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15日

處方一



扛起斧頭去山上劈材,薰滿天煙趕走蚊子,但引來樹蛙。
穿雨鞋和流浪漢的衣服,都得滿身木屑,和灰撲撲的臉。
上山蓋房子,滿天火金姑,和盛開的白雪桐花。
路轉車更轉,一顆暈車藥就讓你一夜好眠。



2012年4月13日

香港 East End Brewery

 

 

這是我在香港唯一找到的一間 Brew Pub ,他們On Tap的酒一支是 Pale Ale 跟一支 Lager,但酒單上還有一支季節啤酒,可惜我去的時候沒有供應。這個小Bar 座落在Quarry Bay  (鰂魚涌) 的辦公大樓附近,可能下班時間就會有成群穿西裝打領帶的上班族進來紓解紓解壓力;不過香港哪邊不是擠滿著辦公大樓跟上班族呢?

 

East End Brewery名字取的響亮,但真的只是間小小的店,酒保是個英文滿流利的菲律賓人,我猜。不過真要說,台灣的 Brewery 還比較有資格叫做 East End。他們自己釀的啤酒選擇其實不多,喝起來也是中規中矩;但相較於台灣他們在美國啤酒的選擇上就比較多。有像是 Anderson, Brooklyn, Full Sail, Mendicino, Pyramid, Sierra Nevada 這些可以選擇,另外就是零星的英國啤酒和不少比利時啤酒。看來比利時啤酒在我們亞洲市場相當有賣相。

 

不過 East End Brewery 最大的特色不是有 On Tap 的啤酒,而是他們無限量供應的花生可以把殼隨便亂丟。我一開始很客氣的擺在桌上,服務生就把殼大手一揮的全灑到地板,所以接下來我也沒在客氣的。喝到太陽開始西沉,和旁邊一位外派來台灣過的大哥聊了一些,才知道在香港能坐下來慢慢吃頓飯,可不是件簡單事;屁股都還沒坐熱伙計就要叫你付錢滾蛋了。說到這時,我開始有點想念台灣。


2012年4月12日

後現代生物學 101


生物在繁殖季來臨時所妝點的色彩,用以吸引異性前來交配。





...繼續閱讀

2012年4月8日

倒影



「在世界上會有一個跟你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存在著。」,我曾經聽過這個說法,而現實生活中我真的認識像倒影般存在的這個人;嚴格說起來是我知道他,他卻不認識我。2007年流浪者計畫得主─張子午,一個橫跨絲路的旅人,洗練的文字,沉重的記敘。

見到他就如同走過一面鏡子,我看到未來的自己,更成熟的筆路和依然矛盾的世界。除了年輕和簡潔的頭髮,我想我們沒有太多外型的共通處;一個在南一個在北,台北捷運是最可能擦身而過的地方吧。然而是在網路上,無意間走進他記載的旅程,在字裡行間遊走於困惑和坦然之後,我彷彿在觀看我曾經或未經的回憶。他看到土地的時候我也在關注,我走向山時他在翻閱日籍探險家的足跡;像似的令人幾乎感到理所當然。所以我沒念他的書,但送了我爸一本。我私以為那些用眼看的不會是用腳行的,未來必經過的不必急於現在揭曉。

世界上一定有許多很相似的人,只是我們通常不會發現他們的蹤跡,而我們也不曾顯露。

2012年4月7日

馬拉桑的故鄉 洋蔥國




還記不記得海角七號裡面總是靜不下來的馬拉桑是哪裡人? 答案就是:保力村。這個位在屏東縣車城鄉的小聚落可是個很特別的客家庄,因為當地居民雖以客家人自稱,但已經不再講客家話,經過一百多年的同化過程,閩南話反客為主。

 

這個鮮少有外地人來訪的小聚落卻有一群固定的造訪者,他們總是穿著綠色的迷彩裝,有時更是荷著槍支鋼盔穿梭在小路間。因為保力村旁就是三軍聯訓的營地,阿兵哥們時常在保力村內行軍操演,從村裡向山坡看去,你會看見一塊塊圓形的光禿地,那就是大砲的靶子了。正因此如果你是保力人,一年四季都有免費煙火可以看,可是震耳欲聾的聲音還真是令人吃不消。

 

實際上,保力村甚至整個車城鄉最為人所知的就是洋蔥。在日據時代開始引進種植,順應著每年的落山風生長著,不若瓊麻,它繼續保留到現在;也成為車城地區最重要的物產之一。每當落山風肆虐的十一月底十二月初,農婦們集結在水田邊插秧,在東北季風的催促下,經過四個月的時光,結實飽滿的洋蔥已經從泥土中露出。這時國軍弟兄會到田地間幫忙一起採收,黃澄澄的土堆中有綠色的迷彩服和大紅色的頭巾穿梭著。這幅特別的景色就在四月初的保力鄉間。


Bloom Cambodia


柬埔寨充斥著廉價的紀念品,品質低落、價格毫無標準,彷彿是為了讓人忘卻而存在。但在吳哥城暹粒的熱鬧巷角,有一間掛著五彩繽紛背包的小店捉住我的目光。店內各種不同造型的背包,掛滿牆上,背包袋子上是鮮豔的色彩還有一些很奇怪的圖案。斷了一隻手的年輕店員用很流利的英文跟我介紹著 Bloom,這個用回收米袋、魚飼料袋為原料的工作坊。他很驕傲的看著滿牆的作品,歡迎我再次造訪。最後我在自己七十五公升的大背包裡面,整整塞了三個 Bloom 作品回台灣。它們大小不一,有一個甚至不能算是包包,而是個可以摺疊的旅行收納組,全部均一價,21 USDBloom 賣的不是材料也不只是設計,它賣的是一個信念。相信有一天柬埔寨的人民可以透過勞動工作,換取他們應得的報酬、生活。

...繼續閱讀

2012年4月1日

環島大暴走 裝備面面觀




鐵馬環島已經不夠力了,現在大家開始挑戰時間更長,體力更浩的徒步走台灣。

當然這不會是可以從你的任何朋友,或是朋友的朋友身上得到足夠資訊的事情,而且會這麼做的人,不就是喜歡帶有一點刺激的不確定性嗎?不論如何,行前還是有許多東西要準備,行程要計劃,以下是我的一些建議:

...繼續閱讀

動物園的怪獸遊客




上次去木柵動物園昆蟲館的時候,遇到一個怪獸級的遊客。我是在網室生態區的出口遇到那位小姐的,當時我看到他在撿一把掉在水潭中的傘,我以為是傘卡住了要進去幫他,沒想到他很快就傘拿起來,然後用力的甩向空中,大叫:「你這個可惡的東西,走開!」我上前問他到底發生甚麼事, 他說:「有隻可惡的蜘蛛把蝴蝶纏住,我要把那隻蜘蛛給殺死。」接著我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做?」他就有點語塞,然後回答:「這是蝴蝶館,危害他們的生物本來就應該殺死,動物園的工作人員怎麼可以放任蜘蛛在這裡。」最後我指引他去找對面正在開教育訓練的義工們,然後看著義工跟他解釋說這不是蝴蝶館,是模擬大自然環境的昆蟲小教室。之後他就悻悻然的跟旁邊錯愕、默不作聲的朋友走了。我想他還是不能理解為什麼動物園不把他心目中的壞蜘蛛給殺死。

這幾天我就在想,對於這樣的遊客我該用什麼方式說服他?

沒有任何一個生命可以獨自存在,他們身上防禦敵人的尖刺、為了伏擊獵物的潛行、像謎一般的美麗花紋,都是為了適應環境而存在,如果我們不讓他活在自然中,怎麼能讓你看到他的奧妙之處呢?