》、《燈草和尚傳》、《怡情陣》、《春燈迷史》、《妖狐艷史》、《桃花艷史》、《歡喜緣》、《如意君傳》、《癡婆子傳》、《僧尼孽海》、《春夢瑣言》、《續金瓶梅》、《姑妄言》。

另有《品花寶鑒》、《留東外史》、《青樓夢》、《西太后艷史演義》、《隋煬帝艷史》等。


pig0927 發表於 樂多12:37回應(0)引用(0)

金瓶梅 (上)

華文世界有兩種「金學」,一種是查良鏞金庸武俠小說的「金學」,一種是傳說為「蘭陵笑笑生」所作之《金瓶梅》的「金學」,與《紅樓夢》所稱「紅學」相稱的是《金瓶梅》的「金學」,在《紅樓夢》中有《金瓶梅》的影子,即使曹雪芹說自己瞧不起淫書(暗指《金瓶梅》),不過二書卻被相提並論直到現在。不管讀者端看是此書的「奇」、「淫」、「穢」,還是純粹被影星楊思敏拍的〈金瓶梅〉吸引了去,還是聽到學者奉為「世情小說始祖」、「自然主義小說」,或是第一本「非世代累積型」的古典小說(水滸、西遊、三國皆是由歷代史書、詩、話本、傳說所累積而成),能確定的是《金瓶梅》有趣的地方非常多。

(一)關於作者
由於《金瓶梅》的作者眾說紛紜,「蘭陵笑笑生」的本名是誰無人能知,經過考證比較有可能的是王世貞、李開先、屠隆,還有湯顯祖、李卓吾、沈德符、徐渭、馮夢龍、李漁、唐寅、金聖嘆眾多嫌疑人等,簡直把明朝萬歷、崇禎年間乃至清代知名文人都列進去,就以上文學家而言,有人認為李卓吾、徐渭、馮夢龍三人就文體創作最有可能,李卓吾的「性靈」思想,抒發人性為常態的觀點與《金瓶梅》內容近似;徐渭根本是在寫他自己不幸的一生,徐文長的怪、奇、才和《金瓶梅》極為相配;馮夢龍是典型的小說改寫及創作者,編寫過《三言》,寫《金瓶梅》對他而言是本行,而且《三言》中的性場面的確比宋元時期多了些。

以上三名嫌疑人等的問題是為何用「蘭陵笑笑生」當筆名?李卓吾、徐渭、馮夢龍三人的個性都不像會假託他名出書的文人,他們不合時宜的思想、突破禮教束縛的行為都敢大聲說、大膽做,承認寫《金瓶梅》又有何難?如果不是他們,那「蘭陵笑笑生」倒底是誰?他為什麼不敢用真名或字號?又明代從皇帝到官員、文人都是亂成一團,男女通吃、孿童幼女樣樣來,被知道寫了本《金瓶梅》又何妨?是因為本性和文章差距的原因嗎?可是看看歐陽修的文與詞,道貌岸然四字頓時浮現;看看受到妓女歡迎的才子柳永,後代話本竟然出現他唆使他人強暴婦女的醜聞,文人的雙面現象也不是很難為情的事,那究竟為什麼?所以至今「蘭陵笑笑生」是誰還是無解。

(二)關於版本
讀者可能因為好奇翻過《金瓶梅》一書,可是怎麼翻也察覺不出「奇」、「淫」、「穢」在哪裡,「奇」當然要看全書才會有感受,那「淫」、「穢」在哪?很遺憾的告訴讀者,目前台灣市面上的《金瓶梅》八九成都是「刪節本」,一遇到「淫」、「穢」的場面就用「待那事過後…」之類用句代替,如同早期電視劇還用暴風雨打在花上的場面,所以要看「淫」、「穢」的文字敘述得用心找一找,而偏偏沒刪的《金瓶梅》又特別貴,上下兩本要價將近八百元,刪本三百元至四百元居多,目前繁體版全本《金瓶梅》我看到的有兩家書局出過,其餘的不是把回目刪了刪,就是出現無數的「待那事過後…」。

版本上《金瓶梅》分為「詞話本」和「崇禎本」,目前市面上流通的是「崇禎本」,後來那些北大本、天理本、上圖甲乙本、首圖本、張竹坡批評第一奇書金瓶梅都是承「崇禎本」之流。「詞話本」有欣欣子序、東吳弄珠客序、廿公跋,而「崇禎本」只有東吳弄珠客序,一般來說「崇禎本」比「詞話本」有趣的多,「詞話本」的詩詞較多又沒有評點,而「崇禎本」的評點是《金瓶梅》閱讀樂趣之一,就類似我和其他讀者寫閱讀感想寫注書句旁,把書中人物評寫一翻,還包括閱讀感受,所以「崇禎本」就閱讀感是比較容易入手的。


...繼續閱讀

pig0927 發表於 樂多12:35回應(0)引用(0)

感想─《鏡花緣》的諷刺

《鏡花緣》是清李汝珍作,全書一百回,前五十回主要敘述唐敖、林之洋、多九公三人遊歷海外國家的奇幻經歷,後五十回則是描寫百位才女參與女試談論學藝的情景,內容千奇百怪。

融合各特質的《鏡花緣》是中國古典小說史上一部十分獨特的著作,作者李汝珍身處清朝漢學全盛時期,小說中多經學考據的資料,故歷來對《鏡花緣》的評價不一,多以其標榜才學為評價,經史文學音韻無所不通,而且認為缺乏實感的成分,如劉大杰說:「以文字為遊戲」,因此缺乏「真實的血肉」,其藝術價值被評為遜於清代的《紅樓夢》、《儒林外史》等書,有被冷落之感。

學者評析《鏡花緣》的內容有許多方面的呈現,學者的評論包括有「婦女問題」、「功名與求仙」、「海外遊歷的歷史價值」、「借古諷今」、「寓言特徵」、「以小說見才學」、「長於談奇」等議題,可看出小說中豐富的內容。

因為《鏡花緣》分為兩部分中的後五十回,多把小說內容當作炫燿學問的手段,偏離前五十回譏諷社會黑暗現象的文字意涵,因而顯得前後兩部分的內容不相合,所以後五十回受到歷代學者的批評,但是《鏡花緣》前五十回深刻社會寫實與諷刺精神實為可研究的部分。

《鏡花緣》一書被稱為中國的長篇博物體小說以及才情小說,而這些古書神話、論學說藝的成分掩蓋了社會議題的呈現,在小說中是藉由唐敖、林之洋遊歷海外數十個國家的風土人情來表示對社會情形的側寫,以虛構世界做為真實時代的隱喻,以隱藏其中的反抗精神。
此研究試圖從《鏡花緣》的批判諷刺角度回歸其時代意義,探討其中蘊含的社會性,雖然內容駁雜如「萬寶全書」,除了魯迅稱「以小說見才學」的文學筆墨成就外,前人研究也多著重在婦女問題、神話故事、知識顯露上的探究,這表示除了對作者李汝珍學識的肯定外,也應可給予其他不同於才情小說的批評。
《鏡花緣》其中存有豐富的官場諷刺精神,應可與清末諷刺小說、譴責小說相比擬,可從《鏡花緣》中探討含有真實血肉的諷刺筆墨和眾生百態,以清代的社會問題架構,做為回歸到現實生活層面呈現的研究方向,針對小說中描寫的社會議題做論述,由書中討論的社會縮影做為提高《鏡花緣》小說的現實價值,以脫離清代才學小說的美稱,而得到諷刺小說之一的批評。

研究的方法可從「國家名稱」、「事件隱喻」兩方面來探討。作者在書中用誇飾、脫離現實的方法掩蓋了社會性,而文學筆法多採用詼諧的敘事手法,察其不易,容易被幻想式的情節遮掩,而實際從唐敖、林之洋所遊歷的海外國家以及經歷到的事件,就可以觀察到時代的黑暗。

一、國家名稱
《鏡花緣》中海外之國是學習《山海經》的國家名稱,《山海經》中的國名是從字義本意和描述真實的風土民情為主,其中黑齒國、白民國、淑士國、兩面國、無腸國、犬封國、聶耳國、玄股國、不死國、三首國等是沿用《山海經》描繪的人物外形,但是《鏡花緣》中的國名和人物的生活方式會多加轉化,使國家名稱帶有諷刺性質。

從唐敖、林之洋遊歷的「國家名稱」可探討社會價值普遍的衰敗,從大人國、跂踵國、君子國、元股國、無腸國、黑齒國、勞民國、智佳國、靖人國、白民國、聶耳國、巫咸國、女兒國、崎舌國、厭火國、兩面國、無繼國、壽麻國、深目國、翼民國、淑士國、伯慮國、結胸國、軒轅國、犬封國等國家可分析討論這些國名中對現實的譏諷,例如從君子國、淑士國的國名可討論缺乏的文人精神,因而在記敘性質的海外遊記中寄託其人生理想的人格特質,提出君子、淑士的美稱來反諷當代文人,又如兩面國、跂踵國是從人民個性進行諷刺,試圖喚起對於美德養成的厚望。

二、事件隱喻
從唐敖、林之洋遊歷海外所發生的「事件隱喻」中可發現正面與側面的諷刺議論,此類遊歷經驗看似是幻想意識濃厚的產物,但是其中深刻的批判當時的社會和文人態度,以寄託作者對現實的不滿。
(一)諷刺男女地位不平等
1、將社會給女子的壓力轉嫁在男子身上。
2、對於女子纏足、穿耳的習氣加以批判。
3、對有才學的女子加以肯定。
4、對於男子壟斷科舉、文化表示不滿。
5、從「薄命岩」、「紅顏洞」、「泣紅亭」到「女兒國」、「紅文宴」的地位變化。
(二)諷刺思想
1、諷刺迷信,對這些迷信思想表示抗議。
2、諷刺儒林的腐敗思想,反對假道學的虛偽態度。
3、諷刺人性弱點,藉著海外國民來訴說名利、貪婪習氣等。
4、諷刺儒林與科舉的關係。
5、諷刺世俗的迷信思想。

從「國家名稱」、「事件隱喻」的研究可知作者寄託極龐大的社會現實批判思想,而用才學角度的詮釋來遮掩其諷刺性質,以調合作者學術背景影響和思想轉變的過程,以達到符合當時儒林生態和寄托感想的目的。使用「國家名稱」是轉化整個社會背景,能使讀者能以幻想性質看待,而「事件隱喻」則是使用誇張的筆法陳述社會情況,都具有諷刺小說的特徵。
強調「國家名稱」和「事件隱喻」的諷刺性質,可認知《鏡花緣》的諷刺意義大過「寓言特徵」、「以小說見才學」、「長於談奇」等議題,是用故事、遊記性質的誇飾筆法來呈現,實際重點在於「諷刺特徵展現」的特質上。



pig0927 發表於 樂多4:13回應(0)引用(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